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也可擁抱二次創作!空中英語其實可以這樣做

2018.01.25 by
車庫一姊
車庫一姊 查看更多文章

在網路產業工作經歷超過十年,著有一書《遊戲解密:我在電玩公司上班》,粉絲頁車庫一姊多為遊戲業內人士關注。十年前畢業於泰國Sasin研究所MBA之後,對東南亞市場有長期的研究和熱忱,另開有寫作專案<東協解密>。目前擔任廣告公司網紅/實況主發案業務副總、泰國分公司的區域經理以及電競公司顧問。

呱吉Youtube影片截圖
網紅呱吉收到存證信函,其工作室影片被「空中英語教室」的財團法人台北市基督教救世傳播協會控告內容侵權,引起網友討論到底是呱吉本人定義的Parody(諧擬),還是空中英語教室眼中的惡搞侵權?

網紅呱吉收到存證信函,其工作室影片被「空中英語教室」的財團法人台北市基督教救世傳播協會控告內容侵權,引起網友討論到底是呱吉本人定義的Parody(諧擬),還是空中英語教室眼中的惡搞侵權?

什麼是Parody?

根據維基百科,Parody戲仿,又稱諧仿或諧擬,是在自己的作品對其他作品進行借用,以達到調侃、嘲諷、遊戲甚至致敬的目的。屬二次創作的一種。

網路平台的發達網紅興起,迎來個人「自媒體」時代,每個人都能在網路發表自己的創作,而「改作」的內容不斷產出,其中嬉鬧與嘲諷風格,廣受網友歡迎。

其實並不是網紅興起後才有Parody,所有的傳統娛樂媒體早早就有,這些通通都是商業化。電視來說有名人模仿秀與各種情境秀等,以電影來說,驚聲尖笑(Scary Movie)系列是Parody的代表作,以音樂來說,美國的「怪人奧爾」揚科維奇(”Weird Al” Yankovic)以惡搞其他歌曲為創作基礎,身為一個Parodist,他還被葛萊美獎提名十一次,得獎四次,並且有多張唱片達到白金等級。

二次創作在後現代的網路社會中更是顯學,網路創作者中,除了知識型與獨立音樂創作以外,娛樂影片類型中Parody處處存在,台灣的「這群人」以超瞎翻唱爆紅,也屬二次創作的Parody。

二次創作的界線在哪?網路創作者的文字獄?

去年谷阿莫和電影公司的著作權糾紛,網友開始討論「合理使用」的範疇,法官如何在不同個案中,依照著作權法第六十五條第二項的原則,判定在他的二次創作中是合理使用,還是侵權?

而呱吉的個案,則被看作是「嚴重侵害減損本協會之商標權(指空中英語教室)及信譽甚鉅」,踩線的範圍是在商標法第69條和70條。

Parody的本質,是要讓閱聽者清楚明白到底戲仿、諧擬了什麼,因此改商標、改產品包裝、改畫面對白與改歌詞等都屬常見,甚至利用難登大雅之堂的諧音達到趣味效果。

而且Parody並不都是表面的搞笑,將原作品解構,把重要的元素拿出來重組,可以再現公眾議題、文化、價值觀,藉由搞笑的外皮引起網路分享效應,讓更多人藉由接觸,做進一步思考和討論,是二次創作中很重要的表現方法。

網路上氾濫的Parody有沒有損害信譽很抽象。法官用的幾個原則,不外乎是否盈利、是否惡意攻擊、對原商標是否造成實質損失等,一方面要讓商標法站得住腳,保護商標權利不被濫用,一方面又不能以判例完全扼殺二次創作及言論自由,造成網路創作者的文字獄,這是很兩難的判決。

扯上宗教基本教義?別搞意識形態!

商標法的立意在保護商標擁有者的實際利益,如果被戲仿的商標,因為二次創作導致公眾對此商標產生負面觀感,導致市場開發失利甚至銷量下滑,那法官應在商標者這一邊。以我個人的觀點來看,該影片的受眾多屬XYZ世代上班族,「空中英語教室」品牌是我們青春的一部分,形象正面不可侵犯(猶記得高中英文老師驕傲地宣布,隔壁班同學獲選參加空中英語的夜間廣播,得以和Ross老師對談,同學們欣羨不已)。

「空中英語教室」的招牌會不會因影片被染黃,甚至變得可笑,我個人認為影響極小。當然我個人觀點是一回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但網路上許多網友批評:基督教就是這樣食古不化、踩到基本教義等,那就是邏輯謬誤,這個謬誤就像是有人說,「他從小沒有爸爸,所以個性孤僻。」這種推論一樣,兩者因果「不相干」沒有道理。

我們從很多社會事件學到,許多打著宗教名號的偏差行為,不代表那個宗教,而一個宗教團體的想法,也不代表就是那個宗教的基本教義。這些「以偏概全」的說法就是在搞意識形態,根本無關商標權。法律上要看的是商標權是否真的被侵害而不是討論擁有者動機。

也可以擁抱Parody

美國總統川普曾砲轟知名娛樂節目「週六夜現場」的模仿秀對他不公平,但他也曾親自參加過Donald Trump Interviews Himself In the Mirror跟模仿者來個鏡中對談,這場搞笑讓他在選前廣獲好評。同樣的黎智英也曾和他的模仿者邰智源同台演出,展現出對於二次創作的雅量。

最近上映的最新一集星際大戰,播映後官方授權給「週六夜現場」做反派角色凱羅忍的搞笑二次創作“under cover boss”獲得四千萬次以上的觀看(提醒:還沒看過星際大戰的人先不要去看),我認為是另外一種觀影後樂趣。

網紅這個市場上,有些品牌主還發案給網紅,要求想個梗來惡搞一下品牌,以便提高討論度,當然界線都是模糊的,需要事前溝通。

對此,我覺得要是空英能拍個影片說:「我們教的都是好英文,千萬不要跟外面假的傳教士學英文,你們說對不對?」基本沒有什麼商譽損失,還會得到一片好評,也就是說,品牌主在發現被Parody的時,除了打官司,可以拿出「創意」移除可能的負面危機,如在官方粉絲專頁做出一些詼諧回應,讓品牌更受認同,也是一種解決方案。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