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貨幣正夯,矽谷加速器創辦人卻建議「零投資」

shutterstock
越來越多人透過首次代幣發行(ICO)來進行融資,但究竟有什麼風險呢?矽谷加速器創辦人Steven Hoffman分享了他的看法。

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是虛擬貨幣的一種,是一種使用密碼學原理來確保交易安全及控制交易單位創造的交易媒介,而近年在全球掀起熱潮的虛擬貨幣「比特幣(BitCoin)」,在2009年成為第一個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但加密貨幣所延伸出來ICO(首次代幣發行)交易,爭議也不小。

今年八月,在新北市三重甚至有民眾24小時將電腦開著「挖礦」,造成電腦風扇短路釀火警,而這些虛擬貨幣就是一種建立在區塊鏈(blockchain)形式上的加密貨幣,許多人會利用區塊鏈將使用權和加密貨幣合而為一,透過首次代幣發行(ICO)來進行融資,ICO跟一般熟悉的IPO(首次公開募股)很像,簡單來說IPO是拿錢去換股票,而ICO是拿幣去換幣。

簡單來說ICO必須符合以下其中一個條件:

  • 去中心化
  • 運用區塊鏈技術
  • 智慧合約

矽谷加速器Founders Space創辦人史蒂夫·霍夫曼(Steve Hoffman),就針對這股虛擬淘金熱,進一步分享他認為ICO所存在的風險。

加密貨幣熱潮,重演鬱金香狂熱?

霍夫曼認為,有許多在做ICO的新創都是因為沒能從專業的風險投資家那邊募到錢,換句話說這些新創極有可能本身體質不健全,才會轉向ICO募集下一輪資金,因此存在極大風險。

在中國有超過二百萬人投資虛擬貨幣,中國監管單位在今年九月宣布禁止利用加密貨幣融資,《華爾街日報》報導,中國除了擴大電子貨幣的整頓範圍,並試圖限制電子貨幣私下交易管道,比特幣交易公司Bitkan執行長劉洋就表示,即使關閉交易所也無法斬斷對這類投資產品的需求,政府無法監管加密貨幣線的下交易。

霍夫曼舉了鬱金香狂熱(Tulip Mania)為例子,在1636年,荷蘭的投機者瘋狂搶購鬱金香球根,在最高點時,一個鬱金香球根超過當時一棟房子的價值,成為世界上最早的泡沫經濟事件,然而在泡沫化過後,價格僅剩下高峰時的百分之一,讓荷蘭各大都市陷入混亂。

矽谷加速器Founders Space創辦人史蒂夫·霍夫曼(Steve Hoffman)認為,現今的加密貨幣宛如世界上最早的泡沫經濟事件「鬱金香狂熱」。
St

「別誤解我,我是區塊鏈的粉絲,我相信他是個強大的科技,有潛力在每個產業中掀起革命,適當的使用時,我甚至是加密貨幣的信仰者,但我們今天所看到的,是相當於鬱金香狂熱的景象。」霍夫曼說。

加密貨幣會不會泡沫化?摩根士丹利執行長高曼(James Gorman)則認為,加密貨幣「不只是一時流行」,具有隱私保護等潛在吸引力,並認為匿名貨幣是一種有趣的概念。高曼不像許多專家用「泡沬化」來形容比特幣價格飛漲的現象,「比特幣顯然有高度投機成分,但它不是天生邪惡。」高曼說,我們所處的社會沒有人能獨立運作,如果銀行狀況不佳,政府會要求銀行提高資本,同樣的,加密貨幣也存在政府風險因素。

ICO風險高,霍夫曼建議零投資

霍夫曼之所以認為ICO危險,是因為大多數的投資者對於自己投資的東西其實並不清楚,因為這並不是有政府在背後支持的真實貨幣,虛擬貨幣在系統以外並沒有固有價值,針對這類虛擬貨幣的規範也並不完善,也因此讓投資者缺少保障。

另外,許多ICO會聲稱他們的加密貨幣是捐款,意思是你把你的錢拿出去,但不是給慈善機構,法律協議甚至強制投資者放棄包括訴訟和仲裁等權利,但多數投資者卻很少細讀這些規範。

霍夫曼認為,目前對於虛擬貨幣的規範並不完善,無法保障投資者的權益。
shutterstock

俄羅斯總統普丁最近在加密貨幣的會議上說:「加密貨幣在一些國家已經成為一種支付方式和投資資產,但加密貨幣的使用也存在嚴重風險,可能會為洗錢、逃稅、恐怖主義和詐騙提供了機會,一般民眾可能因此受害。」

另外還談到,「加密貨幣匿名發行,因此購買者可能陷入非法活動,且加密貨幣沒有任何保障,如果系統出現故障則沒有擔負法律責任的主體,這是我們在討論加密貨幣話題時必須關注的重點。」

至於建不建議投資ICO呢?「我覺得投資的完美數字是零。」霍夫曼說。

霍夫曼認為這跟把錢放在由政府擔保的銀行並不相同,「這裡像狂野的西部,銀行搶匪就是駭客。」他建議如果真的要投資ICO,付出的錢絕對不可以超過自身可以承受的損失範圍,而且必須非常了解所投資的東西,並請專業的律師來審視協議內容,還要隨時賞握最新的技術及整體生態。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