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社會主義再次酷起來

2019.04.08 by
張鐵志
張鐵志 查看更多文章

活躍於兩岸三地的文化與社會觀察家,現為《數位時代》顧問、《報導者》共同創辦人,在金融時報中文網等媒體撰寫專欄。曾任香港《號外》雜誌總編輯、《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總主筆,著有聲音與憤怒:搖滾樂可以改變世界嗎?等書。

shutterstock
年輕世代開始抗拒政治上的陳舊理念,開始渴望有新的政治氣息,年輕人開始認同現在的社會主義。

30年前,柏林圍牆倒塌了,冷戰邁向終結。美國學者福山提出那世紀末最著名的論點:「歷史終結了」資本主義和民主成為歷史的終點,社會主義消亡了,人類歷史不再有大的意識形態鬥爭。

但現在,社會主義回來了,而且是在年輕人的心中。上個月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的封面故事就是「千禧世代社會主義」(millennial socialism),討論在美國、英國、法國等地方年輕人越來越往左轉,並且願意擁抱「社會主義」這個名詞。

這個現象在即將迎來總統大選的美國尤其明顯。其實,在2016年大選,捲起炫風的桑德斯(Bennie Sanders)就自稱是社會主義者,但他強調是「民主社會主義」,他的主張減低財富不平等、更廣泛的全民健保、降低學生債務、讓大學教育免費、讓工人更容易加入或成立工會、改革政治獻金。他的每一場演講談的都是被企業控制的媒體、富人如何壟斷了民主、如何更嚴格規範華爾街等等。

去年首次美國期中選舉的女性眾議員寇蒂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也自稱是民主社會主義者,而現在她是美國的政治明星。在目前宣布參與民主黨總統提名初選的候選人中,整體來說也是左傾,幾乎每個人都同意政府提供單一支付者的全民健保制度:這在歐巴馬時代還是巨大爭議的政策。

這在美國是個歷史性的逆轉

德國社會學者桑巴特(Werner Sombart)在1906年出版一本重要著作叫做「Why Is There No Socialism in the United States?」(美國為何沒有社會主義)。到了1920年代,這問題更在俄國共產黨和美國共產黨之間引起重要辯論。二次戰後的政治學家利普塞特(S.M. Lipset)總結,相對於社會主義或資本主義,美國有一種獨特的意識型態:美國主義(Americanism),這種意識型態主要是來自美國獨立革命的結果,並且奠基於美國憲法,其包括五個主要要素:反國家主義、自由放任、個人主義,民粹主義和平等主義。這五要素都不利於社會主義的出現──例如所謂平等主義的意思是,相對於歐洲,美國已經夠平等了,所以不需要社會主義這種意識型態,且美國人不會信任由國家來促進社會平等。

在冷戰時期,由於美國對抗蘇聯為首的共產主義集團,所以美國主流民意對於社會主義是非常疑慮甚至恐懼的。社會主義基本上是一個髒字,沒有主流政治人物願意被貼上這標籤,而共和黨就經常把民主黨提出比較進步的政策描繪是「社會主義」。

到了九十年代,所謂的歷史終結論加上經濟全球化時代的來臨,西方政治更往右轉。美國民主黨的柯林頓、英國工黨的布萊爾和德國社會民主黨的施若德都更擁抱市場,主張新中間路線或第三條路。

然而,過去二十年的經濟社會不平等的加劇,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的災難,證明第三條路是失敗的。2011年占領華爾街運動震撼全球。年輕世代開始拒絕主游政治在語言和理念上的陳舊,渴望新的政治想像:如果保守人士和年長世代支持右翼排外民粹主義與川普,年輕不滿的群眾則開始大幅左轉,認可「社會主義」。
在2018年蓋洛普民意調查中,在全美年輕人(18至29歲)中,有51%對社會主義的看法是正面的(兩年前是55%),而對資本主義看法持正面態度的卻只有45%,首次不過半。在30到50歲的美國人中,有四成對社會主義持正面看法。在2018年的調查中,美國民主黨支持者有57%對社會主義持正面態度,第一次高於對資本主義持正面態度者(註1)。此外,大部分美國人都支持對富人課更高的稅,提高基本工資,和增加政府提供醫保。

十年前沒有人敢想像

然而,川普政府和共和黨還是非常強烈地想要利用社會主義這名詞來攻擊社會主義。在今年的國情諮文中,川普總統就以強烈語言說「要注意現在有人主張在我們國家施行社會主義⋯⋯但美國絕對不會成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而對於許多政府介入市場的政策主張,從管制健保產業到減低碳排放,都被右翼人士說成這是「社會主義」。

雖然事實上,大部分表示對社會主義有正面看法的美國人,並非主張傳統的社會主義,而是歐洲西方國家實行已久的社會民主,這些在美國看來激進的主張如全民醫保或大學免學費都早已在歐洲很普遍的政策。更何況,對年輕人來說,川普越認為社會主義是壞東西,他們可能越覺得這很酷。

所以馬克思都要感謝川普,讓社會主義再次酷起來!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