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品太多?Google一個彈指就讓158個產品消失了

2019.04.18 by
極客公園
產品太多?Google一個彈指就讓158個產品消失了
shutterstock
去年Google暫停縮網址服務時,讓許多忠實用戶不捨,緊接著社交軟體平台Goolge +也宣布退役,不過還有哪些未必失敗,卻被Goolge下架的產品呢?

158個。

Google砍掉了158個自家產品,包括12款硬體,12款應用和134項服務,沒有哪一家網路公司能夠「殘忍」成這樣。

在網站「Killed by Google」上,這158個產品按著「死亡」的時間線排列,像是線上的歷史博物館,供越來越多的「遊客」參閱。

2018年9月中旬,Google宣布將於來年三月徹底暫停信箱軟體Inbox。

這條新聞打擊到了不少Inbox的忠實用戶,包括前端開發者Cody Ogden,他在推特上抱怨說這是「有史以來最糟糕的新聞」。

極客公園

「好吧,不能說是有史以來最糟糕的新聞,但絕對是對我個人生活影響最大的。」他補充說道。在那個週末,Ogden「化悲憤為力量」,在GitHub上開啟了一個名為Killed by Google的新專案,一點點收集起Google創辦二十年來所有廢棄產品。

網站幾個月來在論壇網站Reddit上收穫了近2,000條回覆,情緒激動的忠實用戶們激動地分享著自己與Google被砍產品之間的故事。Ogden本人也因為這個專案受到了《Forbes》和《The Fast Company》等知名媒體的採訪。

極客公園

在Killed by Google走紅之後,Ogden在一篇部落格文章裡解釋了他建立這個開源網站的原因「人們表達的情緒,證明了這些產品與我們的生活產生了多麼緊密的聯結」、「我們習慣了日常生活中有這些應用、服務和裝置的存在,我們逐漸了解它們,了解它們的性格和怪癖,隨之產生的關係深深影響著我們,即便是多年以後,它們不再陪伴著我們。」

受Killed by Google的啟發,《極客公園》順著Ogden的「Google墓園」,整理了一些「死於Google之手」的好產品。

當然,還是那句話。對很多人而言,這些死去的產品,從來都沒有存在過。

Google Reader(2005-2013)

2005年10月,Google Reader誕生於Google Labs上,將用戶訂閱的網站或部落格的最新文章和消息放在一起,供用戶閱讀。2006年,Google改版Google Reader,新增多項功能,包括未閱讀欄目,標記所有已閱讀的,基於文件夾的新瀏覽方式,擴展圖示幫助用戶一次查看多個項目。此外,Google Reader也新增項目分享功能。2007年開始,Google把YouTube和Google Video(2005 - 2012)的影音內容也搬到了Reader中。

2009年9月,Google產品行銷經理凱文.希斯特羅姆(Kevin Systrom)宣布Google Reader從Google Labs畢業,但是接下來的幾年中,Google並沒有對Reader有重要的更新。

Google對這款紅極一時的產品越不在乎的理由是,社交平台Google+在2011年問世了。Google將Reader與Google+整合,砍掉Reader之前的社交功能,讓用戶只能透過Google+來分享。

對比業務調整,用戶閱讀新聞的習慣發生改變才是更深的原因。越來越多的用戶轉向Twitter、Facebook、Reddit等社交媒體新貴。正如Google新聞與社會產品高級主管理理查.金格拉斯(Richard Gingras)表示,閱讀新聞成了全天、隨時隨地的事情,取代了人們在早餐時間拿出整塊時間來消化新聞的習慣。相比從社交媒體上獲取新聞,Reader和其他RSS是一種「舊」模式。

2013年3月,Google宣布將要在7月關閉Google Reader,而Google給出的答復是,雖然Reader有一批忠實粉絲,但是必須要承認越來越下滑的用戶數量。

Google也想要精簡旗下的產品服務。不過,這對於RSS訂閱服務的重度用戶仍是不小的打擊。一份在Change.org要求Reader恢復營運的請願書超過10萬人簽名。不想擁抱「新」模式的用戶轉向了其他替代品,比如在關閉聲明發出的48小時內,Feedly就新增了50萬用戶。

極客公園

Reddit相關發文下,網友紛紛留言,其中一名叫chupchap的用戶說道,「我仍然對Google Reader『耿耿於懷』(I'm still bitter about Google Reader)」。

除了想靠RSS切入社交功能,Google在社交領域內的佈局一直沒有間斷過。曾是印度和巴西訪問量最多的社交網絡Orkut(2004-2014),通訊軟體Google Wave(2009-2012),內建於Gmail的社交及通訊工具Google Buzz(2010-2011)都逃不過被關閉的命運。

Google+(2011-2019)

大多數失敗的結局,讓Google+的出現有了「拚拼盡全力」的意味。甚至,Facebook也嗅到了危機。Facebook前任員工在2016年出版的一本書寫到,Facebook一些高階主管高管認為,Google進軍社交網路對Facebook構成了威脅。祖克柏在公司內表示,員工應該花時間讓Facebook功能與Google保持一致。

2011年,Google發布了Google+,打著與Facebook、Twitter、Instagram在社交領域一決高下的旗號。Google為Google+添加了許多功能,比如Circle(社群概念),多人文本、影音聊天的Hangout、圖片編輯Photo等功能。

這份「大雜燴」對用戶並沒有十足的吸引力。Google開始利用旗下YouTube,Gmail的登入為Google+導流,後來用戶在YouTube評論也需要「借用」Google+帳號。

2013年10月,Google+大約有5.4億月活躍用戶,其中只有3億用戶在真正訪問Google+核心功能。ComScore預測,2012年1月,用戶花費在Google+和Facebook上的時長分別是3.3分鐘和7.5小時,《紐約時代》將Google+描述成「鬼城」。

隨後,Google重新聚焦在「以興趣為基礎的社交體驗」,Google Hangouts和Google Photos分別在2013年和2015年的Google I/O上獨立成全新服務。之後,Google+也逐漸取消與YouTube等「捆綁」的功能。

這款不怎麼受歡迎的社交軟體,或許不是因為產品功能,而是因為數據洩露才被更多人熟知。
去年,Google+被曝出在2015年-2018年初期間意外洩露了數十萬Google+用戶的私人數據。去年12月,Google+再度陷入數據洩漏風波,涉及用戶數量翻倍,這加速Google+的關閉時間表。

4月2日,個人用戶版Google+停止運營,Google+中高達90%的用戶持續使用時間不到五秒鐘,Google也放棄了剩下10%的用戶,未來Google+將供企業內部交流使用。

Google Allo(2016-2019)

絕不放棄通訊和社交市場的Google對抗Facebook Messenger、WhatsApp以及iMessage,發布了一系列通訊軟體。

2016年,Google Allo和Duo這對「姊妹」一起亮相了。Allo是一款基於電話號碼,而不是社交媒體或者電子郵件的即時通訊工具。Allo主打人工智慧和Google Assistant。

類似Inbox,Allo中也加入了智慧回覆(Smart Reply)功能,運用Google機器學習技術,Allo學習上下文和圖片,推薦常用的回覆方式。內置的Google Assistant,可以讓用戶在不間斷聊天的時候詢問問題,並得到回覆。

此外,Allo推出的WhisperShout功能讓用戶把自己講的話,連同表情放大跟縮小。以及Smart Smiley功能能根據消息的「情緒」來推薦emoji和sticker。這些小亮點都成為忠實用戶喜歡Allo的原因。但是經過兩年卻因為安裝用戶不到5000萬,表現也不如同期誕生的Duo,Allo稱為又一例犧牲品。

2018年4月,Google宣布暫停Allo的研發,專注於一款名為Chat的消息平台——基於運營商的RCS服務。12月,Google宣布將在今年3月份停止支持Allo項目。不過,Google將Allo收到用戶喜愛的功能保留了下來,Smart Reply和GIFs融合到Android Messages中。

Google Glass(2013-2015)

Google Glass由Google最神秘的部門Google X研發。用戶戴上這副AR智慧眼鏡,只要眨眨眼,動動嘴就能查詢天氣路況,收發簡訊、收看影音,解放了雙手。2011年,Google研發了一款重達3.6 kg的原型機,到了2013年,Google Glass重量做到比一般太陽鏡都輕。

2013年4月,Explorer Edition「探索者版本」以1500美元提供給Google I/O開發者以及參加#ifihadglass活動所挑選出的測試者。一年之後,Google Glass才正式在網上開放預訂。

說Google Glass為穿戴式領域做出突破性貢獻並不為過,《時代》雜誌評選的2012年「年度最佳發明」中,Google Glass榜上有名。

但是,高價跟阻礙了Google Glass走向大眾市場,同時這副能夠隨意拍照和錄影的智慧眼鏡,埋下了很多隱私禍患。2015年1月,Google宣布停止該專案。

不過這項為AR技術探索出了一條可行道路的產品並沒有從此退出歷史舞台。2017年,Google宣布發布企業版(Enterprise Edition)。2017年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中,竇一村利用Google Glass協助修復文物,也證實在智慧眼鏡在商用領域的潛力。根據《9to5Google》報導,Google已經在研發第二代Google Glass Enterprise Edition,第二代採用驍龍710處理器,支持持LTE網絡、藍牙5.0和802.11ac WiFi,內存3GB,3200萬畫素攝影機,支援30fps的4K拍攝或者120fps的1080高畫質拍攝。

Project Tango(2014-2017)

Project Tango誕生於Google先進技術與項目組(ATAP),ATAP是Google收購Motorola後保留的一個部門。Tango由Johnny Lee領導的團隊研發,Lee也是微軟Kinect專案的核心貢獻者。

Tango利用電腦視覺,使智慧手機和平板電腦等行動裝置能夠在不使用GPS或其他外部訊號的情況下,探測到它們相對於周圍世界的位置,能讓開發者創建室內導航、3D地圖、物理空間測量、環境識別等應用程式。Project Tango包含三項技術:動態追蹤(Motion Tracking)、深度感知(Depth Perception)和區域學習(Area Learning)。

Google在Tangle技術之下開發了兩個實驗性裝置,Peanut手機和Yellowstone 7英吋平板。2016年,Google宣布與聯想合作發布搭載Tangle技術手機Phab 2 Pro,以及後來推出華碩ZenFone AR。

不過Tangle在行動裝置的落地也就止步於此,沒有在消費級領域大範圍鋪設。Tango有著更高水平的3D場景識別能力,但對影體有著特殊的要求。

2017年WWDC上蘋果發布了ARKit,Google也相繼推出ARCore。2017年12月,Google宣布關停Project Tango項目,將更多精力放在ARCore上。

Chromebook Pixel(2013-2017)

2013年,Google推出搭載Chrome OS的筆記本Chromebook Pixel。Chromebook Pixel最引人注目的地方是配備了12.85英寸高畫質觸控螢幕,解析度為2560×1700,表面覆蓋康寧(Corning)大猩猩玻璃為保護。Wi-Fi版售價1299美元,4G+WiFi版售價為1,499美元。但之後長達兩年的時間,都沒有Chromebook Pixel新的消息出來。

2015年,Google帶來了新款Chromebook Pixel,搭載了英特爾第五代Intel Core i5或i7處理器,集成HD 5500顯卡,有999元和1299美元價格可選,不過價格依然不親民。Google想要通過Chromebook Pixel打入高階市場,與MacBook展開競爭,不過與1,499美元的13吋MacBook Pro with Retina Display對比,Chromebook Pixel並沒有硬體和服務上的競爭力。

不過正如《Forbes》評論,Chromebook Pixel的高價位路線明顯與Chrome OS作業系統相悖。《ZDNet》認為電池壽命、散熱和風扇噪音也是Chromebook Pixel的硬傷。Chrome OS也沒有針對觸控改善。2016年8月,因為市場表現不好,Google終止了Chromebook Pixel。去年8月,Google 向初代Chromebook Pixel用戶發送了通知,不再為這款筆記本提供包含安全補丁在內的軟體更新支持。

不過,雖然Chromebook Pixel已經被「葬送」,但是Pixel系列「活」了下來。2017年,Pixelbook和Pixel 2/Pixel 2 XL共同亮相。

Inbox(2015-2019)

乍看與Gmail類似,但是Inbox與Gmail服務的是完全不同的受眾。可以用簡便的方式清理收件箱,也不用花太多時間起草簡單回覆,更加要求效率的用戶,會傾向於選擇Inbox。

2015年5月正式公開發布,Inbox現在覆蓋Web,Android和iOS系統。Inbox的關鍵功能包括相同主題信件統整功能,重要郵件標示功能,稍後提醒功能。在最近更新中,Inbox新增了撤銷發送,智慧回覆「Smart Reply」,整合Google Calendar安排重要事件,及收件箱「Save to Inbox」用於以後查看等功能。

2016年3月,Google表示10%的手機回覆來自Inbox的智慧回覆功能。2018年9月,Google宣布將在今年停止這項服務。Google稱Inbox是「試驗新想法的好地方」,並且指出其中很多想法已經遷移到了Gmail,比如智慧回覆。Google關閉Inbox是希望未來將資源集中在Gmail單一的email系統上。

Inbox因為簡單高效的功能吸引了一大批忠實用戶,比如一位叫Tarek Jellali的Twitter用戶,截圖了Inbox關閉倒計時,並且附文字「道理我都懂,可是我還是覺得Inbox更好。」4月2日,Google已經正式關停Inbox 服務。

轉世產品

在Google砍掉產品和服務中,有些並沒有完全消失。Google在這個過程中總結了經驗,並將產品和技術亮點轉化成新業務。

比如,2010年,第一款Nexus品牌手機Nexus One 誕生,由HTC代工。Google在每年保持推出1-2款的手機,選擇由LG、三星等代工廠來代工。其中,Nexus 4,Nexus 5走的都是低價策略。

Nexus的市場反應普通,譬如74天發售週期後,Nexus One只賣出了13.5萬台,而iPhone的銷量是100萬。Nexus一直以混亂的方式命名,比如Nexus One、Nexus 4、Nexus 5以序號命名,二代Nexus 7、Nexus 10和Nexus 9則以尺寸命名。

2016年10月,Google 乾脆放棄了Nexus,取而代之的是Pixel品牌,並且推出Pixle和Pixel XL,完全由旗下團隊領導開發,同時也是第一部內建了Google Assistant的智慧手機。在此之前,以Pixel命名的有兩代Chromebook Pixel和Pixel C平板。不過,Pixel系列一直的高售價作風,以及Pixel手機649美元的起售價也讓Google從此拋棄低價手機路線。Nexus的意義或許在於推動Android生態的向前發展,而Pixel的出現也意味著Google想掌握硬體研發主動權,並向高階手機邁進。

還有曾經在2012年推出的Google Now,之後逐漸演變成Google Assistant,最初只能簡單問答,Google Assistant具備深度學習能力,以一種更加口語化的形式與用戶進行雙向對話和聊天。

對Google Lens和Google Photos,我們並不陌生。早期的圖片識別工具,Google Goggles做到讓用戶拍一張著名地標的照片來搜索關於地標的資訊,或者拍一張產品條碼來搜索關於產品的資訊。不過,在2017年,Google發布了一個相似的應用Google Lens,並且內建了Google Assistant。一年之後,Goggles被關閉,用戶回流到Google Lens 或者Google Photos中。

在這次被戲稱為「春季大掃除」的產品線削減中,除了Inbox、Google+,Allo,Goo.gl URL Shortener(2009-2019)縮寫服務也沒能倖免於難。因為終止的軟體和服務數量過多,Google也被眾多網友戲謔稱為「自砍手腳專家」。

在被砍的諸多產品中,很多在關停之時仍然有著大批的粉絲,宣告產品即將關停的那一刻,Google收到了用戶們的瘋狂的抗議和緬懷。從某種程度上,這些產品關停時引起的反響,也證明了它們本身並非失敗品的事實。

就像《極客之選》的專題「極客博物館」所說,那些陳列在博物館裡的產品或許已經過時,「但它們所產生的影響,給日後產品帶來的啟發卻是歷久彌新的」。

本文授權轉載自:極客公園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