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克伯兩天聽證會中最常說的3句話,透露Facebook想隱藏起來的秘密

2018.04.13 by
楊晨欣
shutterstock
Facebook創辦人佐克伯在過去2天進白宮國會聽證,成為科技業最大新聞議題之一。在他看似平淡、信心滿滿的辯答之下,其實也透露出他試圖隱藏些什麼。

經歷過去2天白宮聽證會,Facebook創辦人馬克・佐克伯(Mark Zuckerberg)透過背後公關、行銷、法律團隊的幫助,在10小時、600個問題問證高壓下,仍給出了好表現,他那流暢的回答樣貌,也把Facebook股價提升了4.5%。

但是,佐克伯流暢回應的背後,有幾句話不斷被重複:

回答不出的都說稍後回覆

馬克・祖克柏雖然做了許多準備,但面對選舉干涉、用戶資料搜集詳細問題,然而以迂迴方式避答。
YouTube截圖

「我的團隊會稍後給你答案。」

其實許多關於用戶資料隱私、選舉干擾的問題,佐克伯都無法當場給予回應,當他不知道怎麼回答時,這句「稍後回復」就變成唯一的回答。

據外媒《紐約時報》舉出24個佐克伯沒回覆的問題,《Wired》報導內統計則共有43個問題。除了與選舉相關問題之外,還包含Facebook是否從沒登入服務的裝置搜集資料、Facebook已經移除多少個假帳號、Facebook怎麼跨裝置搜集用戶資料等。

換句話說,當場佐克伯雖然有條理地說出了準備好的答案與資料,許多相關數據,甚至Facebook詳細怎麼搜集用戶資料的方法,他其實也無法仔細回答出來。

用戶真的有自己資料的控制權嗎?

另一句被重複了45次的話,是「用戶一直都有掌控他們自己資料的權力」。這句話某個程度沒有錯,某個程度也並不完全正確。

Facebook的用戶資料政策頁面過於複雜,飽和的資訊只會造成一般用戶困惑、不進一步了解。
Facebook

身為Facebook使用者都知道,Facebook在設定隱私、分享設定等好多個欄位中,都放了與資料隱私相關的「開關按鈕」,但其實把隱私設定弄的極度複雜,只有少數人會真正進一步改變既有設定。

用戶對科技用語的能力也得考慮進去,Facebook沒有提供單一選項「別再搜集我的資料」,而是像把一台飛機操作控制台呈現給用戶,讓他們自己從中學習怎麼開飛機。

Facebook用戶的確可以選擇某篇貼文要與誰分享,但是他們並沒辦法真正阻止Facebook追蹤用戶的所在地、政治偏好,或從照片中搜集用戶臉部資料等行為。

即使用戶能夠進一步設定部分與第三方廣告機構的資料權,但也只擁有部分權力,並且得按進很多個欄位、詳讀政策語言,才能更改設定。

第一天聽證會場,某個議員問佐克伯他願不願意說出他下榻的飯店名稱、昨天與哪些人傳過訊息聊天等資料,他拒絕回答。但是Facebook對用戶日常生活的這些舉動卻都一清二楚。

AI是Facebook還是佐克伯的助手?

另一個佐克伯常提到的詞彙,則是「人工智慧科技」。他期許,在不遠的未來,Facebook平台上的不當行為、假新聞、仇恨言語等,都會被AI過濾掉。

他唯一沒說的是:Facebook實體計畫打算怎麼做?

AI或許真的能夠為Facebook平台過濾機制幫上忙,重新形塑平台樣貌,但是,當佐克伯在國會問答中說出超過30次「AI會解決問題」時,背後的意圖不禁引人懷疑。

聲稱AI會解決問題的祖克柏,卻從未詳細說明「如何解決」的計畫。
螢幕截圖

康奈爾大學Cornell Tech的法律教授詹姆士·格林姆蘭(James Grimmelmann)就對《華盛頓郵報》這樣說道:「AI不會解決Facebook的問題,它只會解決佐克伯自己的問題:讓另一個人來擔起責任。」

AI還是一項持續發展的技術,還無法預知它對社群平台的功效。但是,「如果人類也無法清楚地分辨玩笑話與仇恨霸凌言論,那麼電腦AI達成的機率又有多少?」格林姆蘭n表示。

Facebook的未來?

如同佐克伯講的,Facebook平台能夠免費,因為它靠賣廣告賺錢。而為了成為屈指的廣告平台,Facebook搜集用戶手機的所在位置、用戶使用的App、透過按讚知道用戶造訪的網站、追蹤用戶實體造訪的店面等。

Facebook在這2天的聽證會後,很有可能會面臨美國官方強制加上的用戶隱私保護條例,讓他們無法再無限制地搜集用戶行為資料。

畢竟這個事件的源頭是,Facebook搜集用戶資料的影響力,已經可能大到影響一國的總統選舉結果。

資料來源:The New York TimesWiredThe Washingtog Post(1)The Washington Post(2)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本網站內容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若有文章授權需求請填寫 申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