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住非電視觀眾!公視、三立找出頻道新玩法,餵飽在地需求

2019.06.11 by
吳元熙
蔡仁譯/攝影
電視頻道業者,近年可以說是被OTT大軍血洗一番,面對眼前挑戰,他們如何找到轉型的道路呢?

面對一座不知何時會撞上的冰山,若你是船長,會如何下判斷?該精打細算資源、提早尋覓新出路,還是等事態明朗後,再全力轉舵?

2016年,網路正式超越電視,成為台灣廣告量最大的媒體。根據台北市媒體服務代理商協會(MAA)調查,無線、有線電視廣告量共新台幣225億元,首度不敵網路的258億元;隔年,雙方差距再擴大,網路廣告量突破330億元,電視則下滑至213億元。

收入下滑的危機,就像冰山,儘管自家集團尚未有大影響,三立卻決定提早轉型,成立OTT平台「Vidol」。2016年試營運,2018正式收費,Vidol如今有150萬名會員(免費+付費),平均每月觀看時間3千萬至4千萬分鐘,也是市調機構Comscore網站流量統計中,台灣OTT娛樂類手機端不重複訪客的第三名,僅次愛奇藝、LiTV。

「我們很清楚,要服務的是那些『無法』看電視的觀眾。」三立集團新媒體事業群資深副總經理藍宜楨說,消費者月付120元左右,除了可以免廣告直播、隨選(vedio on demand)看三立都會台、台灣台內容,還能收看十幾檔OTT專屬的原創綜藝、戲劇。

例如,港星周慧敏、陳曉東指定參加的《安安大明星》,透過直播形式展現藝人歌喉實力,目前錄製超過300集;庹宗康主持的《大哥開什麼東西》,則比都會台的《國光幫幫忙》話題更開,吸引熟男觀眾。

藍宜楨笑說,在台灣應該很難找到「零購買」他人版權的OTT平台,除了拆帳給自家台灣、都會台之外,Vidol的自製綜藝、戲劇,多以直播方式進行,播出完畢後即時上傳隨選,再將精彩內容透過娛樂新聞呈現。

三立集團新媒體事業群資深副總經理藍宜楨。
蔡仁譯/攝影

自製內容二次行銷,隨時應變觀眾口味

他強調,雖然像Netflix這樣的國際級公司,資源多、戲劇品質確實好,但他們很難顧及到多數在地觀眾的需求,因此,無論戲劇或綜藝,擁有自製版權是最為重要的,「因為所有菜都是你自己煮的,就可以透過創意再生,成為持續吸引觀眾的新內容。」

三立集團新聞網暨Vidol資深總監洪采岑舉例,像是《寶島神很大》跟著白沙屯媽祖進香,電視只能播一個小時,但自家新聞網、Vidol直播遶境過程,並擷取其中重點片段,線上幾乎隨時都有萬人觀看。

她認為,網路製作節目的彈性大、速度快,雖不像電視精緻,卻更有臨場感,且可快速調整,不管每集15分鐘、 30分鐘,觀眾反應好便可以續做;表現平平,則能快速改方向。同時,也符合廣告主的喜好,能以更多元的型態安插廣告內容。

三立表示,Vidol今年很可能是台灣少數能獲利的平台。營利導向的電視台,在商言商,但公視帶著促進多元文化使命,打OTT戰角度就有所不同。

2017年,正式成立「公視+」平台,公視從開放會員7天回看的「公視+7」轉型,陸續嘗試製作平台專屬節目《博恩在脫口秀的前一天爆炸》等吸引新客群,加上《我們與惡的距離》爆紅後,會員數突破40萬關卡。

公視總經理曹文傑。
蔡仁譯/攝影

公視總經理曹文傑指出,如果能吸引年輕人喜歡,帶動平台其他內容的觸及,公視就有持續發展OTT的責任。

「國際OTT平台購買的戲劇題材有限。」曹文傑期待,台灣的多元文化能有更多機會被看見。儘管光從這幾次的新戲爆紅,就讓公視網站出現當機狀況,他卻認為這些經驗很珍貴,只要技術面改進,養成觀眾對優質內容的付費習慣,就能看見更不一樣的台灣,鼓勵更多本土創作者。

數位時代製作

Vidol

2016年成立,付費+免費會員共150萬人,代表作品:《安安大明星》、《大哥開什麼東西》。

公視+

2017年成立,會員數40萬人,代表作品:《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我們與惡的距離》。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