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70/30原則追求商品化的科技

2004.09.01 by
數位時代
以70/30原則追求商品化的科技
距離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約兩小時車程的安多芬(Eindhoven)地區,一如台灣的新竹科學園區,是荷蘭高科技產業的心臟,有4萬5000家公司、...

距離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約兩小時車程的安多芬(Eindhoven)地區,一如台灣的新竹科學園區,是荷蘭高科技產業的心臟,有4萬5000家公司、超過33萬名員工在此地工作。看似充滿典型歐洲印象的安靜底下,卻藏有相當驚人的研發能量,從荷蘭起家的百年公司飛利浦,自1914年在此地設立實驗室以來,飛利浦的研究中心,已成為全世界最主要的私人研究機構之一。
自1960年代開發出錄音帶、1980年代推出光碟片(disc)、1990年初期提出手機技術規格至今,飛利浦一直是全球技術的領倒者,全球所累積的專利數量超過10萬件,光是去年一年,投入研發的經費約26億美元。

**不作純研發,投入商品化科技

**
除這些專利外,飛利浦還有2萬2000個商標、1萬1000種模型權以及2000個網域名稱,為了管理這麼龐大智慧財產權產品,飛利浦大約有300名智慧財產權專家,分駐在全球23個國家地區,負責管理這些專利的使用,而這些授權所得費用,約占飛利浦總營收6%之多。
走進飛利浦位在安多芬的研究總部,各樓層研究室內,相關研究人員在侃侃而談技術之外,更能與訪客交換市場意見,「我們不是為了研發而研發,能夠被商品化的科技,才是我們要投入的。」飛利浦全球技術長胡塞(Ad Huijser)指出。
以飛利浦「家庭實驗室」為例,雖然名為實驗室,但整體外觀和感覺都與普通家庭沒有兩樣,功能包括客廳、臥房、廚房、浴室等,但透過34個隱藏式攝影機和一個觀察區,研究人員可以觀察人們如何與新科技互動,再進行修改,像是設置在浴室裡可以讓消費者一邊刮鬍子或刷牙,一邊收看新聞和交通報導的魔鏡電視(MirrorTV),結合了顯示技術、網路傳輸等科技。
最初計劃把「魔鏡電視」銷售給旅館業者,但實驗過後發現,以家庭生活為行為情境,更受到歡迎,因此將產品再做些修改,融入所謂數位家庭的架構中。
靠研發賺錢,講起來容易,真的要做起來,更需要組織各環節的緊密配合。「公司投入研發不外乎兩個目的,一是為現有事業找新商機,或是創造一個還不存在的新事業,兩個都很重要,關鍵在於資源如何分配,」曾經於1998年參與成立台北實驗室並擔任主任,現為飛利浦資深技術協理的朱亞成說,飛利浦各事業單位,本來就有研發的人員,但重點是在產品的量產開發,研究中心的工作則是找到可應用的技術,兩者分工明確。
飛利浦目前共有家電、半導體、消費性電子、醫療、光電5大事業單位,分別著重在顯示技術(Display system)、連網架構(Connect solution)、互動系統(Interactive system)、儲存技術(Storage system)、醫療保健、照明、以及IC設計與製程7大研究領域,事業單位與研究中心每年就根據這7大方向交換意見,討論出可能投入的項目。
在資源經費的分配上,所採取的是70/30原則,研發中心70%的提案,必須帶著研究提案書,找到現有5個事業單位的支持,由該事業單位提撥經費贊助,另外30%則容許投入前景不確定的技術,由公司董事會支持,從公司總營業額中提撥1%贊助。

**打破界線,進行跨領域合作

**
「研究人員絕對不是關起門來做研究,而是要走到前線聽市場意見,否則再偉大計劃,也等於是零,」朱亞成開玩笑地說,「我們大概是唯一沒出過諾貝爾獎得主的大型研究單位。」
然而,事情不是在研究案被接受就終止,因為研究經費由各事業單位贊助,在營收的壓力下,事業單位自然會考量計劃的合適性。反過來說,如果計劃成熟,飛利浦管理層會進行評估,決定要獨立成為轉投資公司或是併入既有的事業單位,一旦確定,原有的研究人員就會變成經營團隊,朱亞成說,這種方式,一方面可以確保公司能接收成果,對研究司人員而言,也多了內部創業的選擇。「為什麼要成立研發中心另一個重要目的,就是留下人與知識。」朱亞成提醒。
雖然飛利浦本身就擁有相當規模的研究能量,但面對變化快速的時代,飛利浦也了解合作伙伴的重要性,飛利浦全球總裁柯慈雷就指出,「我們要做的事是替未來做準備,而不是解決當下的問題,每個人專長不同,光靠自己的力量有限,一定要合作,特別是標準制定的部份。」
不僅內部7大研究中心打破原來界線,進行跨領域合作外,包括新力、IBM、松下、意法半導體、摩托羅拉等知名大廠,與飛利浦都有不少研究計劃進行。「現在大家都面臨人才難找的困境,所以要做研發不定就要把最好最優秀的人集合在一起,而是懂得如何利用已存在的資源再往前進。」朱亞成說,在每次提案會議中,除了討論方向外,還有一個重點就是確定哪些要自己做,哪些可以找人合作。
面對台灣的研發中心熱,曾經當過飛利浦台灣分公司總經理的現任總裁柯慈雷說,從製造到研發是台灣一定要走的路,成立研發中心的確有助於本身能力的深化,但任何事還是要回到出發點去問自己,到底研發對企業本身的意義是什麼。
研發中心在台灣科技業成為新顯學,但也許只有真的到了能把這件事當作經營常態的態度來面對,台灣的研發能量才能真正累積起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