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半導體戰是制度與霸權之戰?

2018.08.10 by
林宏文
Flickr CC by JiahuiH
美國國防部高等計畫署(Darpa)宣布投入15億美元,協助半導體產業的長期發展。Darpa預計投入的研究計畫,包括推出更彈性、更新的晶片架構,以符合人工智慧(AI)、高速運算等新科技需求,並且針對材料、晶片設計等領域進行研發。

七月底,美國國防部高等計畫署(Darpa)宣布投入15億美元,協助半導體產業長期發展。Darpa的研究計畫,包括更彈性與更新的晶片架構,以符合人工智慧(AI)、高速運算等新科技需求,並且針對材料與晶片設計等領域研發。

Darpa在電子復興計畫(Electronics Resurgence Initiative,ERI)峰會宣布這個為期五年的投資額,以及入圍的扶植項目。ERI峰會在舊金山舉行,有數百名工程師參加,大会演講者包括今年的圖靈獎得主、Google母公司Alphabet的董事長、前史丹佛大學校長漢尼斯(John Hennessy)等多位高科技公司掌門人和學界領袖。

Darpa的動作是一種美國自信心崩潰的跡象

Darpa是美國國防部下屬的一個行政機構,負責研發用於軍事用途的高新科技。不過,Darpa過去很少投資特定產業,這是該機構40年來首度大規模介入半導體產業。

評論家認為,Darpa的動作,是因美國半導體業面臨「摩爾定律失靈」、「中國半導體勢力崛起」等危機,而出現的自信崩潰跡象,其中,中國崛起加上美中貿易戰,是關鍵主因。

有關中國大舉投資半導體產業的消息,舉世皆知、無需贅述。今年以來,美國以其領先的半導體優勢,禁止敏感科技銷售給中興通訊,給中國政府一個下馬威,即使如此,美國仍不免擔心中國企業急起直追,威脅美國霸權,Darpa在此時大筆投資半導體,確實有形勢比人強的環境因素。

觀察美國半導體產業現況,的確面臨眾多亞洲競爭者挑戰。在記憶體領域,美光明顯輸給南韓三星及海力士;至於無線通訊的高通,面對後進者聯發科、華為海思的緊迫釘人;就算過去美國最引以為傲的英特爾,近來聲勢也被小老弟超微超越,原因則是超微將產品交給七奈米製程技術領先的台積電代工。

此外,在人工智慧(AI)、自駕車及虛擬貨幣等,美國雖領先,但中國緊追在後,美國有尖牙股FAAMG,中國也有BATJ,在電商、搜尋、社交及移動互聯網等領域死命糾纏。更何況,在美中貿易戰中,中國夾全球最大市場的影響力,也對美國展開反擊,出手阻撓高通併購恩智浦。中國崛起讓美國沒有停頓下來的理由。

不過,川普總統掀起美中大戰,貿易戰只是表象,其實還有四個不同層面的戰場,一是高科技之戰,二是美元與人民幣的貨幣之戰,三是公平貿易、市場經濟之戰,四是制度與霸權之戰。

從公平貿易與市場經濟之戰,升級為制度與霸權之戰

高科技戰已如前所述,美中兩國都想爭主導權,因為高科技帶來的價值與效益實在太龐大,如今美國高科技佔上風,中國還有苦頭要受。貨幣之戰則是中國力推人民幣走向國際舞台,甚至以人民幣結算石油交易,這踩到美國霸權的痛腳,當然欲除之而後快。

此外,在中國崛起過程中,有許多違反公平貿易及開放對等的貿易原則,中國以極權彈性的作法,對外併購與發展,用的是資本主義,但遇到市場開放及貿易對等,又不遵守國際規範,變成中國式的社會主義,如果中國以此作法崛起於國際社會,對美國來說會變成極大的諷刺,因此,美中的對戰,當然就從公平貿易與市場經濟之戰,進一步升級為制度與霸權之戰了。

若以產業政策與經濟發展階段來觀察,或許可以更清楚看到,美中大戰將如何演變與進行。對許多經濟發展的後進國來說,一般都會經歷兩階段發展,第一階段由政府介入指導,透過基礎建設的拉抬,帶動民間部門投資與經濟成長,第二階段則是在民間力量茁壯後,政府慢慢放手,讓民間的資本投入與創新創業,可以形成自主發展及正向循環的市場經濟。

以兩階段論來看,過去中國經濟從落後一路追趕,政府在第一階段確實展現效率,造就令人驚豔的成績,但在過程中也形成大量補貼、強迫外企技術轉讓、剽竊智慧財產(IP)等政策,違反公平貿易及開放對等的貿易原則,如今,在進入第二階段後,中國政府仍然強力指導產業發展,這些便成為美中貿易戰時,川普最直接的打擊與訴求。

美中大戰最後就是制度之爭

若對照美國在產業發展的作法,基本上相當不同。政府沒有下指導棋,國家也沒有明顯的產業政策,但政府把制度、基礎設施、教育及資本市場搞好,放手讓民間投資冒險,自行找出路。美國政府不必選擇要扶植什麼產業,重點在制定全世界的遊戲規則,對於違反規矩的中國,當然要給予痛擊。

因此,美中大戰最後就是制度之爭,如果中國這種政策指導的經濟能夠崛起,對於美國的世界霸權將有大威脅,川普總統貿易制裁的最終戰,就是這種制度與霸權之戰。這是觀察美中貿易戰的重要切入角度,當然也同樣適用於美中兩國的產業戰爭或半導體之戰。

其實,產業發展的兩階段論,也適用於觀察台灣的產業發展。早年台灣以十大建設推動經濟成長及民間投資,成績相當不錯,後來民間企業崛起,卻在過渡到第二階段時遇到大麻煩,二千年後,政府推動一連串產業政策,大部分都不成功,因此,要如何讓民間力量活化,讓市場經濟茁壯,我們自己的問題也不少,還需要摸索與學習。此刻觀察中國大陸的處境與應變,台灣實在不必志得意滿,謙虛一點比較好。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