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串流之王 Netflix 都還在燒錢,新媒體該如何在消費者世代成功變現?

2019.11.06
NMEA
在過去,隨著科技的進程,簡單的以載具來看待不同時代對於媒體的影響與轉變。然而隨著串流、互動、內容、訂閱,科技為媒體帶來跳躍性的改變,新媒體該如何前進?

「傳統媒體是錢愈賺愈少的產業;新媒體就是還沒賺到錢,但一直跟股東說,再給我一年就會賺錢的產業。」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NMEA)理事長蔡嘉駿一針見血地說,傳統媒體至少還曾經賺過錢,但新媒體現在多靠著融資做生意,Netflix(網飛)就是最好的說明。

燒錢換來的王者地位

大家都知道內容為王,好內容才能吸住觀眾的眼球,但製作成本卻所費不貲。網路串流媒體商 Netflix對原創內容製作毫不手軟,為此得大量舉債籌集資金。這兩年就二次發行 20 億美元的債券共40億,長期債務已佔總資本比例達 65%,導致已發行債券價格與公司股價皆走跌。從帳面數字上來看,Netflix 的訂閱用戶增長,營收也不斷攀升,但仍不敵公司債務持續累積的速度。愛奇藝也在慘賠之列,根據2019年的財務報告,前二季營收達到71.10億人民幣,比同期增長15%;但因大量投入製作成本,淨虧損也達23億人民幣,比去年同期虧損21億元擴大10%。

政府不要光出錢,而是打造有利環境

除了賺錢與否外,新媒體及傳統媒體的受眾收視行為也大不同。蔡嘉駿解釋,傳統媒體以往大多來自於特許行業如電視與報紙,產業被壟斷,受眾處在資訊不對稱的情況下,宛如被豢養的寵物,沒得選擇只能接受被餵食內容。但新媒體就不一樣了,受眾會主動覓食,找尋自己有興趣的好內容。因此新媒體出現後,無趣的內容逐漸被受眾所淘汰。雪上加霜的OTT數位經濟顛覆與跨境交易興起後,好內容進軍國際,造成內容產業的全球化。以喧騰一時的「騰訊」在今年五月來台落地一事說明,雖然有人擔憂這是文化統戰,即便文化部箝制台落地,他們依舊可找代理商甚至靠著盜版網站進來。阻擋絕對不是最好的方式,不管是中資或美資等外資想到台灣做生意,政府應該打造一個好的投資環境,讓他們落腳經營繳稅,甚至可以談合作,一起製作內容,讓台灣人才躍上國際舞台。

目前台灣的泛內容產業不願意燒錢製作好內容,只想便宜形式買國外授權的內容播放。叫好又叫座的內容如《通靈少女》、《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與《我們與惡的距離》等,清一色都是公共電視製作,也就是在文化部資助下的內容。蔡嘉駿認為,文化部出資讓業者拍攝小眾題材固然是美意,但解救不了內容產業。目前在業界仍能獲利的人,多半很早就到中國大陸發展,另一種就是拿政府補助的錢拍攝。而後者,讓娛樂產業走調了,畢竟內容產業就是要大鳴大放多元性,公視製作的內容多半帶點省思的味道,不夠商業。現在的窘境就是觀眾的眼球卻早就全球化了,但台灣業者卻製作不出好內容,受眾移情別戀,產業賺不了錢,投資人當然也不願意出資拍攝,形成惡性循環。

攜手泛內容產業者,推動在地原創與國際合作

2017年底NMEA成立,就是為了解決面對內容產業的全球化的衝擊,攜手合作推動台灣在地原創內容,提昇自製內容的質和量,儘可能與國際業者合作,打開台灣的能見度。他表示,NMEA成立有三大目的,第一,集合業界力量與政府對話。NMEA 現已突破百位企業及個人會員,產業橫跨新媒體、電影、電視、流行音樂、出版、動漫、遊戲、數位廣告、數據服務、演藝經紀、時尚等領域。希望透過團結力量大,與政府做建言與對談,將資源做到最有效率的運用。

第二,共同面對內容產業全球化的危機,透過業者彼此交流一起經營IP(智慧財產權)。全球最賺錢前50個IP,最初的內容形態,多是電子遊戲、小說、漫畫、動畫片,透過跨產業的呈現創造出驚人的收益。以冠軍首位的精靈寶可夢,總收入達到了950億美元,最初源於電子遊戲,而後改編為動畫出現在電視與電影,並衍生為玩具。他分析,名列榜上的不管是七龍珠、哈利波特、瑪利歐、迪士尼、漫威電影等,大致都有二大特性,首先就是風行的年代夠久遠,其次就是橫跨多種產業,透過IP授權,從電玩跨到漫畫、動畫甚至玩偶,變現管道無所不在。

台灣缺乏這種IP跨產業授權,不管是之前造成轟動的《海角七號》或是《我可能不會愛你》等,都是單一媒體,沒有跨到其他變現管道。以往泛內容產業都各自為政壁壘分明,如電視圈說電影圈太文青與理想化,電影圈嫌電視圈太商業與俗氣,出版業又嫌遊戲業太宅等,缺乏彼此對話的空間。協會希望促成產業重新認識彼此,不再固守自己的主場,而是像遊戲改編成電影的《返校》,共同經營IP共創營收高峰。

第三,團結會員成一個生命共同體,並邀請國際業者加入合作。蔡嘉駿認為,業者必須要自覺處在先天不良的環境,唯有攜手合作才有出路。只要有好內容,不怕沒營收,如台灣手機遊戲收入規模名列全球第 5,玩家購買力可見一般。他強調,製作內容很燒錢,以一集90分鐘的影片來說,台灣預算只有200萬,韓劇約在2000~5000萬,中國是5000萬起跳,Netflix則是一億。在沒有這麼多製作費用的情況下,最好的方式即是與國際平台做深度交流合作。協會積極拜會Netflix與立法委員,希望政府打造友善的投資環境,能吸引外商與台灣內容產業合作,不管是在台灣取景拍攝、劇本、影視演員合作等,都能提昇台灣的能見度。台灣在地製作的內容可以上架到Netflix ,無疑就是最好的外交,同時也能帶動觀光業。

NMEA 在今年 11 月 25、26 日舉辦《亞洲新媒體高峰會》,邀請多位國內外的重量級講者共襄盛舉,針對3大議題核心:串流、跨域、變現等,都有精闢的論點。Netflix也是主要贊助商之一,屆時將分享新時代影音平台的發展優勢策略。蔡嘉駿表示,未來除了每年冬天都會舉辦高峰會外,也規劃在夏天舉辦「種子計劃」夏令營,拉近學界與業界的距離,同時可為業界選秀。希望藉由各項活動串聯資源為導入新活水並打造善的循環,為媒體開創新價值。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