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文龍,驚奇的綠色信差?

2005.04.01 by
數位時代
許文龍,驚奇的綠色信差?
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為何支持中國新制定的反分裂法,不僅許多台灣人看不懂,大陸人也一頭霧水。這位去年被中國國台辦點名砲轟的知名台灣企業家,過去...

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為何支持中國新制定的反分裂法,不僅許多台灣人看不懂,大陸人也一頭霧水。這位去年被中國國台辦點名砲轟的知名台灣企業家,過去的政治立場一直偏向本土,但是在這次三二六大遊行前夕,卻語出驚人,認為兩岸該回到一中共識,並指出反分裂法讓他心裡「覺得踏實」。
一時之間,大陸媒體措手不及,不知該如何處理這位十個月前才被他們痛批的人物,因為抓不準中共中央宣傳部的立場是什麼,是該繼續討伐「綠色台商」許文龍?還是為他「平反」?所以乾脆放棄這條新聞,不然就是草草帶過。

**兩岸關係被動化為主動

**
敏感的時機,敏感的話題,再加上出自敏感人物之口,這整件事處處充滿玄機。與其說是許文龍藉此表達個人的政治立場,倒更像是他在為台灣政府傳話,釋放新訊息。
這極可能是台灣在兩岸關係中化被動為主動的一招。
就在許文龍發言的三天前,聯電董事長曹興誠才突然發了一封致股東公開信,告知和艦科技已同意將其公司的十五%股份給聯電,回饋聯電對其自設廠以來的所有協助,這對聯電股東是實質收穫。
在許文龍發言的三天後,國民黨副主席江丙坤率團訪問大陸,前往廣州、南京和北京拜會,所到之處受到各地台商和官員高規格接待,大陸新聞連篇累牘報導,電視台更是一再重播江丙坤所到之處的活動和講話,篇幅遠大於同時間發生的印尼八.七級大地震。

**互動主軸轉為經貿議題

**
經貿議題正凌駕政治議題,成為兩岸互動的主軸。在雙方多年毫無交集的各自表述後,不但未化解任何對立,反而更激化對立。
反分裂法擺明中共不再玩口水戰的態度:要就是談,要不就是打,想獨立就要付出代價。這將使得任何形式的台獨主張受到節制,也讓兩岸互動從各自喊爽轉向務實。
另一方面,兩岸經貿在這種毫無進展的政治空轉中急遽成長,中國已成台灣第一大出口國,台灣每年還對其享有超過四百億美元順差,而且數字還在擴大。台灣近年的經濟成長,受惠於中國經濟發展,與過去依靠美國截然不同。
中國已是台灣「最重要的貿易夥伴」,卻又是「最仇視的政治對手」,這種矛盾很難長久下去,終究得解決,其中可操作的灰色地帶愈來愈狹窄。
對台灣來說,中國未來到底是更像敵人,還是更像朋友?許文龍針對反分裂法的談話,正是試圖突破矛盾,為他自己與奇美在大陸的投資解套,更是為兩岸僵局解套。以他和台灣高層及內閣成員的關係,他的角色更像「信差」(messenger),具備民間身份又能替政府發言,說出當局不方便說的話。

**台商是功臣也是罪人

**
當然,許文龍不是沒有爭議。他在過去針對台籍慰安婦的言論,表示她們不是「被逼」的,曾引起軒然大波。他出資支持的台灣智庫,也被視為本土色彩濃厚的政策研究中心和政務官培訓中心,前經建會主委陳博志、前行政院新聞局長林佳龍和現任青輔會主委鄭麗君都出身台灣智庫。中共這次對其言論大轉向,至今尚未有官方回應,顯然也在沿用對阿扁總統的那套「聽其言,觀其行」策略,要觀察一陣子才會定調。
近年來,台商是為台灣經濟找到新成長引擎的「功臣」,卻也是飽受責難的「罪人」。世界各地產業都因中國和印度崛起,而必須重新調整自己的位置,包含最富創新能力的矽谷都是。而台商卻在戒急用忍和根留台灣的民族主義訴求下背負原罪,並在中共向台灣施壓時率先成為祭品,兩邊都不討好。
隨著兩岸關係走向務實,台商居間的潤滑角色跟著吃重。類似許文龍這樣有政治影響力的企業家,聲音將被放大,做為兩岸溝通信差,緩衝掉極端意見;他們的商業利益,也將成為兩岸擴大合作時的重要考量,使得戒急用忍鬆綁、開放三通、直航和相互投資等議題,跨越概念而進入更成熟的工作層面討論。
相對於政治人物的信口開河、言之無物,和浮濫地動員群眾上街頭,卻未解決問題,來自企業大老的發言,意外地吸引許多人士的關注。
「最大的貿易夥伴,也是最大的國防威脅」,正如商場激烈競爭當中,機會和挑戰總是並存著,關鍵在於是從機會中只看到挑戰,或是從挑戰中找到機會。這應是「許文龍談話」帶來的最大啟示吧!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