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不是媒體的朋友!傳統媒體與數位媒體的對決

2018.09.28 by
朱平
朱平 查看更多文章

生意人、悅日人、漣漪人。目前倡導並推廣有更高社會目的的營利企業商業模式(Profit for Purpose Business),希望連結更多年輕創業人參與創新經濟,共同創造台灣新的可能。

Facebook不是媒體的朋友!傳統媒體與數位媒體的對決
shutterstock
經濟學有言,有獨占性的公司就有可能抑制創新和減少工作產生,過去對於「壟斷」的定義主要從消費者權益出發,但進入數位經濟時代,面對真正有壟斷能力的新型媒體公司,傳統觀念必須產生新的論述。

前一陣子,《Monocle》雜誌創辦人泰勒.布魯爾(Tyler Brûlé)邀請我與Ming去香港參與他們舉辦的2018年Mini Media Summit(註1),主要是討論「到底紙本雜誌能否賺錢?」Tyler舉了許多實例,證明影像雜誌設計、面對面的訪談及專題故事編輯仍然非常重要,在目前數位自媒體當道中,更顯示出「專業記者」的重要性。

討論會議中,有幾件事再次觸動我的感慨!

  1. Why don’t companies own their own communities rather than hand them over to Facebook?
  2. When will landlords realize that people like to read and bookstores are, in fact, luxury retail?
  3. The power of focus.
  4. The advertising industry needs to give up on programmatic advertising.
  5. Will ever an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 make a living?

不可否認紙本雜誌或媒體都碰到生死存亡的時刻。《Monocle》雜誌一直是我與Ming十多年來合作的重要夥伴,更是學習的對象。多年來看到Tyler及他的團隊不斷創新、不斷投資、不斷提醒我們品牌定位、版面設計、影像及原創報導才能建立紙本雜誌的獨特品質及品牌。有了明確定位及品質,才有忠實讀者及廣告主,有了獨特品牌,才能轉型成為一個全方位的生活設計、品味設計、體驗設計、品牌設計及會議設計公司。

以物易物的經濟

在會議中,我有機會跟一群外籍媒體記者討論另一個更大的議題,傳統媒體跟數位媒體的未來。美國司法部以《抗壟斷法》(Antitrust)阻止兩家巨大傳統媒體AT&T及Time Warner合併(註2),因為這種垂直式合併會減少競爭而增加消費者的訂閱費用。這件訴訟,值得我們重新檢視《抗壟斷法》的真正精神。當然AT&T及Time Warner是要證明合併才是唯一方法,去面對真正有壟斷能力的新型數位媒體公司(Google,Facebook,Amazon及Netflix)的競爭。

讀我專欄的朋友都知道,我對這種大者恆大的數位公司有疑慮。這些公司擁有數位平台經濟,不但大到恐怖,更是無比富有,基本上已獨占了他們所屬的經濟體系。

最基本的經濟學告訴我們,有獨占性的公司,就有可能會抑制創新、競爭、工作產生及成長。而美國的《抗壟斷法》已經不適用在數位經濟的未來了。在過去,所有的抗壟斷法中,僅要確定一件事「消費者權益」(Consumer Welfare),只要合併能讓消費者付出的「錢」減少,合併的可能性才會高。

但在數位經濟中,數據(Data)才是真正的貨幣,不是錢(Dollar)。我們可以用很便宜的價錢甚至免費,得到許多不同的服務(資料搜尋、網路購物、影音收看等)。但是這些服務真的是便宜或免費嗎?事實上是用我們的個人資料提供給這些數位平台公司來交換我們所需的服務。這是一個「以物易物」的經濟(Barter Economy),在這種以物易物經濟中,用「消費者權益」來確定壟斷與否就失去意義了。

重新論述市場壟斷

最近看到一個數據,數位廣告的收入在美國已高出電視廣告,而Google及Facebook兩家公司在2017年就占了84%的數位廣告收入。同時間,有線電視失去242萬訂戶,如果要談壟斷,絕不是這些舊有的大型傳統媒體公司。當然這些數位平台經濟的媒體公司一定爭辯這不是真正的問題,因為消費者得到更好、更快速、更便宜的內容及節目。如果照這樣的邏輯,為了讓消費者有更好的內容,在數位經濟中,愈來愈多的權利將集中在這些數位平台媒體公司。對我這種相信「壟斷」就一定會阻止讓更多人分享經濟成長的人,的確是一個大麻煩。讓富有者更富有的財富集中,就是這種大者恆大的結果,我們必須有新的論述。

我們不能僅看公司的強大是否能降低消費者的付費單一標準(消費者的好處及權益),一種新的論述必須要從單一消費者的權益擴大至全體的經濟體系(Economic Welfare)。因此沃爾瑪(Walmart)或亞馬遜(Amazon)可能因為強大而能提供最低價給消費者,但也因為他們的強大而會擠壓整個供給鏈,最後會減少新創公司及減少工作的產生。在一個數位經濟時代,一些傳統概念需要重新思考,因為競爭的定義已不是我們所熟悉的。

沒有人不知道Google及Facebook的主要收入是廣告,Facebook在2018年第一季的廣告收入即是120億美元,因此許多人在預估Facebook會另創一個新的Ad Free Subscription Model, 讓Facebook能更保護使用者的隱私(註3)。但Facebook真能犧牲這麼巨大的廣告收入嗎?創新者的兩難是任何Incumbent(市場知名品牌大公司)的宿命。您會付費來交換Facebook不會用您的個資盈利嗎?您會願意花多少錢?Facebook的服務是您願意付費的嗎?

傳統紙本雜誌媒體真如Tyler在Monocle Mini Media Summit所說,必須要有獨特的品牌才能帶來多元的收入。任何媒體都需要建立自己的平台,而不是依賴Facebook。

千萬記住:Facebook不是媒體的朋友!

看三篇附註文章:
註1:〈The Monocle Media Summit 2018〉

註2:〈AT&T Would Use Time Warner as a 'Weapon', Justice Dept. Says〉

註3:〈Could an Ad-Free, Subscription Version of Facebook Be a Viable Option?〉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