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是假風口!」中國經紀公司自娛自樂找創作型網紅「打群架」衝出50億點擊

賀大新/攝影
當網紅除了要有個人魅力,還有什麼方法能獲得目光?吸引2千萬粉絲,美拍平台上最大的網紅經紀公司—自娛自樂認為,「打群架創作」會是一個好方法。

在中國,想成為知名網紅,除了得像Papi醬一樣,幕前展現強烈個人風格,有時也得靠幕後的團體力量幫忙。

以短視頻平台美拍來說,最大的勢力是自娛自樂經紀公司。他們擁有超過30位網紅明星,跨平台創造50億次的線上點擊,總粉絲數超過2千萬。

對這些網紅而言,脫離單打獨鬥後,除了拍廣告、談合作有人幫忙處理,其實最根本的影響,還是對創作有幫助。

每週開會討論主題,重複曝光吸粉絲

HoneyCC是美拍平台上的創作網紅,經常拍攝許多惡搞、創意影片,以瘋狂的女神自詡,粉絲數超過100萬。
賀大新/攝影

「一個人思考創作主體時,怎麼想都是在一條線上。」自娛自樂簽下的網紅HoneyCC,經常拍攝瘋狂、搞笑的影片,以「女神裡最屌丝,屌丝裡最女神」自居。

她要求自己平均每週要上傳一部新的影片,由於從腳本、拍攝到剪輯都是自己來,所以得先預備好兩到三個備用方案,以免時間緊湊,想不出主題。不過,實際執行時,還是常發生靈感枯竭的情況。

HoneyCC說,加入經紀公司後,可以讓大家湊在一起,變成一種習慣,也不用自己傻傻地想題目,可以互相討論,甚至找別人來「客串」,其實呈現出來的影片效果經常都比個人拍攝來得好。

自娛自樂公司鼓勵旗下網紅集體創作,例如夏梁、喵大仙、HoneyCC這三位網紅,雖然都擁有百萬粉絲,仍會不時在對方的影片中出現。
賀大新/攝影

像是專長「黑暗料理」的夏梁,就經常客串女友喵大仙的影片。他認為,「報團比起單打獨鬥好很多」,除了能讓拍攝的主題更多元外,像他的知名度沒有女友高,粉絲數只有對方的一半,大概一百萬左右,剛開始就很需要加乘作用,讓外界快速認識他。

內容創作需要團體作戰

除了提供網紅的集體創作情境,自娛自樂甚至訂下一系列規範,鼓勵他們打群架。

「每週一,我會讓大家聚集開會,先分析上週影片的數據、口碑做出調整;接著輪流提報當週影片主題,透過大家的集體智慧,一起討論方向,比較不會陷進死胡同裡。」自娛自樂創辦人閆馳說。

閆馳曾經是廣告導演、也是第一位在中國翻拍《江南style》的創作人,他知道影片創作容易遇見瓶頸,因此規定旗下網紅必須每三週舉辦比賽,以抽籤方式挑八個人組隊拍影片,票選出最好的內容,再讓表現好的成員上傳內容,獲取流量。

自娛自樂創辦人閆馳是影像工作起家,對他而言,內容變現的本質還是在創作,因此壓寶具有創作能量的網紅,籌備經紀公司。
賀大新/攝影

他強調,「內容創作已經到了團體作戰的時刻」。雖然自娛自樂對網紅的要求是能夠拍、剪、編都自己來,但公司會提供攝影師、剪接師、燈光,讓這些網紅能更專心在創作內容上。

自娛自樂:直播是假風口

閆馳認為,直播平台只是站在假風口上,雖然流量大、人數多,但對廣告廠商而言,上頭的主播並沒有辦法真正傳達品牌的理念和產品特性,只是讓內容進入洪荒期。

他參考YouTube鼓勵達人、網紅的方法,提出更好的37分帳模式,透過廣告置入,幫自娛自樂帶來一千多萬人民幣的年營收。

去年8月,自娛自樂獲得美圖公司肯定,完成400萬人民幣(約新台1,744萬元)的天使輪融資。在資金挹注下,閆馳希望在網紅變現模式,做更多嘗試。

自娛自樂公司期待,未來也有機會前進台灣,尋找優質的創作網紅,將內容分享給中國大陸粉絲。
賀大新/攝影

他說,首先是網紅電商。希望可以整合垂直供應鏈,讓網紅走品牌化路線,除了把影片風格跟產品做更好整合,也會鼓勵他們到電商平台開店。

第二,則是持續孵化更多網紅,自娛自樂今年會到北京、成都、深圳、杭州開分公司,尋找當地潛力新星,希望可以朝影視IP發展。

另外,自娛自樂將專注在音樂領域發展。也打算在下半年開設音樂學校,預計招收100個學生,持續靠內容創作,創造眼球經濟。

2,000萬
自娛自樂經紀公司創立一年多,已經簽下約30名的創作型網紅。他們透過美拍平台發表作品,已經累積約2千萬名粉絲。
網紅
Internet Celebrity
「網紅」是近年從中國流行到台灣的新興詞彙,意指人物因外貌或才藝或特殊事件在網路上爆紅,有意或無意間受到網路世界的追捧,成為「網絡紅人」。因此,「網路紅人」的產生不是自發的,而是網路媒介環境下,網路紅人、網紅推手、傳統媒體以及受眾心理需求等利益共同體綜合作用下的結果。 (來源: 百度百科維基百科 )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