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大象起舞——這些七、八年級金融戰將
專題故事

封閉、保守、僵化,或許是不少人過去對金融業的想像,但隨著FinTech浪潮來襲,金融機構也紛紛走向轉型之路,而其中有一群年輕世代,憑著新技能、新思維、新方法,帶領金融業在創新路上突破僵局。看這幾位七、八年級生,如何替歲數為他們好幾倍的金融機構尋找下個時代的機會。

中信金控區塊鏈實驗室負責人李約、經理黃晟恩

1 用創業精神在金融機構內跑動區塊鏈——中信金控「Blockchain Brothers」

周書羽攝影
中國信託是第一個加入國際金融區塊鏈聯盟R3的台灣金融業者,更早於2016年就成立區塊鏈實驗室,而背後兩位靈魂人物,一位是年僅不到30歲的李約、另一位則是有4年海外派駐經歷的黃晟恩。

談到國內金融業者對區塊鏈的佈局,不能不提中國信託,他們不僅是第一個加入國際金融區塊鏈聯盟R3的台灣金融業者,更早於2016年就成立區塊鏈實驗室,而背後負責人是年僅不到30歲的李約。

中信銀區塊鏈實驗室目前約70人,對內連結銀行、證券、人壽等跨單位部門,成員來自業務、技術、法遵、稽核等;對外合作單位超過百家,包含R3、大學、產業都是合作夥伴。

李約在2013年加入中信法人金融儲備幹部,並於2016年加入數金處、接下實驗室負責人的職位,是區塊鏈實驗室頭號員工,也是實驗室從無到有的主要籌備者,目前專注在產業間的異業結盟;而有4年海外派駐經歷的黃晟恩,也在2017年回台時加入實驗室,由於擁有海外法人金融領域相關歷練,負責與其他銀行間的協作,例如R3。

這一對中信區塊鏈實驗室靈魂人物,被中信數位金融處處長蘇美勳賦予一個很像男孩偶像團體的稱號:「Blockchain Brothers」。

掌握跨部門、跨國合作的訣竅:先有共識再往下走

年紀輕輕就扛下負責人重任,李約有他一套方法。為了讓實驗室新加入成員快速上手,李約和早期夥伴主動製作一套區塊鏈訓練講義,甚至分成業務人員和技術人員版本,讓新進成員可在短短兩個禮拜內入門區塊鏈。

不過區塊鏈被視為革命金融產業的技術,在實作上和其他部門是否會有摩擦?就像區塊鏈核心概念「共識」一樣,中信區塊鏈實驗室也秉持這個概念。李約解釋,金融機構在傳統運作上,多是中心組織先有構想、之後才找別的單位加入,但他們則是反過來,讓合作夥伴從構想、概念性驗證(POC)階段就參與,確認彼此需求、了解可帶來哪些效益後,有了共識才會進入下個階段,也因此,不太會有需要誰「配合」誰的問題。

「國內金融業比較少有這樣的運作模式,」李約說,但像這樣「社群」的合作概念,在國外其實蠻常見。

在加入中信之前,中信區塊鏈實驗室負責人李約曾於新創加速器AppWorks實習,現在他則在強調「內部創業精神」的中信區塊鏈實驗室,和創業一直很有緣。
蔡仁譯攝

而事實上不只是銀行內部,這點在R3也是相同的。黃晟恩說,區塊鏈很新,國外大型金融機構也都還在不停嘗試,很少有「誰比較有經驗、誰說了算」的情形發生,因此在合作上也會有很多來來回回辯證的過程,確認區塊鏈在邏輯、業務需求、技術上,是不是真能解決痛點。

蘇美勳補充,為了避免為區塊鏈而區塊鏈,他們內部會經過很多爭論,第一是確認有發現客戶痛點嗎?;第二是,解決痛點一定要用區塊鏈嗎?不能用更簡單的方法嗎?辯證完後,就會看區塊鏈的好處是什麼,包含降低風險、增加業務機會、提升效率等,最後再用量化指標去往上和橫向說服。

為了更快與工程師達成「共識」,同樣是金融背景出身的李約和黃晟恩,也靠自學了解區塊鏈技術,像現在和外部工程師討論事情,已可自行回答多數問題,這樣的好處在於,他們會知道區塊鏈的技術瓶頸在哪、不會亂開需求,另一方面,他們也要求工程師要懂業務、要能用英文溝通,這也讓工程師有機會提出更好的解決方案、不會只是按表操課。

在金融創新路上,給年輕人國際舞台

中信數金處創新一部經理黃晟恩分享,人才培養應是T型發展,在職涯早期廣泛接觸各種事務、不要把自己受限於某個產品,而這些累積也是未來的創新養分。
周書羽攝影

在區塊鏈創新領域,年齡或許並不那麼重要,但在位階鮮明的金融產業,資歷卻是重要關鍵,而在這點上,中信並不吝於給年輕人舞台。

像中信目前參與R3國際貿易專案Voltron,成員包含全球十幾間銀行,黃晟恩不只代表中信出席、同時也是台灣代表,少了他,R3區塊鏈專案的設計上可能就少了台灣民情。舉例來說,國外簽署文件習慣用簽名,但台灣則慣用印章,因此在討論如何用區塊鏈讓國際貿易流程自動化時,文件需要蓋章這個痛點也要一併提出。而作為實驗室負責人的李約,則代表中信到各國發表區塊鏈研究成果,曾到以色列、香港、大陸等地方演講。

儘管他們所交流的對象,輩分可能大上一輪,但年輕對他們而言並不是阻礙。黃晟恩表示,就算在R3裡面對的是國際各金融機構的中高階主管,如果聽不懂他的口音,還是要勇敢把同一件事提出來重新討論,確認對方想表達的意思。

設計Logo、取公司名樣樣來,用創業精神拚事業

事實上,在大型金融機構做數位創新,和創業過程也很像。蘇美勳說,創業萬事起頭難,可能要先募到種子輪,接著找資源,而區塊鏈實驗室也樣經過這樣的過程,先說服各單位要錢,錢到位後要再找成員。

「我們這邊比較希望培養內部創業精神,」蘇美勳說,因為數位金融本來就要顛覆很多既有的東西、成員也必須有這樣的能力。

對想加入金融業的年輕人,中信數位金融處處長蘇美勳建議,學習熱情和接受挫折的能力是關鍵,「在創新的道路上,成功不是必然的,但有沒有辦法總是歸零、重來,這能力蠻重要的。」
周書羽攝影

創業精神在李約和黃晟恩身上展露無遺。「你把這當一個事業後,就會理所當然的做這些事。」李約說,就像新創創辦人沒有上下班概念,他們也常利用放假時討論區塊鏈議題、跑社群、看書,否則區塊鏈步調太快,不跟上會被甩在後頭,「所以一定要有熱情。」

對黃晟恩而言,區塊鏈正因為變化快、研究起來很有樂趣,所以不會覺得是在達成工作要求,而是自己想學習的新東西。甚至,他們還會替每個專案取公司名、設計logo,就像真的在創業般。

在蘇美勳眼裡,這批出身儲備幹部的年輕生力軍,做事沈穩、樂於分享,對新事物的學習也很積極。她表示,李約利用下班時間和區塊鏈社群交流,常帶回連他們都不知道的資訊,這樣的工作態度和熱情,讓高層願意放手讓年輕人嘗試,「有時候我都忘記他幾歲了。」蘇美勳笑說。

不過對李約而言,年輕可以是優勢,也可以是挑戰。「好處是還有時間,壞處就是只有這些時間。」他用球員比喻,年輕球員的好處是,一場打不好、大家不會特別苛責他,但如果幾年內不把自己練到一個程度,很快就會被市場淘汰掉,因此要把握好在五年內練出自己的獨門絕活。

訪談結束,李約興致勃勃地向我們介紹實驗室中「RuneBox」這間公司的名字含義和logo設計理念:中文名稱是「符盒」,背後有「要符合大家需求」的含義,就像區塊鏈的「共識機制」;而logo裡面的「R」字,則取自Rune(符石)這個單字。

「在手遊神魔之塔中,來自北歐神話中不同種類的符石,都有自己的力量,」李約解釋,「把它們串在一起,神奇的事就會發生。就跟區塊鏈一樣。」

周書羽攝影

李約

1991年生,畢業於國立台灣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曾任中國信託銀行董事長室、中國信託銀行法人金融儲備幹部,現為中國信託金控數位金融處創新一部經理。

黃晟恩

1985年生,畢業於美國康乃爾大學公共事務研究所、國立台北大學經濟學系,曾任中國信託銀行新德里分行審查、新加坡分行行長特助、法人金融儲備幹部,現為中國信託金控數位金融處創新一部經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台新銀行數位金融部Richart部長李雅婷

2 打造進攻式數位銀行!當初接下燙手山芋的她,把Richart變成明星產品

蔡仁譯攝
「最會幫年輕人存到錢的銀行」一隻打著紅領結的小白狗,訴求年輕理財族群,這個數位銀行不僅累積40萬名用戶,更穩居市佔率第一,今年用戶申請動能更比去年成長數倍,而幕後操盤的靈魂人物,是親切感十足、充滿活力、鬼靈精怪的Richart部長李雅婷。

2015年5月,台新銀行成立數位金融處,這個數位金融處有個大任務:8個月內推出主打年輕人的數位銀行。現在,Richart這項產品已是台新代表作,累積有近40萬名用戶,市占率第一,今年申請動能更是去年五倍。

自告奮勇負責Richart,創造自己的舞台

作為Richart催生者的李雅婷,在2011年加入台新,曾在數位金融、財富管理、客群經營、數據分析、通路銷售管理等個人金融各單位歷練,也曾於企業管理顧問公司任職。

在2015年台新籌組數位金融處時,李雅婷是少數自告奮勇加入的人。她回想,當時儘管已經設定要做可接觸年輕人的「進攻式數位銀行」,但除此之外,產品細節、組織架構、市場客戶都是模糊不明,並非所有人都想從穩定的位置換到全新領域。

「我也會擔心,但我覺得做新的事情超好玩啊。」她說,「因為大家都不知道是什麼,你更有機會捏出那個形狀,更有舞台去做創造。」

號稱最愛吵架的團隊

而事實上,過去李雅婷在銀行不同單位輪調以及企業管理顧問公司累積的專案管理經驗,包含時程控管、專案範疇、如何爭取資源、財務模型試算、跨單位溝通等,也都在這時派上用場。

李雅婷表示,Richart團隊成員需要三點特質。一是創業家精神,因為數位金融沒有規則可循、要去開創,且得在風險控管和客戶便利體驗之下做出權衡,一種方法不行、必須想出十種不同解方。二是不怕跌倒,因為每天要被規範磨、被未知磨、被法令磨、被系統磨。第三是洞察力,要能看出科技、流程、使用者體驗,在業務上要如何做不同運用。
蔡仁譯攝

雖然有方法,但要在8個月內讓數位銀行APP上線並不容易,當時市場上另一家數位銀行已經上線,更讓她壓力大增。為了突破挑戰,李雅婷一開始就導入敏捷式開發,這方法雖然在科技產業不足為奇,但其所強調的「速度快」和「高彈性」這兩點,都不是金融業以往的強項,而從傳統金融體系出身的李雅婷,一開始也很難適應。

「對我們最大的衝擊就是『溝通密度』這件事。」李雅婷舉例,過去金融機構負責專案,很長時間是要自己做財務模型、規劃產品,找出特點後才找同仁討論,但在Richart,早上一進辦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開站立會議報告溝通。

以開發應用程式來說,過去是用戶開需求給資訊人員,接著就各做各的,等資訊人員開發完用戶再將系統拿回去測。但在Richart,資訊人員和用戶就坐在隔壁,隨時可以討論,「像今年我們就把隔間拆了。」

除了工作方法,成員背景多元也是Richart團隊一大特色。「我們團隊大概都是一些瘋子。」她笑說,「大家都是奇人異士。」不只有金融背景的人,還有來自娛樂、半導體、3C、外部稽核、文創等領域,甚至有人原本準備要當導演。

因為成員背景多元,大家看事情的角度不同,例如,從事過稽核工作的成員會注意到細節和流程,來自文創產業成員則相當注重美感。也正因為看事情角度不同,要達成共識往往需要經過熱烈討論,她形容:「我們是最愛吵架的團隊。」

高彈性、速度快的團隊,來自高度授權

除了團隊夠給力,對李雅婷而言,Richart能做到今天的成績,很大的關鍵在於上層高度授權。「面對數位市場要高彈性、快,當決策流程拉到很長,就會慢、會跟不上市場。」他說,像是目前與Richart相關的多數決策,最高只需到李雅婷。

這段時間,李雅婷也做了不少集團內的首創。

例如,Richart把過去用在遊戲開發的「封測」,首次應用在金融業,在APP上線前找來30名客戶測試,請他們回去使用一個禮拜後回饋意見,收到意見後同樣只花一個禮拜,就讓改完的APP就上線。而回想起整段事情的始末,李雅婷還是忍不住覺得有趣,當初只是一名輪調到行銷部的儲備幹部隨口一提,沒想到竟然獲得熱烈迴響。「對於很好的idea,Richart團隊是不願意放過的。」

另一個例子是,Richart上線兩年中間經過重大改版,但通常在大型企業中,應用程式做重大改版、等於是改變APP的長相,需要一層層向上呈報,最後還得經高層裁示要哪種版本,但Richart卻只要團隊測試完後,就能上線。

去年Richart獲得德國紅點設計大獎,也同樣是跳脫框架的成果。以金融業過去例行的獎項報名類別,紅點根本不在名單內,但他們抱著「沒什麼不行」的想法姑且一試,最後順利抱回得獎率只有9%的紅點獎座。

在創新與日常維運間維持團隊熱情

Richart已經兩歲,擁有大批死忠用戶,卻也出現新挑戰。她坦言,產品上線前期,因為大家一起革命、要維持創新的熱情比較容易,但現在還得兼顧例行維運工作,維持熱情反而需要更花時間經營。

一是創造成就感。李雅婷說,最好的方式是讓團隊覺得他所提出的想法,可以在非常短時間內上線,無論是在市場上被接受或被鞭,都能帶來成就感。另外,為了避免有人在同個位子上做太久而疲乏,Richart也很鼓勵內部輪調。李雅婷分享,同領域中的任務轉換,他們約每兩個月就會評估,例如原本做智能理財的人,可能換去做貸款。另一種是,專業領域不同的人彼此也能輪調,像今年初Richart就有三人輪調不同領域。

至於李雅婷自己,則是常用Day1心態提醒自己。「我們內部有個slogan(口號):超越時代極好用的銀行。」她分享,當產品實際放上市場、市場給我們的回饋,就是最大的熱情來源。李雅婷回想產品上線第一天,大家在晚上十一點第一次成功完成線上開戶的那種興奮感,至今仍印象深刻。

運動也是李雅婷調劑身心的方法,網球、滑雪、瑜珈都是他所愛,百岳也已攻下好幾座。

「不只是產品,Richart另一個策略上的意義是,要當數位轉型的前哨戰。」李雅婷說,就像現在,台新其他APP開發也開始採用敏捷式開發,而Richart申請的專利,如跨行手機號碼轉帳,也可以快速導入集團其他平台。由Richart種下的創新火苗,正在集團內星火燎原。

蔡仁譯攝

李雅婷

1981年生,畢業於政治大學金融系、IESE商學院和倫敦商學院研究所,曾任銀行MA儲備幹部、外商企業管理顧問,現為台新銀行數位金融處Richart金融部部長。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國泰金控數數據發中心資料工程師郭泰頤

3 工程師闖蕩金融界!國泰金控首位數據分析師,從資料中挖出金礦

蔡仁譯攝
郭泰頤是國泰金控第一位從外部招聘的資料工程師,早在國泰金控數數發中心成立前就加入,年紀不到30歲的他,現在已經是資料研發團隊負責人之一。

接受訪談前,郭泰頤才剛結束一批面試。年紀不到30歲的他,現在已經是資料研發團隊負責人之一,是國泰金控第一位從外部招聘的資料工程師,早在國泰金控數數發中心成立前就加入,資歷僅次於創立國泰金控數位暨數據發展中心(簡稱數數發中心)的副總經理姚旭杰,郭泰頤則是員工編號No.2。

從不敢加入金融業,到希望用數據改變金融業

郭泰頤畢業於台大資管所,曾經創業、到YAHOO實習。他坦言,對科技人來說,以往金融業並不在選項內,「金融業比較沒有這麼樣重視創新、以穩健為主,我們比較不敢加入。」郭泰頤說。

但在2015年底,他碰巧看到《數位時代》第259期的《FinTech完全解析》,看到他國將科技結合金融的應用,覺得台灣這塊還有很多成長空間、不希望看到台灣成為「金融科技孤島」,「這也符合我自己的浪漫情懷,別人不敢做的我就來做。」他笑說。

從2016年加入,開始認識金融領域知識、接受任務,郭泰頤去年已開始領導三個專案,今年還接下新任務:和另一位夥伴一起帶領隸屬於數數發中心、約十人的數據研發團隊;時隔兩年,整個數數發中心從原本十人不到,成長到目前兩百多人的規模。

作為該團隊第一位資料分析師,郭泰頤不得不逼著自己快速成長。回想一開始對金融業很陌生,甚至連信用卡也沒辦過,但他有一套快速累積金融領域知識的方法:用資料認識客戶。例如,過去不知道信用卡辦卡流程的他,在分析「為什麽顧客喜歡透過APP核卡」的過程,快速建立信用卡辦卡相關金融知識。

從另一個角度看,加入時對金融領域的不了解,也成為郭泰頤的優勢。他分享,姚旭杰當初的想法就是,找一群非金融背景的人來做數位金融,「比較不會帶有金融人的一些bias(偏見),有時也會擦出蠻有趣的火花。」他舉例,像網銀APP登入,非金融人會想為什麼要有這麼多繁瑣的流程?但金融人卻會覺得受限於法規,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因此,如何在兼顧安全和法規,又增加顧客體驗,就是雙方可擦出火花的地方。

加入國泰後,郭泰頤第一個任務是在國泰優惠APP,搜集客戶行為、做出推薦系統演算法,推薦客戶適合產品。

當時,並非所有人理解資料分析師和集團原有的統計分析人員有何不同。郭泰頤解釋,過去統計分析的範圍限縮在金控旗下各自的子公司,且數據比較偏向顧客「實體行為」,例如買保單和信用卡刷卡,而他們則是首次分析「數位行為」,例如點擊項目、瀏覽時間等等。

在做完國泰優惠APP專案、實際提升點擊率後,集團其他人才開始了解,這種機器學習演算法如何影響點擊率或客戶行為、及在金融可以發揮的功能。

不只做完任務、還要從源頭解決問題

面對任務,或許是資料工程師的天性,郭泰頤習慣從更源頭的地方解決。

例如主管交辦他做信用卡推薦系統,但他卻從「顧客貼標系統」開始做起。根據過去在Yahoo負責電商推薦系統的經驗,他先用信用卡交易行為替客戶貼上喜好標籤,之後再根據這些標籤推薦演算法。

郭泰頤表示,「顧客貼標」這件事看似簡單,但相關的數據技術的觀念是過去國泰比較少見的。目前,這套數據貼標系統平均每日可算出「每人與標籤對」的數量高達六千萬到一億個,被貼標籤的用戶多達四百萬,每人可被貼至少二十個標籤;且因標籤數量龐大,過去只能做到每月更新一次,但目前卻能做到每天更新一次。目前,客戶貼標的應用也不止在信用卡推薦,幫助各個業務單位挑出他們要的人、去做行銷。

設計資料處理架構HIPPO,整合金控散落數據

對外,資料工程師用數據幫助其他部門做商業決策,對內,國泰金控也研發出一套大數據分析的秘密工具,就是在2017年推出、採「資料微服務架構」設計的「HIPPO」架構。這套系統目前已經成為國泰金控的數據處理標準,初期的設計和開發也出自郭泰頤之手,而這個發想來自他本身的開發經驗。

對那些想加入金融業的資料工程師有什麼建議?同為技術人出身的郭泰頤分享,金融業數據不是死板板的機台數據,而是顧客、有生命的數據,因此他建議,不能完全只用演算法去思考事情,也要加入商業推論、喜歡和人溝通。
蔡仁譯攝

郭泰頤分享,有一次主管請他彙整顧客在不同通路的資料,但他發現,顧客數據散落在不同IT系統的資料庫,例如ATM交易、信用卡刷卡、網銀操作系統等,以當時的架構,想匯整這些資料必須透過人力高度客製化操作,過程繁瑣也耗時,且一旦資料量大,系統就會當掉。

發現問題後,雖然要硬著頭皮完成主管交付的任務也行,但郭泰頤認為,如果不從源頭改起,隨著資訊量越來越龐大,數據只會越來越難串接。因此,他想辦法說服主管,讓他把原先任務放一旁、花兩個月左右建好資料串接的地基,也就是現在的HIPPO系統。

透過HIPPO,只要有系統數據到位,金控內部相關的應用程式開發者會收到通知,簡化將相關數據匯入的步驟。除了串接數據,HIPPO還延伸出顧客行為貼標、顧客商品推薦、顧客個人相關行為彙整等應用,並提供儀表板,讓分行行員觀察顧客的最新狀態。「未來應用可以是無限的。」他說。

去年,郭泰頤開始和風險單位合作,將大數據、機器學習應用在信用評等分析,希望除了帳戶、信用卡繳費等傳統金融數據,也能透過用戶數位足跡(如網頁瀏覽行為)、社群網路資訊數據預測顧客的風險等級。

技術以外的挑戰:說清楚導入新技術的效益

以不到30歲的年紀便成為負責驅動金融科技創新的重要角色,郭泰頤認為,年輕最大的優勢在於可以更快抓到技術趨勢、對導入新技術更有熱情,可在解決問題時帶來新的洞察、做出意想不到的事。

但他也提醒,金融業不只看技術,也很重視技術帶來的成果。例如,在科技公司,只要有件事技術夠厲害,大家就會想試試看,但在金融業會更重視,做這件事的目的是什麼。因此如何清楚表達導入新技術的價值、說服其他部門新作法的優點,這反而是挑戰。

兩年前,郭泰頤曾立下豪語,要用大數據和 AI 改變台灣金融業,現在的他,看見不只國泰、越來越多金融業者開始用數據解決問題,他說「這件事真的發生了。」

蔡仁譯攝

郭泰頤

29歲,畢業於台大資管商業智慧實業室,研究專利的語意、文字探勘,曾在Yahoo實習、開發大型電商商品推薦系統,與朋友共同創辦線上履歷平台 Himelight.com,現為國泰金控資料工程師。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玉山銀行數位金融處支付專員李妍蓉

4 學長姐助攻,職場新鮮人越級打怪!帶領玉山跨境支付交易額連三年成長破50%

蔡仁譯攝
提到玉山銀行,第一個浮出腦海的常是那襲十幾年前傳承至今的翠綠色制服。而現在有另一群人披上這件綠色戰袍,帶領玉山走出新路,在平均年齡不到30歲、規模150人的數位金融處,李妍蓉是其中佼佼者。

提到玉山銀行,第一個浮出腦海的常是那襲十幾年前傳承至今的翠綠色制服。而現在有另一群人披上這件綠色戰袍,帶領玉山走出新路,在平均年齡不到30歲、規模150人的數位金融處,李妍蓉是其中佼佼者。

一年半成為大型專案負責人

80年次的李妍蓉畢業於中山財管系、輔修企管,在大四那年報名Google關鍵字數位行銷比賽,負責行銷玉山網路銀行App,也因此她才發現數位結合金融也可以很有趣,打破對金融業沉悶、封閉的印象。最終,李妍蓉與團隊獲第三名,也拿到進入玉山的入場券。

以往加入玉山的新鮮人,平均訓練兩到三年才會接手專案,而李妍蓉加入玉山的前兩年,正好是玉山數位金融處快速擴編的時期,在這段期間,李妍蓉也在行銷和數位服務產品專案中累積不少經驗值,因此2015年,入行僅一年半的李妍蓉被擢升成為專案負責人。玉山是國內首間跨境電子支付業務許可的銀行,其中一項服務「淘寶跨境e指購」,也是李妍蓉接手負責的專案。

在此前,台灣消費者在淘寶購物,沒有信用卡的人必須請不知名第三方代為在支付寶儲值,既不保險也有洗錢疑慮,看到這個機會點,玉山在2014年6月推出「淘寶跨境e指購」,讓消費者也能透過轉帳和WebATM付款。

接下負責人職務,李妍蓉的任務就是帶領團隊觀察台灣消費者行為,從中找出新機會,再與淘寶、支付寶等跨境合作夥伴洽談新合作。例如,在2016年,除了原本的轉帳功能,他們又新增支援超商代碼繳費服務;2017年,觀察到手機網購趨勢來臨,把玉山的跨境支付服務接入淘寶APP。李妍蓉分享,從2014年起,該服務已連續三年雙11單日交易額成長超過50%。

培養換位思考的觀察力

就算是同公司、擁有相同企業文化的各個部門,在溝通上都還是可能有代溝,更何況李妍蓉面對的是中國互聯網公司。李妍蓉指出,挑戰在於,中國和台灣風俗民情不同,淘寶不了解台灣消費者使用習慣,以超商代碼繳費為例,中國超商很少,很難想像台灣消費者對超商的依賴,因此要想辦法讓對方理解台灣超商代碼繳費市場的商機。

確認合作後,如何讓雙方步伐一致則是另一項挑戰。李妍蓉舉例,對淘寶和支付寶這種互聯網公司而言,今天拋出需求、下個月調整好上線,是很習以為常的速度,但以銀行嚴謹的內稽內控標準來說,一個開發週期需要完整的規劃和測試,且也有其他既定開發排程,因此如何對內協調各單位資源、對外和跨境商戶爭取時間,是李妍蓉要面對的一大課題。

另外,淘寶、支付寶的跨境業務不僅限台灣市場,而不同市場會互相排擠資源,因此如何爭取資源、讓台灣開發項目獲得優先權,也是挑戰之一。

不過在雙方溝通過程中,李妍蓉觀察到,對方特別重視數據,「像他們很在乎支付過程中的掉單率、訂單無效的比例,」因此,李妍蓉也試著換位思考,用數據和產生效益去和他們溝通;又或者是,在開會時稱呼對方「同學」、而不像台灣習慣講的「同仁」。「這都是些小細節,但能讓雙邊溝通更順利。」她說。

而挑戰和成就感總是一體兩面的。李妍蓉表示,獨自負責大型專案不只需要會企業產品,還必須和風險管理、客服維運、行銷、資訊開發等領域的人合作,溝通協調會是很大的挑戰,但這也是李妍蓉覺得有趣的地方:「你會不斷更新自己的思緒,沒辦法只沉在自己的世界中。」

學長姊制度,幫她從新鮮人「轉大人」

對打算進入金融業的新鮮人,李妍蓉建議應具備三點。一,積極和熱情,因為執行專案會遇到很多困難,保有正向態度是度過難關的關鍵;二,當責和跨界,顧客或商務要的不是單一的產品或服務,而是整體解決方案,因此不能侷限在自己的領域;三,謙卑和感恩,了解每個小任務背後的意義,都是能夠獨當一面的過程。
蔡仁譯攝

關於年輕這個特質在金融業中的挑戰,李妍蓉認為,挑戰不在年紀、而是經驗不足。但就如李妍蓉在整段訪談不斷提及的,玉山有特別的「學長姊制度」,無論是生活或工作業務上,學長姊都會樂意給予指導,做好傳承。有趣的是,曾有新鮮人太適應這個稱呼,見到總經理黃男州,不小心脫口而出「學長好」,黃男州也很配合地回應學弟好。

現在,李妍蓉自己也成為學姐,才發現帶人不容易,「大家說當了媽媽才知道媽媽有多辛苦,我現在也是。」她分享,其中難處在於讓對方成長、訓練獨當一面、給予舞台等面向間,有時是互相矛盾的,例如,直接給標準答案更省時間,但這會讓對方沒學習怎麼成長,因此她也還在摸索如何拿捏。

「我們打造的不是個人英雄,是英雄團隊。」李妍蓉說。就像她,一路從學妹變學姊、從執行任務到負責專案,有的不只是幸運,還有玉山願意給年輕人舞台,且過程中有學長姐教導做事的心法,讓她得以真正成為獨當一面的人。「以新鮮人來說,加入玉山真的蠻幸福。」

李妍蓉

1991年生,畢業於中山財管系,曾參與玉山行銷活動、行動銀行數位產品規劃專案,現為玉山「淘寶跨境e指購」專案負責人。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