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診療室,台灣醫師創業去
專題故事

聽病人心聲,給出專業解方,這是醫師的拿手好戲。當診療室內的白袍專家,開始愛上創業,看世界的角度,又有哪些不一樣?跟《數位時代》走訪三位不同年齡層的台灣醫師,聽他們的人生故事。

1 智慧醫療崛起,台灣醫生瘋創業!

Shutterstock
能救人、治病,擁有較高的收入和社會地位,堪稱人生勝利組的「醫師」,適合在台灣創業嗎?他們需要資金?夥伴?還是能夠面對創業失敗的勇氣?

台灣的醫師並非全被困在白色巨塔裡。

願意脫離教學醫院體系、自行開設診所的醫師,始終為數不少。但,除了傳統的創業模式,越來越多人開始擁抱新的可能,朝數位健康、智慧醫療、創新醫材等產值快速成長的領域發展,學習如何當一位執行長。

以醫材公司為例,工研院IEK統計,2016 年臺灣醫療器材登記廠商家數約 1,041 家,比起2014年的761家,成長36.7%。不過,業者數量的增加,並不代表創業路上一切都能順利。

開發眼科訓練AR顯微鏡的醫師黃宇軒認為,像是「如何取得專利認證、找尋適合的團隊成員」等問題,其實都非醫生強項。而且在醫生養成的訓練中,也很少會碰觸這些商業化的議題。

除了「傳統」創業以外,越來越多醫生開始擁抱新的可能,朝「數位健康」、「智慧醫療」、「創新醫材」等產值快速成長的領域發展,學習如何當一位CEO。
Shutterstock

「醫師不一定適合當CEO。」擁有兩次創業經驗的泌尿科醫生陳階曉,則是從人生歷練的角度,來看這股白色創業潮。他表示,醫生大多有不錯的頭腦和家世背景,選擇創業自然是加分,可是在從小到大的成長過程裡,如果都獲得「肯定」而少有「批評」,其實不太適合帶領一間新公司成長,因為經常需要找投資人募資、面對客戶質疑,或許可以考慮加入新創團隊,和他們一起成長。

問題是:台灣醫師能從哪裡找到適合的創業資源?

十年前,由科技部推動執行的「台灣-史丹福醫療器材產品設計之人才培訓計畫」(Stanford-Taiwan Biomedical Fellowship Program,簡稱STB計畫),帶動台灣第一批生醫新創潮出現。陳階曉就是在為期一年的國外培訓過程中,結識另外兩位夥伴,回台共組安盛生科(iXensor)。

科技部長陳良基指出,這項計劃累積促成18家醫療器材新創公司,實收資本額達13億新台幣,更重要的是,帶回許多矽谷思維和人脈。

除了台灣醫材加速器、數位健康國際加速器等幾個由財團法人支持的單位,鴻海集團永齡基金會旗下的H.Spectrum,同樣扮演重要的推手角色,鼓勵跨界組隊、學習創業知識。

「就算公司哪天真的成功了,我還是會希望自己留在醫界,持續精進自己。」新創團隊Metology共同創辦人傅裕翔認為,臨床觀察對醫師創業家非常重要,能夠從第一線的角度看出需求,或許就是和其他人的最大差異。

全台唯一【未來商務展】首創RFID-Line@串聯的數位觀展模式,現場規劃四大展區,體驗AI機器人、無人店新商機、比特幣交易解密,立即預約享免費觀展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13億 新台幣
科技部支持推動的STB計劃,讓台灣對生醫領域有興趣的人才能夠到美國交流一年,學習創業的各種知識。累積至今,已經促成18間新創公司成立,資本額突破13億新台幣。
台灣-史丹福醫療器材產品設計之人才培訓計畫
Stanford-Taiwan Biomedical Fellowship Program
透過與美國史丹福大學合作,每年2梯次遴選數名由工程、醫學、生命科學等不同領域人才,至史丹福 大學接受為期一年之高階醫療產品設計及商業化運用的實務訓練。學員在美培訓期間,將透過培訓課程 的臨床觀察、動物試驗、核心實驗室、產品專利佈局、法規認證等實務訓練及與產業界互動之過程,由 不同領域之專業角度,瞭解臨床醫療運用上的創新價值,進而產生創意改良設計,尋求創業機會。 (來源: 科技部 )

2 主任醫師變CEO,打造台灣首個腦部導航機器人

蔡仁譯/攝影
他是陳階曉,中國醫藥大學北港附設醫院泌尿科主任,同時也是一名連續創業家,讓手機前鏡頭變感測分析儀。這一次,他要挑戰的是醫療機器人,走進腦部自動導航。

如果說,「自動駕駛車」終將釋放人類的雙手,節省更多通勤時間;那麼開啟「自動手術刀」的那一天,或許會讓醫生、病人增加更多選擇的自由。

Brain Navi,是台灣首個腦部導航機器人的名字,能夠依照電腦斷層掃描、核磁共振造影,事先規劃路徑,在病患腦部操作手術。相比人類醫生執刀的穩定度,頂多在幾個毫米(0.2到0.5公分)左右,機械手臂卻可以做到誤差小於1毫米,比照自駕車,精準到達定位。

腦部自動導航,成醫師最佳助手

更重要的是,它能在腦部開刀的過程中,即時顯示「最佳路徑」,提供手術醫師參考。包含接下來手術刀劃過的區域,分別掌管身體的哪些行為、有多少百分比會影響運動能力和記憶,都會透過螢幕顯示。

陳階曉表示,雖然國外大廠也開始打造腦部導航機器人,但走的路線不同,且台灣較早開始卡位專利,仍有優勢。
蔡仁譯/攝影

這台腦部導航機器人並沒有酷炫外表,主機結合機械手臂、螢幕,外觀看來就是一台手術工作站。但動腦部手術本來就不需要花俏。若能讓手術刀精準地從A點走到B點,減少對其他部位的損害,就最大功用。

「簡單說,腦部動手術,越單純越好。」鈦隼生物科技創辦人兼執行長陳階曉說,身體其他臟器,多少在手術時會有翻動,腦部卻是嚴禁動盪的地方,這也正是機器人發揮功用的好時機。

外界較常聽到的「達文西手臂」和Brain Navi設計不太一樣。前者雖然能完成更複雜任務,卻還是跟著醫生操作,靠遙控來動作;腦部導航機器人則類似自駕車提,電腦供路徑分析,待醫生下決定後,在監控下自主移動。

優點是什麼?陳階曉認為,透過腦部導航機器人,可以有效改善醫病關係。過去動腦部手術,醫師多半解釋最終定案的動刀路徑,分析可能影響哪些區域。有了機器人後,能透過機器影像輔助,告知病人不同路徑動刀影響有哪些,讓機器提供程度分析與傷害報告;病人也能參與術前規劃,減少醫病誤解。

2014年成立至今,Brain Navi(鈦隼生物科技)以1.5億新台幣資本額規模,順利在去年打造出產品雛形,目前已取得台、美8個專利,希望在兩年內取得歐盟CE、美國FDA和衛福部執照後,推向市場。

神經外科權威力挺,白袍醫師二次創業

團隊幕後的靈魂人物林欣榮,除了是腦部導航機器人的發想者,更在醫學界名聲響亮。因為他,是台灣神經外科權威,也是第一位將胚胎幹細胞成功移植在巴金森氏症患者身上的台灣醫師,曾獲得榮獲2010 年美國神經治療及再生學會最傑出獎;現在,則是花蓮慈濟醫院的院長。

Brain Navi機器人雖是雛形,但日前已經向副總統陳建仁展示未來用途。
Brain Navi

「神經外科醫師在進行手術時,總是希望有更智慧、更精準的設備來輔助。」他舉例,在腦中風細胞移植及巴金森病腦晶片植入手術中,希望能達到0.01cm以下的精準度。但是現階段的醫療器材卻只能做到0.2cm以上。 臨床精準度相差10倍至100倍。

林欣榮認為,腦部手術得要有新的改變了,不過自己卻不擅長開發醫材、管理公司,因此找上同是醫師,擁有豐富創業經驗的陳階曉來實現夢想。

陳階曉是現任中國醫藥大學北港附設醫院泌尿科主任,專長不在神經外科,創業經驗卻是醫界頂尖。早自2012年,他便共同創辦安盛生科(iXensor),並擔任醫療長職務。

安盛生科利用透過智慧型手機前鏡頭作為感測分析儀,能量測生理參數在試紙上的反應。核心產品包含:血糖監測、血脂檢測、糖化血色素檢測及排卵監測等,並獲得Digital Health Award、日本世界設計大獎肯定。

兩次創業都有好成績,陳階曉應該被歸納在「創業勝利組」,但他卻自嘲:是過去的挫折和失敗,才會累積出現在的成績。

陳階曉再三強調,願意加入新創團隊的人才,其實都是公司的重要資產。
蔡仁譯/攝影

醫師創業,得要懂失敗

「因為爸媽以前做裝潢被倒債,所以我在讀國中時,寒暑假都會去菜市場和夜市幫忙賣衣服,一直賣到大學。」他說,這段期間,讓他比起其他醫師同業多了「被拒絕」的機會,加上以前成績起伏較大,並非順順利利地當上醫生,種種經歷,其實都是創業中必經的考驗。

「我鼓勵醫師創業,但不一定每個人都適合當CEO,因為CEO是很苦的,得到處借錢、借資源;許多醫師卻太順遂,較缺乏這種經驗」陳階曉回憶,Brain Navi一開始創業時,雖然有想法,可是沒錢請廠商代工機械手臂,加上台灣廠商對醫療機械手臂不太有興趣,一度讓他相當沮喪。

貴人的出現,卻重新點燃了希望。

「醫療創業更需要『被點火』!」陳階曉說,中國醫藥大學董事長蔡長海的天使投資,讓鈦隼有了第一桶金,能夠請國外廠商打造機械手臂雛形,否則也不會走到現在發展階段。

安盛生科共同創辦人陳彥宇形容,陳階曉是一位有創意、生意頭腦的醫生,個性充滿熱情。不過在其他人眼中「開朗」的白袍CEO,卻非一股腦鼓勵年輕醫師擁抱創業,

「我覺得政府鼓勵新創是好事,可是透過各種基金點火,火苗真的不能太小,否則連起跑的機會都沒有了。」他說:「除了創業,也應該鼓勵醫師加入新創團隊,因為絕大多數的第一次創業都是失敗的;沒有這些失敗,台灣也不會有更多未來。」

陳階曉認為,自己非常幸運,首次創業就能從有經驗的共同創辦人身上學到許多知識。他期許更多沒經驗,卻想創業的醫師,可以考慮加入新創,一起和團隊成長。

全台唯一【未來商務展】首創RFID-Line@串聯的數位觀展模式,現場規劃四大展區,體驗AI機器人、無人店新商機、比特幣交易解密,立即預約享免費觀展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1.5億 新台幣
Brain Navi鈦隼生物科技擁有1.5億資本額,致力於開發腦部導航機器人。
機器人
Robotic
廣義的定義是,藉由機械、電子、軟體技術,讓物體透過自動化功能完成職務,不見得要以人類的型體呈現才算,又可簡單分為工業用機器人、服務型機器人及消費型機器人。 (來源: 數位時代 )

3 台灣眼科醫師打造AR顯微鏡,擊敗麻省理工學院奪冠

蔡仁譯/攝影
黃宇軒,一位擁有資工靈魂的眼科醫生。為了改善醫院內的各式問題,他攻讀台大資工博士,率領團隊打造出CatAR顯微鏡,能幫助眼科醫師快速學習白內障手術技巧,獲得國際會議UIST肯定。

白內障,是「致盲率」最高的眼睛疾病。全球4千萬名失明人口中,有半數是因為罹患白內障,卻未接受手術治療引起;台灣的白內障患者人數,更從2013年起正式突破百萬。

這項手術的意義重大,但對眼科醫師來說,要學習如何動刀,過程無比艱辛。

白內障手術最重要的關鍵步驟,需要在像是直徑不到1公分的鮪魚罐頭上面,打開一個完美的圓形開口。 」眼科醫師黃宇軒說,要是開口太大、裂開,就可能影響患者術後的視力。

實際執行白內障手術時,眼科醫師得像這樣,透過眼角膜表面切開的開口,用鑷子將囊袋撕出圓形。
黃宇軒

白內障手術「出師」慢,AR來幫忙

難的是,一名眼科醫師要「出師」,獨當一面完整地執行手術,至少需要2年訓練時間。主要原因是,時至今日的訓練方式,是將「豬眼睛」、「矽膠眼」等輔助器材放置顯微鏡中,由學生操作模擬、老師透過副鏡(助手鏡)指導。可是鏡頭底下,只能知道犯了錯,卻不知道手部動作何時有誤,得不時抬頭轉移視線,過程並不友善。

另一方面,傳統教學診模式也沒辦法確保學生的學習進度,因為器材模擬終究與人體有所差異,而絕大部分的住院醫師練習不足,其實無法獨力完成手術,導致「出師」時間緩慢。這也是黃宇軒最在意的地方,該怎麼做,才能讓新手醫師快速地進步。

CatAR顯微鏡,就是一款滿足基礎訓練與判斷學習成果的白內障手術教學儀器。

CatAR顯微鏡,是由台大資訊與多媒體所Scope+團隊打造而成,多次獲得國際會議肯定。
黃宇軒

2015年,這台CatAR顯微鏡,仍只是第一階段雛形,命名為Scope+,卻在人機互動與使用者介面設計領域的頂尖國際會議 UIST上,擊敗麻省理工學院、日本產業綜合研究所、迪士尼研究中心等機構,獲得Best Demo第一名。

負責領軍的黃宇軒,既是眼科醫師,同時也身是台大資訊網路與多媒體研究所博士候選人。骨子裡的資工魂,讓他一直對於創新這件事,難以忘懷。

現年38歲的他,從小學三年級就開始對寫程式有興趣;就讀長庚醫學系五年級時,也曾經和同學組隊參加全國程式設計競賽、通訊軟體競賽,寫出醫療軟體「掌心華陀」和遊戲「幻境迷城」,分別拿下亞軍和冠軍成績。

雖然沒有全力投入資訊領域,但進入台大眼科實習後,黃宇軒發現,「醫院裡很多事情仍是用傳統方式解決」,例如科內當時共有13種類型的儀器,數量僅次於X光科,但並都無法把影像送進醫療影像系統(PACS)裡,因此開始協助台大建置整合系統。

黃宇軒雖然擁有豐富眼科執業經驗,但無論是實習、工作,他都不斷思考如何將醫療結合資訊科技。
蔡仁譯/攝影

這段經歷,讓他重新以資工人的角度思考,是否可以加強自己,改善醫療院所的許多問題,「因為工程師和醫生溝通,往往會出現許多斷層,無法了解對方的專業語言。」

醫師身、資工魂,帶頭打造AR顯微鏡

因此,黃宇軒選擇攻讀台大資工博士,和學弟妹共同創造出這台CatAR顯微鏡。從過去的Oculus、hTC VIVE顯示器,結合3D列印機等零件,全手工拼湊而成,僅能告訴眼科學生如何「畫圓」;到現在,提升成雙眼4K解析度,並加入真實手術的操作鑷、擁有五階段的訓練課程,克服不少難關。

台大資工所畢業生、團隊成員之一的張皓宇認為,顯微鏡主題不只小眾更有困難度,因為過程中任何細微的改變,對於顯微鏡的干擾都很龐大。另外兩名成員游子杰和蔡沛軒,則是對當初熬夜coding,大雨天跑去光華商城買零件的過程印象深刻。

雖然產品已在學術上獲得不少掌聲,但黃宇軒最大期待仍是—將AR顯微鏡運用在眼科場域裡。因此在2017年3月,他展開了一場實驗,找來28位資歷不同的眼科醫師,「希望系統能夠判斷出菜鳥醫生和專業醫師使用上的差異。」

CatAR使用方式與一般顯微鏡相同,眼科醫師直視前方鏡頭,就會看到手部程式模擬教學。
黃宇軒

結果發現:透過電腦3D重建的操作場景,確實能讓眼科醫師更了解操作顯微鏡、撕開水晶體囊袋的過程。

「像打電動一樣很有趣!」三軍總醫院眼科部住院醫師林宜鴻認為,對於第一年的住院醫師來說,CatAR確實能縮短白內障手術的學習曲線。台大醫院眼科部主治醫師劉欣瑜則表示,系統大小、解析度都比傳統練習用的豬眼逼真;對於壓迫傷口的警示系統也能提醒作者需要加強的部分!期待能正式應用在訓練手術的課程裡。

而這項研究,也即將在今年4月的人機介面研討會CHI上正式發表。

不過,眼科訓練白內障手術並非都是走傳統路線,目前還有一套德國生產的軟體,能做為訓練使用,但要價不斐,售價約在新台幣5百萬至1千萬之間。

眼科同業按讚,下一步拼量產

對黃宇軒和CatAR來說,學術上的肯定已經足夠,下一步的考驗,就要直接面對市場了。

醫療領域其實很保守,95分的新品牌和90分的舊產品,往往被採用的是後者。 」他表示,自己正在籌備成立公司、聘用人才並找尋投資機會,因為接下來要打的是長期抗戰,需要投入大量資金才有機會成功。

在CatAR顯微鏡裡,醫科醫師能夠操作鑷子碰觸紅點和白點,訓練手部穩定度。
黃宇軒

特別是涉及製造醫療器材、專利、銷售通路等面向,其實都不是醫師訓練過程裡會碰到的考驗,因此「創業真的需要熱情。」

他笑說,自己現在雖然會鼓勵醫界學弟妹出來創業,但有時候也會想,「他們賺錢賺得好好的,有什麼誘因吸引人家呢?」加上醫療領域創業在台灣不太容易拿到錢,所以若政府期待,能有越來越多醫師,願意成為創業家,至少要提供更好的環境。

「創業,代表不只要拋下休閒時間,有時候也會拋掉家人和工作機會。願意這樣做的人,始終不會太多了。」黃宇軒說。

全台唯一【未來商務展】首創RFID-Line@串聯的數位觀展模式,現場規劃四大展區,體驗AI機器人、無人店新商機、比特幣交易解密,立即預約享免費觀展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28位 醫師
CatAR顯微鏡,能幫助眼科醫師在白內障手術前進行訓練。團隊找來28位眼科醫師實驗,發現無論是資淺、成熟、資深的醫師體驗顯微鏡後,都認為對於實際執刀有幫助。
擴增實境
Augmented Reality(AR)
「擴增實境」是把虛擬化技術加到使用者感官知覺上,例如把一朵虛擬的3D玫瑰花影像放在一個真實的花瓶裡,而且隨著使用者在房間裡走動,還要讓這個虛擬玫瑰花固定在那個位置。擴增實境能為我們提供現實中無法直接獲知的訊息,更深層次來講,這種訊息實際上又讓每個人眼中的世界更加多樣性。擴增實境的技術原理主要是即時運算攝影機影像的位置及角度並加上相應圖像,微軟HoloLens即是一種擴增實境裝置。 (來源: 維基百科數位時代 )

4 年輕醫師玩資料科學,用健檢資料算出糖尿病機率

蔡仁譯/攝影
過去,醫生的專業,只能在既有醫療體系裡發揮,現在,伴隨新興科技發展,醫療與科技交互而生的創業風潮,釋放了更多可能性。

越來越多人都有定期健康檢查的習慣,透過數據可以了解自己的身體,但也只能掌握「當下」的狀況。然而,現在加入機器學習、數據科學等技術,「健康檢查」能說的事情也越來越多了,尤其針對慢性病,像是高血壓、心臟病和糖尿病等罹患的風險,更多嶄新的疾病預測方法正在成形。

「糖尿病診斷是非常『量化』的,例如:空腹8小時以上,血糖值超過126mg/dL。不過僅僅知道是否得病,對病患來說還是不夠的。」醫師傅裕翔解釋,雖然在糖尿病診斷過程中,病人血糖在空腹情況高於100 mg/dL,可解釋為代謝症候群和血糖異常。「但知道自己屬於高風險或是三年後有80%機率會得病,改變動力還是有差別的。」

傅裕翔說,過去在醫學院裡當學生,只憑想像就希望創業,結果發現方向和主題都太混亂。
蔡仁譯/攝影

醫師、創業家雙重身份,瞄準糖尿病數據分析

傅裕翔畢業於輔大醫學系,年紀不到三十歲,卻喜歡煮菜、關心飲食健康。他在醫學院最後一年,開始撰寫糖尿病相關論文;在與任職交大機械工程系的父親討論過程中,了解醫學領域的傳統生物統計學發展,其實受到工程界影響。因此,思考將數據分析運用在更多的疾病預測裡。

然而在當時,他不過是一名醫學系學生,缺乏資源與人脈,所以畢業後,傅裕翔選擇先加入台大創創中心,一邊認識更多的創業家,並考取專案管理師執照,希望有機會把數據科學帶入醫療領域。

第一次的創業嘗試,他和幾位工程師朋友選擇以「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AED)為主題,撰寫APP提供使用者搜尋最近位置、一鍵導航。不久後再加入學悅科技,了解新創公司如何運作。

「他擁有高執行力和強大的心理素質,面對挑戰能做出很好的判斷。」過去擔任學悅科技董事長的趙式隆如此觀察。

2016年,傅裕翔加入永齡基金會支持的H.Spectrum 生醫加速器,正式展開創業之旅。他找來工程團隊,分析約十萬筆健檢中心資料,利用紅血球、白血球、血紅素、血小板、肝功能、腎功能指數等 30項數據,訓練慢性病預測模型;強調能透過連續三年的一般健檢數據,預測出未來三、五、十年罹患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的風險,準確度超過8成。

「我知道很多人會質疑,缺乏睡眠紀錄、運動習慣等資訊,建立出來的模型不會準確。但實際上,市面也沒有更好的預測系統存在,只能透過診斷標準和生活環境來評估。」傅裕翔有些感嘆地說:「很希望台灣能有更多『乾淨』、『精準』的data。」

他解釋,之所以選用「個人健康檢查」資料,而非「健保資料庫」數據,最大原因是—健保資料庫數據是個龐大的數據庫,但回溯性資料並不適合用來訓練預測性模組。也就是說,「會去掛門診的人,大多是身體有異狀,不可能是健康的情況,當身體有某種疾病出現,再來推論慢性病的罹患風險,就更加不準了。」

相較之下,健診資料屬於每年例行性、自費性質,雖然難以取得,卻比較有推論價值。但他坦言,當中仍有許多困難必須克服。「像是少了其中一年的資料,連續性消失;病人突然開始吃心臟藥,是否代表他得到心臟疾病,還是過去沒有治療?」傅裕翔認為,台灣的醫療資料科學發展,還處再成長階段,這對智慧醫療的發展會有很大的影響。

「光是蒐集醫療數據的方式,對岸已經從NOKIA 3310的程度直接跳到iPhone了。」傅裕翔表示,像連續監測、雲端上傳等紀錄數據方式,對中國大陸醫院來說,越來越普遍。以他在創業比賽中遇過的南京三甲級醫院團隊為例,「一年蒐集到的醫療數據,可能跟整個台灣差不多。」

正因如此,他參與的這套慢性病預測系統,並不想跟海外團隊比資料量,而是會設計成動態調整,根據小樣本數據做適應,「讓小型健檢中心就能適用,既幫助健檢中心創造業績、提供未來預測,也能讓民眾更了解自己的身體變化。」

傅裕翔希望,台灣醫院裡的各式醫療數據,能被妥善地保管下來。
蔡仁譯/攝影

醫師創業禁忌:不要被光環擋住自己

現在的傅裕翔,是一名忙碌的腫瘤科住院醫師,不時需要跟著老師看診,因此將重心先放在學術研究上。不過他對創業有無比熱情,除了打造慢性病預測系統外,還共同成立了食物影像辨識團隊Metalogy,讓民眾能夠拍下餐點,透過聊天機器人計算卡路里。

對他來說,創業家和醫生兩種身份,最大的差異就是:看問題的角度。

「就像警察大學一樣,所有的訓練都是為了養成一位好警察;醫學院的訓練也是如此,透過各種方式,培養好醫生出現,用醫學方式來解決問題。」不過他認為,要解決更多問題,需要脫離醫學範疇,走入生活裡。

「醫生還是有盲點的。」他笑著說,醫師常常用專業角度告訴病人,應該要多睡、多運動,怎麼不吃比較健康的食物,但自己也未必能做到。

對於剛起步的創業路,他認為,未來還是需要有醫院體系的資源幫助,畢竟美國從多年前就開始有數據科學概念,會保存各式各樣的資訊;中國大陸也正以飛快速度追上,而台灣才剛要開始起跑而已。

「醫師身份不會是絕對關鍵,關鍵還是在誰能取得乾淨、精準、特別的資料。」他期待地說。

全台唯一【未來商務展】首創RFID-Line@串聯的數位觀展模式,現場規劃四大展區,體驗AI機器人、無人店新商機、比特幣交易解密,立即預約享免費觀展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10萬筆 健檢資料
傅裕翔醫師分析超過十萬筆健康檢查資料,打造出一套能預測得糖尿病機率的系統。
資料科學
Data Science
「資料科學」指將大量資訊加以歸類、分析,並從中萃取出條理化的知識及未來洞見的跨學科領域,此名詞在1996年被國際分類聯盟 (IFCS) 正式採用。資料科學領域範圍甚廣,包含「人工智慧」、「統計學」、「資訊視覺化」等。在雲端運算和硬體迅速進步的現代,與大數據一同重新崛起。《哈佛商業評論》描述資料科學家為「21世紀最性感工作」,他們「懂得如何從眾多非結構化資訊,找到重要商業問題的答案」,是目前最炙手可熱的人才。 (來源: 台灣資料科學年會數位時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