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北京Team能改變微軟,就等於改變全世界!」

2005.01.01 by
數位時代
「如果北京Team能改變微軟,就等於改變全世界!」
Q:身為微軟亞洲研究院院長,工作上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A:不斷激勵一群全世界最聰明的人,讓他們更有創造力,持之以恆地去挑戰更大的目標。全世...

Q:身為微軟亞洲研究院院長,工作上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A:不斷激勵一群全世界最聰明的人,讓他們更有創造力,持之以恆地去挑戰更大的目標。全世界做研究的人都有一種傾向,都希望跟最聰明的人一起工作,都希望能做到世界第一。已經有那麼多世界級的研究人員在這邊工作,我們怎麼樣能讓他們的精力,不斷用在最了不起的創新上?這是我最大的挑戰。
我常跟大家說,只有Passion(熱情)加上Focus(專注),你才能真正做出了不起的事兒來。聰明人也都有一種習性,投入時間下去,希望一會兒就會有成果出來,但這世界上有那麼多的聰明人,有成就的人卻不多,為什麼?因為不夠專注,沒有耐性。
我常舉許峰雄的例子。他在IBM做出「深藍」來,大家都覺得很了不起,但他做了多久?整整十二年!

Q:你怎麼規劃微軟亞洲研究院的工作目標?
A:我們要兩條腿走路。一條腿,我們要發展最尖端、最了不起的研究,另一條腿,我們要把最好的技術,轉移到微軟的產品去。
只有公司存在,我們才能繼續做研究,怎麼把研究成果轉化為產品,就是我管理的重點。比起學術界,我們的預算更多,但對於怎麼做出對微軟有用的技術,相對我們也會更在乎。
我們怎麼做?我們成立一個部門,專注來做「技術移轉」的工作,現在有二十多人,他們的工作就是扮演研究人員跟產品部門的橋樑,做加工跟溝通,把尖端的技術變成微軟產品的核心。說到底,能不能在乎技術變成產品,是「心態」(mentality)的問題,關鍵在於你願不願花更多的時間,去幫助產品部門,而衡量技術移轉部門的績效,就是看他們轉移了多少量跟質的技術,給產品部門。

Q:下一步,你們打算做什麼?
A:我們已把研究方向繼續擴充到五個,也繼續吸引全世界最聰明的人,包括中國本地最聰明的研究人員到這裡來。接下來我們要做一些「跨越邊界」(cross the border)的事情。
在一些研究領域上,我們已經有不錯的成績,像語音辨識、圖形技術,接下來我們要把一些不同領域的技術放在一起,應該會有更好的結果。許多創新都是從不同領域技術互相激盪中產生的,我們會花更多的時間在做「技術孵化」。我們希望在北京做的事情會改變整個微軟,而改變了微軟,也就幾乎是改變全世界了。一想到這點,我們就一直很興奮。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