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日活躍用戶1.3億的短影音公司,如何用戶外廣告看板凝聚內部的創造力?

2018.10.16 by
36氪
36氪 查看更多文章

36氪是中國領先的科技新媒體,報導最新的互聯網科技新聞以及最有潛力的互聯網創業企業。

快手
近年短影音大熱,中國的快手迅速成長,更吸引了Google、Facebook、百度等企業人才,目前已經發展到三千員工的規模。到底是什麼樣的企業文化那麼吸引人?或許可以從快手今年的一檔宣傳活動來看。

快手是一個頗具爭議的短影音平台,同時也是當今最火、用戶量領先的平台。

人們往往透過內容去認識和評價一家短影音企業,進而形成刻板印象。然而高關注度下,快手本身依然神秘,外界對它的評價多數只有兩個字——低調。

真實的快手到底是一家怎樣的公司?

在快手工作究竟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快手在2018年做的一件事還有員工們的反應,提供了認識快手的一個新視角。

這名年輕人忍不住哭了

當年輕人奔向大城市,成為一家網路公司的員工,有沒有想過,有一天以自己名義豎立的巨大廣告牌,會出現在家鄉繁華的街頭?

這樣的事情,入職快手科技剛三個月的楊文博遇到了。看到同事轉來的廣告牌影片時,楊文博正開著車,行駛在從單位回家的路上。一看到文字,這名年輕人忍不住哭了。

快手

廣告上楊文博喝著咖啡的照片旁邊,醒目地寫著「爸,媽,我在快手挺好的,不要擔心我。」一句爸媽,一眼家鄉,戳中了楊文博內心最柔軟的地方。

大學畢業後,楊文博很少回老家瀋陽,在愛立信和美國影音網站hulu工作期間,他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國外度過的。

今年5月,他選擇告別外資企業,加盟快手,「第一是看到中國不少企業的能力,正在超越國外,必須到最優秀的網路公司學習;第二很多前同事都在這裡,非常認可快手的價值觀。」

楊文博任職的是快手研發線,他的搭檔來自Facebook,兩人狀態都不錯,牛人雲集,這讓楊感受到了外企氛圍,唯一的不同是節奏更快,因為平台用戶量太大,必須專注仔細,跟上所有人的節奏。

儘管對公司印象良好,但老闆願意花一大筆錢,給包括自己在內的500名員工,在家鄉豎立一塊廣告牌,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畢竟對一家以技術和產品取勝的網路公司而言,這樣的投入似乎看不到太大的商業價值和轉化。

對廣告牌感受最強烈的是員工和他們的親人。楊文博說,以前老媽並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一家什麼公司工作,看上去很厲害,卻很遙遠,「現在不一樣,就在身邊,離我們家不遠的地方,我父母終於知道我是幹嘛的了。」

這塊廣告牌拉近了楊文博和家鄉、父母的距離,他的父母第一時間從幾公里外趕過來拍照合照,朋友圈裡同事、同學們也紛紛點讚。

快手

據說,最紅的不是楊文博,而是快手市場部的一位年輕女孩,戶外廣告的照片發到朋友圈後獲得了上百個讚,父母已經把國慶假期的相親地點都安排在廣告牌下,指著廣告牌介紹女兒,以及她所在的公司。

當公司、員工和他們的家鄉之間建立起連結,強烈的歸屬感被激發出來,「公司在乎我,願意讓我們在家鄉展示自己,這很重要,錢每家公司都會給,但選擇在哪裡,卻不全因為錢。」楊文博說。

據了解,這項耗資不菲、帶有公益性的活動,被稱為「快手的500個家鄉」,今年已經是第二次舉辦。流程很簡單,員工報名後,說出自己的家鄉心願或最想說的一句話即可。

戶外廣告只是「500個家鄉」的環節之一,快手「家鄉心願車」還分三路開進了十二個省市的員工家鄉,幫員工們實現心願,包括為家鄉學校捐建籃球場、足球場、圖書角,上一堂程式課,甚至為一名員工的父老鄉親們特別放了一場露天電影和煙火。

這個項目在快手內部引起了巨大轟動,甚至引起了五道口其他網路公司員工的羨慕與嫉妒,畢竟沒有什麼比被重視更能打動人。

「被信任的感覺真好」

關注每一位員工的家鄉,這種極具快手特色的視角,恐怕與快手兩位老闆的家鄉情節分不開。出生在湖南張家界的宿華,和遼寧鐵嶺的程一笑都是從小地方起步,在大城市創業多年後,才打造出快手這家獨角獸公司,深刻體會過家鄉對一個遊子的意義所在。

為了讓員工們暢談家鄉心願,快手專門邀請了團隊拍攝影片,讓他們聊聊家鄉的親人、家鄉的美食、家鄉的美景,以及來到大城市後與家鄉的連結。

有些人回鄉的次數越來越少,有些人特別想念自己的父母、奶奶,有些人對家鄉充滿莫名的情感,或疏離、或牽掛、或失望。

快手

在社會轉型、人口流動的大時代,個人與家鄉的連結變得越來越脆弱。這正是「500個家鄉」發起的初衷——為員工和家鄉之間,為每一個人和他的家鄉之間輸出連結。

連結一直是快手的優勢。日活躍用戶超過1.3億,月活躍用戶超過3億,每天上傳原創短影音超過1,000萬條,快手是中國除微信外,跨地域、跨階層連結能力最強的一款產品。

深入快手內部,可以發現這種連結能力,不僅體現在平台連結了來自天南海北的數億用戶,更體現在快手連結和聚集了一大批來自Google、Facebook、百度、hulu等知名科技公司的大牛。

而且無論外部連結還是內部連結,快手都堅持著同樣的價值觀——平等普惠,每個用戶都是平等的,每位員工也一樣,不管是創辦人,新員工還是老員工,打官腔擺架子在快手都行不通。

快手

舉一個例子,當今行動網路領先企業中,快手是極少數還沒有建立職級體系的公司,過去七八年,快手崛起的驅動力不是靠自上而下的命令,而是員工活力與創造力。

知情人士說,過去一年快手團隊成長很快,宿華深知未來建立職級體係將是大勢所趨,但仍然克制和謹慎。

他和程一笑內心崇尚的是平等普惠。對平台而言,他們追求的是「讓每個人都有平等記錄的權利」;在公司內部,他們同樣追求平等、簡單,擔心過多職級會造成官僚主義,進而損傷公司創新力與活力。

快手研發線的張永良對此深有體會。他說,這是一家讓他興奮的公司,沒有那麼多約束,沒有那麼多層級,工作忙碌但開心,這就足夠了。

張永良性格內向,就喜歡悶頭做事,平等是他特別看重的一點,「沒有官僚主義,有的企業到總監派頭就有了,命令式的都比較多了,我不喜歡。」

張永良是2014年來到快手的,算是老員工。他的上一家單位是搜狗,距離快手一路之隔,當時手裡有幾家大網路公司的職缺,但仍然選擇了快手。

快手

張永良到快手的時候,快手還在華清嘉園狹小的三居室辦公,用戶雖然穩步成長,但還沒有露出巨頭相。

吸引他的是幾位創辦人,他每一位都聊了一遍,發現這些人都極其專注於產品,技術能力強,而且有一套與眾不同的產品邏輯。他還記得,第二次面試的時候,跟宿華在華清嘉園小區裡蹓躂了很長時間,那種交流是愉悅的。

在快手工作4年,張永良說,他最大的體驗是平等和被信任。兩位老闆宿華和程一笑都是理工男,沒有什麼老闆架子,有什麼都可以直接說。

業務發展快,工作做不完,「做開發、做測試、做運營,大家所有的心思都在開發上,每個人負責一攤事情,被信任的感覺真好。」

每個人都還是「中學生」

入職培訓是每個職場人加入新公司的必修課。在快手,這個培訓的任務是由「快手中學」承擔的。

有意思的是,現在網路公司都喜歡辦大學,越大越好,快手為什麼辦「中學」?

臧群是「快手中學」新員工培訓負責人,她會向每一個新員工解釋,「中學」的來源:快手發展到今天,距離未來的目標依然很遠,在這條路上要學習的知識,要去突破創新的東西依然很多,這幫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只能算是「中學生」,畢竟公司只發展了六七年。

在快手中學,新人們會至少花費一天時間培訓。宿華、程一笑等幾位創始人會輪流給這些「中學生」講課。

與很多職場西裝筆挺,正襟危坐的儀式感培訓不一樣,快手的這些理工男創辦人,在夏天經常穿著短褲和拖鞋,就跟員工們開始侃侃而談,「培訓」的並不是規章和制度,而是企業的初心、現狀和打算。

這種不是約束,而是開放和坦誠的態度,某種程度上激發著員工更強的創造力、迭代能力。這樣的迭代能力,讓Gif快手發展成為快手,讓快手從100萬日活躍用戶發展到超過1.3億日活躍用戶,從200人團隊發展到超過3,000人,從專注快手一款產品發展到多款產品。

這個過程中,員工的感受、員工的參與、員工的成長都被放在很重要的位置。知情者透露,快手每隔一段時間,都會開一次全員會議,創辦人們上台闡述公司發展的實際情況,並回答員工們的輪番拷問,再尖銳的問題也不迴避。

快手

這種坦誠在很多企業是難以想像的,從中可也以體會到,宿華、程一笑要打造的到底是一家什麼樣的企業。

快手是一家技術驅動的公司,早期主要靠幾個核心創辦人帶動,後來吸引了更多技術大牛加入,研發線的員工成長體系目前已經很規範。

比如快手Android team團隊,從2011年到2018年,從1個人到40多人,7年來始終沒有人離職。

這支團隊不僅有reviewer training計劃,培養每一個工程師都成為合格的reviewer,還有每週兩小時的定期技術分享,每週技術Geek們對於各種方向的深入研究,鼓勵技術創新以及對新技術的探索。

很多人談到快手為什麼能夠崛起,會將原因歸結於趕上了行動網路下沉的紅利,這當然沒錯。但更需要關注的是,為什麼是快手這支團隊抓住了機會?

平等、信任、尊重、成長。北大國發院BiMBA商學院院長陳春花說,企業不僅關注用戶,更要關注員工幸福感,只有關懷人性的創造才有意義。

本文授權轉載自:36氪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