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傻了,文青怎麼推得動產業發展?

2018.04.25 by
陳世芳
陳世芳 查看更多文章

陳世芳,麥斯管理顧問公司創辦人、佑勝光電監察人、天使投資人。2004年9月起進入創投行業,目前經營自己的管理顧問事業,幫忙新創公司打雜。專業能力包括但不限於企業發展、技術前瞻與預測、產業分析、募資。

shutterstock
外商絕對不是因為台灣的政策有多好有多棒才來的,而是因為英國脫歐,生意只剩下一半,為了生存,只好遠赴台灣開將闢土。如果可以在自己家裡爽爽賺錢,有誰願意離鄉背井,在遙遠的地方,語言與文化都不一樣的地方去做生意呢?

最近網路上有一篇文章,其論述是,「蔡政府能源政策正是由一群沒有能源實務經驗的老少文青所規劃 」,我越看是越覺得好笑,因為這實在是一場美麗的誤會!這兩年台灣的太陽光電沒有什麼太大的進展,所以我們不妨假設作者是針對離岸風電政策來做批判,後面請讓我來說明作者哪些論述是錯誤的。

台灣的產業政策常常都是失敗的

我想每一個有產業實戰經驗的人都知道,政策無用,高度仰賴政策,最後下場必定悲慘。所以上進的公司靠自己、靠產業供應鏈,不會去仰賴政策。我們就舉最近崩盤的WiMAX產業為例,多少上市公司在這個當年政府的大政策之下賠錢收場?知名的產業前輩夫妻也因為投資WiMAX失利而面臨房子被法拍的危機。

台灣的產業政策常常都是失敗的,以前的亞太XX中心,到後來的兩兆雙星,然後被戲稱為兩造傷心,各位覺得很成功嗎?這裡面多少人的幻夢成空、家破人亡,各位知道嗎?我想告訴讀者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如果你要出來做生意,出來混,千萬不要仰賴台灣政府的政策,穩死的。

網路文章的作者曾經批評離岸風電喪權辱國,針對外商來做論述,讓我們來看看這些外商是哪些公司。比較知名的有Siemens Gamesa Renewable Energy(離岸風機製造商、德國西門子集團、2017年全球離岸風機市佔率70%、西班牙上市公司、簡稱SGRE)、MHI Vestas(離岸風機製造商、日本三菱重工與丹麥維斯塔斯集團合資、2017年全球離岸風機市佔率18%、簡稱MVOW)、Orsted(沃旭能源、丹麥國營電力公司、丹麥政府持股50.1%、全球離岸風電市佔率26%,全球第一名)、DNV GL(全球知名船級社、百年老店)、ABS(全球知名船級社、百年歷史)、Shell(皇家殼牌石油公司、全球知名油氣公司、百年老店)、CIP(創辦人與團隊來自於Orsted、SGRE,團隊成員有前任SGRE Offshore CEO, Mr. Michael Hannibal)、Northland Power(派任懂法律的律師擔任台灣地區負責人、其EVP Mr. Morten Melin 來自於Orsted EPC部門最高主管,Morten在SGRE 6MW風機尚未量產之前,率先採用,並且順利安裝300之風機之後才離開Orsted)。

這些公司許多都是百年老店,有母國政府的支持,有強壯的董事會與經營團隊,還有數十萬名員工。各位覺得他們會因為這幾張做得很爛的投影片就決定來台灣發展離岸風電嗎?各位覺得我們離岸風電政策的投影片有做得舉世無雙嗎?他們之所以決定來台灣發展離岸風電,其實和台灣的政策,關係真的不大。台灣離岸風電政策的品質其實還有許多進步的空間,我想內行的人應該都很清楚其中的粗枝爛葉與風險。

台灣是英國脫歐的受益者

台灣是英國脫離歐盟的受益者,這一點真的要好好感謝英國民眾。

英國是歐洲最大的離岸風電市場,佔有率超過50%,英國廣大的海域也擁有歐洲40%的離岸風電。2016年6月,英國舉行脫歐公投,震撼全世界,同時也重創離岸風電產業。蔡政府恰好於2016年5月上任,並且開始推動離岸風電,這是巧合,天助台灣。當英國還在歐盟裡面時,有許多投資優惠、稅負抵免的好處,歐洲的資金自由進出英國,限制很少。可是當英國脫離歐盟,第一個就是重稅,各位要知道歐洲是社會主義,稅負非常沈重。


因此,英國脫歐之後,離岸風電的新專案通通暫停,金融業需要兩年的時間來觀望後續發展,也就是說未來的某個時間點,會有兩年的時間,歐洲的離岸風電供應鏈生意只剩下一半。有做過生意的人都知道,如果你的毛利率只有10%,營業額瞬間剩下50%,然後要持續兩年,必定是嚴重的虧損,為了避免虧損,只好國際化到其他國家找出路或者是大幅度裁員降低成本。歐洲離岸風電供應鏈選擇國際化。

雖然英國脫歐是政治問題,政治影響產業發展,但卻也考驗每一位CEO的經營能力。從董事會的角度來看,如果這些CEO們坐以待斃、束手無策,未來公司會有兩年的嚴重虧損,董事會無法對股東會交代,必定更換CEO與經營團隊。對於這些CEO與經營團隊來說,束手無策就表示失業,他們上有父母、下有妻兒、還有房貸車貸,必定會召集高層商討對策,不會坐以待斃。目前看到的方法有兩個,第一是積極開發英國以外的市場,所以供應鏈選了德國與法國,我提早預告未來幾年法國的離岸風電會有許多好消息。GE Renewable Energy的總部設在法國巴黎,最近推出全世界最大的離岸風機—Haliade X(12MW起跳 upto 15MW),就像是一把利刃插在核電的心臟之上,核電遲早斷氣的。第二個方法是走出歐洲,開拓美國、亞洲的市場。

歐洲離岸風電供應鏈能去的地方,只有台灣。美國雖然號稱有86GW離岸風電的規劃,可是美國的供應鏈(源自於海上油氣)並不會輸給歐洲的供應鏈,且美國還有瓊斯法案保護本土企業,歐商與美商硬碰硬,未必討得到好處。

當然,也確實有些歐商在美國尋找成長的機會,例如Orsted。回到亞洲,歐商如果進入中國,鐵定被殲滅的,中國政府有許多不公平的措施補助本土企業,歐商討不到任何好處,所以歐商當然是避開中國。西門子曾經與上海電氣合資離岸風機組裝公司,現在已經拆夥,分道揚鑣。

所以順勢把APAC的總部設立在台灣。那我們來看日本吧!日本製造鐵定很貴,其次日本的海域比較深,多數是浮體式離岸風電,這個技術預計要2020年之後才會成熟,成本優勢要低於固定式離岸風電大概要等到2025年-2030年,所以日本是一個未來很重要的市場,現在的餅還太小,餵不飽營業額只剩下一半的歐商。有人說印度也很好呀!可是印度的風比較小,本來成本就偏高,加上印度人特別會殺價,比中國人更會殺價,要在印度賺錢,幾乎是難如登天!多少台商在印度市場戰敗,大家有空可以去查查看。歐商想來想去,唉!只能來台灣了。

歐商在台灣可以說充滿優勢,臺灣海峽的風場又是世界第一,即使有工程上的挑戰,但這些挑戰可以克服的。所謂工程上的挑戰包括抗颱風、抗地震、抗高溫、抗高濕、抗雷擊。我認識一位離岸風機公司的CTO,他覺得有信心可以克服這些工程上的挑戰。他們公司在台灣市場也已經有明顯的斬獲,得到GW以上的訂單。

政府政策確實支持離岸風電,但各位知道裡面的內容粗糙,法規不完備、國營事業不配合,處處都是投資風險嗎?


外商絕對不是因為台灣的政策有多好有多棒才來的,而是因為英國脫歐,生意只剩下一半,為了生存,只好遠赴台灣開將闢土。如果可以在自己家裡爽爽賺錢,有誰願意離鄉背井,在遙遠的地方,語言與文化都不一樣的地方去做生意呢?

離岸風電的戰爭就是老年世代和青年世代的階級戰爭

我不曉得為何今日台灣的社會變成一個老年人打壓欺負年輕人的狀況?身為一個火力發電的產業前輩,想必擁有豐富的產業經驗,降低自己的格局去打擊一個不到30歲的年輕人,失去了作為一個前輩應有的高度,個人深感遺憾。我們的社會不是應該要鼓勵年輕人投入改革,創造社會進步發展的嗎?怎麼老人們一個一個站出來打壓年輕人,打壓創新,打壓進步呢?我和這位年輕人見過幾次面,沒有深交,但是我覺得這個年輕人有理想、肯奉獻、講話謙遜、態度認真,並沒有文章裡面寫得這麼壞呀?

各位年輕的朋友們,我坦白告訴你們,離岸風電的戰爭就是老年世代和青年世代的階級戰爭,這些既得利益的老年人積極打壓你們未來的工作機會,積極打壓你們賺錢的機會,積極要讓你們低薪當奴隸,你們的心裡面難道不覺得憤怒嗎?有一批年輕人,傻傻地被這群老年人利用,自己消滅自己賺錢的機會,我覺得實在是非常愚蠢!

別傻了,文青怎麼推得動產業發展? 發展離岸風電產業可以強化台灣和歐洲、日本、美國的關係。人家外商願意來台灣,有其不得以的原因—英國脫歐。如果不是這個歷史事件發生,外商根本就不想遠渡重洋來台灣冒險。

各位讀者千萬別高估我們的政策規劃能力,也別低估外商的智力,這幾家百年企業如果這麼好騙,就不會變成百年企業了。離岸風電創造許多就業機會,提高醫療水準、學術水準,強化國民外交,擁有許多好處。現在更是階級戰爭,一個既得利益的老年世代與年輕世代之間的戰爭。各位年輕的朋友們,面對低薪、高工時的惡劣環境,你的心裡沒有憤怒嗎?誰才是你真正的敵人,好好想清楚吧!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