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創新能量不輸人,為何FinTech競爭力仍慘墊四小龍之尾

2017.12.14 by
張庭瑜
shutterstock
台灣推動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是否仍不夠力?根據資料科學顧問公司Ceresus發布的「亞洲金融科技競爭力指數報告」,台灣在亞洲已開發國家中,位居亞洲四小龍之末,其中最大的問題在人才。

根據資料科學顧問公司Ceresus發布的「亞洲金融科技競爭力指數報告」,台灣金融科技(FinTech)競爭力在亞洲已開發國家中,落後新加坡、香港、日本和南韓,居亞洲四小龍之末。Ceresus認為台灣現階段應加速金融科技人才培育,強化民間創新動能和市場成熟等優勢,否則連原本的優勢都將消失。

亞洲金融科技競爭力指數報告指出,台灣金融科技(FinTech)競爭力在亞洲已開發國家中,落後新加坡、香港、日本和南韓,新興經濟體中排名第一的馬來西亞則緊追在後。
Ceresus

優勢:FinTech創新能量豐沛、市場滲透率高

該份報告分析政治環境、外資潛力、財務吸引力、人才、監管機制進展、顧客與市場環境、創新生態系,以及商業環境等八大與FinTech相關的發展面向,綜合評估亞洲十國的FinTech競爭力。其中,台灣在已開發經濟體中敬陪末座,新興經濟體中排名第一的馬來西亞則緊追在後。

與亞洲FinTech領導者新加坡相比,台灣在「創新生態系」和「顧客與市場環境」僅些微落後,也就是民間FinTech創新能量豐沛,且市場對FinTech服務的接受度也高。

不過,台灣在「人才」面向則遠遠落後新加坡。 Ceresus共同創辦人林子喬指出,台灣FinTech人才在英語能力、國際人才流動性較落後,且雖然有出色的程式能力、但缺乏財務、資料分析與金融相關訓練,三種原因導致台灣人才分數較低。雪上加霜的是,台灣還面臨人才外流嚴重的問題。

台灣已成為人才輸出國,對創新生態系的發展造成嚴重威脅 。」林子喬說,「東協內部跨境人才流動性高,整合性市場也有利於跨國企業插旗和擴大發展,台灣僅剩的國際性人才很可能持續外流。」

Ceresus共同創辦人林子喬指出,台灣要發展FinTech,「人才培育」是最關鍵的解方。
Ceresus

弱勢:政府態度和監管相對保守

除了人才,報告指出,台灣政府在「監管機制進展」和「財務吸引力」兩面向相對保守,得分甚至落後泰國。其中,財務吸引力指的是政府對FinTech的資金支持,例如是否提供稅務優惠、對研發和創新是否有補助等。

報告指出,台灣政府在「監管機制進展」和「財務吸引力」兩面向相對保守,得分甚至落後泰國。不過在「創新生態系」和「顧客與市場環境」僅些微落後新加坡。
Ceresus

在監管方面,林子喬說明,台灣監理沙盒草案才剛通過初審,但泰國政府除了已成立監理沙盒機制,很快地也將通過FinTech專法,另外,泰國政府也積極推動國際合作(如簽署MOU),目前也已和新加坡與日本達成跨境轉帳協議。

此外,泰國和新加坡政府也積極提倡開放API倡議,林子喬表示,新加坡今年推出超過40個開放API,而台灣直到今年才有凱基銀行推出開放API、和App業者合作,在速度上還是稍微落後。「雖然開放API是看業者要不要做,但政府起頭會很有幫助。」林子喬認為,推出越多開放API,就越能鼓勵民間業者使用這些資料,提供更好的服務。

Ceresus建議政府,對內應加快落實監理沙盒機制,對外則是增加與他國合作,增強在區域性市場中之連結。

人才培育是台灣FinTech發展重點

不過若台灣想促進金融科技發展,林子喬指出,改善監管或許不是最迫切的,而是加速人才培育,因為人才能讓台灣鞏固現有優勢。

針對人才培育之具體作法,林子喬提出三點建議。首先,針對既有國際性人才提升其管理跨國企業之能力。再者,提升台灣FinTech人才,提升會計、財金與資料分析之大學教育課程數量與素質,與產業接軌。第三,政策鼓勵引入高級技術性人才,針對外籍人才提供稅賦、簽證、福利等優惠,也教育民間企業如何發揮外籍技術性人才之優勢,創造國際化工作環境。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