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疑380億美元財務造假,奇異電氣深陷醜聞漩渦

2019.08.19 by
鈦媒體
鈦媒體 查看更多文章

鈦媒體致力於打造最專業的商業與科技領域資訊原創平台,挖掘創新背後潛在的商業價值與未來趨勢;支持創業與投融資服務。

鈦媒體
美國電氣龍頭-奇異(GE)被爆出「財務造假」,金額高達380億美金,目前已受美司法部及證交所調查。如若證實,將成為美國史上金額最龐大的財務造假醜聞。

近日,奇異(General Electric Company,簡稱GE)被指控財務造假,一時間陷入風波之中。8月15日,據外媒報導,會計專家哈利·馬可波羅斯(Harry Markopolos)在一份研究報告中,指控奇異掩蓋了一些嚴重問題,向監管者提供錯誤和欺詐財務報告,並將其稱為「比安然公司更大的欺詐行為」。

鈦媒體

奇異被控財務造假,市值蒸發89.8億美元

馬可波羅斯發布了175頁的報告,直指奇異財務造假的問題。馬可波羅斯在報告中列舉了奇異主要四大罪行:

  1. 公司會計違規行為涉及金額高達380億美元(約新台幣1.2兆元),相當於今日市值的54%以上;
  2. 公司存在185億美元(約新台幣5,794億元)保險儲備缺口;
  3. 油氣業務的會計方式存有問題;
  4. 營運資金情況遠比公開的糟糕(來源第一財經)。

馬可波羅斯聲稱,我的團隊在過去的7個月時間裡,一直在分析奇異的會計問題,我們相信我們發現的380億美元的欺詐行為僅僅只是冰山一角。

他認為奇異涉及的財務問題規模超過兩起美國著名的財務造假醜聞,也就是美國前能源巨頭安隆公司和前電信巨頭世界通訊公司的總和。

馬可波羅斯還表示,奇異會計欺詐已有「悠久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995年。他還專門建立了一個網站,給投資者和公眾查閱這份報告。消息一出便震驚了業內,奇異更是市值大跌。

8月15日當天收盤,奇異股價下跌11.4%,市值蒸發89.8億美元(約新台幣2,812億元)。那麼馬可波羅斯是誰?為何有這麼大的影響力?據鈦媒體了解,馬可波羅斯曾是揭露馬多夫龐氏騙局的會計專家。從1999年開始,馬可波羅斯便向美國證交會舉報馬多夫,不過一開始並沒有人相信。一直到2008年次貸危機爆發後,因為高達70億美金(約新台幣2,192億元)的本金兌付無法完成,馬多夫的「龐氏騙局」才被揭開。馬多夫最終被判150年監禁,同時被罰款1700億美元(約新台幣5.3兆元)。馬可波羅斯也因此獲得舞弊審查師資格,從此名聲大噪。針對馬可波羅斯的指控,奇異回應這份報告是惡意做空行為。在聲明中奇異稱,馬可波羅斯為某些不具名的對沖基金工作,而這些對沖基金通常受到自身利益驅動去嘗試做空一家公司的股票而令市場產生不必要的波動。

奇異(GE)官網

據鈦媒體了解的最新消息,目前奇異已經在配合美國司法部和美國證交會對其會計行為的調查。時隔二十多年,馬可波羅斯此次將矛頭指向奇異,雙方又將上演一場針鋒相對的戰鬥。不過也有機構支持奇異。做空機構-Citron Research力挺奇異,稱馬可波羅斯關於奇異的報告是最糟糕的報告,稱其自始至終都很虛偽。

奇異商業史:從輝煌走向崩潰邊緣

提到奇異,還要追溯到發明大王愛迪生的那個時代。

1889年,愛迪生將自己的電燈公司與另外幾家公司合併,組成愛迪生奇異公司。該公司在1900年建立了第一個工業實驗室,不僅改變了美國家庭的電器,也改變了美國人的生活方式。

在20世紀的大部分時間裡,奇異仍然只是一家電器公司,直到1980年傑克.威爾許(Jack Welch)成為該公司的首席執行長,這家公司才得以進入更多領域,成為如今為人所熟知的全球巨頭。

在威爾許任內,大刀闊斧重組公司業務,將其從美國國內和製造業的根基中剝離出來,將業務重點放在全球和多元化業務上。其中,對奇異發展具有深遠影響的業務,就是金融服務業,透過威爾許的運籌帷幄,到上世紀90年代末,奇異資本(GE Capital)成為推動奇異成長的引擎。數據顯示,至1998年,金融服務業務佔據奇異收入的近48%。

2001年,威爾許卸任電氣首席執行長這一年,公司市值突破6,000億美元(約新台幣18.8兆元),位列世界第一,成就了奇異的巔峰時刻。威爾許在短短20年時間裡,將奇異從一家營業額250億美元(約新台幣7,829億元)的工業製造公司,一舉打造為一家營業額達到1,250億美元(約新台幣4兆元)的商業帝國,其構建的職業化管理制度,以及分權化改革措施,成為那個時代全球效仿的標準,這位CEO也被稱為世界最偉大的管理大師。

同年,威爾許親自挑選的繼任者傑夫·伊梅特(Jeffrey R. Immelt)接任CEO,也就是在他任內,奇異從頂峰走向崩潰邊緣,「罪魁禍首」則是旗下的金融服務業務。2008年,奇異資本資產規模一度達到5,380億美元(約新台幣16.8兆元),業務涉足商業信用卡、租賃和再保險等幾乎所有非銀行金融服務。然而,隨著全球性金融危機爆發,奇異資本也面臨嚴重的流動性危機,下半年不斷調低盈利預期,其股價也在危機中下跌超過40%。

受金融業務的拖累,兩大評級機構穆迪和標普在2009年3月,先後下調了奇異的最高評級,這也是奇異四十年來首次失去穆迪的最高評級,市場紛紛傳言這家超級航母或將很快破產。

為了應對公司史無前例的危機,不得不進行資產重組優化來渡過難關。從2013年開始,奇異陸續剝離大部分金融業務,並於2015年宣布,將剝離旗下總規模近3,000億美元(約新台幣9.4兆元)的金融業務資產,出售包括奇異信用卡、零售金融、房地產金融等業務。但為了保持業績成長,伊梅特又大力擴張其他業務,如:100億美元(約新台幣3,132億元)收購阿爾斯通(Alstom)的電力業務,55億美元(約新台幣1,722億元)買下威望迪娛樂公司(Vivendi SA),95億美元(約新台幣2,975億元)買入英國醫學影像公司等。
數據統計,在伊梅特時代,奇異完成了超過380筆併購,斥資1750億美元(約新台幣5.5兆元),同時也賣出了超過370筆資產,總價超過4000億美元(約新台幣12.5兆元)。

《財富》雜誌曾撰文稱,2015年奇異對阿爾斯通電力板塊的收購,是一筆極為失敗的收購,當可再生能源成為全球投資方向時,奇異卻依然把資金投入到傳統能源領域,從而造成了今日的困境。

數據顯示,奇異電力在併購完成後的利潤,在2017年暴跌45%。從2018年三季度所公佈的業績數字來看,奇異電子的年度訂單下降18%,收入下降33%,而利潤依舊下降16%,成為奇異業務的一大拖累,進一步加劇奇異現金流危機。

在股東壓力之下,伊梅特不得不在2017年卸任,接班人為約翰·L·夫蘭納瑞(John L. Flannery),他試圖透過一系列舉措挽救這艘商業巨艦,包括放棄電力、航空、醫療「三駕馬車」業務,同時拆分油氣服務部門貝克休斯、剝離至少200億美元(約新台幣6,263億元)的非核心業務等,不過上述舉措仍未能挽救奇異的頹勢。

2017年,奇異股價一年跌掉45%,成為當年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表現最差的股票之一,曾於2008年斥資30億美元(約新台幣939億元)幫奇異渡過金融危機難關的巴菲特(Warren Buffett),也拋售了手頭上所持有的全部奇異股票。2018年6月,奇異被剔除出道指,鈦媒體注意到,這家公司自1896年以來,一直是道指的原始成員,自1907年起成為道指30支成分股之一。這也意味著,奇異百年來所創造的商業神話,在這一刻就此湮滅。

僅僅2個月之後,奇異宣布免去夫蘭納瑞職務,由拉里.卡爾普(Lawrence Culp)接任,這顛覆了奇異一百多年來一直從內部選拔CEO的傳統,華爾街也對這位曾成功帶領丹納赫(Danaher)從工業製造公司轉型為科技公司的「空降兵」報以較高期望,在他上任後當天,奇異股價最高升幅達到16%。

卡爾普上任之後,不斷為奇異不淪為垃圾股而奔走。11月中旬,奇異出售了其在油田服務公司貝克休斯的37億美元(約新台幣1,159億元)股份,16日又將15億美元(約新台幣470億元)的醫療設備金融投資組合出售給TIAA銀行,幫助奇異「減負」。

市場分析,如今卡爾普面臨的最大挑戰,是重振奇異的動力業務,雖然去年其年收入達到270億美元(約新台幣8,455億元),為奇異最大的業務之一,但投資者仍然不認可它的價值,卡爾普肩負的壓力可想而知。據了解,去年重組之後,奇異僅保留三大主營業務,即噴氣發動機、發電機及風力渦輪。而該公司也曾考慮透過分拆業務,來挽救頹勢。

如今,奇異被爆出「財務造假」驚天醜聞,一旦坐實的話,這家全球巨頭恐怕會失去拆分機會,就此走向覆滅。

責任編輯:江可萱

本文授權轉載自:鈦媒體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