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流氓史

電影《英雄本色》劇照
作為一個在各種流氓行為的槍林彈雨中求生的中國線民,遇到一個不那麼流氓的互聯網公司,已經像是上天的恩賜。

互聯網的發展有兩條線,一條是知識改變命運、個人奮鬥、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陽光財富、青年榜樣等等,這條線光鮮亮麗,滿滿的正能量是條主線。另外一條線則充滿著陰謀和欺騙,騷擾甚至綁架用戶,代表著互聯網暗黑的一面。

奇妙的是,這兩條線是交織在一起的,並不是一幫好人在第一條線上,一群壞人在第二條線上,而是這些人,無論好人還是壞人,同時在兩條線上忙碌著。

互聯網一開始是純淨的,因為沒人知道互聯網怎麼賺錢

沒錯,互聯網一開始是純淨的,因為沒人知道互聯網怎麼賺錢,大家都在燒錢,都在做貢獻,都是為互聯網大廈添磚加瓦的好人。運氣好點的活了下來,運氣差的,死掉了。

互聯網公司第一次看到利益,是透過中國移動的移動夢網。2000年,中國移動將簡訊、鈴音、彩鈴、彩信、WAP與IVR等移動增值業務開放給協力廠商,協力廠商利用中國移動的資源進行經營,產生的收益可與中國移動分帳,這就是移動夢網,這些協力廠商就成為移動夢網的服務提供者(SP)。

互聯網公司手中握有大量用戶,卻不知道怎麼賺錢,移動夢網把一大批互聯網公司變成了SP,而SP業務讓互聯網公司終於開始盈利。

叮噹作響的人民幣,讓互聯網公司眼睛放光,他們紛紛把大部分精力和資源放到了SP業務上,手機增值業務的市場規模取得爆炸式成長。2002年,手機增值業務的總盤子僅為17億元人民幣,到2006年,這一業務的規模已經逼近700億元。

這些沒見過錢的互聯網公司,忽然發現被錢埋起來的感覺原來如此美妙,他們漸漸放下了海歸的面子和工程師的矜持,理直氣壯地做起了現實主義的流氓。在納斯達克已經崩盤,投資者不知去向,他們不得不開始自己養活自己的那個時間點,他們願意原諒自己的流氓。

唯一一個賺錢賺得越來越心慌的人,是當年的中國首富,叫丁磊。

給用戶下各種套,挖各種坑,只是為了掏走他口袋裡的錢,這就是SP所做的事,這哪裡是生意,完全是小偷和強盜嘛!

丁磊不做,自有人做。2008年315晚會,央視曝光了垃圾簡訊的一個重要源頭,分眾傳媒旗下的分眾無線。大眾這才發現,那些形象高大、紅極一時、令人羡慕的知識英雄,另一個身份竟然是流氓。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產生流氓的土壤

互聯網流氓並不是從SP時代開始出現的,其實早就有了,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產生流氓的土壤。

1998年,3721推出中文上網,就是隱隱感到瀏覽器位址列背後蘊藏著巨大的利益。沒過多久,負責中國互聯網功能變數名稱管理的CNNIC也看上了位址列背後的利益,於是,3721和CNNIC之間的位址列爭奪的戰火就在使用者的電腦上點燃了。

為了防止自家軟體被對方的軟體破壞甚至卸載,兩邊的陣地逐漸從瀏覽器轉向作業系統,直至Windows的底層。

3721是一家創業投資支持的民營公司,CNNIC則是中科院下屬的官辦機構。當時的媒體大都站在民營公司一邊,反對官辦機構與民爭利。但在技術實力和人才儲備上,CNNIC根本就不是3721的對手。後來面對越來越多更加強勁的對手,讓3721的戰鬥力變得越來越強大。

強制安裝、靜默安裝、瀏覽器劫持、惡意捆綁、廣告彈出、無法卸載等流氓軟體的幾乎所有特徵,早在本世紀初就已經基本形成了。

3721的創辦者周鴻禕被尊為「流氓軟體之父」,3721則成為「流氓軟體黃埔軍校」,後來很多為害一時或者危害一方的著名流氓軟體,不少都出自3721離職員工之手。

在流氓軟體的發展過程中,3721不但鍛煉了隊伍,培養了人才,磨練了技術,更關鍵的是,它孕育了流氓軟體的理論和思維方式,成為中國流氓軟體不可多得的武器庫和思想庫。

2006年,周鴻禕創辦的奇虎公司推出專殺流氓軟體的360安全衛士,對包括3721在內的流氓軟體痛下殺手,甚至為此與接手雅虎中國的馬雲公開翻臉。「我打開了這個『潘朵拉盒子』,我來把它關上。」周鴻禕當時說。

掃平流氓軟體之後,360已經成為中國互聯網上武器最精良、火力最強大的頭號武裝力量,周鴻禕順勢將公司的商業模式從社區搜索改成了網路安全。

2012年初,攜3Q大戰重傷騰訊的餘威,360以中國最大的安全公司和第二大用戶端軟體公司的身份登陸美國股市。

周鴻禕殺流氓軟體,確實得罪了不少人,那時候出錢資助流氓軟體,借流氓軟體做推廣的,幾乎都是些有頭有臉的大公司。

每一輛小推車上,都有一個被五花大綁的中國用戶

10多年前,馬雲曾說,是成千上萬的個人網站支持淘寶打敗了eBay,「個人網站在那時候,我們給了他們錢,他們全力支持淘寶網,淘寶有今天,不能忘記當年在井岡山和延安幫助我們的老鄉。」馬雲沒瞎說,當時eBay與大部分門戶網站簽署了排他性的廣告協定,封殺了淘寶借門戶網站的流量做推廣的可能性。

不過馬雲所說的那些井岡山和延安的「老鄉」,其實大部分都是些唯利是圖的機會主義者。每引導註冊一個淘寶用戶,個人網站可以從淘寶領到10元人民幣,所以為了綁架用戶註冊淘寶,很多網站都採取了特別流氓的手段。淘寶的勝利是個人網站用小推車推出來的,這話不假,但每一輛小推車上,都有一個被五花大綁的中國用戶。

淘寶因此成為流氓軟體的最大供養者之一。繁榮的流氓軟體產業,是很多個淘寶這樣的公司共同造就的。

就怕流氓有文化
Keso

當年Google「不作惡」(Don't be evil)的信條曾經那麼打動人心,因為這個信條看上去好像是最低標準,但對所有的生意人來說,它反而成了最高標準。

作為一個在各種流氓行為的槍林彈雨中求生的中國線民,遇到一個不那麼流氓的互聯網公司,已經像是上天的恩賜。

所以會由衷佩服把「不作惡」的匾額公開掛到門楣上的公司,就像佩服公開表示「不行賄」的企業家,或者「不做假帳」的會計師。

周鴻禕有句名言,「誰的屁股都不乾淨。」問題在於,屁股上有屎,不是背著人偷偷洗乾淨,反而將這屎當成榮耀,理直氣壯地到處炫耀,這叫啥事?

本文由Keso授權轉載自其微信公眾號Keso怎麼看?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Keso

Keso,獨立互聯網評論人及企業咨詢顧問,專注於互聯網產業超過20年。歷任中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副總經理,ChinaByte副主編,Donews.com總編輯。其個人微信公眾號「keso怎麼看」擁有10萬名固定訂閱者。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