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地表做到SpaceX太空生意,事欣科最年輕董座廖文嘉談如何培養下一代創業基因

2019.03.12 by
王郁倫
SpaceX
29歲當上事欣科董事長,廖文嘉白手起家,從小就有生意頭腦,今年事欣科業績將拼新高,但為何直言不必第二代接班?他對長子的栽培計畫是「愛錢才會愛賺錢」,看他怎麼教養下一代創業基因。

工業電腦廠事欣科營收85.02億元,創歷年新高,2018年每股純益3.06元,創下上市6年以來獲利高點,董事會通過配2.5元股息,發放率9成,殖利率超過7%。

事欣科在5年前IPO時,董事長廖文嘉剛40歲,穩得業界最年輕董座封號,上市後,他連續5年啟動併購,讓事欣科從營收從不到20億元翻滾4.5倍,今年營收規模將突破90億元。這位天生的生意仔經營企業作法與業界大不相同,對教養下一代也很有獨特想法。

事欣科北美執行長Thomas Sparrvik(右)與事欣科董事長廖文嘉。
王郁倫攝

同業摸不清底細,事欣科角色邊緣

根據事欣科公布,2018年營收組合中,工具機廠恩德營收占比55%,航太營收22%,剩下22%左右為博弈客戶。

事欣科上市時,工業電腦同業都對這位新生代企業家相當陌生,甚至私下談論時,也坦言業務面很少碰頭,弄不清楚事欣科老闆來歷,更摸不清楚客戶組成,事欣科成為工業電腦圈裡的邊緣角色。

台灣工業電腦廠老闆多是研發出身,廖文嘉念的是電子商務,但也因此讓他的經營策略特別靈活,3月事欣科墨西哥新廠將開幕,占地規模是舊廠的12倍,是少數敢大舉擴張北美產能、買歐美企業者。

當同業被問及是否考慮墨西哥設廠時,往往立刻反問:管理會不會有問題?擔心當地治安因素,被問到是否併購歐美企業時,也憂心管理挑戰。但廖文嘉不僅不怕,更勇於反向操作,併購目光不放在國內,偏好歐美企業。

墨西哥工資在2012起低於中國,現在雙方差距擴大到50%。
事欣科

「很少老闆會想建立彈性工廠,跟房東租10年,廠房讓房東蓋好,」廖文嘉表示,但這樣低成本擴廠,事欣科墨西哥新廠總投資含設備搬遷費用不超過100萬美元,比同業買地自建資本支出低。

不搶同業單,客戶也搶不走

事欣科博弈客戶集中拉斯維加斯賭城數個巨型集團,包括WMS、Bally、Aristocrat、Ainsworth等,為服務客戶,事欣科工廠廣設北美就近服務,對於台灣對手一度嗆聲要在3年內搶下50億元博弈訂單,廖文嘉倒是老神在在。

「我不太搶單,很少工業電腦廠商客戶跟我們重複,」廖文嘉分析,「我很有自信對手搶不到我們的訂單,同業有詢問要借用我們墨西哥廠產能,但專案合作可能會怕客戶被我們搶走,未來或許得合資,增加雙方互信。」

為什麼不怕鴻海集團(樺漢屬於鴻海集團)的競爭?歸咎主因,事欣科長期布局的是航太國防高門檻產業,取得美國際武器貿易管制條例(ITAR)認證,博弈則在事欣科北美有自有工廠在地服務下,短期內樺漢沒有北美廠房,恐難以競爭。

樺漢董事長朱復銓曾揚言3年博弈生意要做到50億元,讓同業高度警戒。
王郁倫

透過併購,事欣科在航太線束與模組領域幾乎無台灣競爭者,目前北美工廠也打入衛星客戶,恩德的切削CNC工具機則交貨北美太空梭大廠SpaceX,從地球表面做到太空市場。

今年航太市場需求能見度比博弈還要好!廖文嘉說,隨營收擴張挑戰百億元大關,未來服務的客戶面向,也跟過去營收十幾億元有所不同,換言之,工業電腦廠一旦營收跨過門檻,成長速度就進入不同階段。

白手起家,培養下一代創業基因

廖文嘉1974年次,今年不過45歲,但已經是3家上市櫃(含興櫃)企業老闆,鮮少人知道,當年他只是小小業務經理,靠借來的500萬元買下快破產的老東家事欣科,白手起家,29歲當上董事長。

廖文嘉天生是生意仔,儘管接手經營初期必須處理追債、黑衣人上門事件,但在得力助手財務長吳秀碧調度下,總能化險為安。累積豐富創業經驗,他對栽培下一代也有自己的想法。

廖文嘉有3個子女,長子今年已經國一,長女念國小五年級,還有一個小兒子最受寵愛。「(長子)不可能接公司,壓力太大,台灣第二代接班沒看過接得好的,」廖文嘉說的很坦然。

但他對長子另有栽培,不僅開會帶兒子在身邊,讓兒子旁聽他與德國、美國員工談話,「雖然在旁邊作自己的事,但耳濡目染,久了就會有感覺,」廖文嘉創造兒子學習的環境,提供資訊,因為他知道做生意的手感必須從小培養,他也期望兒子除英語、中文,要會台語,因為「會做生意台語要好」。

「大學畢業之後就要靠自己,」廖文嘉果決的說,他對兒子的管教鬆中見嚴,由於吃行都有人打理,兒子到國一開始才有零用錢,每週350元,換算每天50元可以自由運用,國一也才有手機,「小孩子愛錢才會有賺錢的動力,才會低聲下氣想辦法,」廖文嘉是過來人。

接班議題是台灣企業主的當務課題。
shutterstock

廖文嘉曾分享自己從小就愛賺錢,記憶深刻是有一次,曾以5元向妹妹買一塊黏土,切成3份,每份再以3元賣回給妹妹,妹妹買了卻莫名大哭,卻可見他生意天賦。廖文嘉笑說,他小時候就知道這賺的是「代工費」。

而事欣科2012~2016年連續5年併購後,營收規模已可擠入台灣工業電腦前3大,隨2017年整併整理期結束,事欣科業績於2018年創下新高。

廖文嘉坦言,隨美中貿易戰開打,墨西哥新廠投產,不少同業洽談新廠產能奧援機會,未來不排除有跟同業合作可能,樂觀看待2019年營收跟獲利都要再拼新波峰。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