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休息反而能夠提升生產力?勞資雙方都應該知道的四大休息準則

2018.01.18 by
數位書選
用心休息反而能夠提升生產力?勞資雙方都應該知道的四大休息準則
ShutterStock
《勞動基準法》修正案三讀通過,引起的爭議不斷,勞方有可能比以往更過勞、更無法好好放假。資方需要注意的是,這樣也許能夠帶來短期效益,卻可能會蒙受更巨大的長期損失。讓員工好好休息,也許才是提升生產力的重要關鍵。

本文摘自:《用心休息》,大塊文化出版

我們往往認為,恢復精神與體力的最佳辦法是放個長假,因為我們原本滿滿的元氣與腦力已被工作耗盡,所以可利用遠離工作與辦公室的這段時間,重新充電。照此理論,休假時間愈長愈好。

這也是何以我們多半捨得花錢與時間去度個長假。但是我們捨不得度假也是同樣一個理由:很多人一想到離開工作或辦公室兩、三週,就覺得匪夷所思。加上回來可能要面對堆積如山的工作,以及快爆掉的電子郵件信箱,寧願一動不如一靜。這個問題似乎愈來愈嚴重:根據美國旅遊協會調查,2000年,勞工平均請假21天度假,但是該數字在2013年已降為16天。

shutterstock

不過,不度假也是員工一大損失。美國員工每年因此損失近524億美元(約台幣1.57兆)應得的福利,而其長期的健康福利也受到損害。佛雷明罕心臟研究(Framingham Heart Study)發現,20年追蹤研究下來,不常度假的女性罹患心臟病的風險高於定期度假者。另外一個九年期的研究,以1.2萬名男性冠狀動脈心臟病高風險群為受訪對象,結果發現每年度假的人心臟病發的機率及整體死亡率,都低於不去度假的人士。2015年的研究發現,定期休息度假的勞工,71%表示滿意目前的工作,而犧牲度假的員工中,僅17%滿意現有工作。

員工犧牲度假或沒休完年假,也讓公司蒙受損失。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2015年的研究顯示,未休完的假折算現金後,會讓公司的財務報表增加2,240億美元的支出。更嚴重的是,員工更容易「燃燒殆盡」(burnout),這類對工作倦怠的員工會與工作產生疏離感,降低對同仁與顧客的同理心,覺得自己的工作對自身或世界沒有價值,導致婚姻與家庭關係出問題,憂鬱症纏身,健康亮紅燈,甚至自殺率也偏高。

OpenClipart-Vectors via Pixabay;編輯‧製圖 / 陳婉玲
Pixabay

有一些專業需要具備情緒穩定、精準判斷力、能忍受高壓等條件,這些職業產生的過勞現象與身心耗弱造成的影響,已有廣泛的研究。結果發現,過勞的執法人員容易發脾氣,碰上難題立即出現挑釁或攻擊性質的反應,也容易出錯。一項研究顯示,員警死於工作相關的壓力,比例高於值勤時殉職。明尼蘇達州梅約診所(Mayo Clinic)的醫師泰特.夏納費爾特(Tait Shanafelt)研究美國醫師過勞的程度,以及對醫師的影響。結果這份在2008至2010年所做的調查發現,40%的外科醫師覺得自己過勞,30%覺得沮喪與憂鬱,而覺得過勞的受訪者,在前三個月「出現重大醫療疏失」的機率也較高。

上述研究悉數顯示,就算工作過度與延遲休假可帶來短期效益,但短期效益不敵出錯、產能下降、員工離職率偏高、職涯生命短暫等造成的長期損失。

什麼樣的休息方式最有效?

由於耗弱與過勞的代價不菲,因此有必要研究一下,什麼樣的暫停與休息可以提供身心最大化的復原效果。過去20年來,德國社會學家莎賓娜.索能塔格(Sabine Sonnentag)一直鑽研這個問題。她認為,情緒能量對員工的重要性,一如體力對運動員的重要性。研究重點是哪些機會可以替身體及情緒重新充電,以及這些機會如何影響員工的健康、對工作的滿意度、產能及韌性。她和同仁研究了醫務輔助人員、文書職員、軟體工程師、公務員、工廠作業員、顧問、老師、自雇者。她使用多種量表,測量休假以及從工作中抽離出來,對工作表現有何影響,包括週末休息對週間體力的影響;度假對於幾個月後的心情與工作滿意度有何影響;充分休息後,體力和專注力在上午與下午有何差異。

數十年下來,索能塔格的研究結果非常一致,不會因為產業別而有所差異。她發現,員工若把握機會讓心思抽離工作,或將精力與體力用在工作以外的地方,不僅能提高產能,與同事互動更佳,更能專注應付工作上的挑戰。

索能塔格與同事認為,四個條件會影響休息品質與復原程度:放鬆、掌控力、熟練的經驗、將心思抽離工作。 想像這四個條件猶如維生素,休息若具備這四個條件,相當於吃了營養均衡的三餐;否則就只是吃進一堆卡路里,光有熱量,營養素少之又少。

放鬆是四個條件中最直接也最容易瞭解的部分:特徵是所做的事與從事的活動讓人心情愉快,要求也不高,或是根據索能塔格與同仁夏洛特.費里茲(Charlotte Fritz)的定義,「進入低活性、正向情感上升的狀態。」根據這個定義,放鬆不見得百分之百被動:只要心情有別於工作,或是不要求自己自覺地付出努力。

relax
Shutterstock

掌控力與熟練的經驗則顯得有趣些。在復原的脈絡下,掌控力意味著有權力決定自己如何安排時間、體力和注意力。有些人無權掌控工作時發生的狀況,時間表也充斥家務與家庭責任;對這些人而言,掌控自己的時間形同解放,極具復原效果。索能塔格有個研究以德國醫院與精神病院的醫護人員為研究對象,她發現,員工有權掌控自己的時間與注意力,比較不需要在一天的尾聲充電。反之,無權掌控自己時間的人,壓力更大,工時更長,較無法自主每天的作息或工作優先順序,也更需要休養生息。

熟練的經驗指的是讓人全心投入、精通擅長且又有趣的活動。這些活動與工作往往充滿挑戰,但是引人入勝,教人廢寢忘食,若做得不錯,會覺得獲益匪淺。

心理抽離(psychological detachment)對休養生息的重要性,是以色列社會學家達麗亞.艾茲恩(Dalia Etzion)、多夫.伊登(Dov Eden)、葉艾爾.拉皮多特(Yael Lapidot)率先在1998年提出。他們三人研究了以色列員工在完成每年義務役前後的工作表現。在以色列,除非特殊狀況,否則所有成人男女都得服兵役,役期結束後轉入後備役,每年都得回部隊報到,服幾週的後備役。拉皮多特訪問這些服完後備役、重返工作崗位的人士,希望知道他們對工作的投入程度,以及工作時的幹勁與體力。結果這些受訪者表示,工作壓力與疲累感相較於後備役之前大幅下降。這些結果類似結束度假、重返工作崗位的員工反應。

這個結果似乎不符合我們的直覺,但是其他國家的研究員也發現相同的現象。以美國空軍為對象的調查發現,派駐海外的空軍士兵表示,儘管海外服役壓力大,但是短期海外服役提供稍作休息的機會,因為可以遠離美國基地的固定作息與生活。在2011年,一項調查研究了加拿大陸軍後備部隊,結果發現服役有助於休養生息。儘管服役會對身心造成壓力與挑戰,後備役讓人暫時抽離民間工作的壓力,獲得休息。

艾茲恩接著研究商務旅客。她訪問了在高科技公司上班的員工,詢問他們出差前後與期間的工作狀況,結果發現出差後,他們的工作壓力及疲累感大幅下降。這個現象在女性員工身上更為明顯,因為對她們而言,出差意味著暫時遠離家務與育兒。後來相關的研究發現,就連靠旅行維生的人同樣出現抽離幫助復原的功效。索能塔格與伊娃.納特(Eva Natter)以德國空服員為研究對象,她們同樣發現,相較於勤務結束回到家,下榻在旅館更能讓他們放鬆、消除身心疲憊。澳洲麥凱瑞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的心理學家班.瑟爾(Ben Searle)發現,民航客機機師若下榻在遠離機場的飯店,抽離工作的程度會提高。

抽離時,需要遠離與工作相關的插曲或干擾。把呼叫器留在抽屜裡或是遠離手機,能幫助自己放鬆或專心從事自由活動。這也是何以員工在非工作時間還隨身攜帶手機或其他通訊設備,或是在度假時一直和辦公室保持聯繫,其面臨的壓力高於其他人。研究隨傳員工的腎上腺皮質固醇(cortisol)的分泌量,發現他們上班或待命時,壓力與警覺性的差異微乎其微。同理,下了班還擔心著工作,復原的程度低於懂得放下的員工。操勞了好一陣子沒休息,比較不容易從工作中抽離,而心力交瘁、體力不繼,思緒的反應也會變慢。

Shuttertock

艾茲恩、伊登、拉皮多特三人合作研究以色列後備軍人,發現他們結束幾週的後備役返回工作崗位後,心情大好,但他們也注意到另一個現象:過了一個月,效果消失,受訪者又回到服後備役之前的狀態(一樣開心或一樣痛苦)。其他心理學家之後也發現,就連放鬆去度假也有類似的遞減效果:度假的效益無法維持太久。他們評量員工度假前後的心情、體力、投入工作的狀況與開心程度。過了數週或數月,心理學家發現,度假為心情加分的效果大概只能維持三至四週。之後,員工快樂的心情以及對工作的滿意度就會恢復到度假前的水準。一篇文章一語點破:「快樂來得快,去得也快。」

這又衍生出另一個問題:度假期間何時會達到最開心的程度?心理學家訪問受試者,想知道他們度假時的心情,結果發現度假的前幾天,受試者的開心指數快速攀升,在第八天達到巔峰,接著不是持平,就是緩慢下降。我們往往把一年一次的長假視為消除工作壓力的最佳方式,然而儘管長假有其好處,但長假不見得會讓人更開心。

這些結果進一步驗證了一個觀念:心智能量(mental energy)會隨時間重新充電,並不是靠一些外在的活動。 研究也發現,我們應該重新評估暫停(休息)的角色與度假的節奏,規律而果斷地抽離工作,晚上與週末斷然地切斷和辦公室的聯繫,從事放鬆、全神貫注、挑戰體力的活動,換言之從事積極的休息(active rest)。與其將度假視為年度大事,必須完全與工作脫節,其實可以每隔幾個月就規畫一次短天期、但更頻繁的假期,反而更能達到復原與休養生息之效。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