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很快、很精準、也很笨」,李飛飛認為人工智能距離人類智能仍遠

2017.05.17 by
何佩珊
Stanford University School of Engineering
近年時有突破性進展的人工智慧,是不是愈來愈接近人類?李飛飛的答案是否定的。她認為:「機器很快、很精準,也很笨;人類很慢、不精準,但聰慧(Brilliant)。」

不論是Google的文字翻譯、還是ImageNet的圖像辨識,近年來錯誤率都已降至與人類水準幾乎無異,而各式各樣人工智慧相關的新進展,似乎都讓人類備感威脅。然而面對這類疑問,史丹佛大學人工智慧實驗室主任,同時也是Google雲端人工智慧既機器學習首席科學家李飛飛最喜歡的說法是:「機器很快、很精準,也很笨;人類很慢、不精準,但聰慧(Brilliant)。」

身為一名人工智慧科學家,關於人類和機器之間的比較,大概是李飛飛不論走到哪都經常會被問到的問題,而15日她受邀參與SiriusXM Radio的The Future of Everything節目時,現場也有一名聽眾問及:當機器突破圖靈測試30%的標準(指30%的人無法辨識在被隔開的空間做答的是真人還是機器人的比率),假設達到50%,甚至是80%,將會帶來什麼樣的結果?

人類智能比現階段的機器智能要複雜得多

對此,李飛飛認為,不論在圖靈測試達到30%或80%,都稱不上完整的智能。她並非不認同圖靈測試,實際上她認為圖靈為「機器思考」這件事帶來很好的啟發和貢獻,只是這樣的測試是在特定設計的情境下讓人和電腦做自然語言測試,只能算是機器學習的一部分。相對之下,人類智能則是要更複雜得多。

她舉例,人腦隨著演化愈來愈複雜,不只為單一的工作運轉,而是同時還能處理社交、同情、情緒、創造力等多種面向的能力。

雖然從近來許多例子可以看到,現在可能連「創造力」對機器來說都已經不再是一件難事。如Google近來利用人工智慧創造出人類過去沒有聽過的聲音;或是近兩年最知名的AlphaGo,它所下得每一步棋,已經不只是背棋譜得來的結果,而是創造出新的走法。

但李飛飛也舉貝多芬、莫札特的音樂為例,指他們的音樂可以打動人心、和人類產生共鳴,這就是目前演算法還做不到的,她說:「情感面,人工智能基本連起步都還沒有。」

或是Google無人駕駛車顧問Brad Templeton曾表示:「直到當你說要去工作,車子卻往海灘開去,這才是真正的自動駕駛車。」聽來像句玩笑話,卻也切中要點。

就李飛飛看來,包括圖靈測試在內,現在還沒有任何測試可以做為如人類這般複雜「智能(Intelligent)」的評量標準,這是至今仍無解的答案。但李飛飛也說:「不斷迫使我去思考什麼叫做智能,就是我在人工智慧這塊領域工作,最大的樂趣之一。」實際上她曾說過自己經常是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學習,從孩子的成長,認識什麼是智能、什麼是人類。

Google雲端人工智慧既機器學習首席科學家李飛飛認為,機器雖然快又精準,相比於人類卻是很笨的
何佩珊/攝影

人工智慧會否起義革命,離我們還太遙遠

而對於另一個常見的問題:人工智慧有一天是否會反過來毀滅人類?人類應不應該害怕人工智能?李飛飛則曾這麼說:「這不是是非題,而是離我們太遠了。」單就科技層面來看,她舉特斯拉執行長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為例,指他可能是現在世界上最擔心人工智慧將威脅人類的人,然而李飛飛要問的是:如果連特斯拉自己的無人駕駛軟體問題都還沒解決,現在就已經開始擔心人工智能會起義革命,是否太早了呢?

她記得有個同事曾經這麼說:「現在討論人工智能會不會毀滅人類,就像我們剛把探測器放到火星上,就擔心火星會不會人口爆滿一樣,太遠了。」她也有相同的看法。

不過李飛飛也多次提到,雖然科技的發展腳步可能還早,但人類文明要對下一代有責任,就如同當年對核能做出貢獻的物理學家,相信多數人都不希望核能被用來傷害平民。因此就人工智慧可能帶來的法律、社會、道德等問題,需要多方的參與討論,也應該及早開始。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