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道矽谷──台灣到中國的最短距離

2005.04.15 by
數位時代
繞道矽谷──台灣到中國的最短距離
在中國杭州蕭山科技園區一家叫Ahwahnee公司的實驗室裡,戴著N95口罩的工作人員,看著手錶等候時間到來,接著小心把爐門打開,用鐵鉤伸進爐...

在中國杭州蕭山科技園區一家叫Ahwahnee公司的實驗室裡,戴著N95口罩的工作人員,看著手錶等候時間到來,接著小心把爐門打開,用鐵鉤伸進爐裡,把裡頭高達攝氏九百六十度的長條容器拉出來,再用夾子把它放在兩塊磚頭上,以免燙壞桌子。
容器裡頭是蓬鬆像棉花糖的東西,但全部是深黑色,叫做「奈米碳管」。降溫之後,工作人員熟練地把粉末狀的碳管分裝到不同袋子,裝進寫著德國、美國和日本不同地址的信封,並把實驗數據輸進電腦,傳送出去。「純度已做到五○%,進步很大,而且各地要求寄樣本給他們測試的愈來愈多,」走出實驗室,脫下口罩後,負責Ahwahnee亞洲業務的蔡明勳說。

**矽谷研發,杭州生產

**
與杭州有十六小時時差的聖荷西,再過九小時就上班,他們會得到這批數據,並接著做研究。在聖荷西南邊的創業育成中心裡的一間辦公室,是Ahwahnee總部所在,有六位工作人員,也在和時間賽跑,研究奈米碳管的商用價值。「這裡定規格、做實驗,杭州那邊做生產,」Ahwahnee執行長鄭尚澈說明兩地分工。
蔡明勳和鄭尚澈是多年好友,之前蔡明勳在台北從事資產管理,鄭尚澈在矽谷開軟體公司,「奈米」促成他們在兩年半前攜手創業。奈米碳管是一種新材料,寬度只有頭髮的百萬分之一,具有特殊硬度、導電、導熱和發光特性,被期待能像當年的塑膠或半導體剛發明時,帶來全新產業革命。
剛開始,兩人勤於參加國際研討會,並在日本認識一位來自浙江大學的奈米專家,所以就近把公司設在杭州。但是杭州的創業、創投和訊息交流的氛圍,和矽谷相差甚遠,加上矽谷在奈米領域進步飛快,他們決定把重心轉到矽谷。「在矽谷做生產,成本不划算;在杭州做研發,進展又太慢,」蔡明勳分析。
在聖荷西的鄭尚澈,除了處理公司業務,仍繼續參加各種奈米研討會吸收新知,與同業交流,並在一次會場認識現在的Ahwahnee技術長丹寧(Paul Denning),一位先前在IBM研究鑽石結構的碳專家。
此外,鄭尚澈還兼公司採購,經常上eBay買二手器材,為公司省錢。他們所有員工的名片,都是在台灣印好再寄過來,一盒兩百新台幣,在矽谷印要兩百美金。 雖然奈米有遠大前景,他們仍必須步步為營,支持到那一天來臨。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