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歲的Cisco 為全球企業留下哪些烙印?

2005.01.01 by
數位時代
二十歲的Cisco 為全球企業留下哪些烙印?
思科(Cisco)二十歲了——這家全世界最大的網通設備供應業者,也是矽谷網路年代最具代表性的象徵,在去年十二月慶祝了它的二十歲生日。一九八四...

思科(Cisco)二十歲了——這家全世界最大的網通設備供應業者,也是矽谷網路年代最具代表性的象徵,在去年十二月慶祝了它的二十歲生日。一九八四年,兩位史丹佛大學的工程師夫妻波薩克(Leonard Bosack)與萊娜(Sandra Lerner)靠著幾張信用卡的融資額度,創辦了自己的公司思科,把另一個同僚伊格(Bill Yeagger)撰寫的軟體原始碼,商業化為更具體的路由器(reuter)產品。接下來的故事,就是人人熟知的歷史了:這家公司成為矽谷史上營業額與市值增加最快的公司,九○年代在兩任執行長摩格瑞奇(John Morgridge)與錢伯斯(John Chambers)的領導下,展開將近十年的狂飆成長,二○○一年達到二百二十三億美元的營業額,股票市值高達五千五百億美元。
錢伯斯對思科最重要的貢獻,是成為公司的「網路傳道家」。在科技產業成林的矽谷,公司創辦人或執行長以探討科技發展遠景作訴求,往往是社會大眾最愛看的話題,而錢伯斯更把矽谷獨特的「科技改變人類」信仰,推展至全世界。一場又一場的演講邀約,讓他成為政商全球名流晚宴上的重要嘉賓,從美國總統柯林頓、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到奇異電器(GE)前執行長魏爾許,都當面向錢伯斯請益,討教運用網路改變組織或企業經營的訣竅。

**用購併壯大自己

**
讓世人意外不斷的,是思科以併購追求不斷高速成長的企業策略。從一九九三年以九千萬美元併購交換器公司Crescendo,到一九九九年創下七十億美元天價的Cerent收購案,在不到十年的時間裡,總共併購了四十家左右的網路通訊公司。二○○一年股市崩跌後,思科的併購力道開始緩慢下來,但在今年又開始逐步加溫。
九○年代後期,思科的地位就像八○年代初期的蘋果電腦一樣,同樣都成為矽谷特立獨行的文化象徵,將這個地區非常獨特的創新動力形象,傳播到全世界。與桀傲不遜的賈伯斯(Steve Jobs,蘋果執行長)或比爾蓋茲不同,將思科帶至另一個巔峰的錢伯斯並非公司的創辦人,而是一位專業經理人;思科也與微軟或蘋果不同,公司時時刻刻都把「客戶需求」掛在嘴邊,不像賈伯斯或蓋茲當年信仰的「我發明,你就用」的哲學,相較之下,態度謙和的錢伯斯,始終承認自己重視客戶的聲音。

**對客戶柔情,對強敵硬頸

**
不過,思科拚鬥起輸贏來,卻一點都不溫和。錢伯斯坦承,思科服膺奇異電器的經營哲學,一定要在關鍵領域裡做到第一或第二,否則就要不把相關部門結束,或者賣掉。在原本沒有涉足的領域,例如交換器,思科則卯足全力,巧妙運用併購與策略聯盟,加上對企業客戶訴諸「一次購足」的優點,成功擊敗原本在此一領域的強力對手,讓思科成為全球交換器市佔率最高的業者。
即使面臨的強敵如IBM,思科也毫不鬆手:在八○年代末期,IBM主導的SNA(系統網路連結架構)標準,雖然難以抵擋思科的攻擊,但在大企業依然有一定的勢力,思科先是與IBM的競爭對手如惠普、迪吉多和阿爾卡特結盟,開發開放式的替代產品,讓IBM迫於形式不得不與思科合作;九○年代後期,IBM仍不願意放任讓思科在網路設備領域獨大,偕同網康(3Com)與海灣網絡(Bay Networks)組成網路交換作業聯盟(NIA),希望強化各家產品的互通性以擴大彼此互補性,以對抗思科標榜的垂直整合策略。思科的對策則是強化自身的品牌宣傳,發動「思科動力網路」的行銷計畫,讓客戶對「Cisco」品牌的產品線有更充足的信心。結果,思科贏了︱︱為了追求勝利,思科證明它的身段可以非常柔軟,也可以非常無情。

**熱情創新,熔解冷酷困境

**
思科也成為網路泡沫破滅後,迅速療傷止痛的矽谷模範生。二○○一年三月,從未大幅裁員的思科,宣布要在全球砍掉八千個職位,在二○○二至○三年間,思科連續兩年的營業額都只有一八九億美元,比起在二○○一年顛峰時衰退一五%。但這兩年之間,思科除了努力瘦身止血,也花更多的心思改善營運績效,讓產品毛利率從六一‧四%提升到七○‧一%,營益率更從一七‧五%提升到三○‧八%。這是一家扎實賺錢的公司,而且績效卓越。
當思科開始回顧過去二○年來的公司發展,這家企業留給世人的典範,其實不只如天文數字般的併購案件,而是在一個透過網路高度串聯的全球化社會中,一家企業以無比的熱情,融合高度冷酷的計算,矢志追求永無止境的成長,並信仰科技的不斷創新將為世界帶來更美好的發展。這是思科的獨特精神,也是讓「Cisco」成為繼惠普、英特爾、蘋果之後,第四個矽谷傳奇的原因。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