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一度達到2億美元!為什麼明星自駕新創Drive.ai最終還是黯然收場?

2019.06.27 by
PingWest
PingWest 查看更多文章

宣導「有品好玩的科技一切與你有關」,開始構建科技創新實踐者與消費者的共用社區,成為科技融入生活與消費方式的創新實驗室。

Drive.ai
自動駕駛行業儼然成為了競爭最激烈的創業領域。這裡有一夜10億美元天價融資的故事,也有閃耀的明星最終黯然離場。

曾經頗受矚目、估值一度達到兩億美元的Drive.ai,沒有能實現把自己的自動駕駛系統裝進更多車輛的夢想,而是賣給了蘋果,將在這個月底關閉公司。

蘋果確認了這樁收購,但是沒有公佈價格。消息稱,這樁收購併不是一個財務或者戰略上的體面退出,而是「Acq-hiring」,蘋果以一個比較低的價格,只接收了Drive.ai幾十名技術人才和產品設計師,還有它旗下的自動駕駛汽車和其他IP資產。

Drive.ai

據加州就業發展部的一份資料顯示, Drive.ai已經向其提交了文件,將裁員90人,並且在6月28日永久關閉其位於矽谷山景城的辦公室。

Pingwest

Drive.ai

擁有世界級技術,曾被看好是明日之星

到目前為止,數名曾在Drive.ai從事數據、系統、軟體開發等方面工作的工程師已經更改了他們的LinkedIn資料,表示加入了Apple的「特殊專案」組。

蘋果內部確實有一個名為Titan的自動駕駛專案組,此前也曾經大規模裁員,但是這次對Drive.ai的收購,證明了蘋果並沒有放棄在自動駕駛領域的嘗試。

Drive.ai的上一輪融資還停留在兩年前,在自動駕駛這個動輒數億美金融資、競爭對手們都砸重金搶人造車的領域,它的資金壓力不可謂不大。

今年年初就已經有傳聞稱Drive.ai在尋找買家,但是有知情人士告訴筆者,只有蘋果真正和它進行了收購的談判,而且在過去兩週,Drive.ai就已經停止了營運。

Drive.ai的創辦人們也早就陸續離開。共同創辦人、曾擔任CEO的珊密·坦登(Sameep Tandon)已經於6月離開公司,另一位共同創辦人王弢(Tao Wang)則在今年2月就離開,從3月開始在一家沒有透露名字的公司擔任主任研發工程師(Staff Research Development Engineer)。

Pingwest

Drive.ai曾經是自動駕駛領域頗受矚目的明星新創。它是加州第一批拿到自動駕駛汽車測試許可的公司,幾位共同創辦人均來自大名鼎鼎的史丹佛人工智慧實驗室,是人工智慧學術和業界的紅人吳恩達的學生。兩年前,由於發現了深度學習在無人駕駛上的機會,實驗室的6個人全都在讀博士中暫停,一起成立了這家公司。

吳恩達本人也曾深度參與Drive.ai的創立和早期營運,在公司擔任董事席位,他的妻子、機器人科技專家卡洛·萊利(Carol Reiley)則曾擔任Drive.ai的總裁,但在2018年離開。

Pingwest

我們在Drive.ai誕生初期就一直關注它的發展,並且曾多次受邀體驗他們的自動駕駛汽車。

它主打用深度學習技術來打造自動駕駛的人工智慧系統,技術已經迭代到第四代,達到了L4 級別,也即高度自動化的全自動駕駛。

最開始,它的目標是「要做一輛用低配光達、便宜的照相機、Google 2D地圖就能上路」的無人駕駛車,想要用深度學習解決價格、認知準確性、商業模式可延展性三個問題。有新創團隊在史丹佛人工智慧實驗室的積累,Drive.ai的自動駕駛汽車在經歷兩個月開發後就上路,並且曾經因為成功挑戰「雨天黑夜」這個當時頗具難度的自動駕駛場景,吸引了不少關注。

發展到中期,Drive.ai開始進行軟硬體一體化系統的研發,並加上了「人車互動」這個新特性,希望能和商業車隊合作,提供自動駕駛解決方案,在商業模式上有所突破。

公司共同創辦人、前總裁萊利曾告訴我們,Drive.ai「不造車和傳感器,只是提供一個解決方案。現在希望先從商務車隊開始合作,包括包裹運送、食物運送、零售等。」他們希望和合作夥伴們一起先做到L4的程度,提高定位準確性,一起收集數據,然後不斷向外拓展,最終會再向消費者層級的L5 級進發。

去年7月,Drive.ai和德克薩斯州小鎮弗里斯科合作,在設定好的地理圍欄範圍內,為弗里斯科(美國科羅拉多州)至少1萬居民提供免費無人車叫車服務。

我們曾經在合作發布的現場,體驗了這個無人車叫車服務。

Pingwest

這輛用來當作公共運輸的車一共搭載4個光達、2個毫米波雷達和10個鏡頭,車身會搭載有四個LED顯示螢幕,用來和行人以及其他車輛進行溝通,來告訴人們車輛的意圖。

比如給行人讓路時,顯示螢幕就會出現「等您先過」的字樣,在接到和放下乘客的時候,也會通過顯示螢幕來打招呼和說再見。

Pingwest

另外一個創新在於,Drive.ai還提供了一個叫做Tele-Choice的遠程操控技術,會透過車子的鏡頭把周圍情況實時同步到辦公室裡,當遇到超常規的情況,車子認為應該由人類來進一步確認安全性,例如被警察揮手示意靠邊停車、或者在十字路口遇到複雜的局面時,會先停下來,尋求遠程操作員的介入。這樣就可以確保無人車在任何極端複雜或者罕見的情況下,都能夠得到有效的指令,讓乘客的安全得以保證。

自動駕駛領域已不純粹是技術的競賽

不過,這項合作在今年3月合約到期後就停止了。Drive.ai和德克薩斯州另外一個城市阿靈頓(美國維吉尼亞州)也有合作,為居民提供班車服務,但也在今年5月提前結束。

Drive.ai的黯然離場,並不能說明它自身的技術有問題。它的創辦團隊可謂是深度學習方面的專家。當他們還在史丹佛的時候,就曾經打造過世界上最大的神經網路。當時Google用1,000 台機器在Google大腦專案裡做了一個實驗,結果他們只用了16台GPU電腦就達成了這個效果,只花了十分之一的成本。所以前CEO坦登(Tandon)曾經接受我們採訪時,確定地說,他們絕對是世界上前幾強的深度學習團隊。

但是自動駕駛行業的競爭,隨著越來多的資本進入,也從最開始技術方面的競爭,開始演變為典型的資本方面的競爭:誰的資金更充足,就能招到更厲害的員工、打造更多的自動駕駛車輛,在研發、測試和商業拓展上跑得更快。

看看這條賽道上的其他玩家:Uber自動駕駛專案每月燒掉2千萬美元經費;Aurora從紅杉融了5.3億美元;福特將在4年內向Argo AI投資10億美元;Nuro從軟銀願景基金融資9.4億美元。

但自2015年成立以來,Drive.ai僅僅從GGV Capital、NEA、Nvidia及Grab等投資人處融了7,700萬美元。它最輝煌的時刻,估值為2億美元,公司擴張到180人。

但此後,它就沒有再更進一步。最近的一輪融資還發生在2017年9月,由東南亞的App打車公司Grab領投。

這樣的融資能力,顯然不足以讓Drive.ai和它的競爭對手們一起跑到最後。

在這樣殘酷的商業競爭裡,這家由史丹佛深度學習方面最聰明的天才們創辦的公司,就這樣慢慢地出局了,創辦人們也各奔東西。不知道他們還不會想起一起在史丹佛時,第一次成功改裝了吳恩達破舊的Toyota小車,讓它在道路上自動跑起來後,一起歡呼的情景。

本文授權轉載自:Pingwest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