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能替國家省十億,為什麼要留在台灣賺幾萬?

2018.03.19 by
Paul Shih
Paul Shih 查看更多文章

目前就任Fable寓意科技執行長,亦擔任數家公司的技術顧問,作為一個軟體開發的技術人,成立寓意的本意就是希望看到每一個產品都是從一個故事開始,然後用技術的資源將產品灌溉長大,藉由探索需求的過程來發展出實用的產品,目前與公司夥伴已協助數十個產品順利上線,也持續與客戶一起找尋更好的產品定位與方向。

如果我能替國家省十億,為什麼要留在台灣賺幾萬?
9nong via Shutterstock
福衛五號(formosat-5)的故事被寫成五月天的一首歌《頑固》,展現團隊的韌性與專業,但這篇〈十億才能處理的問題台灣幾萬台幣就搞定,福衛五號證明台灣太空科技世界前十〉的標題,卻讓人看到台灣貪小便宜的文化,這是多麽可悲。

前一陣子看到這篇文章〈十億才能處理的問題台灣幾萬台幣就搞定,福衛五號證明台灣太空科技世界前十〉。福衛五號的故事被寫成五月天的一首歌《頑固》,展現團隊的韌性與專業,但這篇文章的標題,卻讓我看到台灣貪小便宜的文化,這是多麽地可悲,因此,不得不對媒體怒吼,因為我們的新聞或是國家,正帶給大家錯誤的思想。

台灣正在上演的,真的是特有的人才流失戲碼嗎?

姑且不論真正的故事為何,我佩服團隊的精神,但作為商人,不得不說,假設有團隊能省下十來億經費,那這批人下一步應該是走出台灣、走上世界的舞台賺更多的十來億,而非待在台灣領著幾萬元的薪水;或是由政府出資更多預算留住這批人,將高端知識延續。

根據之前的人才故事,接下來的發展通常都是人才出走,然後政府或媒體就將他們扣上「不愛國」或是「死要錢」的帽子。這樣認知一再上演。

就如同所有世界上頂尖的籃球員都一定會嘗試挑戰NBA一樣,人才挑戰世界上更高的殿堂,全世界都在發生,在資訊發達的現今,這是很正常的,我稱之為「國際化」,如果各位讀者有看過一本書叫做《世界是平的》,這樣的行為在書裡被定義為「世界正被抹平」。當世界被抹平,台灣厲害的運動員可以輕易的去挑戰更高殿堂,台灣厲害的工程師可以去挑戰做世界級的產品,全球最新的技術也不見得不能在台灣發展。

我們該思考的,是台灣的定位

我們的國家沒有意識到的是,要做世界級的事情,就不可能包山包海,就算是培育人才,也不可能任何產業都培育。

國際化的過程,是讓世界上的各個地方走向專業分工的角色,就像韓國積極發展影視產業、以色列以資安見長、瑞典走往高科技產業⋯⋯國際化的過程,也讓一些過去有著經濟奇蹟的國家逐漸露出了自己的包袱,日本與台灣其實有著類似的狀況,美國也漸漸不再是世界的領導者。

我們好像把這個「世界」當成競爭對手,這「世界」有什麼,我們就該有什麼。

這「世界」有矽谷,我們就要弄出亞洲矽谷,別的國家有獨角獸,我們就要創造出獨角獸,就連造火箭,我們也一定要比這個「世界」花更少的錢、做更厲害的事情。但別忘了,台灣的人口是這世界的千分之三,我們的土地面積是這世界土地的萬分之二,我們為什麼要把這世界的每一種特長,都複製在台灣呢?專注某些特定領域,培養人才,創造出台灣的特色,恐怕是下一步我們都該思考的事情。

我們該思考的,是台灣這塊土地的定位,找出我們能與世界合作的每一座橋樑、積極對接。既然人才出走是必然會發生的事,那我們國家更應該鼓勵產業走出去、把知識帶回台灣,透過台灣過去在理工教育扎實的特性,積極培養具有產業深度的環境,然後透過在外工作的每一個人才,建起推廣服務到全世界的管道。

這樣的作為,會讓許多服務的價格都變貴,加速許多中小企業根本沒有預算請到更好的人才,也許會引起短期的產業荒,但是當新興產業建立後,搭起與世界橋樑,台灣才算是真正準備好,逐步走向與世界合作。

團隊合作是我們需加入的基礎元素

在台灣的基礎教育裡面,我們從小到大都是面對考試制度,對於此消彼長的競爭模式很熟悉,但是對於團隊合作,卻非常不擅長。

而面對現在的國際化,許多國家打的是團體戰,甚至像是中國、美國環境裡的小團隊,可能都比我們的中型公司更巨大,面對這樣的世界,台灣人需要更多團隊、更多的互相幫助、互利共生,不能再像是過去先競爭到台灣第一後再去爭取世界第一,而是應該藉由合作,整併整個台灣的資源走向世界,走進看得到世界的視野,是我們需要一起努力的事情。

面對國際化的發展,我們不像中美大國一樣可以全面的發展,相對的,作為一個小國,更應該專注發展重點產業,不管是發展軟體也好,生技也好,最近很火紅的金融科技也好,選擇培育基礎人才發展建設永遠都是重要的。但是我們不能什麼都做,所以務必懂得如何選擇。不只是政府,也包含所有企業,如果我們永遠都在追著別人正在發展的東西去做,那麼我們必定發揮不了價值,相反的,思考他人的不足,提供別人需要的素材,相互學習與成長,如何走出台灣,與世界上的團隊合作,恐怕才是我們真正需要學習的重要課題。

我們在面臨的,不是人才流失,而是國際化的過程。台灣的下一步,是選擇發展重點產業,群聚產業人才,非選擇的產業,走上世界舞台與他人合作,恐怕是國際化的必經之路。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