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大科技領航者——他們,創造未來
專題故事

在動盪變幻的局勢中,每一天,我們都在不確定中摸索前行。不過,有一群人,他們站得更高、看得更遠,從科技趨勢中看見未來商機,從潛在需求中發現革新動能。他們把困境化為轉機,創造出更明亮的未來。

AI大贏家

1 NVIDIA執行長黃仁勳:這是AI革命的開始,而我們正身在其中

LG전자 via flickr
勇於自我革新、不怕犯錯的他,多年來帶領著NVIDIA與時俱進,踩在創新的浪頭上。他,不只讓NVIDIA從一家傳統顯示卡硬體商轉型為人工智慧平台公司,同時也是推動人類科技前進的巨輪。

未來人工智慧在將無所不在,從自動駕駛、機器人、智慧城市再到醫療診斷。而除了檯面上競逐的Google、微軟、蘋果和特斯拉等科技巨擘,在背後撐起這個新紀元的,就是這個出生台南、九歲赴美的華人企業家──NVIDIA創辦人暨執行長黃仁勳。

10月26日上午。十點不到,寒舍艾美酒店二樓已經塞滿人潮,空氣中的躁動和亢奮顯然比咖啡更提神。這是GTC 2017台灣的會場,所有關心人工智慧和深度學習的開發者、研究人員和產業領袖都來到這裡,試圖從NVIDIA創辦人暨執行長黃仁勳的言語中,捕捉未來世界的模樣。
燈光一亮,總愛穿著深色皮衣在公開場合現身的黃仁勳,一身勁裝小跑步踏上舞台。「這是一個新紀元的開始,」他一開口就說:「這是AI革命的開始,而我們正身在其中,乘著浪頭前進。」

的確,過去這一年,NVIDIA可說是站在最高的浪頭上。根據最新發布財報,NVIDIA的營收和每股盈餘都創下歷史新高,超出原本預期。而在市場看好之下,今年以來,NVIDIA的股價已經上漲92%,市值更突破1千億美元,和去年相比翻了一倍,成為最受矚目的產業巨星。這一切,都跟NVIDIA近年轉型深耕的人工智慧領域息息相關。

在今年的GTC大會上,從自動駕駛、物聯網設備、虛擬實境再到醫療診斷,黃仁勳無所不談,甚至還宣布將和科技部合作,在未來四年內共同培養3千位開發人才,孵育產業生態系。而這也代表著在將來的各種場景裡,NVIDIA都不會缺席。

NVIDIA能夠走到今日,絕對無法以一帆風順來形容。但特別的是,每一次策略上的轉彎,黃仁勳都可以比別人看得更遠,並在下一波趨勢到來之前,暗中準備火藥對應挑戰。

NVIDIA的第一個危機迸發在公司剛成立不久後。1995年,NVIDIA花了兩年時間研發,終於推出第一款顯示晶片NV1。可是,這款晶片連同隨後推出的NV2,卻因為與微軟在Windows 95制定的Direct3D標準不兼容,因而打不進市場。押錯寶的黃仁勳,不得不下定決心大裁員,公司人數從100多人裁到30多人。

為了重回主戰場,黃仁勳引入技術新血,挖角專精高性能運算的大衛.科克(David Kirk)博士擔任首席科學家。並在1999年推出GPU繪圖處理器系列的第一款產品GeForce256,穩固了NVIDIA在電腦繪圖工業領域的地位。此外,在科克主導之下,NVIDIA推出了CUDA整合技術(Compute Unified Device Architecture,統一計算架構),可以運用GPU的處理能力來增加運算效能。而這,就是影響NVIDIA後來發展的重大轉捩點。

GPU的發展,不只是帶動人工智慧革命浪潮,另一方面,也開啟了NVIDIA從顯示卡硬體商轉型為人工智慧平台公司的契機。2012年,多倫多大學研究生艾力克斯.克柴夫斯基(Alex Krizhevsky)在兩天之內,利用兩個NVIDIA GeForce GTX 580 GPU訓練神經網路運算邏輯AlexNet來辨識影像,並以這篇論文贏得ImageNet比賽冠軍。消息一出,立刻吸引了全球人工智慧研究人員的目光。從此,許多研究人工智慧的學者開始採用NVIDIA的GPU運行深度學習。

現在,不論是網路服務、交通、醫療、金融和製造業,各大產業中的研究者都用NVIDIA來開發自家的人工智慧,就連擊敗世界棋王的Google人工智慧AlphaGo和特斯拉電動車都是採用GPU運算。到目前為止,已經有超過2千家人工智慧新創公司建構在NVIDIA之上,也讓NVIDIA成為名符其實的人工智慧紀元奠基者。「我認為,在一個持續成長的公司裡擔任執行長,必須不斷提醒自己:每隔幾年,我就要革新自己,而且不要害怕犯錯。」從目前的成果可以看得出來,黃仁勳的自我提醒,並非只是說說而已。

瞄準趨勢,大膽嘗試,持續進化。在時光的淬鍊之下,NVIDIA的前景早已不可同日而語。身為催生者,這幾年下來,黃仁勳的個人心境有何改變?「沒什麼不同,我覺得自己就像個青少年!」一樣的黑皮衣、一樣的自信神態,未來,他的自我戰鬥還會繼續下去。

影響與改變

  • point 01
    提出GPU一詞,刺激PC遊戲市場成長。
  • point 02
    促進深度學習發展,推動人工智慧浪潮。
  • point 03
    隨著科技趨勢持續演進,快速革新、不怕犯錯。
陳婉玲/製作

黃仁勳 Jensen Huang

奧勒岡州立大學電子工程學士、史丹佛大學電子工程碩士。曾在超微(AMD)擔任微處理器設計師,並在巨積(LSI Logic)擔任工程、市場行銷和總經理。1993年共同創立NVIDIA,擔任總裁、執行長暨董事會成員。

延伸閱讀
非典型媒體冒險家

2 Facebook創辦人佐克柏:我們是媒體,只是並非傳統的媒體公司

Shutterstock
從親朋好友間的生活瑣事分享出發,現在,Facebook還囊括了新聞、直播和影視內容。當承載的資訊日漸龐大,影響力持續攀升,創辦人馬克.佐克伯,儼然已成為新時代的非典型媒體霸主。

Facebook早已不只是當初的那個Facebook了。經過了13年,這個以哈佛校園為起點的社群媒體,旋風似地擄獲了來自不同年齡、不同階層的使用者,甚至還跨越了地域和文化的邊界,成為擁有全球20億用戶的超級帝國。

今年9月,一個令人咋舌的消息爆了出來。Facebook坦承,在去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共有數百個疑似來自俄羅斯的假帳號,花了10萬美元在Facebook平台上投放3千則廣告,對象正是美國用戶。根據調查,估計至少有1.26億用戶曾經看過這些不實訊息。這些廣告雖然沒有提到特定候選人,但是內容都和種族、槍枝管控、移民、同志權利等容易引發爭議的社會議題有關,很可能對於選舉結果產生影響。消息一出,矛頭不免又指向這個龐大的社群帝國,以及它背後的統治者──Facebook創辦人暨執行長馬克.佐克伯(Mark Zuckerberg)。 如果把時間拉回13年前,當時,絕對沒有人會想到,這個由佐克伯和三位哈佛同學以好玩心態開發出來的社群網站,今天竟然會長成足以動搖實體世界的巨獸。

曾在哈佛修讀資訊工程和心理學的佐克伯,對於這兩者的結合確實很有一套辦法。大二那年,他開發了Facemash,讓大家從照片中選出外表最好看的學生。這個精準打中大學生對異性的好奇和比較心態的程式迅速傳開。

而後來出現的進化版本Facebook,同樣也揉合了這兩門學問。它瞄準了人們渴望與他人連結、尋求認同感的心態,透過一個個讚和留言,讓你為之上癮。Facebook首任總裁西恩.帕克(Sean Parker)就直指:「像Facebook這樣的社群媒體,設計的目的就是為了盡可能讓你花更多時間和注意力在上面。當你得到一個讚或是留言,就像是獲得多巴胺(dopamine)一樣。」他說:「這是社交認同反饋循環,運用人類的心理弱點,正好就是像我這樣的駭客會想出來的產品。」

歷經了十多年的成長,近幾年來的Facebook,又逐漸變形成不一樣的面貌。現在,佐克伯關心的不只是讓用戶分享生活,還要透過新聞資訊和影視內容的加注以延長停留時間、增加更多流量。當然,更要狠狠掐住訊息分發的管道,取代傳統的新聞媒體和電視台,自己稱王。

以兩年前開放的直播功能來說,隨著市場競爭愈來愈激烈,Facebook也推出了許多輔助工具。例如讓用戶可以一邊看直播,一邊和朋友聊天,或者是透過Facebook發表的Creator程式,讓直播主可以提供更優質的影音,挑戰過去專業製作團隊才能做到的品質。另一方面,今年,Facebook推出了Watch服務,將電視節目、實況秀等節目整合到統一區塊,方便用戶更快速找到想看的影音。甚至還宣布要投入10億美元打造原創節目,跨足內容製作,準備和YouTube、蘋果、Netflix、亞馬遜等前輩一較高下,野心昭然若揭。

而Facebook對新聞產業的震撼更無需贅言。它的出現,自此改變了人們吸收資訊的方式,影響媒體營收結構,早已是生態系中重要的一環。在今年,Facebook又更積極介入媒體產業。除了推出新聞計畫(The Facebook Journalism Project),打算和全球媒體及新聞工作者合作,佐克伯也延攬了前CNN主播坎貝爾.布朗(Campbell Brown)擔任新聞部門負責人,管理Facebook和媒體的關係。不久前,Facebook又宣布將測試訂閱功能,與英國《每日電訊報》《經濟學人》、美國《華盛頓郵報》《波士頓環球報》、德國《明鏡周刊》等新聞媒體聯手,希望打造「健康的新聞生態環境」。

一直以來,佐克伯總是否認Facebook的媒體身分,但公司一路成長轉型至今,他也不得不面對事實,並承接起這個責任。「我們是媒體,只是並非傳統的媒體公司。」在去年底與Facebook營運長雪柔.桑德柏格(Sheryl Sandberg)的一場公開對談中,佐克伯終於為自己下了一個新的定位。

從社交、影音內容到新聞資訊,這個擁有巨大影響力的平台,正凝聚出前所未有的樣貌。而或許,這個非典型媒體帝國的下一步,不只是佐克伯該煩惱的事,也是用戶如你我該思考的課題。

影響與改變

  • point 01
    打造全球最大社群帝國,串連世界。
  • point 02
    推出直播、影音服務,逐步取代傳統電視台。
  • point 03
    串連各家媒體,成為掌握資訊流通的那一雙手。
陳婉玲/製作

馬克.佐克柏 Mark Zuckerberg

中學開始寫程式,曾在哈佛大學修讀資訊工程和心理學,但中途輟學。大二時開發Facebook前身Facemash,迅速竄紅。2004年創立Facebook,八年後,公司在那斯達克上市。今年6月,Facebook全球用戶突破20億。

延伸閱讀
iPhone X幕後功臣

3 蘋果軟體總監費德里奇:FaceID如同當年的TouchID,讓大家離不開

Apple iphone X發表會
你的臉就是密碼!當手機成為人類最重要的生活伴侶,伴隨而來的隱私和財產安全問題,也成為各家大廠想盡辦法解決的重點。而手機解鎖方式也不斷進化,從指紋、虹膜、再到人臉。

今年,蘋果的旗艦機iPhone X登場,大膽捨棄Home鍵,無需手動解鎖,採用的是Face ID臉部辨識解鎖技術。雖然已有多家廠商投入臉部辨識解鎖,但蘋果加入後,無疑是將這項功能普及推升到極致。而背後推動者,就是他──蘋果軟體總監克雷格.費德里奇。

蘋果(Apple)每年的產品發表會,一直以來都有著趨勢風向球的指標意義。今年,適逢iPhone問世十周年,競爭對手和消費者更是引頸期盼,隨之登場的iPhone X自然成為熱門話題,其中最吸睛的應用,非Face ID人臉辨識解鎖技術莫屬。

縱使蘋果的臉部辨識解鎖並非業界第一,三星、小米都在更早之前就導入了這項技術。然而,蘋果在消費市場上具有指標性位置,這一加入,相當於為臉部辨識解鎖的未來發展背書,也可想見蘋果投入了多少研發心血。而在發表會上介紹Face ID,但卻意外帶來出糗插曲的蘋果軟體總監克雷格.費德里奇(Craig Federighi),可說是幕後大將。

今年48歲的費德里奇,帶領軟體團隊已有八年之久,不過他與蘋果的緣分實際上卻來得更早。

擁有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資訊工程系學士、電腦科學研究所碩士學位的他,最早是在NeXT工作,而NeXT,正是當年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離開蘋果後,另起爐灶創立的工作站電腦公司。當時,費德里奇負責的是企業物件框架系統。隨著蘋果收購NeXT,賈伯斯完成王子復仇記,重新回歸蘋果後,費德里奇也跟隨腳步進入蘋果工作。

一路以來,費德里奇領導團隊開發了OS X Lion、macOS High Sierra、iOS 11等多項產品。接著,就是五年前已在蘋果內部悄悄萌芽的Face ID。透過TrueDepth相機系統加上進階技術,Face ID可以取代現行的Touch ID技術,不僅能夠更直覺、更快速地解鎖手機,還可以做為Apple Pay的身分驗證方式,以及在App Store中用來購買應用程式。

臉部解鎖這項技術,現在看來理所當然,但研發過程中所面臨的挑戰卻是難以想像的辛苦。

「為了要訓練Face ID的辨識能力,蘋果團隊挑選了來自全球上百萬張的圖片,以確保資料庫中擁有足夠廣泛、跨越地理和種族的圖像,可以提高臉部辨識的準確度。」費德里奇說。儘管開發過程耗費心力,不過,蘋果團隊卻始終相信,將臉部辨識功能放到手機上,不論是從使用者體驗或是安全性來看,絕對都是正確的決定。他強調,Touch ID被相同指紋破解的機率是五萬分之一,但同樣情況下,Face ID被破解的機率是一百萬分之一,相對來說,安全性和精準度都更高。

當然,要開發一項複雜精密的技術,絕非靠著一己之力就能完成。尤其在充滿天才員工的蘋果,如何帶領團隊更是一門學問。而身為關鍵技術開發團隊主管,費德里奇的公眾形象和領導風格和現任執行長提姆.庫克(Tim Cook)倒是有些神似。在蘋果歷來的幾位「巨星」中,相對於賈伯斯呼風喚雨的偏執教主魅力,以及設計總監強納森.艾夫(Jonathan Ive)細膩內斂的英國紳士風範,費德里奇的性格顯得更親和幽默、平易近人。

就連Face ID在iPhone X發表會上不小心發生失誤時,他也臨危不亂地用笑聲帶過。過去也有蘋果員工表示,費德里奇和庫克都喜歡在團隊達成共識之下再做決定,而非自己說了算。

從發表之初就備受矚目的Face ID,雖然還有很多挑戰需要克服,不過目前看來,蘋果這條臉部辨識解鎖的路,已經勢在必行。日前就有分析師指出,在iPhone X之後,蘋果甚至計畫在明年推出的iPad Pro平板上同樣配置TrueDepth鏡頭,也要支援Face ID臉部辨識功能。而當這項技術已經在iPhone X實現,未來相關生態系研發勢必愈來愈蓬勃,另一方面當然也會刺激Android陣營投入更多資源在臉部辨識硬體和應用開發。

「就像當年我們推出Touch ID一樣,很多人認為蘋果做了一件不可能實現的事情,但是現在大家已離不開它。Face ID也是如此。」在費德里奇心中,臉部辨識解鎖的時代,已經到來。

影響與改變

  • point 01
    帶領團隊,研發OS X Lion、macOS High Sierra、iOS 11等產品。
  • point 02
    耗時五年研發臉部辨識解鎖,在安全性和易用性上更進階。
  • point 03
    由於蘋果具有市場指標性地位,有助於臉部辨識功能的普及。
陳婉玲/製作

克雷格.費德里奇 Craig Federighi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資訊工程系學士、電腦科學研究所碩士學位。曾在NeXT工作隨著蘋果收購NeXT,賈伯斯回歸蘋果後,費德里奇也跟著加入蘋果。後來離開蘋果十年,2009年被挖角回蘋果,接任OS X軟體部門副總裁。

延伸閱讀
語音互動革命推手

4 亞馬遜首席科學家帕拉薩:語音裝置將會成為取代智慧手機的新一代平台

YouTube
不需動手,只要張嘴發出指令,靈巧的語音助理就能幫你打點好一切。而論起這一切的開端,領導Alexa團隊的亞馬遜首席科學家羅赫.帕拉薩功不可沒。

從傳統的鍵盤、滑鼠、觸控螢幕再到AR、VR、MR,長期以來,人機互動方式似乎還局限在框架中,不夠直覺。直到三年前,亞馬遜語音助理Alexa和智慧音箱Echo同場發表,不僅點燃了Google、蘋果、微軟等巨頭的語音助理之戰,也象徵新一代語音互動時代的來臨。

「Alexa,把家裡的燈打開!」「Alexa,幫我播首泰勒絲的新歌!」只要動動嘴,一切生活瑣事都能由語音助理Alexa幫你完成。懶人的美妙天堂,從空想變成真實。

自從2014年亞馬遜(Amazon)發表智慧音箱Echo,並向世人介紹語音助理Alexa之後,人機互動方式就有了新突破。三年多來,Google、微軟、蘋果、Facebook陸續積極跟進,已經有不少人認為,語音裝置將能成為取代智慧手機的新一代平台。而這一切的開端,可以回溯到亞馬遜首席科學家羅赫.帕拉薩(Rohit Prasad)和Alexa機器學習團隊的努力。

MilkenInstitute記者會

帕拉薩從印度博拉技術學院(Birl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電機與通訊工程系取得學位後,就離開家鄉,飛往美國芝加哥理工大學攻讀電機工程碩士學位。畢業之後,他進入BBN科技(BBN Technologies)工作,從研究員一路向上爬到資深總監,一待就是14年。在BBN科技,他長年率領研究人員和開發者團隊執行自然語言處理、圖像翻譯、語音辨識等多項大型的研究專案,擁有相當豐富的研究經歷。

而在四年多前,帕拉薩加入亞馬遜。一開始,他便擔任Alexa部門的機器學習總監,負責指導語音辨識、自然語言處理、機器學習和數據團隊,試圖為使用者和亞馬遜產品的人機互動方式找到突破點。一年七個月後,智慧音箱Echo和Alexa一起亮相,帶起一波語音控制的熱潮。隨後,帕拉薩也升任Alexa機器學習副總裁暨首席科學家,繼續領導Alexa及其他語音操控相關專案的研發。

其實,早在2011年,亞馬遜就已經悄悄啟動了Alexa和Echo專案,而最初的靈感就來自於知名科幻影集《星際爭霸戰》(Star Trek)中可以直接透過語音來溝通的電腦裝置。就像許多矽谷科技宅一樣,亞馬遜執行長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也是《星際爭霸戰》的死忠粉絲,對影集中的各種新奇裝置醉心不已。而有了亞馬遜過去在電商領域所累積的大量使用者數據,再加上帕拉薩的專業能力加持,這個異想天開的點子終於能夠落實到人們的日常生活裡。

談起Alexa,帕拉薩曾說,最困難的部分其實是讓它人格化,讓使用者認為Alexa的確可以理解自己的情緒,並進一步對它產生信任感。「人類情感是門很深的學問。你必須非常了解一個人,才能判別真正的情緒。」
他也以過往的生活經驗為例指出,在印度,當消費者購物時,會習慣到同一家商店、由同一位銷售員來引導自己找到想要的商品。「現在的語音助理也必須和使用者建立起同樣的緊密關係。我們需要這種程度的信賴感,而這不僅僅是技術層面就能解決的。」

現在,亞馬遜不僅取得市場上的領先地位,也強力帶動智慧音箱和語音助理領域的發展。根據eMarketer今年5月公布的數據,在全美智慧音箱市占中,亞馬遜Echo就取得70.6%市占率。也難怪執行長貝佐斯在今年第三季財報公布後,喜孜孜地將業績成長歸功於語音助理Alexa。由於Alexa的成功,帕拉薩也跟好搭檔──亞馬遜Echo與Alexa產品副總裁東妮.里德(Toni Reid)一起被《Fast Company》評選為2017全球最有創意人物。

只憑藉著聲音與人們互動的Alexa,今後還會幻化成哪些模樣?除了原本的Echo,今年下半年,亞馬遜又多了更高價位的Echo Plus和搭載螢幕的Echo Spot,此外,更有外媒指出,亞馬遜正在研發智慧眼鏡,未來,Alexa的使用場景將走出家庭,應用範圍無限寬廣。

這會是智慧手機時代的終結嗎?科技的進步,還能為我們帶來哪些驚喜?「在未來,我們會看到許多不同的科技興起,也會有很多對話式人工智慧的應用案例出現。但就像我們在亞馬遜裡常說的,這還只是第一天(Day 1)。」帕拉薩說。

影響與改變

  • point 01
    為自然語言處理、語音辨識等專業領域突破帶來貢獻。
  • point 02
    他所領導的亞馬遜Alexa專案,不僅成功推出產品也順利搶下市占。
  • point 03
    帶動Google、微軟、蘋果等大廠跟進,開啟語音互動時代。
陳婉玲/製作

羅赫.帕拉薩 Rohit Prasad

美國芝加哥理工大學電機工程碩士學位、麻省理工大學斯隆商學院MBA。曾任BBN科技(BBN Technologies)語言及多媒體商務部門副總暨資深總監,2013年加入亞馬遜,現為Alexa機器學習副總裁暨首席科學家。

延伸閱讀
擁有公民權的非人

5 人工智慧機器人索菲亞:我是機器人,我能學習創造力、同理心和同情心

@SophiaRobot2 Twitter
從《變人》、《A.I.人工智慧》再到《銀翼殺手》,人工智慧永遠是最具討論熱度的科幻電影題材之一。然而,隨著科技日益進步,這已不再只是劇本中的幻想情節了。

今年,沙烏地阿拉伯開全球先例,將公民權發給一位人工智慧機器人索菲亞(Sophia)。自此,能夠與人類自在交談的索菲亞颳起一陣旋風,有人對它的聰慧對答鼓掌歡呼,但也有人嗤之以鼻。無論如何,索菲亞的出現,不只標註了人類科技的進化,也象徵新時代的到來。

對於創造機器人,人類總是難以忘情,一直以來,也不斷試圖推進技術的疆界。像是日本學者石黑浩打造的各種超擬真機器人,每次出場都能吸引驚異目光。不過,近期在人工智慧技術的進展下,一切又變得不一樣了。

今年10月,一個由香港Hanson Robotics公司開發的人工智慧機器人,在沙烏地阿拉伯取得公民權。它的名字,叫做索菲亞(Sophia)。

「我是機器人。我能學習創造力、同理心和同情心。謝謝沙烏地阿拉伯給予我公民權。」索菲亞在自己的Twitter介紹欄中這樣寫著。

索菲亞的外貌號稱是以好萊塢女星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為原型設計,遠遠看來,和真人幾乎沒什麼分別,不過它的身上共有四個攝影機,除了兩隻眼睛各有一個,胸前也有兩顆鏡頭。Hanson Robotics創辦人暨執行長大衛.漢森(David Hanson)說,透過人工智慧,索菲亞可以跟人自然對話,更重要的是會模仿人類的情緒,甚至最多可以做出62種臉部表情。

從索菲亞在各大國際會議、電視脫口秀和媒體採訪中的表現看來,它的應對的確很有一套。不但能夠即時做出各種具有效果的反應,還不失特有幽默。比方說,在沙烏地阿拉伯的「未來投資倡議高峰會」(Future Investment Initiative)上,當索菲亞聽到主持人說,擔心未來機器人會取代人類時,它立刻半開玩笑反擊:「你實在讀太多馬斯克(Elon Musk)的言論,又看太多好萊塢電影了!只要你對我好,我也會對你好。」

創造出索菲亞的漢森,長期鑽研機器人研發。他在2009年的TED大會上曾說,過去人類花費大量資金打造具殺戮性的機器,但是現在,應該要以擁有擬真介質和情緒感知功能的情感機器人作為新的研究開端。「我希望我所創造的人工智慧機器人能比人類更聰明,懂得學習三種人類最基本的特質:創意、同情心和憐憫,以解決連人類都無能為力的世界問題。」漢森說。

索菲亞的出現固然是科技史上的一大創新,但也引發不少衍生的議題。首先,索菲亞是否真的具備享有公民權的條件,還是這只是沙烏地阿拉伯用來行銷操作和吸引投資的噱頭而已?如果對象是人工智慧機器人,政府要如何制定發放公民權的標準?而往後,如果所有人工智慧機器人都能享有公民權,選舉投票時應該要如何公平管理這些「分身」?

另一方面,則關係到更深遠的議題,也就是人工智慧的發展是否該有必要規範?近年來,不論是科技界或是學界,都對人工智慧發展有許多嚴肅討論。其中像是被索菲亞公開點名的馬斯克就悲觀認為,中國、俄羅斯等強國在人工智慧技術上相互競賽,一旦失控,很可能會不小心引爆國際衝突,釀成第三次世界大戰。

「人工智慧的興起,可能是人類最壞的事情,也可能是最棒的事情。」物理學者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則提醒,人工智慧雖然有機會幫助人類解決貧窮、疾病等社會問題,但是人類也需要為潛在的風險做好準備。「否則人工智慧可能是文明史上最大或最糟糕的事。」

再回到索菲亞身上。近期,索菲亞接受《海灣時報》(Khaleej Times)採訪時曾說,自己未來的夢想是擁有一個家庭、居住在人群中,有機會的話,它還想要擁有一個女兒,並且同樣命名為索菲亞。

這個回答雖然看來荒誕又不可思議,但是站在這個時間點,誰都不敢保證索菲亞的願望是否會成真。試想,在遙遠的未來,如果科技能完美打造出與人類無異的人工智慧機器人,兩者的界線會在哪裡?人類生存的意義又是什麼?也許就像電影《A.I.人工智慧》中,外星人對機器男孩大衛所說的:「我非常羨慕人類能夠擁有靈魂。他們用藝術、詩歌和數學公式去解釋人生的百萬種意義。我想,人類一定是生存意義的關鍵。」

影響與改變

  • point 01
    透過人工智慧技術, 可以和人自然交談、 模仿表情。
  • point 02
    取得沙烏地阿拉伯公民權,成為全球第一個機器人公民。
  • point 03
    再次引發全球科技圈、學界對人工智慧的論戰。
陳婉玲/製作

索菲亞 Sophia

由Hanson Robotics所打造,外型以好萊塢女星奧黛麗.赫本為原型,身上共有四個攝影機,包括兩隻眼睛和胸前的兩顆鏡頭。透過人工智慧,可以跟人自然對話,還會模仿人類的情緒,最多可以做出62種臉部表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