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擊盜版之外,台灣OTT下一個更大難題是愛奇藝、Netflix跨境威逼

2018.12.14 by
唐子晴
愛奇藝
2016年堪稱「台灣OTT元年」,經過兩年廝殺後,透過台灣線上影視產業協會一份白皮書,窺探出台灣OTT產業的新難關。

盜版,一直都是阻礙影視音產業發展最嚴峻的問題之一,在網上「免費卻侵權」的內容隨手可得,使得「為內容付費」的觀念難以建立。

光是在台灣,影視侵權網站約有16個,而乘載各類內容的電視機上盒,耳熟能詳的「安博盒子」、「千尋盒子」也都是盜版。

根據資策會服務創新研究所表示,若以全台2,642萬名4G用戶估算,使用盜版網站及App觀看影音內容比例高達79.9%,一年產業將損失283億元、不容小覷。

兩年間,越來越多台灣本土OTT業者浮出檯面,面對盜版不斷,以及Netflix、愛奇藝等實力強大的境外業者夾擊,在去年11月「台灣線上影視產業協會」正式成立,由LiTV董事長錢大衛擔任理事長攜手13家影視平台「打群架」,第一步就是要打擊盜版。

然而,在協會成立一年後,審視產業的進展,從錢大衛向政府提出「六大建議」白皮書可以發現,台灣OTT的難關已從「盜版」開始轉向了「境外業者」。

台灣線上影視產業協會理事長錢大衛透露,一年內陸續有頻道、電信、音樂平台業者加入,如今協會成員已擴大至19家業者,甚至也有「個人成員」。
唐子晴/攝影

「下架」逾20款盜版電視盒,接下來要做正版徽章

還是先談談,協會不斷強調的「盜版」問題。

事實上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自2017年8月起,已開始從管轄範圍內的「射頻器材」下手,透過審驗電視盒的「射頻」,已經廢除驗證超過20款不符合規範的產品,而這些型號無法在市面上銷售,其中絕大多數都是盜版電視盒。

雖然此舉間接維護了著作權,而在錢大衛眼中這只是「第一步」,在白皮書中提出的第一項建議,仍與盜版有關。

NCC截至11月,已廢除驗證超過20款射頻不合規範的電視盒。
唐子晴/攝影

「很多消費者還是不知道,自己用的是盜版」,錢大衛表示。若搜尋「安博盒子」,可以發現目前不少電商平台上仍在販售,除了建議政府持續修法取締盜版外,面對消費者,錢大衛提出了「正版徽章」的構想,如同食品認證標章一樣,經過「正版認證」便可獲得,至於評判方式,則由「台灣線上影視產業協會」和「衛星電視公會」共同執行,在兩者官網上,也會釋出正版名單供大眾查詢。

而資策會數位服務創新研究所王鴻瑞副主任也表示,台灣影視產業面臨著三大衝擊——「境外內容競爭」、「跨國平台壟斷」及「非法業者」。

但到了2018年,最大的矛盾似乎已經指向「境外業者」和「本土業者」的競合關係。

Netflix、愛奇藝衝擊市場,要求付費境外OTT平台落地

2016年愛奇藝、Netflix相繼登台,但台灣畢竟市場有限,錢大衛坦言給本土OTT產業帶來很大的壓力。根據資策會創新研究院統計,無論是電影還是戲劇,在台灣消費者心中前五大平台YouTube、愛奇藝、Netflix和LINE TV,就占了前五名中的四席。

而白皮書的第二點訴求,便是「建立境外支付費OTT平台管理機制,」要求有付費行為的境外OTT業者必須合法落地,如設立子公司、分公司以及本地客服,並且和其他產業的境外業者一樣得課稅;此外,用戶資料也得落地在台灣,而非國外。

「假如平台要付費,就有金流的問題,如果有消費糾紛,希望在台灣就有人可以處理,不會找不到人。」錢大衛也進一步解釋,為何此條建議針對「付費平台」而來。

這一點看似合乎情理,也不只一次被拿出來討論,卻還有相當漫長的過程要走,因為「基礎」問題尚未解決。

第一點,在NCC提出的「數位匯流五法」中,OTT並不在規管範圍內,處於「灰色地帶」;第二點,在台灣若有陸資投資電影、電視都不被允許,在2016年愛奇藝進駐台灣前,曾三番兩次申請在台設立公司卻都被駁回,最後只能由「歐銻銻娛樂」代理上線。

愛奇藝來台灣時,也卡在陸資背景無法落地。
愛奇藝

但NCC主委詹婷怡也指出,OTT是一個「跨境」問題,會牽涉到國際貿易談判裡的跨境傳輸、資料落地等等,相當複雜,但仍會持續探討,而NCC另一大思考方向,則是如何在可能的範圍內,讓國際OTT有一定的比例可以貢獻給國內的內容產製。

「其實這不只是OTT的事,網路無國界很難歸管,但還是得管,這應該是國家要思考的方向,」錢大衛說道。

文化部:組一支OTT國家隊,政府當策略投資人

既然海外業者進來,無論是台灣OTT業者、還是內容製作商,也想設法走出去,尋求更大的市場。但看看台灣本土OTT平台現況,除了CatchPlay已經在印尼、新加坡和電信業者合作提供服務,其他「出海」的業者,幾乎寥寥無幾。

「如果台灣的內容放在國際平台上,一定不會在最矚目的位置,他們的重點一定是自己國家的內容,」文化部次長李連權點出問題,即便「平台」沒出海,但「內容」出海了,與美劇、韓劇、陸劇放在一起,能見度相對還是很低,他便提出一個構想:組一支台灣OTT國家隊。

文化部次長李連權(右)表示由業者自發組一支推向海外的「OTT國家隊」,而政府可當策略投資人。左為台灣線上影視產業協會理事長錢大衛。
唐子晴/攝影

這是一支怎樣的國家隊?在他的藍圖中,現有的OTT平台、內容商及電信業者,可以用「合資」的方式成立一間公司,平台商扮演「通路」的角色,而內容商拍「本土旗艦戲」打出國際,雖然並未透露電信商的角色,但目標是自成「OTT生態系」推向國際市場。

李連權也透露,政府願意扮演「策略投資人」的角色,文化部目前手上握有100億的資金可以協助,在「公司資本」及「內容產製」兩方面進行融資,而但要符合市場機制,得由業者主動先發起,政府扮演輔助角色。

「台劇必須不斷的在國際上被討論,才是王道,」李連權說道。但這一切仍是「最理想狀態」,畢竟技術和服務總是來的太快,無論是市場,還是法規,仍有諸多問題需要時間一一解決。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