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區塊鏈革命電影產業,徐嘉凱透過虛擬貨幣邀請觀眾加入劇情

2018.08.06 by
張庭瑜
蔡仁譯攝
「你的夢想太大。」這句話,是導演徐嘉凱一路走來最常聽到的評語,而現在他有一個更遠大的目標:用區塊鏈改寫台灣電影產業的規則。

「你的夢想太大。」這句話,是導演徐嘉凱一路走來最常聽到的評語,而現在他有一個更遠大的目標:用區塊鏈改寫台灣電影產業的規則。

被打槍的沈浸式娛樂創業夢

80年次的徐嘉凱從來不循規蹈矩,想拍電影,卻不像多數人一樣從製片公司、片場助理做起,而是從零開始拍攝網路劇,2014年至今已完成《Mr.Bartender》、《私室》等網路影集。

他不只拍影集,還在去年開了一間酒吧,把劇中場景搬到真實世界,讓觀眾也能在酒吧裡點到劇中出現的調酒、彷彿成為影集主角,實現「沈浸式娛樂」的概念。只不過,三年前當他以此概念為發想創業時,向政府提計畫、申請輔導金時卻不斷碰壁。

導演徐嘉凱將網路影集「私室」的劇中場景搬到真實世界,開了一間同名酒吧,讓觀眾也能在酒吧裡點到劇中出現的調酒、彷彿成為影集主角,實現「沈浸式娛樂」概念。
SELFPICK

「每個創業補助計畫的評審,都說我們的夢想太大,」徐嘉凱雖然幾番欲言又止,但最後仍忍不住一吐對台灣電影產業現況的不滿。

他認為,當政府和電影產業仍用原本的邏輯做事,很難真的振興國片,而這也是他所創辦的新媒體公司SELFPICK PRODUCTION雖然在去年籌得千萬元資金,但卻選擇將這筆錢用在科技創業而非單純拍片的原因。「當時我就覺得,如果我要在這邊創業、改變這一切,那我就不能用以前的方式來做這部電影。」

一部關於無間道、華爾街和區塊鏈的電影

而源自於次貸風暴的區塊鏈,似乎成為新一世代革命舊體制和中心化權力的共同解答,也是徐嘉凱寫下電影《聖人大盜》劇本的初衷——這是一部《無間道》加《華爾街》、當然還有區塊鏈的電影,並邀請到知名製片人葉如芬和港星曾志偉擔任監製。

「我最初的想法和憤怒是,我們為什麼在台北買不起房子?」徐嘉凱緊接著說,「因為所有勞動都回饋給資本家,而不是回饋給我們自己,社會只會越來越對立。」徐嘉凱「人如其劇」,色調和光線調配得柔和,台詞卻字字透露著對主流社會框架的反叛,對既有遊戲規則的不服從。「次貸風暴發生時,我就覺得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瞎的事情,憑什麼銀行可以把債券亂賣、世界被這樣一群投機人操控?」

區塊鏈出現後,一切的不滿似乎有了解答。徐嘉凱說,暗網「絲路」事件爆發時,比特幣普遍被認為是洗錢、買賣毒品的工具,但他看到的是,世界上原來真的有一件事實現真正的去中心化、有機會改變現況,而他看到的就是區塊鏈。

電影中,《聖人大盜》主角想用區塊鏈革命既有勢力,回到真實世界,這也是徐嘉凱想在電影圈做到的事。

電影產業的問題,區塊鏈如何解決

面對現在的台灣電影產業,徐嘉凱點出兩大痛點。從電影製作方來說,目前要拍國片的唯一方法,是先拿到政府輔導金,才有較高機會獲得銀行和投資人的投資,已經變成名符其實的「輔導金產業」;另一個問題是,台灣電影產業很多票房不公開透明,利潤無法回饋到產業本身。

區塊鏈如何解決上述現象?徐嘉凱發起的SELF計畫,希望透過區塊鏈發行「SELF」代幣籌措拍片和創業資金,而換來的SELF幣除了可用來兌換電影票,還能去其他合作餐廳消費。根據SELF白皮書,威秀影城和多間知名連鎖餐飲店都可以使用。

徐嘉凱表示,將電影票代幣化(tokenized),第一個好處就是可用代幣販售預售票做到「保底」,讓電影不至於虧錢;再者,利用區塊鏈不可篡改的特性,可將觀眾消費、推廣電影票的行為記錄在鏈上,並根據此行為透過智慧合約自動給予獎勵,進一步鼓勵觀眾參與更多生態系,就像是不只看迪士尼動畫,還能透過去迪士尼樂園、買迪士尼娃娃支持這個產業。「我們給大家一個incentive(動機),去參與這件事、支持國片。」他說。

有趣的是,在真實世界發行的SELF計畫,同時也是電影中的劇情,過去將酒吧從影集搬到現實,現在則是將電影故事在電影消費市場中重現,加深「沈浸式娛樂」的體驗。

電影《聖人大盜》邀請到知名製片人葉如芬和港星曾志偉擔任監製,已於8月正式開拍,預計2019年第一季上映。若順利完成,將是首部以區塊鏈為主題的華語電影。
SELFPICK

代幣採三種技術

SELF計畫也罕見同時採三種不同技術的代幣發行模式。計畫共同發起人和區塊鏈技術顧問葛如鈞說明,其發行的消費代幣「SELF」,採用的是ERC20技術,但採該技術所發行的代幣,特色是「幣幣相同」,無法區別每個人手上持有的代幣有何不同,並不適用必須以場次分類的電影票券。

而提供給消費者兌換的電影票,採用的是和以太坊遊戲「加密貓」相同的ERC721技術,可做到「票票不同」。葛如鈞舉例,就像現在電影院常出電影角色杯,由於代幣化的每張電影票券都是獨一無二,可能未來電影票券本身就有收藏性,而且能像加密貓可在區塊鏈上交易。

另外,他們也推出綁定用戶身份的角色卡牌,採用的是目前較少見的ERC860技術,可以讓卡牌的屬性和等級,隨著用戶持有的代幣多寡和消費過程而產生變化,例如看越多部電影、角色等級越高。

「我們能做到是,在真實世界裡把生活遊戲化,」葛如鈞說,「所以你在真實世界裡,用SELF每吃一頓飯、看一部電影,都是在累積生活角色的經驗值和等級。」

區塊鏈可望解決電影產業痛點,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也可以說電影或許是區塊鏈產業更為成熟的推手。葛如鈞認為,目前數位資產發展面臨的兩大問題,一是了解區塊鏈、實際擁有電子錢包的人還是不夠多,其次是現在99.9%的虛擬貨幣,在真實世界中都沒什麼作用。

「這兩個挑戰,一部電影會是最好的解決方案。」葛如鈞解釋,電影不僅可以引起更多人對區塊鏈的興趣,甚至是想進一步體驗,藉此提升大家使用電子錢包的動機。

國片和虛擬世界的那塊綠洲

「我們不要再做一部片子就結束的東西,」徐嘉凱說,當初他之所以選擇創業而不是直接當導演,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改善國片產業,讓他能留在台灣好好拍片、和家人相處、跟這土地一起成長。

SELF計畫的團隊成員近20人,平均年齡不到三十歲,他們希望用區塊鏈革命電影產業。
蔡仁譯攝

但徐嘉凱認為這並非能靠補助、一部暢銷片或任何一首歌就能改變,能否將科技和金融納入電影圈、打造成一個產業鏈才是關鍵。「科技也需要品牌、文化也需要不一樣的出口,只有這兩個結合,才有辦法打造新的世界。」

《聖人大盜》已於本月開拍,預計明年第一季上映,而這只是第一步,「另一個更大的未來是『綠洲』。」徐嘉凱說的「綠洲」,指的是電影《一級玩家》中虛擬世界,他希望透過區塊鏈建立一套大家共同信仰的價值和貨幣,進而吸引人參與基於此打造的虛擬世界,一座大家共享的虛擬遊樂場,也回扣到他創業理念:沈浸式娛樂。

「我們離那樣的世界並不遠。」他如此深信。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本網站內容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若有文章授權需求請填寫 申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