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營權大亂鬥,COBINHOOD背後的你爭我奪
專題故事

租下台北101整層辦公室,標榜員工薪資待遇比照美商,區塊鏈明星新創COBINHOOD,過去一個月正面臨一場經營權大戰。「我覺得現在沒有人可以相信,不知道誰才是真的朋友。」創辦人陳泰元站在台北101 39樓的窗邊,吐露這段日子以來的心情。

1 「天才神人」大戰創投IVP,陳泰元:人性就是唯利是圖

攝影 / 賀大新
過去三周,COBINHOOD正上演一場經營權大戰,陳泰元眼中的發動者是過去合作過的日本創投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IVP),對於IVP提出150萬美元收購陳泰元股份,「他就開一個芭樂價」因此被回絕。

有「天才神人」外號的陳泰元,2017年與在Google任職的台大學弟黃偉寧攜手,創辦了COBINHOOD交易所與DEXON公鏈,是台灣少數募資規模破十億元台幣的新創公司,兩人現在都還不滿30歲。

然而過去三周,COBINHOOD正上演一場經營權大戰,公開、不公開的聲明相繼流出,「財務紛爭」、「情緒不穩」等描述讓陳泰元在媒體上的形象,從雲端急速墜落,成為一個搞破壞的失控者。

根據陳泰元的陳述,這整起事件的發動者,就是日本創投公司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IVP),IVP在15日與陳泰元提出buyout deal(買斷合約),想一口氣收購陳泰元所有股份,「他就開一個芭樂價150萬美金給我」最後被他回絕。

陳泰元向《數位時代》出示了合約內容,並表示,他也反向提出收購邀約,並將於17日向法院對IVP提出背信告訴。

陳泰元向《數位時代》展示了當天IVP提出的買斷合約內容,建議買斷陳泰元持股的金額大約是150萬美元。
攝影 / 賀大新

IVP提出150萬美元,要買斷陳泰元股分

台灣第一個自主研發的高速底層公鏈平台DEXON主網在4月25日上線,本當是股東熱鬧慶祝的時刻,次日,也就是4月26日,COBINHOOD卻爆發預料之外的經營權之爭。

陳泰元指出,過去兩周,IVP透過一位Blocktopia的股東作為中間人,提出了buyout deal(買斷合約),「他們文字上用很隱諱的方式問,很多提到buyout deal都是透過電話、語音。」目的就是不希望留下證據。

但隨雙方隔空對外喊話多時,本周三(5月15日),IVP在早上11點找了陳泰元協商,「他說我們有一個buyout deal要不要談?」,據陳泰元說法,背後的買主是黃立成的新公司Machi X,這場協商IVP由黃立安代表出席,另一位則是拍拖集團(Paktor)執行長潘杰賢代理黃立成,協商地點就位於COBINHOOD台北101的辦公室。

之所以這麼做,陳泰元的說法是,Machi X這家公司,17直播的Joseph Phua有投資,但IVP是不是有投資,目前無從確認,只是推測雙方是利益共同體,「為什麼不適用17 Media收購,是因為他們認為董事會approval比較難拿,使用新實體Machi X比較簡單,比較快。」

本周三(5月15日)位於COBINHOOD台北101辦公室的協商,IVP由黃立安代表出席,另一位則是拍拖集團(Paktor)執行長潘杰賢代理黃立成。
攝影 / 賀大新

陳泰元向《數位時代》展示了當天IVP提出的買斷合約內容,建議買斷陳泰元持股的金額大約是150萬美元,「這其實是一個陰謀,用一個很便宜的價格,要把大股東給清走。」

陳泰元表示,IVP想用DEXON加上COBINHOOD交易所,在上面炒幣,「我做好DEXON主網是要推應用的,」陳泰元說,IVP對他提告,目的就是要把他這個大股東趕走。

由於新創圈,創投(VC)參與融資多拿優先股(preferred shares),在部分特殊議案具有否決權,IVP一席的董事席次就能推翻融資等重要議案,若長期與IVP無法達成協議,未來在公司決策上勢必將困難重重。

因此,陳泰元認為,不太可能放著IVP的問題不處理,他解釋,因為過程中要做募資,問題是要做股權融資(equity fund raising)的話,優先股(preferred shares)的人可以否決掉新的融資,「也就是如果我們和新的投資人有了新deal,IVP能優先搶下來,我們無法阻止。但現在IVP和我的分歧已經很嚴重,我不希望給他更多董事席次、更多股份,這個對經營上後續會有很大難點。」雖然這似乎是焦土策略,但也意味COBINHOOD未來會非常難拿到新資金,「等於被他卡死了。」

陳泰元表示,他因此也提出:把IVP手上4%股分買回來的想法,金額大約是40萬美元,買斷IVP股權,「他開一個芭樂價,我也開一個。」但IVP並沒有答應,「把公司搞爛的是你(指IVP),為什麼不是你滾?」

PR戰讓茶壺裡的風暴揭開,股東誰是得利者?

從最初擁有最大股份的陳泰元被架空離開公司,到後期股東IVP對他提告,中間消息滿天飛,陳泰元說,期間以COBINHOOD名義發出的聲明總共有三封,前面兩封指出陳泰元「情緒不穩定」、「有極大的投資爭議」,讓陳泰元在媒體上的形象非常負面,但只有最後一封與黃偉寧和解的聲明是親筆簽名,前面兩封通通是商務總監賀陳修,以字體產生器做出的電子簽名,且都是經過黃偉寧授權的。

IVP在董事會上,蒐集了公司過去兩年的財務證據,並提出五項重大指控,向台北地檢署告發,陳泰元懷疑這一切是經過預謀,主要目的就是想收割COBINHOOD的技術成果。
攝影 / 賀大新

這些聲明也讓COBINHOOD茶壺裡的風暴,變成眾人眼中灑狗血的八點檔。陳泰元說,黃偉寧告知他,IVP說陳泰元涉及三項重大財務爭議,要他在4月26日的臨時董事會上提出臨時動議,把陳泰元停職、趕出公司,並將陳泰元內部溝通的權限、門禁通解除,賀陳修基於個人想保護公司的立場,以黃偉寧名義發出兩封聲明,才讓整起事件躍上公眾視野。

在陳泰元眼中,黃偉寧是一位專精於技術的工程師,並不熟悉公司章程與法律,在整起事件中誤信必須肩負代理執行長工作,被IVP誤導,現在事件風暴雖然尚未熄滅,但他還是很希望保護黃偉寧,未來也計畫撥自己老股20%給黃。

而IVP在董事會上,蒐集了公司過去兩年的財務證據,並提出五項重大指控,向台北地檢署告發,陳泰元懷疑這一切是經過預謀,主要目的就是想收割COBINHOOD的技術成果。

被IVP卡死可以撐多久?陳泰元:兩年

DEXON主網已經在4月25日上線,共識演算法(Consensus Algorithm)是陳泰元跟COBINHOOD首席科學家一起做出來的,由於開發工作已經告一段落,陳泰元表示,早在今年第一季,就有計畫調整經營模式,精簡團隊、讓組織扁平化。

未來員工會從目前的100人,縮減到負責核心技術的30人,「我們繼續在開發中,只是用一個比較精實的團隊在做。」未來也計畫將目前位於台北101的辦公室轉租,搬到比較小的辦公室。

陳泰元認為,目前公司面臨的困境是,如果IVP不鬆手、不清退,公司未來方向就很難推進,在假設無法融資的情形下,「現在資金撐兩年沒問題,如果營運OK,也許也不需要再融資,但如果中間要擴張,可能也會需要大額融資。」

陳泰元回憶,2016年出脫17直播持股時,IVP也以同樣的模式,買回他持有的36%股權,如今事態重演,陳泰元坦言,當時公司處於草創時期,「非常缺資金,當時想要募到400~500萬美元。」才會讓IVP加入。

花了大把心力開發出技術與產品,在DEXON主網上線時,公司卻面臨經營權之爭,我們問陳泰元這一路的心得,他坐在椅子上面色凝重的說:「只覺得人性就是唯利是圖。」
攝影 / 賀大新

陳泰元向IVP提告

陳泰元告知將在5月17日,對IVP提出幣民集體訴訟,「只要持有COB 、DEXON幣的人,都可以對他提告,我們會有連署,我相信人數大約有幾百到上千。」

陳泰元認為,IVP的行動造成公司的產權、估值、Token的價值減損,依照公司估值,「我們會向他求償1億美元。」另外也預計針對IVP合夥人黃立安、田中章雄兩人提告。

陳泰元提告的罪責是背信,「因為他身為公司董事,並非為股東謀福利,」陳泰元說:「從他行為來看,他就是對抗我,想把大股東這方用便宜的價格buyout,如果他在乎公司發展,沒有人會搞PR戰。」陳泰元認為,他手中掌握的事證非常明確,「勝率覺得蠻高的。」

花了大把心力開發出技術與產品,在DEXON主網上線時,公司卻面臨經營權之爭,我們問陳泰元這一路的心得,他坐在椅子上面色凝重的說:「只覺得人性就是唯利是圖。」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2 【獨家專訪】還原COBINHOOD內鬨事件始末,股東IVP控陳泰元三大財務爭議

攝影 / 賀大新
密碼貨幣交易所COBINHOOD的內鬨,引起金融新創圈關注,兩創辦人從互槓到握手合作,《數位時代》專訪股東之一的IVP合夥人黃立安,談談從他立場看到的事件爭議有哪些。

過去一周,密碼貨幣交易所COBINHOOD的內鬨,引起金融新創圈關注,從兩創辦人陳泰元跟黃偉寧發信互控對方,到上週五手搭肩大和解,將苗頭一致對向股東之一的日本創投公司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IVP),都讓外界霧裡看花。

COBINHOOD事件發展進入多個回合,從黃偉寧5月6日發信表示陳泰元將不再參與公司事務,到陳泰元反擊聲明公司遭奪,持股4%的股東IVP對陳泰元提刑事告訴,事件發展急轉直下,黃偉寧與陳泰元10日宣布盡棄前嫌,苗頭指向股東IVP作梗,情節已經上演進入第五回合。

《數位時代》獨家專訪IVP合夥人黃立安,試圖從創投角度釐清事件始末,並談一談IVP在台灣新創圈的角色是否將受此事件影響。

對於身為COBINHOOD股東,黃立安解釋投資初衷,他說:「我想要幫助台灣新創,想讓台灣政府知道,我們很努力尋找好的公司 ,並且投資他們,帶他們打國際盃,IVP想幫助台灣公司。」為了不模糊焦點,所以先前IVP沒有在媒體上發表太多的看法。

IVP成立於2009年,以日本、大中華為資金募集來源,從2011年起開始投資台灣新創,並在2014年獲得國發基金2千萬美元投資,投資的新創團隊包括KKTV、Pinkoi、M17、MaiCoin、COBINHOOD等,在台灣新創圈非常活躍。

讚陳泰元聰明,平常心看新創風險

「He’s brilliant!」撇開陳泰元個人操守問題,黃立安非常肯定陳泰元在技術上的能力與專業,IVP就是因為覺得COBINHOOD推出的區塊鏈底層技術Dexon是一個非常好的產品而投資。

「希望這個東西可以有很棒的成就,我們做這行12年了,非常熟悉怎麼與新創互動,」黃立安強調:「我們知道瘋狂的事情總會發生,就像我們看比特幣價格從2萬美元掉到3千美元。」

黃立安認為,創投的工作一直都是在支持著公司,並找到最好的新創跟創業家,事件演變至今,IVP未來的計畫、形象是否會受到衝擊?「希望大家可以理解,新創是風險很高的事業,他們(指新創)需要像我們這樣有持續經驗的投資人來應對。」任何事情都有出錯的可能,「我們做了12年,知道如何以專業的方法面對各種難題,包含這次的事件,」黃立安說。

「He’s brilliant!」撇開個人操守爭議,黃立安非常肯定陳泰元在技術上的能力與專業。
攝影 / 賀大新

從101辦公室關閉事件,到共同創辦人陳泰元被封鎖公司email,且被踢出Slack、Telegram、GitHub等工作群組。但10日技術長黃偉寧又與陳泰元共同發表聲明上演大和解,這場經營權爭奪戰,各陣營都有一套說法。

IVP提告陳泰元的財務爭議是什麼?

黃立安說,整起事件源頭,就是內部的吹哨者(Whistleblower):COBINHOOD母公司Blocktopia的執行長施子薇,發現陳泰元疑似不法的事證,因此將證據提交到Blocktopia的董事會中,董事們依看到的證據做出決議。

黃出示了「刑事告發狀」,證實目前IVP已向台北地檢署告發,進入司法程序調查中。

《數位時代》取得IVP的刑事告發狀,針對陳泰元的財務糾紛,IVP已經在5月6日由律師向法院告發。
IVP

IVP舉出的事證有哪些?IVP委託律師參考掌握證據的情況,曾擬出一份聲明,備份到Dexon的鏈上,《數位時代》取得這份未公開的聲明,也專訪IVP合夥人黃立安,黃舉出了陳泰元捲入的三項財務爭議。

黃立安指控,在2017~2018年間,陳泰元瘋狂的刷卡消費,每月消費金額常突破新台幣100萬元,並讓公司買單,然而消費的內容跟COBINHOOD毫無關聯,都是購買精品、上酒店等個人消費。2019年陳泰元與當時的女友發生「盜刷黑卡」糾紛時,也挪用公司新台幣86萬元,去支付訴訟費用。

黃立安說,COBINHOOD在2017年7月發行新股,向兩位投資人募得50萬美元,股款一匯入公司,陳泰元就把錢轉到自己名下,並宣稱此舉是「買個人的老股」,但事實上,兩位投資人取得的全是公司新發行的股份。

第三,COBINHOOD所發行的代幣COB幣,所有權是屬於公司,但在2017年12月,陳泰元為了酬謝某位曾幫助他創業的的中國投資人徐樂,就從公司錢包裡發了5000萬顆COB幣送給徐,根據黃立安說法,當時這些幣的價值大約是1,400萬美元,以上三項財務爭議,黃立安指控,共造成COBINHOOD超過新台幣4億元的損失。

然而上述指控,《數位時代》在訪談時,黃立安並沒有出示相關的證據細節。

COBINHOOD母公司Blocktopia的執行長施子薇,發現了陳泰元的疑似不法事證,因此直接將證據提交到Blocktopia的董事會中,董事們就所看到的證據做出決議。
蔡仁譯攝

關鍵的4月26日會議,是否有法律效力?

對於陳泰元寫給員工的內部信件中,提到:「Blocktopia, Inc.公司的註冊文件上,董事仍僅有我陳泰元一人。因此這個臨時會議不但不是董事會,也不具任何法律效力,當然也無權解僱我或任命新的CEO。 」

也就是說,陳泰元認為當天在會議中的任何決議,都沒有法律效力,而這也成為各方股東爭執關鍵。

從公司組成來看,母公司Blocktopia是一家註冊在開曼群島的控股公司,且100%持有COBINHOOD,這也是COBINHOOD沒有董事會的原因。

目前從經濟部商業司所查詢資料,Blocktopia的董事尚未變更,但黃立安指出,早在2018年12月,陳泰元簽署的協議裡共任命七名董事,除了陳泰元以及技術長黃偉寧,還包括兩名機構投資人:IVP、高榕資本,剩餘有兩名台灣早期投資人,以及一位中國早期投資人。

黃立安說,這個7人董事會,除了兩席機構投資人,由於陳泰元持股60%,換言之連同他自己加上4席自然人董事都是由陳所任命。

不過因為Blocktopia是一家海外公司,董事辦理登記手續上會有時間差,以致於目前仍是登記陳泰元一人。採訪中,IVP也向《數位時代》展示當時的董事任命文件。

從IVP來說,4月26日是一場臨時董事會,最終達成四項決議,包括將移除陳泰元代理執行長的職務、聘請外部律師調查陳泰元財務爭議、指派黃偉寧擔任母公司代理執行長,以及調查執行長施子薇是否在職務上有失職。

不過,黃偉寧的說法又不同。5月6日晚間黃偉寧發出聲明,只提到臨時董事會通過兩項決議,第一是指派黃偉寧「暫時代行」母公司執行長一職;第二是基於投資爭議,停止陳泰元在公司之職務,並對其進行調查,兩方說法不盡相同。

黃偉寧最後也強調在這場會議中,並沒有決議解除施子薇 COBINHOOD執行長的職務,目前施子薇在公司中的角色並不明朗,黃立安說,不清楚她目前擔任的角色,但可以確定的是施子薇沒有被解雇,仍是COBINHOOD員工。

根據IVP說法,當天董事會陳泰元投票贊成調查施子薇、找律師調查財務爭議,但反對黃偉寧擔任代理執行長、也反對自己代理執行長一職遭移除。

由於手續時間差的關係,目前在商業司所查詢資料來看,陳泰元仍是Blocktopia的唯一董事,而不是七席。對於這一點,黃立安表示,陳泰元代理執行長的職位移除後,在給內部員工的信件中,就是試圖用這點反駁臨時董事會中決議的有效性。

黃立安說,陳泰元在董事會中,應該可以掌握五張由自己提名的五席董事票,最終卻仍以超過半數的贊成票,決議移除他的職務。

陳泰元曾想讓公司清算解散

不只如此,IVP的律師劉立恩接受《數位時代》採訪也透露,4月29日時,陳泰元傳訊息給技術長黃偉寧,表示要讓COBINHOOD停業清算,並資遣全部102名員工,要黃偉寧將此消息向所有員工傳達,這部分,IVP對《數位時代》出示了陳泰元的對話截圖。

4月29日時,陳泰元傳訊息給技術長黃偉寧,表示要讓COBINHOOD停業清算,並資遣全部102名員工,要黃偉寧將此消息向所有員工傳達。
蔡仁譯攝

IVP律師劉立恩強調,陳泰元對外的說法是「公司的財務非常健康,也有充足的現金」,這種情況下並不符合勞基法業務緊縮所導致的大量資遣條件。先前街口支付執行長胡亦嘉,爆發收購客誠科技(iPeen愛評網)爭議時,也曾一度威脅要讓公司清算倒閉,似乎也成為新創經營者在面對經營危機時,一種情緒上的對策。

IVP向法院告發,陳泰元將面臨司法調查

對於IVP 5月6日向法院告發陳泰元,顏伯恩表示,這個行動共獲得兩名台灣股東支持,其他股東則沒有表達意見。

根據刑事告發狀內容,列出所犯的法條為刑法第336條第二項業務侵占罪、刑法第342條第一項背信罪。劉立恩表示,本案屬於非告訴乃論罪,是以告發人的名義,向檢察官提出檢舉,檢察官會檢視證據,決定如何展開偵查。

熟悉新創領域跨境股權設計與公司法架構的律師告訴《數位時代》,走上法律途徑後,偵查庭中的首要討論,將會先檢視4月26日董事會的效力,一般來說召開董事會前須提前七天通知,但由於Blocktopia是境外公司,還需要後續研究相關章程約定,但通常由於新創公司實務上的彈性,不見得所有人都會遵守合約上的制式規範。

針對上述IVP指控,陳泰元回應:「我非常樂意接受司法調查,已經準備好相關證據,會委由律師陳報予司法機關。我自認經得起檢驗,接下來交由法院來判決。相反的,對方提出的不但都是不實指控,更利用這段期間的紛擾,違法亂紀,對公司及我個人造成嚴重的損害。我也委由專業的律師團隊,將依循司法途徑解決。」

新創圈股東間合作經驗少,法規面熟悉度也不若一般上市櫃企業,股東爭議屢見不鮮,然而隨股東間分合戲碼走入第五回合,市場更關注的是COBINHOOD交易所的營運穩定度,是否能撐過股東內鬨的這一段時期。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3 「我覺得現在沒有人可以相信」,連續創業家陳泰元的10個現場問答

攝影 / 賀大新
22歲就完成台大電信工程所碩士學位,台灣30歲以下最成功的連續創業家陳泰元,正碰上了創業路上前所未見的關卡,究竟陳泰元在想些什麼呢?

穿著紅外套、紅鞋子,連內褲都是紅的,採訪這天,我們對於陳泰元堅持不肯脫下外套拍照受訪感到好奇,「這是算命師說的,這樣可以防小人。」陳泰元說。

這位求學階段不斷跳級、22歲就完成台大電信工程所碩士學位,台灣30歲以下最成功的連續創業家陳泰元,竟然必須靠信仰尋求協助,因為他正碰上了創業路上前所未見的關卡。

能給新創什麼建議?陳泰元:要慎選投資人

從言談互動中,可以感受到陳泰元就是有話直說、個性格直接的大男孩,出生於台南的他,25歲時就開著藍寶堅尼,受訪這天肩上背著的,是一個黑色布袋,像是一個大學生。

租下台北101整層辦公室,標榜員工薪資待遇比照美商,他一手創立的區塊鏈明星新創COBINHOOD,現在正面臨一場經營權大戰。根據陳泰元說法,日本創投公司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IVP)正在對他發動攻擊,提出buyout deal(買斷合約),想一口氣收購陳泰元所有股份。

「我覺得現在沒有人可以相信,不知道誰才是真的朋友。」陳泰元站在台北101 39樓的窗邊,吐露這段日子以來的心情。與陳泰元親近的友人告訴我們:「他在溝通上面,不知道這個人是敵是友的時候,很常把很多東西說出去,他很容易相信一個人。」

穿上紅衣服能不能防小人不得而知,但是現在的陳泰元看起來充滿著戰鬥力。
攝影 / 賀大新

黃偉寧是陳泰元在台大的學弟,兩人一同打造了今天的COBINHOOD交易所與DEXON公鏈,是台灣少數募資規模破十億元台幣的新創公司,兩人現在都還不滿30歲。

過去兩周多封以COBINHOOD名義發出的聲明中,外界看來兩人似乎立場對立緊繃,卻又在5月10號對外宣布大和解,「我們從來都不是彼此的敵人。」這是兩人深談後陳泰元的結論。

「偉寧技術絕對是強的,他除了寫code外不能去做其他事情,做了就會爆炸,」陳泰元認為,黃偉寧是技術長,完全不懂法律,「不要說一般公司法,這家公司是走開曼法,他更加不懂。」在這次的事件中,才會被IVP誤導,但他強調,黃偉寧是創業上非常好的夥伴,「因為找合夥人一定是互補。」

陳泰元回憶2016年離開直播App 17團隊時,也曾被IVP以類似的手法,買回他持有的36%股權,如今事態重,我們問他從這次的經驗中,可以給台灣的新創團隊什麼建議,他只淡淡的說:「要慎選投資人。」穿上紅衣服能不能防小人不得而知,但是現在的陳泰元看起來充滿著戰鬥力。

以下是採訪團隊的現場提問:

Q:為什麼你(陳泰元)股權65%,並獲得多數投資人支持,還要顧慮4%的股東意見,花時間對IVP提告?

陳: 因為IVP拿的是優先股(preferred shares),未來如果公司需要融資,跟新的投資人有了新deal,IVP能優先搶下(認股權利)來,我們無法阻止。但現在IVP和我的分歧已經很嚴重,我不希望給他更多董事席次、更多股份,這個對經營上後續會有很大難點。我提告是為了逼他們出來和解,要把他逼退,因為不好看,讓他知難而退。

根據公司章程 第141條款 (a)~ (p)PROTECTIVE PROVISIONS,公司任何超過500,000美元的投資、交易、借款,或要更改公司章程(接受投資一定會改到公司章程),都需要80% Preferred Shares同意才能執行。現在IVP佔Preferred share 23%,所以才說他可以擋住公司接下來的交易,這些都有C.O.I(董事職權證明書)文件可以證明。

Q:IVP想做什麼?

陳: 他就是想要用這種方式趕走大股東,開了一個芭樂價150萬美金想買下我的股分。用一個很便宜的價格,要把大股東給清走。IVP想用DEXON加上COBINHOOD交易所,在上面炒幣,我做好DEXON主網是要推實際應用的。

Q:若沒辦法達成和解共識,COBINHOOD還可以撐多久?

陳: 要看團隊規模,先前組織比較肥大,溝通成本比較高。隨著DEXON主網上線,開發工作告一段落,經營模式上未來會調整。今年第一季就有計畫,把目前的100名員工,縮減到負責核心技術的30人,也計畫將目前位於台北101的辦公室轉租,搬到比較小的辦公室。

在假設無法融資的情形下,目前公司的資金撐兩年沒問題。如果IVP不鬆手、不清退,公司未來方向就很難推進,如果中間要擴張,可能也會需要大額融資。

陳泰元接受《數位時代》專訪,回顧這段時間以來的心境。
攝影 / 賀大新

Q:當IVP提出收購你股權的提案時,你的想法是什麼?

陳: 我沒有同意。他開一個芭樂價,那我也開一個,把IVP手上4%股分買回來,我出價金額大約是40萬美元,但他(IVP)沒有答應。

這次事件發生前,我跟許多家知名創投正在談的Equity Funding Deal(股權融資)的Pre-Money Valuation(交易前估值)是一億美金。這些交易都因為這次事件流產,我希望對方如果要出價,應該也要以合理價格回收所有股東的股權,才對得起所有其他股東。

目前,公司運作正常、薪水也發了、人也回來了。如果最後卡到無法運作、公司長期無用,乾脆我先全部清盤給你(指IVP),我是有優先清償權,所有股東都有優先清算,底線是全部5000萬美金,大股東拿回本金就OK。

Q:為何當初M17低價收購你股權之後,再創業,你又找IVP認特別股?

陳: 當時公司處於草創時期,非常缺資金,當時想要募到400~500萬美元,才會讓IVP進來,這是我個人最大的失誤。

Q:目前交易所跟DEXON受影響嗎?

陳: 沒有,全部都正常。

Q:上週跟CTO大和解,隨後接受媒體訪問,把矛頭指向IVP的原因?

陳: 當時是黃偉寧先傳訊息給我,說:「我累了。」,談了得到的結論是,我們從來都不是彼此的敵人。IVP利用黃偉寧不懂法律,教唆他把我的內部email、slack、門禁權限都拔除,未來若檢察官要調查,一定會找上他(指黃偉寧)。

偉寧最強的是,他用技術去服人,技術絕對是強的。他是技術長,不要說一般公司法,這家公司是走開曼法,他更加不懂,整起事件中誤信必須肩負代理執行長工作,被IVP誤導,雖然現在事情還沒結束,還是很希望保護偉寧。

Q:下次創業,你還要找IVP嗎?或者,當朋友創業,你會建議找IVP當投資人嗎?

陳: 叫他問媽祖吧!(笑)我覺得VC有分兩種,良善型的VC,基本上是要支持公司創辦人,像高榕資本就是支持陳泰元。基本上,投公司就是投靈魂人物,是支持創辦人方向
如果不支持,就是投錯靈魂;另一種是希望能儘快把投資兌現的資本派。

我覺得創業者在接受投資前,應該可以從VC投資過的公司紀錄判定,去看一家VC是注重經營,還是關心出場,但有時候也有點難判定。

Q:最後,你怎麼看這件事?

陳: 一開始大家都沒想要變PR戰,但擦槍走火,對雙方都不好,我其實很有誠意要去收尾。慎選投資人跟合夥人,經過17事件,再找IVP進來,是我個人此次事件最大的失誤。我就被搞阿,太相信人啦,對人性極度失望。

Q:告IVP,你信心度如何?

陳: 因為是事證很明確,我覺得勝率蠻高的,我手上還有很多核彈可以告。

IVP回應特別股卡死董事會引進新投資人一事: 關於下一輪募資,除非陳泰元要發行的特別股,有優於現有特別股的權利,否則我們根本沒有說話的餘地.公司章程34~35頁 protective provisions,另外有關我們會買更多股份拿董事根本又是謊言,他一個人就指派五位,如果他接下來引進新的投資人,董事也會是他們,我們根本不可能再拿。最後,新一輪募資,一般做法是現有投資人可以pro rata(按比例)跟進,意思就是說我們股權4%,就只能買新的100%裡面的4%,比例根本不可能增加。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

4 COBINHOOD停業資遣百名員工,陳泰元面臨股權戰

攝影 / 賀大新
COBINHOOD已經證實,公司已經在今日(5/20)上午提交「停業申請」,且已經跟律師正在處理員工資遣事宜。

過去一個月,區塊鏈新創COBINHOOD正上演一場經營權大戰,根據創辦人陳泰元說法,日本創投公司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IVP)曾向他提出buyout deal(買斷合約),想一口氣收購陳泰元所有股份;而IVP則是否認這樣的說法,雙方目前都已經互相提告。

接受完專訪不到一周的時間,在今天COBINHOOD已經證實,公司已經在今日(5月20日)上午提交「停業申請」,且已經跟律師正在處理員工資遣事宜。

COBINHOOD正式停業,官方:給每位員工優於勞基法的條件

經營權風波經過一個月喧騰, COBINHOOD官方向《數位時代》證實,5月20日上午已經正式申請將COBINHOOD(柯賓漢數位金融)這家公司停業,目前已經向勞工局備案,正在個別處理員工的資遣事宜。

官方回應:「目前委任律師正在處理勞工相關事宜,希望能給每位員工優於勞基法的條件,並維護勞工權益。目前所有產品仍營運正常。」

陳泰元告訴《數位時代》:「柯賓漢停業並不是結束,我和幾位技術人員會繼續負責營運產品。」
攝影 / 賀大新

創辦人陳泰元告訴《數位時代》:「柯賓漢停業並不是結束,我和幾位技術人員會繼續負責營運產品,並且為了讓DEXON更去中心化,基金會先關閉一半基金會擁有的節點。我們認為,DEXON依然是當前可用性最好的主鏈,接下來我們也會努力在DEXON推出Dapps,請大家期待。」

之所以會選在這個時機點作出停業決定,陳泰元表示:「這是為了清退這次發生爭議的機構投資人(指IVP),現在柯賓漢的所有產品將用其他的方式繼續營運下去。」

交易所目前仍會持續營運,官方解釋,核心技術人員都還是會先離開柯賓漢,接著母公司Blocktopia再委任這些核心技術人員,繼續維持交易所營運,據瞭解,會留下的核心技術人員超過10位。

不過令人好奇的是,陳泰元將公司停業的決定,是為了「清退爭議的機構投資人」,而IVP就是母公司Blocktopia的股東之一,只解散COBINHOOD真的解決問題嗎?官方表示,這個問題涉及雙方談判內容的細節,目前無法對外透露。

外界也很關心代幣投資人權益會不會受影響,官方解釋,因為COB是在COBINHOOD交易所上使用,DXN是用在DEXON主網中,兩者皆會繼續營運,所以都不受影響。

創投IVP則表示:「我們沒有被正式告知今天要申請解散這件事情,所以目前無法回應。」

曾說資金可撐兩年,本周一宣布停業

先前IVP在4月26日的臨時董事會上,蒐集了公司過去兩年的財務證據,對陳泰元提出五項重大指控,向台北地檢署告發;陳泰元除了否認有關指控,也在5月17日正式向法院對IVP,以及IVP合夥人黃立安、田中章雄兩人提出背信告訴。

DEXON主網已經在4月25日上線,由於開發工作已經告一段落,陳泰元表示,早在今年第一季,就有計畫調整經營模式,精簡團隊、讓組織扁平化,預計把目前的100名員工,縮減到負責核心技術的30人,也計畫將目前位於台北101的辦公室轉租,搬到比較小的辦公室。

陳泰元上周接受《數位時代》專訪時表示,未來會將公司規模縮減至30人,資金可以運作兩年,不過本週一就將公司停業。
攝影 / 賀大新

先前陳泰元曾表示,如果與IVP之間的爭議無法解決,大致會有兩種結局,一種是繼續營運,目前公司的資金撐兩年沒問題,另一種則是將公司清退,帶著技術另起爐灶,目前看來陳泰元是選擇了後者。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