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魂與本!華碩史上最大改革,施崇棠要重塑文化發揮眾智
專題故事

華碩發動史上最大改革,對外派出戰將沈振來,肩負為集團攻下AIOT山頭的重任,對內則是重塑集團企業文化,施崇棠要讓人才徹底發揮眾智、創新擇優。

1 華碩史上最大變革!CEO沈振來交棒新生代,下一步投入AIOT創業

蔡仁譯/攝影
華碩啟動史上最大轉型計畫,CEO沈振來將辭任執行長,投入AIOT創業,而執行長職務將交棒給許先越及胡書賓共同擔任,新人事自2019年1月1日生效。

華碩正式啟動史上最大轉型計畫,13日由董事長施崇棠與執行長沈振來一同出席重大訊息會宣佈,為加速傳承跟轉型,沈振來將辭任執行長大位,接下新事業領頭衝鋒角色,而核心本業將由共同執行長許先越及胡書賓接任操盤,新人事自2019年1月1日生效。

施崇棠表示,企業經營要兼顧短期跟長期,華碩目前對應電腦產業的競爭,又需要新事業成長動能,這兩方面都有急迫性與重要性,所以內部討論出最好的方式,就是建立導入「團隊管理」,發揮眾志,創意擇優。

華碩董事長施崇棠(右)表示,企業經營要兼顧短期跟長期,著眼集團需要新的成長動能,派出老將沈振來(左)開拓新疆土左。
蔡仁譯/攝影

老將創業瞄準AIOT,傳承樹立典範

沈振來下一步職涯規劃,將創業成立創捷前瞻公司任董事長,投入AIOT領域發展,華碩也將出資投資30%股權,在AIOT領域與創捷前瞻密切合作。沈振來表示,他將跳出框框,幫華碩找出新方向,他也期望投身創業能協助建立創業典範。

要從華碩老將換上創業身份,沈振來坦言,這是因為他對新事業領域懷抱高度的熱情,當然他也會戒慎恐懼的迎接未來挑戰,未來他能做的是「兩力兩氣」,分別是努力跟能力,勇氣跟運氣,希望有機會協助華碩及台灣,在新科技趨勢的環境下,貢獻一己之力。

沈振來將續任華碩董事及華碩AIOT經營委員會成員。

沈振來2008年因應集團分家,升任華碩執行長,負責品牌業務發展,成為華碩第一任專業經理人,在華碩服務25年,見證過華碩從主機板跨入系統產品的精華時光,也曾多次發動新品策略,創造出EeePC、變形金剛筆電等破壞式創新產品,今年擔任執行長將滿10週年。

華碩也敲定AIOT新策略事業發展計畫,董事會授權策略性在100億元額度內,以投資或併購方式,加速發展事業並組織團隊,期望在3年內成為AIOT領導企業。

手機策略重新對焦,提列62億元損失

在今年持續改組傳言不斷的手機事業群,也宣佈新的轉型計畫,將從奢華眾享的定位,更聚焦電競用戶及專家用戶(Power User)兩市場。

而因應策略轉型,改善手機事業群體質,華碩也決定提列一次性費用62億元,其中包含存貨跌價損失、權利金資產攤銷、組織調整費用,也因為這次費用認列,華碩第4季財報恐將出現虧損,法人預估華碩2018年雖仍是獲利成績單,但恐怕表現將低於2008~2009年金融海嘯時期。

華碩目前淨值高達1,700億元,流動現金超過600億元,依照2017年組織改革時承諾兩年股息維持15元計畫,華碩也表示有信心以穩健財務實力,維持營運發展,並佈局AIOT領域,品牌本業也預估在2019年下半將恢復正常獲利動能。

沈振來表示,這次組織變革主要是面對產業競爭的不確定性,期望加速傳承,並樹立典範。手機部分是因為策略轉變,為了能正確反映未來新策略效益,趁新舊策略轉換期將重整損失一次提列,可以讓營運體質更加健全。

「華碩沒有喪失志氣!」施崇棠表示,過去兩年華碩一直處於營運低潮,在產品或服務面也有很多失準或不夠完善的部分,但面對困境,內部經過反覆討論辯證,將要找回華碩的品牌「魂與本」,也就是產品本身,以及品質與體驗。

而為了找回華碩的魂與本,施崇棠坦言,必須改造進化華碩組織跟文化,而華碩也有很強的鬥志,再創造更大價值。

他也表示,沈振來轉戰AIOT領域去創業,等於是「把王牌打出去」,也是為了幫華碩建立團隊領導與傳承,培育更多優秀年輕的經理人。

兩新CEO合作18年,戰功滿身

而兩位新任CEO先前分別擔任事業群總經理,雖是老華碩人,但外界熟悉度並不高,主要是過去十年,兩人都鮮少對外面對法人跟媒體,但卻都是華碩積極栽培的中生代,且兩位都在2015年被委任共同營運長職務,到今年趙允明加入後才不兼任。

事實上,兩位升任為共同執行長並不讓內部員工意外,華碩2008年分家後,許先越跟胡書賓兩人合力的第一個成功作品就是小筆電EeePC,當年不僅是年銷千萬台的獲利金雞,累積獲利貢獻高達數百億元,更在當年造成產業轟動及同業跟進,收納為EMBA課程討論案例。

後續華碩在Ultrabook超薄筆電及平板電腦Nexus 7、變形金剛筆電的重大創新,兩人也都是重要幕後推手。

許先越是個人電腦事業處總經理,今年53歲,在華碩年資長達25年,甚至比沈振來還早半年加入華碩,從工程師起家,是土生土長的華碩人,對研發熟悉度高,曾多次被沈振來稱讚即使身居副總裁高位,卻是華碩裡態度最謙虛、認真的高階主管。

胡書賓目前是全球客服總部總經理,在華碩服務期間18年,研發出身,過去在宏碁時期就是沈振來屬下,被華碩董事長施崇棠邀請加入,今年55歲,在與許先越一起被拔擢為共同執行長下,也讓華碩的核心經營團隊年齡更年輕化。

許先越13日出席記者會表示,他上任會有三個重點任務推動,第一就是盡快讓華碩的業務可以恢復正常發展;第二是要積極的培養新一代的接班團隊;第三是建立發揮眾志、創意擇優的企業文化,胡書賓則感性的表示,非常開心跟老戰友一起並肩作戰,將會努力完成使命。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2 【獨家專訪】找回華碩魂!施崇棠師法兩本矽谷聖經,重塑集團企業文化

蔡仁譯/攝影
華碩董事長施崇棠13日率2019年將新上台的共同執行長許先越與胡書賓,與現任執行長沈振來一同召開記者會宣佈傳承,他首先對今年營運低潮向股東致歉鞠躬,這一個動作背後,施重棠心裡想的是什麼?

抱著兩本書走進會議室,華碩董事長施崇棠雖熱愛閱讀,但手上這兩本卻被他視為「聖經」。

這兩本貼滿彩色標籤註記的書,記載他反覆閱讀的重點,一本是微軟執行長納德拉(Satya Nadella)的《刷新未來》(Hit Refresh),而另一本則是橋水基金創辦人雷·達里歐(Ray Dalio)的《原則》(Principles)。

施崇棠給沈振來高評價

「給沈振來很高的分數!」施崇棠對沈振來十年CEO任內成績給予高評價。華碩在迎接2019年30歲生日前夕,宣佈了史上最大轉型:施崇棠大弟子沈振來請辭去創業。

實際上,近2年來,華碩的經營權交棒與否一直是產業熱議話題,對於為何在此時宣佈共同執行長人事安排,施崇棠接受《數位時代》專訪指出,華碩正在展開文化改造,因為團隊領導才能發揮「眾智」,讓「創意擇優」,而這兩句話剛好是納德拉書中管理的精髓。

2016年施崇棠曾宣佈要交棒引退,找回創辦人之一的徐世昌任策略長,預告未來屬意交棒徐接營運重任,隨後華碩2017年啟動組織改組,將電競電腦與手機事業群獨立運作,2018年初延攬英特爾高層趙允明任營運長,施崇棠也宣佈因應產業變化挑戰,將延後交棒時間,首要任務是集結華碩最強戰士做共同領導。

打掉文化弱點:避免衝突

從外部來看,華碩兩年來的組織人事安排不斷變動,不過施崇棠直言,其實改革方向一直有一致性,也就是說,不管怎樣的安排,都是期望達成兩個目的:本業的成長、為未來做數位轉型。

施崇棠坦言,2016年當時是內心很急,面對公司長期機會與短期的本業挑戰,又重要又急迫,他因此拋出交棒計畫,但隨後發現華碩人才其實並不夠,與其找一人交棒,華碩該讓最好的人才都盡情發揮,並根據個人特質作安排。

「為何華碩的人才去外面大家都搶著要,但華碩卻沒有發揮他們最大效益?」施崇棠思考這點時,讀到了納德拉的《刷新未來》一書,體認到一個企業的經營關鍵,首要在於:應該盡快的建立好文化。

微軟執行長納德拉的《刷新未來》,讓施崇棠體悟到企業文化改造的重要性。
截自微軟影片

微軟新執行長納德拉帶進企業的文化精神便是擁抱現實、開放同理、真實透明,最為人所知的是,他改變了微軟過去內部一直存在的針鋒相對負面氣氛,為此他還在辦公室大門貼上大大的「聽」這個字,提醒自己要傾聽意見。

回頭省視華碩本身,施崇棠坦言,華碩文化最大弱點,是「避免衝突」,而認真探究背後原因,源自於自以為是,但這反而無法讓組織發揮眾智。他解釋,多數人忙於做緊急的事,出發點是為公司好,但往往帶有主觀立場,為了讓華碩從二流企業邁向一流,必須再做一次文化改造。

避免衝突有何不好?舉例而言,一起開會是期望達成共識,讓結論獲得加值,但往往避免衝突的文化,讓會議討論不出真正的答案。施崇棠說,為了不容許此文化繼續生根,他發給主管一人一本紅色精裝本《原則》,期望主管融會貫通,透過讀書會及工作坊舉辦,建立「屬於華碩的工作原則」。

華碩高階主管人人一本《原則》。
蔡仁譯/攝影

共同CEO默契好,表現將出乎意料

而許先越近期最受到矚目的,莫過於2017年中因業務推動不開,內心倦勤有意離職的消息。「許先越那次就是因為文化,因為看不過去,這我跟沈振來都要負起責任,」施崇棠說,過去面對文化弱點,他跟沈振來常選擇容忍,但反而對公司造成傷害,在許先越事件發生後,文化改造的念頭也就正式展開。

施崇棠表示CEO有三個含意,除CEO(Chief Executive Officer),還包括體驗長(Chief Experience Officer)及工程長(Chief Engineering Officer)兩角色,唯有從設計思維出發,才能讓華碩產品找回魂與本。

對於安排沈振來兩位大弟子許先越跟胡書賓擔任共同執行長,施崇棠坦言共同執行長模式,從管理來說並不是常見的安排,但許先越跟胡書賓不僅兩人都是技術高手,兩人累積的高默契度、互動熟度,不時讓施崇棠都嚇一跳,這樣的雙人組合帶來了機會。

「正因為對兩人了解太深,深信這個組合表現會出乎意料之外,成功概率最高,才做出此決定。」施崇棠說,曾有次召兩人開會,許先越掙扎衝突到EMBA上課時間,此時胡書賓直言:「沒關係。我幫你扛!」不僅顯示兩人好交情,也可以一窺雙人互相補位的默契。

施崇棠說,未來許先越將投入產品深度研發,胡書賓對經營管理與銷售熟悉,兩人互補,加上抗壓性高,可望帶來新文化。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3 華碩豪擲百億銀彈,沈振來鎖定創業,他們看到AIOT什麼機會?

蔡仁譯/攝影
豪擲百億元,還派出了沈振來,到底AIOT有什麼魅力,讓華碩這樣押寶未來?

華碩豪擲百億元,執行長沈振來也計畫2019年要實現創業魂,這兩方都宣示要朝AIOT領域奔馳。在AIOT市場中,他們看到什麼樣的機會?

華碩董事長施崇棠說,AIOT的未來發展毫無置疑,AIOT就代表未來。不用一直說AIOT,只是要時間。他更多次提到,華碩要把AIOT變成未來的核心事業,要派出最強的團隊,贏下這一場仗。

華碩並計畫於100億元額度內,採用策略投資或併購,快速發展相關事業,建立團隊,與創捷前瞻攜手,要在三年內成為新AIOT產業領導廠商。

AIOT佈局非新手

事實上,華碩從來不是AIOT領域的新手,2005年,華碩看好工業電腦潛力,跟龍頭研華合資成立研碩電腦,雙方各持股5成要進軍工業電腦代工市場,2011年華碩以53億元收購研揚科技持股,成為這家老牌工業電腦的大股東,瞄準的正是工業物聯網機會。

隨後研揚投資醫療物聯網領域的醫揚科技,並跟專攻數位顯示及車載領域的廣積換股結盟,泛華碩家族在工業AIOT地位已經不小。但面對未來,單靠投資顯然不夠。

華碩本身則將建立AIOT平台,把核心能力:ABC,也就是AI、Big Data、Cloud整合集結,發揮過去長期累積的管理、研發、品管經驗值,在垂直應用領域跟台灣各業者合作串連。

華碩要把過去資通訊領域累積的技術及產品運營能力,投入商用及B2B領域,領先建立人工智慧及行動裝置產品在工業及商用的應用。

「這是猴群管理理念,」施崇棠說,AIOT市場機會將非常大,但不能靠華碩自己做,比方智慧城市,牽涉政府法規跟基礎建設,華碩除掌握核心能力,一定要跟台灣其他業者一起打群架,這猴群成員包括亞旭、研揚跟廣積在內,也會跟沈振來的創捷前瞻合作。

那麼,創捷前瞻要做什麼?沈振來說,他擅長的是整合資源,抓住機會,未來將以創捷前瞻的平台,談產業內的串連及資源合作。

AIOT因為發散,供應鏈業最需要就是誰願意扮演串連角色,整合資源辛苦,但「落地很重要」沈振來說,他創業就是要來做這件事。

未來就是:AIOT

提到最近美中貿易大戰,美國總統川普大談Made in US.,這對施崇棠來說毫不意外,「因為時間到了,現在是以消費者為中心的時代。」在施崇棠眼中,新零售時代來臨,美國是自然而然產生的決策,因為市場在美國,供應鏈必須貼近市場,快速反應,鏈不能拉這麼長,不能所有製造都回到中國,鏈必須短到便利商店正熱賣什麼,供應端都能馬上知道。

數位轉型的浪潮正在層層拍打,數位經濟的發展最初是網路時代,後來走到商用人工智慧解決方案,走入線下,又發展到線上併購線下的狀態。那麼未來的世界如何發展?施崇棠眼睛發亮的說,未來AI世界有很多感測器,會「比你更瞭解你自己」,到最後,線上線下界線不僅模糊,全世界將具自動感知力。

在這樣的新世界中,無人車或自駕車只是最底層的感知,具視覺上防撞,但人類的自主會全面自動化,「這是好的方向」,施崇棠說,儘管人類的工作一定會受AI影響,但AI最終會跟人做最佳搭配。

不能只期望巨獅不來攻打小草原

那麼,華碩手機的發展呢?「手機方面,我跟先越會花較多時間,」施崇棠說,這也顯示他將親自督導手機業務,與沈振來的大弟子張凱舜一起操盤「銀豹策略」。

面對的是華為跟三星兩大手機巨人,華碩幫手機重新歸納出兩個未來性機會:電競(Gaming User)跟專家用戶(Power User)。施崇棠說,第一步在沈振來替ZenFone設定奢華眾享定位後,第二步要找出更能生存的洞。

「手機是超難度大聯盟戰局,血淋淋的戰場,」施崇棠擅用孫子兵法,他區分奢華眾享還有兩個層次,一個是屬於入門的市場,另一個就是上層的專家用戶市場,也就是手機用戶中的「熟手」,手機對這些人是剛需,這塊市場目前還是豐厚的小草原,巨獸還沒過來。

而另一塊市場是電競手機。正如5年前的電競筆電初期,市場渾沌未明,提早佈局者先贏,華碩也將全力進軍這塊市場,而第一役ROG Phone就帶來捷報,不僅市場好評,消費者心佔率更拿下75%壓倒性勝利。

施崇棠笑著說,現在連女生都是手遊主要貢獻者,打遊戲是有黏性的,假設全球15億支手機市場,只要3%是電競手機,就高達4,500萬支,「我認為潛力非常大。結合華碩的生態系統,這不只是結合華碩的魂,還有強點。」華碩目前是電競圈裡,唯一產品線完整度從板卡、周邊、到系統電腦與手機的品牌,內部盤點,早已站在電競最前端。

「當然我們不能期望大草原上的王,不會打回來。」施崇棠說,要打銀豹策略,團隊的機動跟主動性將更重要。

而在沈振來的責任心下,華碩手機業務將一口氣提列62億元備抵損失,沈振來忙著解釋,不如此做,新手機團隊將背負沈重的殼,重整損失一次提列,未來就可以正確反映手機新策略的績效,沈振來此舉也可窺見深厚的師徒情分,在10年任期下台前,為一手提攜的大弟子,鋪一條平順上台的路。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