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世界的多面變形蟲

2004.06.01 by
數位時代
創意世界的多面變形蟲
愈接近自己,愈有勇氣念小學時,她就學會把書包丟掉;大學畢業,她為張清芳寫了〈這些日子以來〉的詞曲,紅極一時;接近中年,她不再迷戀外界的虛...

愈接近自己,愈有勇氣

念小學時,她就學會把書包丟掉;大學畢業,她為張清芳寫了〈這些日子以來〉的詞曲,紅極一時;接近中年,她不再迷戀外界的虛榮光環,寫下母親的故事,出版《多桑與紅玫瑰》一書,從此之後,她就陷入找尋自己的路途。現在問她「創意是什麼?」她會說:「最好的創意,就是願意嘗試不同,讓自己更好。愈接近自己就愈有勇氣。但是靠近自己,真的很難。」
陳文玲的生命狀態,反映在評審跟教書的態度上。「創意,要怎麼評?」是很多人對廣告獎的質疑。陳文玲肯定獎的重要性,但她同時也指出,獎也是圍牆,告訴別人這個領域可以接受的範圍,獎,也阻礙了創意。
評獎的時候,有人在乎策略,有人看中創意,但陳文玲沒有太多堅持。「就像買太陽眼鏡,你不會先決定價錢、顏色、材質,然後硬找一副符合標準的。你會先瀏覽整個鏡架,然後拿最喜歡的。評獎也是一樣,瀏覽後,發現自己最喜歡的作品,再為它找理由。」

**要找創意,得到心裡找

**教學,更是一種生命狀態的延伸。至於創意要怎麼教?她說:「『文案課』有的是標準規則,教學生怎麼做廣告、怎麼為商品服務。但是『基礎寫作課』,我就會打開學生被關起的地方,可能是不快樂的童年、或者好學生的壓抑,這課堂沒有標準,沒有商業目的,每件作品都是好作品。」
除了教書做廣告,陳文玲開始靜坐、學塔羅、解夢、催眠樣樣來,甚至在學期中,花了一大筆錢飛去紐約,只為了上3天「夢的工作坊」。內觀10天靜坐不語,讓她領悟到內觀就是創作,作品是自己。「創意是最貼近人心的事,要找創意,得到心裡找。」40歲之後的尋找旅程讓她發現:「為了創作而靠近自我的人,常常跌得鼻青臉腫;而在靠近自我途中才開始創作的人,卻會迸發出驚人的創造力。」
「變動是迷人的,也是迷惘的。我不在這裡,也不在往那裡的路上。」陳文玲為自己中年下了一個註腳。

陳文玲
年齡:42歲
現職:政大廣告系執教
創意成果:〈這些日子以來〉詞曲、出版《多桑與紅玫瑰》一書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