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4.0的核心關鍵?鄭智峰:需要升級的是我們人的mindset

數位時代
工業4.0與智慧製造,對於力拼轉型的台灣製造業是大哉問,到底是什麼變得智慧?而什麼又升級到4.0了?目前仍是各自表述,而市場競爭激烈,傳統製造業走向個人化、客製化,產品生命周期縮短,產線、材料、製程也隨之改變,設備開始連網、要求品質一致,這些都將導致成本的定義被翻轉。

工業自動化與智慧生活的界線將模糊

光寶科技智能生活與應用事業群旗下工業自動化事業部總經理鄭智峰,對於工業4.0與智慧製造提出看法,他指出工業自動化與智慧生活的界線將越來越模糊,在產業轉型的歷程中,未來不會只著墨於自動化,而是在智慧生活的範疇中,透過虛實整合發展出的動態決策系統。

離開了服務十多年的西門子公司,甫到任光寶科技三個月的時間,鄭智峰看見光寶為智慧生活藍圖已蓄積許多能量,不論是汽車電子、智能汽車、智能監控、網路通訊等編纂了下個世代的篇章,光寶對於智慧生活的運載,不只是技術與產品研發,而是以品牌的形式嵌入在每個人的日常中。

需要轉型、需要升級的是人的mindset

來到光寶科技是為了導入智慧製造嗎?「自動化技術的未來發展,終將跳脫單純工業應用,透過導入傳統工業元素至新興智慧領域,成為與人們生活息息相關的一環。」鄭智峰的回答則跳脫了我們對工業4.0的預期,為何對製造業的理解倏忽回歸到日常生活?「製造產業實踐自動化的時程,與我們對於新名詞的想像,有相當的時間落差。若能夠專心在我們對於科技與人的理解,進而發想整合,才是轉型的關鍵。」,尚且,工業4.0的名詞在德國出現,世人對於名詞的定義仍摸索中,產業的轉型無法一下子依我們勾勒的想像發生,但要先預期改變後的成果;需要轉型、需要升級的是我們人的mindset(心態)」。

不一腳陷入工業4.0論戰,或是定義範疇的泥淖;鄭智峰清楚在紛亂的新名詞、新工具的眾多產業提案中,緊握光寶科技的核心:早期起家的製造業,以及工業控制;鄭智峰清楚,自己的任務在於帶領團隊的心態轉型升級,進到智慧生活應用的迦南地。

他說道,虛實整合的工具加速了團隊的工作,這是肯定的。「以測試而言,現在可以將事前的測試透過數位化進行模擬;從產品設計的第一步到市場應用以數位化進行管控,工具的導入與應用一樣需要我們的腦袋轉型,心態一轉變我們能夠掌握的就變多了。」

現階段的工廠設計、製造模式,都是從上一波工業革命就定下來的沿革,分工細、規格化、集權式,但新做法卻是分散式、協同式,強調生態系,跟供應商、客戶也要資料共享,對「組織」的定義與過去截然不同。

我們都預見工業4.0不是製造的改變,而是決策的改變

「改變需要時間。」鄭智峰以早期的多普達(Dopod)為例,發展至今人手一機的智慧行動通訊時代不知不覺也走了十多年的時間,而在工業環境中,無論是智慧製造或有更多因素需要考量與克服,唯獨組織的眼界、更重要的是人心態轉變,才是現今產業加速轉型的關鍵。「核心的製程是不可能丟棄的,可以確定的是,我們都預見工業4.0不是製造的改變,而是決策的改變。」

光寶科技智能生活與應用事業群工業自動化事業部 鄭智峰總經理
數位時代

Focus and Work hard

看見未來工業4.0的景象,自己將如何帶領團隊?他鼓勵年輕人要敢做敢想,台灣的年輕工程師是國際頂尖的人才,但容易在思惟上框限住自己,領導團隊的同時,鄭智峰採bottom-up的方式與年輕人一起天馬行空發想、不預設問題的答案,勇敢提案並勇敢實作。他發現在校園就讀工控的學子會對未知的產業變動產生迷惘,不知道要學什麼才能迎合工業4.0時代的產業需求?他也認為,在學習態度上能夠開放地跨域思考與實作,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新的東西自然會觸類旁通,渴求的態度也會讓學習自然與時俱進。「Focus, and Work hard」鄭智峰回歸自身在求學與職涯的經驗,從電子材料、到雷射加工,因緣際會接觸到自動控制的領域,在西門子歷經許多不同的產品與應用,並且在實務中學習到管理經驗,到德國學習不同文化的工作觀而後回到台灣。他說道,專注在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熱情會帶來工作上的努力與成就的回饋。

「人是可以做任何事情的。回顧過去的經驗,我未曾放慢學習的腳步,當你埋首自己有興趣的東西實作時,我們往往不會在意太多那些不重要的事情。」

跨域的溝通將是未來的工作重點

面對一日千里的科技進化,鄭智峰提醒年輕學子須掌握在現場實作的溝通與對話,「生產製造環境從早期老師傅操作工具機、接著機械與馬達、有控制器進到工廠,現今則我們需要與IT軟體,即人工智慧溝通、對話與協作,所以跨域的溝通將是未來的工作重點。」他也提及,德國在早期就意識到機械、機電以及軟體需要在製造環境整合運作,進一步在學校的技職體系教育培育未來產業的人才,這也讓出身五專技職教育體系的鄭智峰感到欽佩,他也指出,德國對於匠人工作者的稱謂「MEISTER」,得知德國社會對於專業實作者的景仰與尊重,這是台灣產學界在實務人才培育過程中值得借鏡的地方,產業會在未來的幾十年不斷重整與變化,不論是國家、公司或個人,能夠對於快速的變化能即時反應與佈局,不只是工業4.0,而是各種產業轉型與提升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