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現代的四月

2005.05.01 by
數位時代
後現代的四月
打倒日本鬼子」、「抵制日貨」、「還我釣魚島」,激昂的口號不斷從遊行群眾嘴裡喊出,但跟著喊的卻不多,路旁經過的民眾間些給予掌聲,但更多的是投以...

打倒日本鬼子」、「抵制日貨」、「還我釣魚島」,激昂的口號不斷從遊行群眾嘴裡喊出,但跟著喊的卻不多,路旁經過的民眾間些給予掌聲,但更多的是投以漠然眼光。
四月十六日早上,從九點開始,一批批民眾聚集在上海的人民廣場,準備反日遊行。隊伍中大多是稚氣未脫的大學生,加上年輕白領和少數來插花的民工。
儘管兩天前上海市政府已發簡訊通知市民,這是一場未經允許的遊行,但是在北京和廣州之前已大規模舉行反日遊行後,上海不跟進也很怪。就這樣,一批批群眾在十六日當天自動湊齊後就出發,一路走到虹橋附近的日本領事館,全長十公里,根據CNN電視台估計,遊行人數總計達十萬。

**拿著日製相機大喊抵制日貨

**
遊行隊伍大抵有秩序,僅在沿路看到日本商店和日本車時會出點狀況,幾家日本料理和燒肉店被砸的厲害。我猜這些店是中國人開的,從招牌上語法不通的日文和店內裝潢可以看出,卻倒楣淪為群眾發洩的出氣筒,圍觀群眾此起彼落地搶拍相機,大多是Sony和Nikon的,按鍵之時跟著大喊「抵制日貨」,卻沒有人覺得不妥。
我帶著不解與腹饑,脫離群眾隊伍去吃午飯。一坐下來,隔壁桌是四位年輕男女,正熱烈討論剛才參與遊行的見聞,並交換彼此的數位相機,分享在隊伍中的個人自拍照。
對他們來說,這更像參加一場嘉年華。在帶有空調的餐廳裡用完滿桌菜肴後,這四人商量待會兒會到日本領事館前再完成幾張自拍照,便起身結帳重返遊行隊伍。

**車展中的日本車不會被砸

**
太多這樣的現象,讓人不解真的是反日情緒聚集了這次遊行,還是有別的原因藉題發揮。是對高漲的房價和物價不滿嗎?是對貧富不均不滿嗎?是對貪污和腐敗不滿嗎?沒有人有答案,因為有關那天的遊行,中國媒體全部不准報導,網路上所有相關頁面全被刪掉,從官方立場等於沒發生過。
五天後,群眾又開始聚集,而且持續一周,這一次是有五十萬人湧到浦東看汽車展,從人數來看,遠超過反日遊行。雖然車展裡有不少日本車,卻不會被砸,而是被許多好奇和準備購車的消費者用眼光掃射,反日情緒此時煙消雲散。
這算是中產階級的立場投機嗎?就像幾年前美國轟炸南斯拉夫中國大使館,北京許多大學生上街頭示威反美,遊行結束卻趕著回家準備托福和GRE。
在一個社會氛圍如同流行商品快速汰換的城市,或許做任何結論都可能失之謬論,許多矛盾的現象竟合理地並存。這或許是一大堆人蜂湧到上海投資、消費、生活和工作的原因,就像一家運動鞋公司的口號「Impossible is nothing」。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