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網銀的思辨(上)──銀行擁抱開放是否就能叫進步?

2019.10.25 by
黃亞森(Arthur)
黃亞森(Arthur) 查看更多文章

對於跨領域、科技及自學有著高度的興趣,目前朝Coding Lawyer之路邁進。擅長Fintech、電子支付、行動支付、密碼資產、數位資產等相關法律議題。

純網銀的思辨(上)──銀行擁抱開放是否就能叫進步?
MK photograp55 via shutterstock
沒有實體分行、走向網路就是金融領域的進步嗎?回到消費者本位,並妥善將科技與數據納入服務、提昇品質才是金融科技真正的優勢所在。

講到純網銀,大部分人想到的是期待純網銀在實體分行成本降低的同時,能夠提供更為優惠的利率及更低的手續費,因此希望純網銀這幾條鯰魚,能加強銀行業的競爭及促進銀行本身服務的創新,加以Open Banking的推展,想必未來不單單只是三家純網銀的爭奇鬥艷,更可能促使實體銀行與各種金融科技業者的競爭與合作,創造一場五胡十六國的金融大戰。

不過在關注純網銀的同時,本文期待回到銀行業經營的基本面,以及用戶的習慣來談,以剖析純網銀真正的利基及特色。在往下談之前,以下幾個問題可以讓我們更加深刻思考關於純網銀的這個概念:

  1. 純網銀與傳統銀行的「經營特色」差異在哪?
  2. 純網銀與「非銀行金融科技公司」的相同點在哪?
  3. 純網銀的競爭力只限於「無需實體分行」的低成本嗎?

思考完以上問題後,我們就可以進入到以下的討論:

純網銀有可能顛覆實體銀行嗎?

在談鯰魚(純網銀)是否能給沙丁魚(實體銀行)帶來革新和變革前,純網銀與傳統銀行最大差異,除了「沒有實體分行」這件事外,我們也應該思考到用戶是喜歡吃「鯰魚」還是「沙丁魚」這個問題,也就是目前台灣「主流用戶」的習慣服務為何?

以銀行創新教父之稱的Brett King,在其書上將銀行的發展分為三個階段:

在Bank 1.0時代

人們透過臨櫃銀行取得相關的金融服務,透過銀行的實體分行分支,擴大協助客戶於各地區的金融服務,因此銀行的重點在於分行服務的品質,分行的數量也成為銀行的競爭力。

在Bank 2.0時代

銀行逐漸採用科技來輔助既有的金融服務,這時期有名的如透過ATM跨大服務範圍及延長營業時間,金融EDI等等協助企業調撥資金等等。

在Bank 3.0時代

則是消費者逐漸改以「網際網路」進行生活上的各種行為,如電商的購物行為即為一例。因此開始有人提出網路銀行的概念,即期待銀行的服務透過網路延伸出去(如銀行自己的App或網站)。而更進一步則是用戶的存摺無須實體發行,且期待能透過網路提供更多的金融服務,而稱其「數位銀行」,改以客戶為中心的思考方向。

雖然呼聲認為數位化就是好,然對於許多長輩或不諳網路的使用者來說,比起網路銀行和數位銀行,讓他們更加習慣的是銀行的實體及人際網路,那個才是他們時代的「網際網路」,即「實體分行所構建的網路」,縱然使用網路服務,仍期待有一實體分行存在協助。

而對於網路世代以後出生的人,數位化的服務則是更加的符合日常生活習慣,如不限營業時間的24小時服務,事先查詢填表以降低人工服務產生的手續費和時間,在這樣的習慣模式下,就不喜歡耗費時間進入銀行,比起有個專人提供服務,更習慣自己來。

所以純網銀是否能吸引到用戶使用,還得考量到世代差異下的用戶習慣,以及人口結構的組成,這些都是影響純網銀成功與否的關鍵。

舉例來說「網路銀行」、「數位銀行」、「純網銀」這三個名詞實際上是銀行數位化程度的差異。網路銀行為銀行將部分服務移至網路上,如銀行APP;而數位銀行則是進一步讓存摺數位化,連紙本都沒有,以及部分金融服務的虛擬化。除了純網銀不能設立實體分行外,數位銀行能提供的服務大多也能透過網路,以非面對面的方式完成,其兩者間的界線相當模糊。

然而完全的數位化不一定符合目前台灣人口結構下的用戶偏好,可能有數位查詢服務,又有一個實體分行可以幫忙處理疑難雜症的「數位銀行」,打擊面向更廣,更符合多數客戶的需求,客戶的KYC也較容易處理。不過沒實體分行的純網銀,其最大的優點則是省下來的「固定費用」,可轉用於促銷及提供更為優惠的利率,並改善法遵效率等等,如何結合綜效而不限於單純的殺價或利率之爭,則是純網銀獲利與否的課題。

純網銀與金融科技業者的交互運用

純網銀並非是新穎的概念,早在網際網路發端的時候就已存在,且相關國家如美國、日本早就注意到,並開始發展。美國於1995年即成立第一家純網銀,日本於2000年時則是核准了第一家純網銀Japan Net Bank,即在因應「網路」通路習慣的變遷。

金融科技方面,近年則多以科技業及非銀行業者帶來的革新居多,如英國的金融科技獨角獸公司Transferwise的P2P換匯、淘寶電商基於第三方履約保障所發展的支付寶,以符合交易保障和交易便捷性。瑞典金融科技的發展,不同於多數地區,則是由當地銀行自行發展出Swish行動支付後所推動的變革。

然而上述資訊都揭露出一個訊息,

即以「消費者為主」及透過「網路或App」作為通路的服務模式,逐漸取代傳統服務的型態。

因此,Brett King在其新書《Bank4.0》更提出一口號

「金融服務常在,而銀行不在(Banking every where never at a Bank)」。

更說明了金融作為一種行為存在,而非特定機構所提供的服務。

在純網銀與金融科技的交互作用下,以「消費者為主」及透過「網路或App」作為通路的模式,逐漸取代傳統銀行服務的型態。
MK photograp55 via shutterstock

要說明這個概念,我想我們能從「支付」這個日常生活的經驗來思考,在非金融業與金融業交互作用下,支付已經有各種模式,如NFC感應支付、QR Code、匯款轉帳、帳戶連結扣款等等,且許多使用者介面往往已非銀行提供,在推動Open Banking後,這情形更加顯著。金融服務融入社交通訊軟體或是手機等各種攜帶式裝備,讓傳錢像發Line或Messenger訊息一樣簡單,即為 「金融常在而銀行不在」 的一個應用場景。

除了以用戶為中心思考提供服務外,金融科技另一層含義即在於如何妥善運用科技於服務當中,並取得客戶偏好數據,以利提供更好的服務。 在金融服務逐漸改以處理數據為主的趨勢下,非銀行科技業者参入以及採用機器學習、深度學習等技術應用於金融服務當中,處理「數據」本身即是「金融服務」的趨勢下,科技業者可能更具有優勢。

責任編輯:陳建鈞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