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C真的是台灣碩博士的解藥嗎?

Stock-Asso via Shutterstock
RSC = Research Service Company 既然叫做Company就必然需要滿足市場需求進而能夠不只是存活還要能夠有機會活的很好,卻不是糾結在於一意的要替碩博士找出路,這樣將會本末倒置。

研發服務公司(Research Service Company)在台灣的相關新聞大概可以在2017年的五六月份開始看到,其中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上有比較多一點的介紹。

  1. 〈8成研發經費都在做產品改良 吳政忠:產業前瞻創新明顯不足〉
  2. 鼓勵學術分流、培養多元科技人才,建構下世代研發創新生態體系-眾開講-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臺

只是不容易看到更多細節。直到2017年底又開始有一些新聞有提到,如:〈培育下世代科研人才 政院點火 4年扶植百家RSC〉

RSC即研發服務公司(Research Service Company),既然叫做「公司」就必然需要滿足市場需求進而不只是能存活還要能活得很好,而不是糾結在於要「替碩博士找出路」,這樣是本末倒置。

從這些新聞有時很難搞清楚到底目的是為了替碩博士生找出路,還是認真的希望從市場機制的需求進而定義出這個所謂的RSC。

對於這個名詞本來沒什麼感覺,直到因為在研究區塊鏈進而的過程中,發現我們好像有了一套可以作為軟體研發服務公司(Software RSC)的方法。我們設定了幾個條件:

  1. 該RSC要能第一天就國際化
  2. 要能夠具備DeepTech(深科技)的元素
  3. 並且能夠跨組織、跨學校、跨法人的共同人才共創合作

但不要求一定得是碩博士,更在乎的是是否所研發的項目能夠被市場需要,而且能夠與國際開放原始碼專案共同開發合作。

不堅持一定得是碩博士,除了因為我們的團隊剛好都不是碩博士,且參與區塊鏈項目專案的人才甚至有不少是大學生,並且其開發的成果卻又能夠被國際開源項目所接納並且驗證後也被其他國家的開發者使用,這意義在於符合市場需求,而非堅持在於學歷。但這可不代表我們排斥學歷,而在於若用學歷作為過濾限制,不就只是再次的落入只是想替碩博士找出路的奇怪窘境。

回頭看我們的假設

朱宜振

我們期望透過定義出未來值得解決的問題,這件事恐怕最難,如何找出或者定義出值得解決的問題。所以這會需要很多實驗,但可以透過OpenSource的探索和過濾來篩選出我們所假設的問題是否在其他國家也有人跟我們想著一樣的事情,說白了,就是一連串的快速試錯(Iteration & fail fast)。

朱宜振

透過參與國際開放原始碼專案的方式,可以直接在第一天就做到國際鏈結,並且透過跨國協作一起知道我們所定義的挑戰在不同國家的看法為何,進而有機會定義出比較通用泛用的解決方案,而非只是我們閉門造車後形成一個孤獨的Taiwan Number 1。

朱宜振

以SSX這一次孵化出以DeepTech為基礎的BiiLabs為例,就是透過問題定義,接著透過GitHub過濾收斂了各種專案後,才尋找到IOTA Foundation是個可能的選擇,但接著是一段長達一年半以上的參與專案以及了解IOTA基金會的人和其未來的方向後最後才決定成立了BiiLabs。

這一段過程我們記錄下來也是希望接著SSX或者其他有興趣的夥伴都可以持續驗證這樣的方式,試著找到下一個可能會Booming的科技,也是能夠帶來比較大國際影響力的科技透過國際參與來讓人才國際化,千萬別只是為了替某些人找出路的概念,那恐怕是不會成的。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朱宜振

人稱朱拉麵,南星創速器(SSX)創辦人。第一代的互聯網人(成功大學夢之大地創辦人),卻走上嵌入式硬體產業,十五年以上軟硬體經驗。現從事新創孵化/加速事業,關注智能硬件、醫療器材及互聯網項目。自詡為新創志工,期待為下一代帶來更多的改變。LinkedIn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