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發表Libra密碼貨幣的觀察

2019.08.07 by
李震華
李震華 查看更多文章

現職資策會MIC資深產業分析師,專業領域涵蓋新興網路服務、資訊安全、人工智慧技術、區塊鏈與虛擬貨幣、企業IT應用與投資現況與佈局。

Poring Studio via shutterstock
今年6月時,Facebook正式發表密碼貨幣Libra白皮書及其規劃,不過在正式上路前,還有諸多問題必須解決。

Facebook正式於2019年6月發表其密碼貨幣白皮書及規劃,共涵蓋三個部分:

  • 其一是2020年將正式推出密碼貨幣Libra,及對應的錢包Calibra;
  • 其二是發布白皮書,並推出開發語言Move;
  • 其三則是創立獨立運作機構Libra Association,並公布涵蓋信用卡公司、支付公司、網路應用服務、區塊鏈、創投等初始會員計29家。

Facebook跨入區塊鏈或密碼貨幣的消息,從初期的不證實傳言,陸續徵聘區塊鏈技術人員,併購智能合約技術公司Chainspace,創辦人祖克柏對於Facebook如何結合區塊鏈技術發表看法,到傳出將發展自有穩定幣至今,已經在市場上持續約莫近一年的時間,終於讓外界從霧裡看花,到得以一窺堂奧的階段。

在Facebook大張旗鼓公布其密碼貨幣Libra規劃後,可從穩定幣Libra、應用場景以及運作設計三個部分持續關注。

穩定幣Libra的影響

基於區塊鏈技術的穩定幣發行,代表者莫過於Tether的USDT,一種錨定美元,當前全球發行量最大與流通性最強的穩定幣。然其近期被美國檢方告上法院,並承認其USDT僅有74%的美元資產準備,亦坐實過去長期被質疑準備不足、資金挪用的指控,並掀起一波國際上發行各種穩定幣的熱潮。

而Libra的橫空出世,則以Facebook全球性的地位而言,對於過往這些大大小小、品質不一的穩定幣發行者而言,不啻敲響其警鐘。而需要觀察的是,會不會造成一波市場穩定幣逃難潮,進而產生因準備不足而倒閉的情況發生。

比特幣的發展初始宗旨,就是建立一個世界貨幣,然其價格波動幅度過於劇烈,其實本質上難以擔任當今經濟體系中的貨幣地位,充其量只能成為價值傳遞載體及有價商品的角色。

而如今Libra的願景,隱含著就是一個新的世界貨幣,就如同過往黃金之於美元,變成一籃子法幣之於Libra的模式。隨著未來更多實際商業應用場景的推出,會不會一舉凌駕各國實體法幣之上,成為新的霸主,進而遭到各國央行、貨幣機關的干預、禁止,猶未可知。

應用場景的發展課題

Facebook在其白皮書高舉普惠金融的大旗,強調首個應用場景就是「支付」,並瞄準生活在欠缺基本金融基礎設施的使用者,透過Facebook、IG與Whatsapp提供服務。惟支付本身並非新嘗試,而問題可能都會集中在於透過新的載體Libra上產生,其潛在的洗錢、儲備資金運用問題,都會一一浮現。

事實上在Facebook帳戶互轉上,並非新鮮事,Facebook Messenger早在2017年就已經在歐洲多個地區,陸續與Azimo、PayPal、Stripe、Visa、MasterCard、American Express、Transferwise等機構合作發展好友轉帳,也在印度基於Whatsapp與銀行合作推出各自的轉帳服務。但是在這些帳戶互轉的服務上面,Facebook一是扮演中介平台角色,串接銀行或支付工具,並未將資金留停在自身身上;二是這些服務都侷限其取得各地區國家牌照的法定區域內,例如英國、法國、印度等,沒有跨管轄區的問題(原則上沒有跨國服務,但歐盟間部分國家得以互轉)。

所以基於穩定幣Libra進行帳戶互轉,Facebook將有三大問題必須面對:

其一,是內部轉帳的金流軌跡不透明問題

近期大陸納入支付寶、微信支付等大陸第三方支付業者,建立網聯公司(類似臺灣的財經公司或大陸的銀聯),就是為了掌控以往無法追蹤的內部轉帳金流。Facebook建立帳號轉帳,勢必同樣會面臨一樣的監管要求,但其跨國屬性,誰可監管、誰來監管、適用法規等,都還有待商榷。

其二,是跨國轉帳問題

這部分目前的做法更類似區塊鏈新創Ripple,加上涉及國際資金移動,以目前Facebook其相關平台均限縮在個別國家、地區的轉帳來看,想要跨越不同法律管轄區域進行轉帳,如何與商業合作夥伴(例如銀行、支付機構)搭配,將是未來是否能夠發展順利的關鍵。

其三,則是穩定幣的儲備資金停留

這部分有點類似購買點數,資金的信託、如何運用、保障等,都需要有其配套;對於使用者而言,持有帳上Libra,是不是能夠獲取其他利潤,例如類似孳息的價值,又是另外的課題。

運作設計的階段思考

就Facebook公布Libra底層架構解讀,目前就是一個許可制的聯盟鏈,目標透過持續拓展參與者(記帳節點)預計在2020年正式推出時達到100個。在其白皮書中也陳述到,因為公鏈當前的運作效率遠遠無法滿足選擇以支付作為核心應用的基礎環境,因此選擇許可制的聯盟鏈作為開端,但是未來會逐步朝轉變為開放的公有鏈邁進,真正成為公開的區塊鏈基礎設施。

這樣的規劃,可說尚未在目前以聯盟鏈發展的應用上出現過,要如何過渡?什麼情況下可以轉換?甚至當參與者越來越多,超過100個之後,誰可以具備節點記帳角色?透過什麼機制決定記帳權等,都仍待未來Facebook提供解答。

責任編輯:陳建鈞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