年金改革吵鬧不休,如何用退休者的錢幫助青年創業?

shutterstock
年金改革鬧得沸沸揚揚,反年改人士又走上街頭。姑且不論如何退休金多少才合理,可進一步思考「砍掉的錢」能衍生出什麼新做法?如果父母被砍掉的退休金,用來幫助年輕人創業,這樣行不行?

年金改革(以下簡稱年改)最近鬧得沸沸揚揚,反年改人士走上街頭。在近一年來的國家大事上絕對排得上前三名,從年金改革委員會、中央地方政府、軍公教警消各社團,該講的、該做的、該抒發情緒的,都發生了。請讓我們回到價值中心,用正能量思考,怎麼改,才會對國家人民最有利?我想拋磚引玉,把年金改革扣連青年創業,提供另一個角度的思考。

台灣年輕人面臨的處境

我們面臨的處境有哪些?薪資倒退20年、低薪高工時、GDP連保1都辛苦、老年化少子化、教改失敗、人才外流,造成國家競爭力降低同時,也因制度的不完善,凸顯出退休金瀕臨破產的窘境。

對於年改方案,各界都是朝同一方向模式走,就是一刀砍下去,讓滿屋子人痛苦不堪,引發爭論不休,以目前的方案來說,各方也不諱言,都僅是治標,將年金破產的戰線拉長而已,實在不是明智之舉。

先來看看年改有哪些可能的層面和影響,假設65歲以上退休公務體系人員有50萬人,就代表背後有50萬個家庭,每個家庭有4個成員(父母小孩)又或小孩已婚又再有下一代,影響的人數擴大到200萬至300萬人。其中家庭不乏長照、房貸、不婚不育等情況,雖然說這僅是台灣總人口十分之一,但也不能小覷。

經濟環境條件不佳,造成多數人只想當月薪族,青年貧窮化,低薪高工時、買不起房、不想結婚生兒育女,這已是國家安全問題。更不用說晚婚有小孩的家庭,若因父母年邁帶不了孩子,請保姆要增加更多開銷,平日要擔心老的小的,上班壓力大,每天趕場生活的日子,惡性循環的結果,台灣哪裡是個適合生活的環境呢?

福利金創造青年創業的50億元新產值

筆者認為台灣面臨前所未有的險峻,需要有一改多贏的高度和思維。我從青年創業的角度提供年改方案的不同思考方向。

首先,要分成兩部分,第一部份也就是大家熱烈討論的,多少錢才算是合理的退休金,制定天花板加樓地板,該降的、該升的比例,一定要做,無庸置疑,本文就不再闡述。

將重點放在第二部份, 也就是「砍掉的錢」能衍生出什麼新做法? 大家可集思廣益,去思考如何在節流的同時也做到開源,整合這兩個部分,才能創造一加一大於二的效益。

政府其實可以藉此次年改的新契機,創造台灣下一個30年經濟成長機會,一併套用到各種體制的年改保險上,才是所有台灣人民之福。放眼政府的各項施政議題,教改、長照、青年創業、產業投資等等,看似每個議題都不相關,但背後其實環環相扣,我認為年改可視為貫穿其中的中樞命脈。

怎麼做呢?做法很簡單,試著把退休金一分為二,一個是退休者每月可以實際領到的現金, 其次是把政府要「砍掉的錢」當成每月的福利金來運用,這個作法可能帶來各種效益

假設福利金1萬元,乘以50萬退休公務體系人員,等於政府馬上就有50億元可以運用,挪出來的產值,足夠支撐新政府想大力推動的青年創業,而且不和任何現有的產業政策抵觸。也就是說,父母被砍掉的退休金,卻可以幫助年輕人創業。

如此一來,每年政府都有50億的產值,目標明確的政策紅利,可以讓新創公司創造營收,去發想與老人及小孩相關的新創產品服務,就能同時解決老齡化、少子化及青年貧窮的問題,也能讓創業者瞄準老人及小孩,用創新的方式解決社會問題,一舉數得。鼓勵健康老人享受更好的退休生活,不用因子女日常工作忙碌而受到影響,有幼童的父母也不用因工作繁忙而擔憂小孩的照護問題。

至於福利金如何限定只給老人及小孩新創服務使用呢? 只要政府每個月把1萬元福利金專門提撥到「行動支付錢包」中,讓退休者只能把這筆錢用在新創公司提供的服務上,並用行動錢包支付,同時也限定只有提供老人/小孩產品、服務的新創業者才能加入提供服務。除了可以為新創公司直接帶進生意,還能夠同時讓台灣的行動支付快速普及。

如果創業者創業成功,再銜接至創櫃版,也可以同步解決台灣新創面臨市場先天不良,又找不到初早期資金的問題。這可做為新創資本活絡的根本之路,再進一步,可以把成功的新創模式第一時間擴張到全球市場,讓台灣品牌能位居全球領先角色。

想像一個情境:老人小孩樂開懷,青年老闆笑呵呵

想像這樣的情境發生在未來的台灣社會:
新創:伯伯您好,我是XX新創公司人員,我已到達您家樓下。
伯伯:好的,能麻煩你上樓來一下,我孫子也要一起去。
新創:好的。
(見面後)
小孩:叔叔好。
新創:小朋友好,要跟爺爺出去辦事嗎?
小孩:要出去玩。
新創:好,那出發囉,對了,伯伯要帶手機喔。
伯伯:好。
(過程中可用行動錢包消費,事畢後返家)
伯伯:已用手機支付。
新創:沒問題,歡迎下次再找我們唷。

年改是台灣特有的優勢,也是突破困境和再造新產業的一帖良藥。提出這個想法,過程中還有各種可能的做法和細節,需要把各方納入共同協商。如果政府想做,立法通過後可設立年改福利基金創新應用辦公室,來執行後續相關事宜。

我們的政府可以大有作為,台灣能做為社會創新應用的典範,當台灣品牌再度揚名全球時,隨之而來的國家競爭力、教育品質、財富福利都會大幅提升。老中青三代,也不用再因為世代剝奪感而吵鬧不休了,因為雖然退休者的年金減少了,但卻挪到年輕人身上,創造年輕人更多工作和創業的機會。家有老小的上班族、創業中的青年、亦或是企業投資人,年改,其實能為給台灣帶來無窮的希望。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延伸閱讀
行動支付
Mobile Payment
指使用行動裝置進行付款的服務。在不需使用現金、支票或信用卡的情況下,消費者可使用行動電話支付各項服務或數位及實體商品的費用。 (來源: Wikipedia )
祁聲宇

SNF創辦人,現任世新大學創新育成中心專案經理,曾任台北科大大學城創新創業平台專案經理、Badgebag徽章袋平台創辦人、IIIPUSH創意集思平台創辦人,2002至2009年在澳洲取得碩士學位和工作。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