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Product常是消費者『說不出來』的產品!

2004.12.01 by
數位時代
Good Product常是消費者『說不出來』的產品!
Q:你常常到世界各地參加許多評審活動,對你而言,什麼是好的設計?什麼是讓你感動的設計? A: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是「設計什麼產品,就該像什麼...

Q:你常常到世界各地參加許多評審活動,對你而言,什麼是好的設計?什麼是讓你感動的設計?
A: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是「設計什麼產品,就該像什麼產品」。一個好的設計或創意應該是一目了然,馬上可以被了解的。好設計最重要的是:創新、溝通、服務使用者,以及獨特性。一個好設計的形成需要很多主客觀因素的配合,市場、溝通、美學…等等。
現在環境的變化很快,設計者如何契合於整個環境的變化,成為最大的挑戰,這是全世界設計界都面臨的問題。
我覺得設計師不該只設計人們所要求的,消費者其實根本不清楚他們要什麼,設計師要會思考,不能跟著潮流走,要想在潮流之前。
讓人感動的產品,往往是設計者幫使用者提供了一個「他們很需要、但自己說不出來」的設計,要做出這種東西,一定是走在消費者前面,但是用他們的角度來思考。
另一個重點是品質,好比說我們在工作時為了比較產品,常會把自己的眼睛蒙住,用手撫摸不同手機的表面,如果你試過就知道,不同品牌的手機認真摸起來的觸感有多大的差距!
但我們很清楚不同的市場對品質的定義並不相同,你不能拿歐洲對品質的標準,來界定亞洲人認定的品質。

Q:你是商學院出身,什麼樣的機緣會到iF獎工作?
A:我原本在貿易公司工作,負責到世界各地策劃商展,認識了iF的人之後,我被他們對設計的熱情打動。在iF工作的人即使年紀很大,隨時都對新的設計充滿高度的興趣,那種從靈魂深處散發出的熱情,你只要跟他們聊幾句就會被吸引。於是我加入iF,負責籌辦在世界各地舉行、由iF主辦的設計獎項和會議,1995年起我擔任iF獎執行總監。
這個工作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你每一天都有機會和世界最頂級的設計師接觸。以前你只能看到這些大牌設計師的作品,從媒體上看到他們的消息,現在他們竟然變成和我一起工作的對象!這真是太過癮了!

Q:許多台灣公司例如BenQ和華碩這一兩年在iF獎獲獎,他們認為能夠得到iF獎是跨進國際設計名牌的重要關卡,身為iF獎的執行總監,你有什麼看法?
A:每年,iF獎(International Forum Design)吸引超過1800組、來自30幾個國家的作品參賽,國際工業設計領域享有極高知名度。跟其他區域性的獎項例如日本G-mark、美國IDEA相比,iF獎更重視實用性、創新性、可行性等標準。我一直很注意BenQ在創意設計和產品規劃的發展,想想三年前還沒有人知道BenQ是誰,現在它的產品已經賣到世界上許多地方。
設計其實是一個公司發展最好的策略,設計不只是一個讓產品變得好看、更有賣相的工具而已,設計本身就是策略。

Q:你常常到世界各地參加許多設計相關的活動,你對台灣的設計水準有什麼評價?
A:我印象最深的的是:亞洲的設計者似乎都特別喜愛高科技產品,到處都是電器產品,好比說在咖啡店兩個人面對面坐著,各自在講手機,為什麼他們不跟對面的人聊天,而是打手機聊天呢?在歐洲也有這種情形,不過通常是年輕男生才會這樣,我在這裡發現你們的男生、女生都喜歡講手機。
我們曾經比較過歐洲學生和亞洲學生的不同,像歐洲的設計學生在做一件作品前喜歡討論、溝通,但亞洲學生卻是一開始就埋頭一直畫圖,以至於作品普遍性缺乏更深、更強的力量。
如果你還沒想清楚就去畫設計圖,就算畫的再好,那只是滿足設計師本身創作的快感,而不是幫消費者解決問題。
就我所知,三星很喜歡找歐洲大牌設計師幫他們作設計,可是他們是一個產品一個產品分別找設計師,等到收到設計圖,看了覺得超乎他們想像,就叫公司內的設計師修圖,理由是我們的市場不能接受這麼酷的設計。
如果是這個理由,那我很好奇當初為什麼決定找外國設計師來作?最了解市場的不就是你們自己嗎?我建議亞洲公司要找外國設計師,應該一次簽三年約,就整個產品線來規劃,而不是單一商品找人作設計,要有夠長的時間來觀察市場的反應,而不是先作一個再看看下一個怎麼辦。我一再強調,設計是最好的策略工具,絕不能把設計當成工具而已。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