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用信仰堆砌2500億美元市值的神話
專題故事

2017年12月,比特幣衝破2萬美元、寫下2,500億美元市值的紀錄。誕生於金融危機、背負著去中心理想、經歷大漲大跌的比特幣,如何走到今天?

1 那段守幣人走過的血淚史

Shutter Stock
比特幣的大漲大跌,看在傳統經濟學家眼裡,宛如十七世紀荷蘭「鬱金香狂熱」重演;在投機人眼中則是高報酬的投資工具;但有一群人對看待比特幣的眼光從來沒有變過,他們是「守幣人(Hodler)」。

守幣人(Hodler)宣言:
規則1:真正的Hodler不賣他們的幣;
規則2:真正的Hodler在低點買進;
規則3:真正的Hodler會在市場充滿恐懼、不確定和懷疑時,仍保持堅定......

守幣人的信仰

比特幣,可以讓人一夕致富、也可能讓人瞬間身家歸零。2017年,比特幣瘋漲20倍、最高行情一度來到19,000美元,價格卻在今年1月急轉直下,不只連續下探、還跌破一萬美元,儘管隨後反彈,價格卻一直在11,000美元左右盤旋,僅為最高行情的一半。

在市場愁雲慘霧之際,「幣圈」(指以投資加密貨幣獲利的人群)社團中流傳了一份守幣人宣言,內容是告訴大家如何當一名真正的「守幣人(Hodler)」——無論市場如何腥風血雨,都堅定持有。

Hodl一詞,意思和發音就和Hold一樣,代表持有的意思。最早出現在2013年的比特幣論壇上一篇名為「I AM HODLING」的文章。該文作者因為喝醉酒,連續在兩篇文章中把「holding」打成「hodling」,用強烈字句表達儘管比特幣大跌,但自己不參與短線交易、堅持長線投資比特幣的觀點,而hodl一詞後來也衍伸出「Hold On for Dear Life(為親愛的生活堅持下去)」的意思。

不過年初這波血洗,看在早期投資人眼裡或許不太陌生,因為比特幣從2009年誕生至今,已經經歷過無數次大起大落,反覆地死亡又重生。99Bitcoins網站整理了「比特幣訃告」,顯示比特幣至少被宣布死亡236次了。

比特幣大起大落歷史

如果大家還記得,這個由三萬行程式碼構成的加密貨幣是由一位(或一群)化名中本聰的人發表,這篇名為「比特幣P2P電子現金」的神秘論文,沒有發表在任何學術期刊上,主要內容是如何運用分散式運算打造去中心化金融網路,也是從這天起,區塊鏈概念首度問世。

當時正逢2008年金融海嘯,各國央行為了度過衝擊,只得拼命印鈔票,造成全球資金氾濫、美元下跌,也因此有不少投資客紛紛把美元、歐元資產換成比特幣,出現第一波投資熱潮。而在那之後,具備匿名性、缺乏政府機關監管的比特幣也開始成為犯罪集團用來販毒、洗錢、甚至是恐怖份子融資的工具,造就另一波成長。

而這段期間,自然也不能忽略中國這個重要推手。根據data.bitcoinity統計,自2013年起,中國就超越美國,成為比特幣交易最熱門的國家,最高峰時,甚至占整個比特幣市場95%的交易量。

BBC》報導分析比特幣在中國引起狂熱的原因,包含中國股票市場不透明、房地產市場景氣不如過去、中國人境外投資受到限制,因此,可以在全球自由流動和使用的比特幣,便受到中國投資者的追捧。另一方面,中國由於電費低廉、挖礦市場活躍,全球近半的挖礦行為都發生在中國,而這些獲得比特幣的礦工,會出售比特幣、購買更多挖礦設備;礦工和買賣比特幣的人群,在中國自成一個生態系。

而探究比特幣過去幾次暴跌原因,不外乎受交易所安全性和政府政策影響。2013年,比特幣黑市交易網站「絲路(Silk Road)」關閉;2014年,Mt.Gox、Bitstamp和BTC-e三大交易所,宣稱遭DDoS攻擊,接著占當時80%市場交易量的Mt.Gox宣布倒閉;在那之後,比特幣進入三年的平穩期,直到去年底暴漲到近兩萬美元。當時《CNBC》報導分析,全球政治局勢緊張,讓市場投資人轉而迎向黃金和虛擬貨幣避險;此外,以加密貨幣籌資的「首次代幣眾籌(ICO)」熱潮也拉抬比特幣價格。

同時,去年開始有部分政府監管單位對比特幣的態度也轉為正面,例如日本和澳洲,皆將比特幣視為合法貨幣。

很快地,不論矽谷的科技大亨,還是華爾街的金融巨擘,都不敢忽視這個熱錢瘋狂湧入的市場。如矽谷資深投資人彼得·泰爾(Peter Thiel)旗下的Founders Fund創投基金,已大手筆購入價值千萬美元的比特幣;還有摩根士丹利估計,2017年,對沖基金已向加密貨幣投注20億美元,也讓大型機構投資者考慮進場。另外在去年,全球首個比特幣期貨合約也已經由芝加哥期權交易所(CBOE)推出,緊接著是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傳紐約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也預計在2018年推出比特幣期貨。

只不過相隔不到兩個月,比特幣價格在1月中腰斬近半。主要原因包含中國政府不斷收緊管制,繼禁止ICO和加密貨幣交易後,又以擔心涉及洗錢、電力消耗過高為由,下令關閉中國境內礦場。而作為加密貨幣主要玩家的南韓,同樣加大對加密貨幣的監管力道,考慮交易實名制、關閉南韓虛擬貨幣交易所和違法交易平台等。

比特幣,基於信仰的金融資產

這樣的大漲大跌,看在傳統經濟學家眼裡,宛如十七世紀荷蘭「鬱金香狂熱」重演;在投機人眼中,比特幣則成了高報酬的投資工具;但有一群人對看待比特幣的眼光從來沒有變過。去年12月《金融時報》一篇報導這麼寫道:「比特幣是民粹主義時代一種基於信仰的金融資產。」而這樣的信仰,來自對傳統金融機構、銀行、金融專家等威權的不信任,以及比特幣終將成為下一代金融網路的理想。

是信仰讓比特幣幾度打破金融大佬預言,用驚人的速度飆漲,並且走入我們的生活;只不過,信仰會不會也有被摧毀的一天?而比特幣價格是否也會跟著同步歸零,成為金融投機史上的另一個篇章?

2 加密貨幣連續創業者宋倬榮,從礦機改戰交易所

蔡仁譯攝
在2013年投入比特幣挖礦、成立礦機公司的宋倬榮,現在正準備挑戰加密貨幣交易市場。

對比特幣過去四年暴漲暴跌感觸最深的,宋倬榮是其中一人。

看好加密貨幣發展前景,宋倬榮在2013年就投入比特幣挖礦,也因為享受到當年的比特幣爆發期而決定投入當礦工,成立礦機公司AlcheMiner。然而,最終他卻也因進入市場的時間點不對,不得不黯淡離場。但他沒有就這樣離開比特幣世界,收起礦機事業後的他,現在正準備挑戰加密貨幣交易市場。

走過那段月賺百萬的挖礦黃金時期

宋倬榮曾在瑞昱半導體擔任過IC設計工程師,後來加入世芯電子,於2013年擔任產品經理期間協助開發比特幣挖礦晶片,才首次認識比特幣。當時在協助客戶完成礦機後,宋倬榮也得到了一台,就這麼開啟礦工人生。他回憶,當時一天約可挖到一枚比特幣,而且幸運的是,在他開始挖礦後,比特幣一路從兩百美元左右漲到一千美元,「最好的時期一個月可賺到一百萬台幣。」他回想。

嘗到挖礦的豐厚利潤,宋倬榮決定自己跳下來做礦機晶片,並鎖定當時市場尚未出現的萊特幣專屬礦機。但首先面臨的問題便是傳統投資人不了解加密貨幣的價值在哪,最終花了兩個月仍籌不到錢。直到一名歐洲客戶將礦機生產業務外包給他們,才讓他們的產品得以量產,但這一拖,也錯過了最好的市場機會。

宋倬榮無奈表示,很多競爭對手因此超前,比他們更早推出產品,而等他們推出礦機時,萊特幣價格已經跌了十倍、利潤只剩1/50,「如果礦機早兩三個月出來,可能當時就退休了。」現在回想起來,他還是忍不住覺得可惜。

而後來因為加密貨幣市場陷入低潮,宋倬榮只好收掉公司,拿著礦機公司賺回的利潤投入「搬磚(搬磚指的是,不同交易所存在價差,在價格較低的A交易所買入、在價格較高的B交易所賣出,中間就有套利空間)」。

不過他也不甘於這樣的日子,當2016年全球前幾大交易所Bitfinex傳出遭駭客盜取近12萬枚比特幣,比特幣價格因此應聲大跌後,宋倬榮大膽出手買入大量比特幣,這除了是基於他對加密貨幣的信心,也是因為他認為這起事件的起因是交易所管理漏洞、而非比特幣的機制。而這也成為宋倬榮以「非中心化交易所」做為二次創業主題的契機。

宋倬榮於2016年12月成立塞席爾商共識科技(Consensus Innovation),提供區塊鏈、虛擬貨幣、智能合約等技術諮詢,曾協助度度客社會企業將區塊鏈技術導入公益群眾募資平台,最新計畫是將推出台灣首個「混合式去中心化交易所」。
蔡仁譯攝

台灣第一間混合式去中心化交易所:JOYSO

目前加密貨幣的買賣交易,仍以中心化交易所為主,包含台灣Maicoin旗下的MAX數位資產交易所、幣託旗下的BitoPro。宋倬榮表示,為了避免交易出現「前後手」問題,也就是可能買方付錢、但賣方不出貨,傳統做法是透過公正第三方,確認買賣雙方的錢跟貨無誤後,再交給雙方,確保交易順利完成。

在加密貨幣世界中,中心化交易所就扮演該角色,好處在於可快速搓合並完成結算,交易效率高。不過,用戶的私鑰必須交由交易所統一保管,也就是交易所擁有錢包的存取權,風險在於,一旦交易所管理出現漏洞、被駭客入侵、惡性倒閉,用戶的錢可能一夕歸零。另一方面,不少人也質疑,加密貨幣的核心理念是去中心化,使用中心化交易所管理,似乎喪失了原本的精神。

而宋倬榮提出的混合式去中心化交易所「JOYSO」就是以這個缺口作為切入點。宋倬榮表示,目前全球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只有五間,而JOYSO將會是台灣第一間,預計5月上線。

他表示,JOYSO不管理用戶錢包,而是利用智能合約確保買賣交易完成。簡單來說,用戶把交易內容打進智能合約後,由平台保管,待另一方同意條件後,錢就會完成移轉,等於是把過去中心化平台認證結算的工作,交給智能合約自動運作。而JOYSO將從中收取交易手續費。

此外,JOYSO和另一間去中心化交易所EtherDelta相同,只要符合erc-20格式的代幣,都能在JOYSO上掛單交易,他表示,這是中心化交易所難以做到的,也是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一大特色。

而之所以說是「混合式」去中心化交易所,原因在於JOYSO不像EtherDelta一樣是完全去中心化,後者並不協助搓合,而是類似網路拍賣平台,僅會列出買賣方報價,再由雙方自行下單,只有等到礦工確認後,才算完成交易。這樣的問題在於,若同時有多名用戶想下同一筆單,還要等礦工確認完,才有辦法知道自己的交易是否成功,交易效率很低。

JOYSO結合中心化交易所的搓合機制,以及去中心化交易所安全特性,打造出混合式去中心化交易所。
截圖自JOYSO官網

「以交易的觀念來講,搓合是有效率的,但以保管幣來講,去中心化、不保管客戶私鑰是比較好的。」宋倬榮說。因此,JOYSO加入搓合機制,且在用戶下單後,他們會先將這筆交易記在JOYSO的伺服器,待用戶確認後再將交易打包、送到區塊鏈上請礦工確認。因此,在JOYSO平台的交易可即時完成,且後續也不用擔心交易失敗,因為有智慧合約的擔保,交易100%會被寫入區塊鏈。

曾在傳統籌資市場吃了悶虧的宋倬榮,這次則改用ICO(首次代幣眾籌)募集資金,希望讓全世界的人都能參與他的創業,預計將於2月1日預售(pre-sales)、3月1日正式ICO。「我相信虛擬貨幣世界,而ICO就是符合虛擬貨幣的遊戲規則。」他說。

比特幣信仰QA:如何看待比特幣暴漲暴跌?

我對加密貨幣還是有信心,因為我覺得他是有用的,為什麼網路犯罪大家要用數位貨幣?很多人認為數位貨幣被拿來當作洗錢工具?換個角度想,就是他方便有用。
毫無疑問,比特幣現在是炒作,炒作是因為現在真正用的人很少、容易被炒作,但當普及後、或新的機制出現後,理論上價格會趨於穩定。也因為比特幣有價值,帶動其他幣跟著有價值,讓更多人跟著進來這個產業,但比特幣絕對不是最終極。泡泡破了又怎樣?數位貨幣時代可能就此到來。

3 高中接觸密碼學、大學開始挖礦,北大碩二生:信仰讓我不解套

吳晴中攝
在幣圈,年紀已經不是衡量一個人資歷的標準。目前就讀於北京大學軟件與微電子學院碩二的陳伯韋,接觸加密貨幣投資超過三年,現在他也是台灣最大比特幣Facebook中文社團的管理員。

在幣圈,年紀已經不是衡量一個人資歷的標準。目前就讀於北京大學軟件與微電子學院碩二的陳伯韋,接觸加密貨幣投資超過三年,現在他也是台灣最大比特幣Facebook中文社團的管理員。

誤打誤撞,高中接觸密碼學、大學開始研究比特幣

陳伯韋是在銘傳大學資工系就讀大三的那年第一次接觸比特幣,當時,他想利用網路廣告資源賺點零用錢,發現一種專門整理各種廣告看板的網站,只要協助點擊就能得到報酬,當時用來支付的「貨幣」就是比特幣。

這件事勾起了他的好奇心,用做學術研究的精神,陳伯韋花了一個月的時間看遍和比特幣相關的資料,也在部落格整理相關文章、開始參加比特幣社群的線下聚會,陸陸續續花了至少半年才慢慢搞懂。也剛好在那時,他參與的研究計畫剛好要寫提案報告,主題就是比特幣。「那時開始每天看密碼學、貨幣銀行學,」陳伯韋形容,當時簡直「看到要吐血」,但後來這項研究計畫也獲得研究補助,主題是如何提升比特幣錢包安全性。

但陳伯韋和比特幣的淵源其實還可以追溯到更早。擅長數學的他,在就讀台北市立育成高中時就曾選修「密碼幾何」。雖然當時老師在課堂上從未提到比特幣,而是從古典密碼學開始說起,提到電報、摩斯電碼、二戰以及電腦起源等,但也因此他對密碼學有了初步概念。後來當他真正接觸到比特幣後,資工、密碼學這兩個領域才一下子被兜了起來。

吳晴中攝

無論買幣、挖礦,重點都在於要願意投入研究

而要說在學術研究之外實際進入比特幣的事業,陳伯韋就和很多人一樣,也是從挖礦開始。當時他和同學集資近兩萬元,買了兩台礦機開始挖萊特幣。大約一年之後,他們選擇在萊特幣價值約3美元的時候出清;後來他的同學將這筆報酬拿去畢業旅行,陳伯韋則是把萊特幣換成其他加密貨幣,繼續留在幣圈。陳伯韋認為自己會這麼做的原因在於,他投入了相當多時間做研究,因而對其安全性和創新性有信心。

他舉例,像他挖礦,會自己算電費、找資料、理解運作原理,慢慢了解這個領域,「要花時間研究,才有辦法自己掌握。」他說。現在如果要投資加密貨幣,他會看幣的發展性,把重點放在社群是否有技術,以及是否有心在維護和更新。「就像一間公司一樣,要有創新才有發展前景。」他說。

當然,作為比特幣早期投資人,暴漲暴跌帶來的酸甜苦辣他也沒少體驗過。

他記得有次看到持有的比特幣漲到新台幣三萬元,覺得很開心,但就在他從桃園騎車回台北的短短半小時內,已經跌到只剩下一萬五,讓他體會到幣市的無情。不過無論漲跌,他就是不想換回法幣。他認為,短期不缺錢、放著或許有更大的機會,為什麼要急著把樂透收回?「信仰讓我不解套。」他笑說。

想做一套比特幣監督系統

除了投資、挖礦,回到陳伯韋的本業——學生,他的論文題目也和比特幣有關,內容是如何做一套比特幣監督系統,解決政府無法監督金流、導致加密貨幣難以落地的情形。

他舉例,現在加密貨幣交易像是不用開發票的雜貨店、錢飛來飛去,而他這套系統就像是收銀機,雖然消費者是匿名消費,但會開發票,當消費發生爭議時,消費者可追溯單筆交易的流向,對政府而言,則是可以用這套系統追蹤商家金流。未來,陳伯韋想繼續朝學術發展,研究密碼學和加密貨幣還能解決什麼問題。

比特幣信仰QA:比特幣的價值在哪?未來可能如何發展?

比特幣背後有強大的學術理論支持,很安全,也是最早能穩定運作到現在的加密貨幣。銀行可以凍結帳戶,但比特幣不能,這是它最大的優勢。
但比特幣並不完美,未必是用來小額支付最好的貨幣。瓶頸在於,比特幣可承受的每秒交易量不夠多,為了讓交易更快被確認,得付更高額的手續費插隊。我認為像1000萬元的大額交易、收100元手續費,這是可以接受的,因此比特幣可能走向跨國企業轉帳這類的大額交易,也或許更像黃金。一定會有更好的貨幣出現,但比特幣會找到自己適合的角色。

4 嘉年華狂歡後,比特幣的下個十年

ShutterStock
比特幣的暴漲就像一場資本主義的嘉年華,不過在狂歡後,比特幣留下什麼?

比特幣究竟是不是泡沫?橡樹資本董事長馬克斯(Howard Marks)認為「比特幣不是真的」;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曾說「我幾乎可以肯定的說,虛擬貨幣結局將以悲劇收場,只是並不清楚會何時發生」,看看各界金融大老的意見,便足以知道加密貨幣圈子以外,社會多數人的想法。

但若以「投資賺錢」以外的角度看比特幣,或許會有趣得多。

投機的本質是對烏托邦世界的嚮往

泡沫源自於投機心態,相信可以在短期內獲得龐大報酬,而這樣的投機狂熱,又經常發生在新技術出現時,因人們過分期待獲利成果而導致大筆資金流入。

但「投機」並非完全負面。《金融投機史》一書指出,投機不僅僅只是關於貪婪,本質是對烏托邦世界自由與平等的嚮往——這和比特幣的起源不謀而合,在金融危機中誕生,核心精神是「去中心化」,讓交易得以從銀行、信用卡公司、政府等中心化機構中解放,並同時具備安全性及匿名性。

雖然發展至今,比特幣已經離「日常交易貨幣」的目標越來越遠,且機制仍存在許多瑕疵,包含交易容量太小,無法在短時間內消化大筆交易量、交易時間過長、手續費節節攀升等。但不可否認,儘管比特幣不是完美的虛擬貨幣,卻帶來象徵自由、平等的區塊鏈技術,革命了人們儲存資產的方式。

加密貨幣的下個十年,從價值傳輸到代幣經濟

回到比特幣背後的區塊鏈機制,是一種去仲介化的價值傳輸網路,讓任何種類的數位資產(包含商品、身份、憑證、數位權利等),都能被追蹤和交易,解決價值交換和交易信任的問題。猶如電話和網路的發明讓「資訊」能點對點即時傳輸,區塊鏈則是解放「資產」。

比特幣是第一個區塊鏈應用,而現階段,則是有越來越多人聚焦在如何將區塊鏈應用在貨幣以外的領域。其中一點是利用區塊鏈「分散式帳本」的特性,讓資料儲存去中心化,例如,過去醫療紀錄掌握在各家醫院手裡,但區塊鏈能將醫病資料所有權交回患者手上,自行決定交由哪些機構使用。

另一個則是「智慧合約」。智慧合約是能夠自動執行合約條款的電腦程式。以Airbnb為例,未來若出租房屋的門鎖連網,租客可透過支付以太幣觸發智慧合約,獲得特定房屋的數位門鎖,也能在合約中制定好起租和退租期間。又例如,當某人還清所有的汽車貸款後,透過智慧合約可自動將汽車從財務公司名下,轉讓到個人名下。

此外,ICO(首次代幣眾籌)也是基於區塊鏈誕生的新商業模式。

由於目前仍在ICO發展初期,多數人購買ICO發行的「代幣(token)」,賭的是未來價格會漲幾倍、較偏向股票投資性質,而非看好代幣的實際效用。不過一旦ICO市場發展成熟,代幣可拿來換取某種資源或服務,屆時加密貨幣才會真正走入日常生活,帶來新的「代幣經濟」。

例如,台灣第一個ICO實例沃田咖啡發行的「咖啡幣」,可用來兌換咖啡豆和手沖咖啡豆教學。FundersToken創辦人暨執行長朱俊嘉舉例,鼎泰豐也能將「訂位資格」轉換為代幣出售。或許有天,每個人也都能把自己的資產或服務轉成代幣,和其他人交換。正如朱俊嘉說的,當每個資產都能獨特化、擁有自己的身份,或許我們就不再只能用錢購買商品,而是可以回到「以物易物、以價值交換價值」的時代。

就像嘉年華,比特幣源自混亂的時代,有去中心化的理想,但也總是伴隨著投機、泡沫的話題。用俄羅斯文學評論家巴赫汀(Mikhail Bakhtin)形容嘉年華的這段話來看比特幣:「和危機連結在一起,是自然循環、社會生活與人生的突破點。這是死亡與復活的時刻,也是改變與重建的時刻,世界觀帶著歡快之情。」在一陣喧囂後,或許才是去中心應用落地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