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制歪風不如以毒攻毒,看OVO如何靠一台終身免月租電視盒對抗盜版?

2018.07.20 by
唐子晴
抑制歪風不如以毒攻毒,看OVO如何靠一台終身免月租電視盒對抗盜版?
OVO
盜版猖獗的問題,在OTT、電視盒業中已成為死穴。OVO在上個月為抵制盜版推出「終身免月租」的限量電視盒A1,但和需要月租的電視盒相比,用戶需要付出成本差異並不大。免月租和盜版,兩者關聯究竟在哪?

「OVO今年有一個重大的突破,我們終於提供了正版頻道」,OVO創辦人暨執行長吳有順,在辦公室從竹北喬遷到台北的茶敘上這麼說道。

盜版——不只是當天OVO一直談論的主題,也是影視發展最為人詬病的死穴。從過去電影、連續劇的盜版DVD,到現在OTT、電視盒業者也面臨同樣的難關,版權、服務成本已經非常高,付費用戶及廣告收入已經難以相抵,盜版又來分市占,是讓業者很頭痛的問題。

為抵制盜版,OVO在上個月推出「終身免月租」的電視盒A1,但外界看不懂A1和盜版關聯性究竟在哪?吳有順在當天透露,這是一個「以毒攻毒」的策略。

在OVO日前台北辦公室喬遷茶敘上,創辦人暨執行長吳有順仍不斷強調打擊盜版有多重要。
唐子晴/攝影

免月租vs打擊盜版?順應觀眾付費觀看習慣

以OVO旗下和A1規格相當的電視盒B5C來說,提供的服務皆相同,B5C售價2,990元,而月租費最低一年999元,而A1則是終身免月租、定價則為4,988元。若以OVO官方估算,電視盒平均壽命為2到5年不等,以最低2年壽命計算,消費者在A1和B5C上,所需付出總成本一模一樣,得用到超出2年,消費者才有賺到。

但這背後的邏輯其實是盜版電視盒的觀看付費模式。例如市面常見的千尋盒子、安博盒子,即使單價較高、品質沒有保障,但買一台回家就再也不用付出任何額外成本。於是吳有順打算以毒攻毒,用同樣已被消費者接受、習慣的觀看方式,來替代消費者家中的盜版電視盒,而官方也把這款電視盒定位在「為打擊盜版而生」。

但被問到在A1推出前,已購買OVO先前推出月租電視盒的用戶,會不會不滿?吳有順則笑笑表示,現在還沒聽到這種狀況,而OVO慣來採取「預購」或「限量」策略,避免囤貨量過大問題,而這款官方眼中加上硬體、通路、售後等成本,無利潤或甚至可能虧損的電視盒,第一波限量預購2,000台已經售罄,再觀察市場需求,不排除有第二波限量釋出。

NCC靠射頻抓盜版,至今廢除驗證14款電視盒

「台灣市場如果沒有盜版的電視盒干擾,基本上前景跟發展空間非常大」,在OVO上也提供服務的LiTV業務經理沈塏峻在現場表示。

盜版問題究竟有多嚴重?根據NCC公布的有線電視訂閱戶數字指出,2017年Q4有線電視訂戶首度單季減少2.3萬戶,而今年這個人數持續擴大,今年Q1流失3萬戶,若以有線電視年費6,000元計算,相當於今年第一季,就流失1.8億年營業額。

雖然這其中包括許多用戶轉用OTT平台,也包括被提供OTT平台與非法轉播電視頻道的盜版電視盒分佔市場。日前千尋盒子已經遭台灣警方破獲非法盜入各國訊號源,盜錄內容並播放,並藉此獲利上億元台幣。

千尋盒子日前因被盜入訊號源,播放直播頻道節目,在台灣的機盒房被取締。
千尋盒子官網

「這些金額都是正版OTT業者、電視盒業者的損失」,吳有順感嘆說道。好加在政府今年在打擊盜版上「真的」開始行動了,NCC透過「射頻」來下手。從去年12起開始廢止審驗證明射頻不合規的第一款電視盒——安博盒子S900 ProBT,到目前為止,總共已廢止審驗證明14款盒子。

但翻開NCC廢止審驗證明總明細裡,14款盒子裡卻有2款是OVO的產品。吳有順笑說是「OVO自己不爭氣」,原因為當初驗證時需要安裝適用的軟體,但在和製造商拿取到盒子後,並沒有再做檢查就上交,結果軟體弄錯了,因此不合規範。但現在已經將兩款盒子B6和M1,經過小改版後已重新上市。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