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鬧赴美IPO、交易卻意外暫停——M17羅生門怎麼看?
專題故事

M17在美IPO是台灣COMPUTEX週的熱議題,這不僅對新創圈是一劑振奮劑,也連帶引起社會對提供新創友善環境的重視,不過這個喧鬧高潮隨6月8日M17延後交易,突然嘎然停止,目前為止尚無法知道究竟M17為何延後交易,但這個不尋常的訊號也格外值得探討。

1 寫在M17重啟IPO流程前:你會投資M17嗎?

M17 Entertainment
M17集團上週五IPO延後交易的新聞,讓整個新創圈都相當意外,特別是M17集團因緘默期無法對外發表聲明,更讓整個事件成了羅生門。在有進一步訊息前,可以先試著問問自己:「如果是你,你會投資M17嗎」?

全台灣新創圈引頸期盼,相距12小時時區外的紐約,黃立成與M17 Entertainment集團正式敲下IPO鐘響。不論股價高或低,都在台灣新創史上劃下一筆痕跡。

但M17集團的股價不開高亦不開低,直接「交易喊停」的情況讓新創圈都驚呆。

IPO兩小時後,仍沒有任何交易

台灣時間6月7日晚間9點30分,M17集團正式在紐約證交所敲鐘後,另一頭,台灣的M17集團公關也邀請台灣記者進行越洋連線,預計於當日晚間11點共同聯訪執行長潘杰賢及財務長顧尚修。

不過,在等待了半小時後聯訪卻遲遲沒有開始,最後M17集團宣布「紐約證交所的交易一直卡在10:08(紐約時間)無法交易」,也因為IPO並不算正式完成,相關人員必須緘默,記者們也只能就地解散,留下錯愕。

接著四天時間內,完全沒有人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外媒《TechCrunch》直接寫了「沒有人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也有陰謀論的訊息說道,由於完全沒有資金流入,才撤銷 IPO。而《工商時報》則揭露,IPO延後並不是系統問題,而是承銷商與投資人對於匯款銀行帳戶間有所誤解,才讓IPO的程序出現瑕疵。但當以此向台灣M17集團的內部人員求證,他們也無法確認真實性,讓一切都變成羅生門。

不過,就算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我們仍可以試著想想,M17這輛台灣直達紐約的新創列車,你敢上車嗎?

AppWorks共同創辦人林之晨:要以宏觀的角度觀察M17集團

對於M17集團赴美IPO,AppWorks的共同創辦人林之晨相當肯定。他認為紐約仍是全世界大聯盟等級的資本市場,只有強者才能加入同場較勁,台灣企業能夠在紐約證交所IPO,非常值得大家為他們鼓勵。

而許多人質疑17直播並沒有技術能力支撐,「打賞」的商業模式端不上檯面等。林之晨則以Twitter作為例子,很多人認為Twitter並沒有擁有獨特的技術,但仍對整個世界的政治經濟有強大的影響力。更別說17直播能做到順暢的直播即時互動,自然有不弱的技術能力,才能將延遲壓在3至5秒內。

而從文化面來說,在17直播上面有上千名主播,有了新的表演舞台能夠跟人群互動,讓一群有天份的表演者能夠因此有了新的職業,傳統的媒體、演藝圈並不會給這些人舞台。

林之晨補充說道,過去這類型的網路展演舞台長期被西方把持,如果台灣有一個平台能夠以東方世界的思維來主導,也是一種權力的平衡。以宏觀的角度來說,M17集團的進程一定會遭受不少批評,但仍看好M17的前景。

(註:AppWorks為M17集團投資人之一。)

重新閱讀招股書:M17集團的三個隱憂

我們重新攤開M17的招股書,試著找尋一些蛛絲馬跡。

在IPO之前最大的疑問是,M17集團不斷下修募資的金額,從1億美元下修到6,000萬美元,每股訂價為8美元。這對投資人來說也許是個訊號,代表公司對於自己的前景過於看好,喊出的數字並不符合現狀。

1. 現金、營收部分:賺得多、燒得兇

M17集團在去年2017年營收為7,950萬美元,扣除成本、行銷與研發後虧損2,201萬美元。而今年第一季的成績,只能用「賺得多,燒得兇」來形容,營收3,790萬美元,虧損則為2,480萬美元,意思是 M17第一季就花了6,270萬美元(約新台幣18億元),相對於M17手上握有的現金3,140萬美元,按照這個燒錢速度,可能需要強大的資金挹注支撐。

而營收組成部分,17直播是不可取代的金雞母,2017年貢獻了7,180萬美元,占比高達90%。交友部分,Paktor與Goodnight等業務的貢獻相當低落。

直播收入中,17直播排名Top 100的主播,可為公司帶來36.5%的營收、Top 500的主播則可貢獻70.5%的收入。如果按照比例換算,17 主播接受的「打賞」,光2018年第一季就超過4億台幣。

如果按照中國遊戲直播平台間的戰爭歷史,「主播挖角」的問題同樣會對M17帶來不少困擾。儘管M17集團強調自己已在台灣、日本、南韓、新加坡和香港五個市場落地,是亞洲最大、最多營收的直播公司。不過現在市場上幾乎都只剩下資本雄厚的玩家,如Bigo Live和MeMe Live等,在營收方式單調的情況下,如何持續成為強勢主播青睞的平台,將是未來的挑戰,也是第二個挑戰。

2. 使用者部分

延續上述營收來源單一的問題,由於收入來源主要是17直播,而Top 10的使用者也就是直播界俗稱的「乾爹」,占了11.8%的營收,平均每人可以在第一季貢獻將近45萬美元(約新台幣1,300萬元),相當驚人。

而乾爹是一種流動的生物,會隨著喜歡的主播漂流,只要上述10個乾爹裡面有人離開,都會對17直播造成重大的影響,這是第三個挑戰。

3. 未來

對於上述三個挑戰,解決方法也很簡單,一是擴充其他收入來源,M17集團其實自己也有電商Cello Cello,積極拓展不同的營收來源。

M17 積極擴充主播數量,2018 年第一季就增加了 2,000 多人。
M17 招股書。

另外,對於主播與使用者的問題,唯一解法就是持續留住優質主播。為此,17直播也不斷擴充主播數量(也就是上圖中的藝術家),2018年第一季就增加了2,303人。不過在使用者方面就沒有這麼樂觀,成長有些停滯,可能需要投入更多資本來獲取使用者。

只問一句:「是你,要不要投?」

看完了正方論述,以及反方的3個挑戰,就算完全不知道M17 IPO發生了什麼事情,你仍可以問問自己,今天如果你是投資人,你要不要搭上M17這台車呢?

2 M17、FII同天IPO結局卻差很大!楊應超:新創圈該重視定價跟路演

紐約證交所
6月8日是好日子,台灣兩家公司「M17」及「工業富聯FII」都選擇吉日海外上市,一個在美國,一個在上海,但兩家公司掛牌表現差異卻很大。

M17熱鬧在美敲鐘後,一直都沒有開市交易,然而鏡頭橫越太平洋,上海A股掛牌的FII股價掛牌兩日,到今(11)日已經上漲80%,好不熱鬧。

楊應超認為新創公司對資本市場的熟悉,是要學習的一課。
楊應超

異康集團及青興資本首席顧問楊應超曾參與過公司赴美IPO流程,並成功預測FII在陸股掛牌表現,稱讚鴻海老闆郭台銘是最熟悉資本市場的操作案例,此次面對M17上市,他則指出,雖然對M17的營運內容不瞭解,但從美股IPO流程而言,他認為可以觀察3個關鍵,包括定價、路演、跟公關。

他認為一般新創公司,或許因為對資本市場IPO作業不夠熟悉,很容易犯「菜鳥的錯誤」。

楊應超表示,一般赴美IPO有兩大關卡,其一是文件送到美國證監會進行審查,取得其IPO批准,這個關卡M17看來已經順利通過,其二關卡是路演(Roadshow),為期約2週,由公司向投資人說明公司展望。

通常IPO日前1~2天,銀行跟公司會確認投資者及最後購買價格,也就是俗稱定價,因此,一般企業敲鐘交易時,都尚未交割股款,所以對於外傳認購股東尚未匯款或匯錯帳戶導致無法交易,楊應超認為花旗ECM不會犯這種錯。

楊應超曾協助企業赴美IPO,路演第一天就收到3倍的超額認購需求,由於比預期要好,這也讓他後面的路演心理壓力抒解許多。而根據路演經驗,比對M17從原本計畫發行價格每股10~12美元,隨後修正至8美元來看,楊應超說,這顯示最初的定價跟市場需求不一致,或許企業主對直播領域很專業,但不夠瞭解資本市場。

M17宣佈IPO至今沒有交易紀錄,讓資本市場一頭霧水。
M17

楊應超表示,由於曾經跟M17其中一家承銷商花旗銀行合作過,他認為花旗跟德意志銀行都是專業機構,對市場的掌握度高,但可能仍最後必須尊重企業主想法定價。

對於新股IPO敲鐘後,卻不交易,楊應超說,在他的工作生涯中很少見過這種例子,他不知道內情,但美股是成熟市場,電腦故障等因素很難發生,或許是第二關投資人對定價仍有考量,這方面就需要觀察後續的發展進度。

對於IPO敲鐘當天邀請記者來採訪,最後因為股市無交易,而無法接受採訪,楊應超也認為危機處理還有進步的空間。他坦言由於IPO案子有太多細節的變數,沒有急迫性,或許掛牌交易後第二天再安排受訪會更好。

3 黃立成「M17」正式申請在美國上市,曝光直播平台驚人數據

M17
麻吉大哥黃立成真的要圓夢了,17直播母公司M17 Entertainment已經正式在美申請上市,預計募資新台幣34.2億。值得注意的是,這也是外界首次可以得知,這間明星新創公司的「變現」實力,到底有多深。

6/1更新:

在納斯達克(Nasdaq)的Upcoming IPOs中已經可以看到M17身影,將於美國時間6/7正式IPO,預計發出7,511,000股,每股預估為10-12美元,預計將募資額將達9,000萬美元。

美國時間5月11日,由台灣藝人黃立成創辦的M17集團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申請首次公開募股(Initial Public Offerings,IPO),將以股票代號「YQ」在紐約證交所掛牌,預計募資1.15億美元(約新台幣34.2億元),由花旗集團、德意志銀行、大和資本﹑瑞穗證券等公司承銷股票。

M17 Entertainment是由台灣的17直播和新加坡交友服務Paktor合併成立的新公司,自2018年初開始,有關M17打算在海外申請上市的傳言不斷,但都未經證實。《數位時代》在第一時間取得M17申請IPO的募股說明書,在長達233頁的報告中,替讀者整理出幾大重點,看這間由台灣崛起、藝人創辦的明星新創公司,有哪些營業數據值得仔細關注。

直播變現能力驚人

M17集團在2017年獲得7950萬美元(約新台幣23.6億元)營收,不過扣除行銷、研發和營業成本後,仍虧損2201萬美元(約新台幣6.5億元);今年前三個月成績更是突飛猛進,很會賺卻也燒錢,截止3月31日為止,M17集團的整體營收就有3790萬美元(約新台幣11.2億元),虧損仍微幅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說明書中首次揭露直播平台的驚人變現能力,17直播(公司登記名稱:Machipopo)在2017年替M17貢獻了7180萬美元(約新台幣21.3億元),擔任集團金雞母角色;Paktor則帶來730萬美元營收(約新台幣2.17億元)

難以想像的是,「頭號」直播主對於平台的重要性,遠遠大過猜測。

光是今年第一季,17直播排名前100大主播帶來的營收,就占平台的36.5%,500大主播更可以貢獻70.5%收入,儘管帳面數字比起2017年最後三個月的47.9%和81.9%下降一些,仍相當驚人,「相當於百大主播在90天內賺進4億打賞。」

主打「已開發」亞洲市場

M17集團強調,17直播已在台灣、日本、南韓、新加坡和香港等五個市場落地,是亞洲最大、最多營收的直播公司。根據Frost & Sullivan報告,他們在2018年第一季的營收市占率是19.2%,其中最大的市場仍是台灣:2016年占整體營收的78.1%、2017年是87.8%、2018第一季71.6%。

報告中指出,若按照營收排名,17直播去年在台灣的市占率36.1%,位居第一;2018年前三個月也有38.6%,是競爭對手的兩倍。他們在香港的營收市占率是15.3%,排第一;日本營收市占率從2017第四季的9.6%成長到18.6%,位居第二。

17直播認為,這幾個已開發的亞洲區域擁有約2.15億人口,7.6兆GDP,加上良好的網路基礎建設、網路和智慧型手機滲透率,配合實境秀和短影音發展快速,有機會讓直播平台的玩法更加豐富。

集團註冊會員破4,700萬

截止今年3月31日為止,M17集團的註冊會員共有4790萬名,其中3330萬用戶來自17直播、1460萬用戶來自Paktor。

17直播的註冊用戶數全部來自手機端,2016年約2930萬名,經過一年時間,2017年底成長至3240萬,三個月後再次增加90萬名新用戶。不過,他們的每月活躍用戶(MAU)成長趨於停滯,2016年底就有90萬名,但現在維持在100萬上下。

至於外界關心的「簽約主播」數量,共有7719位,其中2663位來自台灣,至今已產出177,560小時的內容,占平台總產出內容的78.2%。

17直播也揭露了用戶的每日使用時間,從2016年的19分鐘﹑2017年的35.5分鐘,成長到目前的40.4分鐘;每月付費用戶比例也同樣成長,從1萬人左右,提升到目前的3萬2千人。

未來與挑戰

以直播服務為主的M17集團,擁有強大的變現能力,雖然仍在虧損階段,但公司規模與募資金額都雙雙成長。目前,他們已擁有583位員工,其中四分之一,大約123位是工程師和IT人員。

集團超過91.4%營收來自「直播打賞」,只有8.1%是交友軟體。M17認為,他們的商業模式雖然新穎,但過於集中在特定服務,且要面對新市場變化,加上全球公司Bigo Live和MeMe Live的競爭,未來仍有挑戰。另一方面,成長趨緩的月活躍用戶,也是他們擔心的現象之一。

為了不斷抓住用戶的心,M17近來不斷開啟直播新嘗試,包含和傳統媒體的節目合作、大量自製內容和電商頻道,最終,走到了赴美IPO的最後一步。

這間被台灣滋養、逐漸茁壯的網路新創公司,正在面對他們成長過程裡最關鍵戰役。

延伸閱讀
21.3億 新台幣
根據M17 Entertainment的IPO募股申請書,他們旗下的17直播在2017年的營收高達7180萬美元(約新台幣21.3億元)。
直播
Live
「直播」本來多指電視台即時播放新聞事件,但隨著行動裝置與4G網路普及、技術門檻降低,掀起網路直播熱潮,各式各樣的直播app平台興起,最具代表性如Twitch、Meerkat、Periscope,台灣也有17、livehouse.in等等,大型平台像Facebook、YouTube也紛紛投入戰場。直播的即時互動性吸引大量網友觀看、也製造出一批又一批「網紅」,從遊戲、表演音樂才藝、美女大胃王吃飯都讓許多人看得津津有味。網路直播也被喻為「壓垮電視新聞的最後一根稻草」,潛力無限。 (來源: 數位時代凱絡媒體週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