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小燈箱」打進熱炒店!小新創拚百億代駕商機,讓台灣大車隊老董親上戰場

2019.12.02 by
陳君毅
蔡仁譯攝
老大哥台灣大車隊夾帶著大量資源步步逼近,台灣代駕能持續靠著先進者優勢,在百億代駕市場中笑到最後嗎?

提到酒後代駕這個行業,《數位時代》採訪團隊最想問台灣代駕創辦人劉子莊的第一個問題是:「 代駕司機們都怎麼回家?

載酒客回家後,司機要怎麼回家?

酒後代駕服務在韓國與中國盛行已久,2015年劉子莊將這個服務帶到台灣,現在透過App或免付費電話就能找到具有職業駕照的司機前來,將愛車與人平安送到家。

但完成工作的司機必須自行回家,考量到台灣代駕的起跳價格為300元,扣掉平台抽成20%,必須要慎選回家方式,司機才不至於做白工。

「一開始司機們有互助群組,能夠互相幫忙接送。現在比較先進了,他們很多人會自備折疊電動腳踏車放在顧客的後車箱,工作結束再騎回家。我們跟共享機車WeMo也有合作。」劉子莊說。

首度揭密第一批司機的招募方法

在韓國酒後代駕的發展非常蓬勃,一天就能有70萬趟車次,考量到人口數、飲酒文化與代駕習慣,「台灣估個每天3萬趟,也都是近百億的市場規模。」劉子莊說。目前台灣代駕每月可完成1.5萬趟,的確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

當初他會投入代駕平台的營運,正是因為透過韓國華僑的親戚得知韓國代駕產業的興盛,再加上本身也是酒駕肇事的受害家庭,才毅然決然創立台灣代駕。不過,台灣幾乎沒有代駕文化,司機、用戶都必須從零開始累積。

劉子莊也首度公開招募到第一批司機的方法。當時他設計了類似直銷的架構,司機只要招募到人就能進行分紅,在實行這套架構時也同步送公平會審查,「很不幸兩次送審都沒過,為了避免觸法也中止了這項嘗試。」劉子莊說,但也在那段時間內找到了第一批130名司機。

在越來越多居酒屋、熱炒店、酒吧都能看見台灣代駕的藍色燈箱,也成為推廣的最佳利器。
台灣代駕

在用戶方面,台灣代駕初期最主要且有用的行銷方式是地推:在全台各地4,700家快炒店、餐酒館等提供酒精飲料的店家內貼傳單、冰箱貼,甚至是小便斗上方貼上宣傳海報。

店家大多願意配合,畢竟代駕越興盛,消費者就可能更願意喝酒,再加上沉重的道德感,沒有人希望成為酒駕命案的酒精提供者。而相當醒目的台灣代駕燈箱則是在近一年才推出,「效果很好,畢竟代駕是講求『信任感』的行業,品牌力一定要夠醒目。」劉子莊說。

面對計程車隊龍頭,台灣代駕如何力拚大車隊?

而談到台灣代駕最大的競爭對手,非台灣大車隊莫屬。過去台灣大車隊發展代駕業務時,是靠計程車司機來兼差,司機把計程車停在路邊,改開用戶的車,行程結束後再返回上車處取計程車。必定要來回的情況下,台灣大車隊一開始的代駕費用要價650元起跳。

在7月底,台灣大車隊董事長林村田親自帶隊,把代駕費用砍半,並大舉徵求非計程車司機的職業駕駛,要用台灣代駕模式打敗台灣代駕,搶食百億代駕市場。

「我很樂觀啦,靠一家小新創教育市場很不夠,代駕市場還有成長空間,更多人來能把市場做大。」劉子莊說,「再加上用戶的忠誠度很高,我們還是有先進者優勢啦。」

他舉一個例子,有辦法開車去喝酒,且願意找代駕的用戶,大多不會太在乎幾十塊的價格差距,價格戰的誘因相對較小,他們更注重使用是否順暢,只要用的順就不會輕易改變,「我們已經打入高頻次的使用族群,公務人員、公眾人物等,就數據來看,只要用過一次之後,回頭使用的機率相當高!」

Q:代駕司機與一般司機有什麼不同?

要加入台灣代駕要有職業駕照、良民證、無肇事紀錄,還要透過教育訓練與專人輔導才能正式上線。相較於一般司機,因為代駕司機常遇到不同品牌的車,技術需求相當高;且面對大多喝醉的用戶,不管是態度或心理素質都必須更強。

Q:車子過於昂貴,司機不敢開怎辦?

平常開WISH(TOYOTA),突然要開名車一定會「ㄘㄨㄚˋ」,但我們教育訓練裡面也有部分車輛的駕駛方式,讓司機不會對車輛完全陌生,也真的有司機開過用戶的法拉利。但其實超過千萬等級的特殊車輛,我們是可以不提供服務的,畢竟保險不符合比例原則。

Q:未來台灣代駕的展望?

未來我們會推出「機車代駕」的服務。但考量到機車安全、肢體接觸的可能性,就不會連人帶車載用戶回家,只是單純幫用戶把機車騎回家。在市場拓展上,東南亞也有很多台商聯繫我們,希望能在當地提供代駕服務。

責任編輯:張庭銉、林美欣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