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同性婚禮震動美國政治、投資、科技圈,新郎究竟是何方神聖?

2017.10.28 by
PingWest
PingWest 查看更多文章

宣導「有品好玩的科技一切與你有關」,開始構建科技創新實踐者與消費者的共用社區,成為科技融入生活與消費方式的創新實驗室。

一場同性婚禮震動美國政治、投資、科技圈,新郎究竟是何方神聖?
Heisenberg Media via Flickr
20年創業、投資、訴訟和摻足政界的經歷,讓彼得·泰爾明白了一件事:沒有什麼是錢做不到的!

上週末,華盛頓、華爾街和矽谷的上流精英們齊聚奧地利首都維也納,慶祝一位他們共同朋友的生日。

沒想到慶生其實只是假象。

在一眾好友的注視下,宴會的主人,一位身穿燕尾服一身帥氣的中年男子,和另一位同樣帥氣的男子一同穿過走廊,在所有人的驚訝和祝福中喜結連理。

這場婚禮的男主角,身份頗為特殊,也解釋婚禮為何操辦地如此神秘。他在政治圈裡最會投資,在投資圈裡最懂科技,在科技圈裡跟川普總統關係最好——說到這裡,應該有不少朋友知道是誰了。

沒錯,他就是2016年美國大選共和黨重要捐款人,川普坐上總統寶座的功臣,著名創業投資家,被稱為創業聖經的《從零到一》一書作者:彼得·泰爾(Peter Thiel)。

其實那場宴會的賓客們早該料到,因為泰爾從來就不是一個按常理出牌的人。

1967年出生在西德,泰爾一歲時移民到美國,但很快就因父親工作變動舉家遷往南非。小學期間,泰爾曾7次轉校,其中一所學校管理非常嚴格,要求所有學生穿西裝校服,還經常體罰學生,也在泰爾的手上留下了不少尺印,刺激了他對集體主義的反感。

PingWest

10歲那年,泰爾終於回到了美國,一家定居在了矽谷。18歲那年,他考上了史丹佛哲學系。

離矽谷不遠的舊金山,是嬉皮士文化的發源地。後來定居在矽谷的人們很多也崇尚自由、文藝和多民族融合、多元文化的價值觀,但泰爾並非如此。在大學就讀哲學系的日子裡,學校裡關於種族的討論甚囂塵上。學校取消了一堂名叫「西方文化」的課,代之以「文化、思想和價值觀」,主講的內容也從歐洲血統白人對美國崛起的貢獻變成了推崇多民族融合和多元化。

這讓泰爾感到很不爽。雖然10歲到考大學一直在矽谷,他卻對那些「虛偽」的文化爭論絲毫不感興趣。在他看來,追求所謂的政治正確浪費時間,吸引了太多關注,反而讓真正的問題得不到解決。於是,泰爾創辦了《史丹佛評論》(The Stanford Review),一份宣揚保守主義和自由主義的校園報紙,擔任創刊主編。

泰爾在政治上很有想法,從本科一直讀到法學博士畢業後,當了幾年職員,也為美國政客當過演講稿寫手,累積了一些人脈,但總體來說,還是沒有進入真正的政治圈子。

在政、法界碰了壁,泰爾轉念一想還是矽谷的機會更多。

但在矽谷,能出人頭地的只有兩種:工程師和投資人。

泰爾對電腦一竅不通,想要賺大錢,該怎麼辦呢?

那時是1993年,距離後來的「.com泡沫」破裂還早得很,科技產業如日中天,相應的,投資科技公司的金融市場也格外繁榮。於是泰爾再次不按常理出牌,跑去瑞信從最基礎的衍生工具交易員做起,開始學習金融知識和投資訣竅。

1996年,在投行幹了三年的泰爾覺得時機成熟,於是回到了矽谷,跟家人朋友借錢成立了自己的第一支基金Thiel Capital Management,從此過上了投資人的生活。

然而搞創業投資沒他想的那麼容易。他的基金一共就100萬美元規模,只能盯準幾家公司。他又喜歡投朋友的公司,結果朋友盧克·諾塞克 (Luke Nosek) 的公司表現糟糕,投進去的10萬美元打了水漂。

好在,透過諾塞克,泰爾認識了馬克思·列夫琴 (Max Levchin),一位電腦高材生。列夫琴很快跟泰爾熟絡起來,泰爾也覺得做投資太費勁,還不如創業,於是列夫琴叫上了諾塞克,泰爾找來了《史丹佛評論》的前同事肯·豪威利(Ken Howery) 一起開了一家公司,在當時流行的「掌上電腦」PDA 上做訊息儲存和轉帳服務。

這家公司就是PayPal的前身,具體過程就不詳述了,總之就是改了一次名,叫Confinity,接著合併了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創立的X.com,然後發現核心產品電子支付系統PayPal 的知名度比公司名字更高,於是乾脆又改名叫PayPal。

 

2002年,PayPal成功在納斯達克上市,同年即被eBay全資收購。PayPal獲得巨大成功並非運氣,而在於泰爾對於金融科技發展趨勢觀察對了。當時美國銀行系統非常繁榮過時,帳戶和財產管理起來很費勁(現在也沒好到哪去),而當時電子商務的興起,Amazon、eBay等網上購物、拍賣對在線轉帳產生了巨大需求。

用創投圈流行的話來說,PayPal就是在那時候趕上了金融科技的「風口」,吃上電子商務的「紅利」……

說個題外的八卦:儘管現在矽谷奉多元文化至上,不敢公開挑戰政治正確,但在當初泰爾在史丹佛辦報的那段日子,還真有不少人認同他的觀點,甚至跟他同一戰線。PayPal有幾位早期員工在《史丹佛評論》當過編輯,後來他們形成了所謂PayPal幫,其實不如說很多人都是當年第一任主編泰爾的迷弟。

延伸閱讀:挑戰PayPal幫!Skype將成科技界下個「黑手黨」

例如接替他擔任主編的學弟,後來在PayPal工作過的大衛·薩克斯(David Sacks,現在的Zenifits CEO)。1995年,他跟泰爾合寫了一本書,名叫《多元化迷思:史丹佛的多文化主義和不容忍政治》,顧名思義抨擊了史丹佛對政治正確的迷信。

書裡提到了一些頗有爭議的論點,例如認為史丹佛抵制校園性犯罪的運動的實質是污名化男性等等。這本書被美國前國務卿,當時在史丹佛當教務長的康多莉扎·賴斯斥責為「蠱惑人心的卡通。」

泰爾(圖右)和薩克斯(白襯衫舉手者)在PayPal公司聚會上。
PingWest

還是回到故事主線來:eBay全資收購PayPal,而泰爾持有大約3%的股票,5,500萬美元的套現收入,再加上第一次創業就成功上市退出,這正是泰爾夢寐以求的兩樣東西:金錢和聲譽。

有錢了、有名了,但泰爾還是有危機感。在矽谷這塊地方,自己不懂技術,想揚名立萬還是得回去做投資。於是他用套現的錢開了對沖基金公司Clarium Capital,自己搖身一邊成了金融大鱷。利用在瑞信累積的宏觀市場經驗,泰爾第二次挑戰投資戰績斐然,曾被兩本美國頂級金融雜誌評委最佳全球宏觀對沖基金。

2004年,泰爾人生中的一次重要轉折,突然降臨了。

駭客小子蕭恩·帕克(Sean Parker)認識了哈佛電腦科學系本科生馬克·佐克伯,特別看好Facebook,於是帕克找上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希望霍夫曼能投點錢。霍夫曼當時在做LinkedIn,覺得專案確實不錯,但跟自己的公司有利益衝突,於是把帕克介紹給了自己的「黑幫老大」泰爾。

泰爾和帕克(右)。
PingWest

延伸閱讀: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趨勢和訊號,顛覆既有模式——「大夢想家」西恩.帕克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很多人都在電影《社交網戰》裡看過了:佐克伯穿著睡衣去找紅杉資本,紅杉資本看走眼拒了他,他轉頭就去找了泰爾。泰爾很快決定50萬美元領投Facebook的種子輪,並送給佐克伯一句話:別他媽搞砸了(Just don’t fuck it up.)

投完了Facebook,泰爾轉念一想,對沖基金無非就是玩弄金融世界的即成規則;而創業投資,特別是科技創投,投出一家又一家科技公司,不但長線賺錢,自己還能撈個矽谷教父的名號,比對沖基金好玩!

於是,2005年,泰爾就創立了自己的創投基金Founders Found。而且,這次投資理念完全沒變:還是投朋友!當然,這次他投的LinkedIn、Yammer、Yelp、Palantir、Quora 等等,大部分都是PayPal幫成員的公司,有了PayPal成功上市的經歷,這些公司也都備受追捧,想不成功都難。這一筆,泰爾又賺到了。

投出了Facebook,再加上PayPal幫創辦的那一大堆獨角獸公司,自此泰爾的投資事業一帆風順。2012 年,他成立了專投晚期的秘銀資本,2015年又被最熱門的孵化器YC選走當兼職合夥人。泰爾坐上了無數優秀公司的董事會,又參與撰寫了《從零到一》,被沒見過世面的中國創業圈子奉為聖經,他終於成為了自己想要的樣子——創投教父。

但他永遠不會忘記,20年的富貴榮華中,只有那麼一次,險些顏面掃地……

PingWest

那是2007年,新聞部落格平台Gawker Media在網站上爆料了泰爾同性戀的身份,在當時引發了不大不小的轟動。

同性戀在美國完全沒有任何問題,何況泰爾的大本營矽谷對LGBT群體更是非常照顧。泰爾也已經在小範圍內和家人和密友等出櫃了,只是沒有公開。

這又是為什麼呢?答案很久之後才公佈出來:

泰爾的基金LP有中東投資人,那幫人要是發現了泰爾的性取向,一定會撤資。

但媒體當時並不清楚這回事。Gawker是網路上非常優秀的博主社群,在政治、文化、科技等領域都有涉獵,經常有優秀的獨家報導出現,有的時候為了點擊也確實比較狗仔、小報。性取向是個人隱私,但在Gawker看來泰爾已經是公眾人物,明明是同性戀卻不公佈,原來是瞞著投資人,這不誠實,當然要爆出來……

現在被媒體搞了這麼一出,泰爾真是恨死了Gawker。他沒法站出來大肆批評,因為事情鬧大LP真撤資了自己也沒好處,他只能透過中間人去做投資人的工作。後來危機總算化解,但泰爾跟Gawker的梁子算是結下了。

PingWest

他幾次起訴Gawker,卻沒有勝訴。居然有錢辦不到的事情!已經躋身億萬富翁的泰爾大為惱火。

但沒過多久,他就有了一個新的點子。想要贏得這場和Gawker之間的戰爭,還得通過自己最擅長的事情

投資。

等等,投資也能擊敗一家媒體,搞垮它背後的公司?

還真可以。泰爾是這樣做的:廣泛搜尋那些同樣有意起訴Gawker的原告,只要他們願意堅持告下去,出錢給他們請最頂級的大律師,幫他們墊付各種訴訟費,以及報銷各種費用……

在美國,這種手段叫做投資訴訟(litigation finance)。也就是把有可能獲得超高額賠償的訴訟看成投資專案,無非請個律師,支付一些行政費用,最後回報率可能幾倍或者幾十倍。

不過,除了賺錢之外,泰爾可能主要還是想出口惡氣吧……

2006年,美國有個職業摔跤運動員霍克·霍根(Hulk Hogan)跟一名女子發生婚外情,過程被該女子的丈夫拍成了DVD(是的,這節奏我也跟你一樣不太懂……)。2012年,Gawker不知道從哪弄到了這部影片,放到了網上。和泰爾一樣,霍根幾次三番起訴Gawker,都沒能得逞。

泰爾認識了霍根,給了他1,000萬美元,請來了戰無不勝的訴訟律師查爾斯·哈德(Charles Harder)代理霍根案。

泰爾和霍根。
PingWest

功夫不負有錢人。去年,法庭宣判Gawker向霍根支付總計1.4億美元的賠償金。這筆錢泰爾跟霍根怎麼分目前無從得知,就算對半分,泰爾也拿到了5倍投資回報……律師哈德同時還代理了另外兩起針對Gawker的訴訟案。這兩起案子,同樣因為泰爾介入獲得轉機。

泰爾的複仇已經到了近乎瘋狂的程度。霍根案的起訴主張還包括讓已經丟了工作的網站編輯賠償10萬美元。另一名涉案編輯精神狀態不佳需要藥物維持,哈德卻攻擊該人濫用毒品。

隱私被侵犯,很容易獲得人們的同情。但泰爾讓人感到不舒服的是,他的舉措很明顯早已超出了訴訟投資的邊界了,要的只是復仇的爽快,讓Gawker倒閉,與之相關的所有人都身敗名裂……

最後,Gawker的主站(Gawker.com)不得不停止營運。

PingWest

為此,老牌科技雜誌《連線》刊登了一篇名為《彼得·泰爾:今天我們該怎樣取悅你?》的文章,裡面各種整句大寫、驚嘆號和誇張的恭維,以表達對泰爾無所不用其極的諷刺。

PingWest

泰爾在矽谷已經面臨道德危機。但真正讓不少朋友和合作過的同事下決心跟他徹底劃清界限的,還是因為泰爾對川普的鼎力支持。

他一直以來都堅持保守主義傾向,很早就加入了自由意志黨(Libertarian Party)。生涯中為了支持自由黨以及共和黨內偏新保守主義的競選人,也花了上千萬美元了。

遺憾的是他前幾年支持的競選人表現都很平庸,錢基本都打了水漂。直到2016年,他支持的共和黨總統參選人退選了,一氣之下轉而支持川普,捐給他125萬美元,成為了川普最重要的政治獻金來源。

泰爾支持川普的決定也不是完全無厘頭。川普在大選階段的政治立場跟泰爾的訴求是一致的:忽略甚至直接反對政治正確,著重增加就業和提振經濟。

川普也需要泰爾。首先,在大選期間共和黨代表大會上,泰爾成為了演講嘉賓,在演講中公開表示「是一名驕傲的同性戀」,為川普吸引LGBT群體的選票提供了一定的作用。

其次,泰爾利用在矽谷的人脈,促成Facebook等頂級科技公司的員工直接進駐川普的競選團隊,幾乎是直接幫助其進行社交媒體營運——結果,川普在社交網絡上的影響力為其當選提供了重要的支援。

當選後,川普邀請泰爾加入總統過渡小組執行委員會,做自己在科技問題上的耳邊人。在川普舉辦的幾次美國頂尖科技公司CEO會議上,能看到泰爾坐在川普的旁邊。

川普成為了泰爾在政治圈最成功的一筆投資。

也讓他更加堅信自己創造的定理:

無論科技、法律,哪怕是政治,都能用錢搞定……

但那些了解泰爾從史丹佛直到現在20多年時間裡所作所為的人們,對於他的本質看的越來越清楚了:

從始至終他都是個驕傲、甚至傲慢的白人男性,恨不得身上「移民」、「同性戀者」的標籤踩在腳下,用「務實」包裝對平權和多元文化的憎恨,用金錢和權力左右公平……

就算有同性戀取向,也無法洗白他的這種本質……

但沒辦法,誰讓人家有錢呢?

本文授權轉載自:PingWest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