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圓代工 真的不行了嗎?

2004.05.01 by
數位時代
晶圓代工  真的不行了嗎?
有關是否開放晶圓廠赴大陸投資一事,從政府到民間到業者,從2002年3月爭執到現在,剛好過了兩年,才有具體結論。4月22日,經濟部邀集專家學者...

有關是否開放晶圓廠赴大陸投資一事,從政府到民間到業者,從2002年3月爭執到現在,剛好過了兩年,才有具體結論。4月22日,經濟部邀集專家學者討論,就台積電到大陸設8吋廠的第二階段,也就是在完成廠房建設後,進行機台設備採購並裝機上線一事,同意准予放行。

**政府有權干涉台積電登陸投資?

**
就我所知,這大概是全世界最嚴格最冗長的審核過程。台積電先得在台灣投資興建12吋廠,而且12吋廠要連續量產6個月以上、並達到獲利之後,才能獲得到對岸投資8吋廠的機會。
這是符合行政院先前訂下的「總量管制、相對投資」規定。
無論如何,台積電終於打通經濟部的十八銅人陣,也是台灣官方放行的第一家業者。至於第二家業者?看來遙遙無期。建晶圓廠的投資非常龐大,1座8吋新廠造價10億美元,12吋廠更高達30億美元。扣除投入資本與歷年累計虧損之後,台灣的晶圓廠業者真正賺到錢的,只有台積電和聯電。
以台積電去年15億美元獲利的優異表現來看,要通過政府審核都如此不易,更遑論其他業者,這使得台積電以外的業者只有3種選擇:1.留在國內2.到台灣政府不管制的中國以外地區投資 3.借道其他國家轉到中國投資避開審查。
台積電先前到新加坡和美國投資設廠,都不見行政院出面干涉,唯獨到中國的手續特別繁瑣,倒不是怕它債留台灣或留下失業問題,而是擔心台灣多年所建立起來的半導體業優勢,會隨著業者登陸而跟著流失到對岸,幫忙培養了台灣最不願見到的競爭對手。
台灣政府有沒有權力阻止、或者說延緩台積電到大陸投資?從自由市場的角度分析,當然不宜,因為官員不會比業者更清楚了解機會與風險。但我們可不是生活在經濟學教科書的理論中,現實世界裡政府介入干預市場的例子所在多有。美國是高度資本主義國家,但是美國的科技產品出口到共產國家及對美國有敵意的第三世界地區,一樣要受政府限制。

**晶圓代工非得到 大陸才能生存?

**
更何況,台積電的創業資金來源之一,是行政院開發基金,至今官股仍是台積電的大股東,政府當然有權透過政策來影響台積電的行動。只不過,外資持有台積電53%的股份,要如何說服這些國外投資者,為了台灣的整體利益,而犧牲他們原本該取得的更大利益,是政府所必需面對的質疑與壓力,而且一旦這些外資以拋售股票表達不同意見,政府是否得進場承接,進而干預股市,這是另一個問題。
儘管這些議題經常見諸媒體,一般小老百姓心中的疑問,恐怕還是:晶圓代工這個行業是不是不行了,非得到大陸才能生存下去?
就在經濟部開會做成決議的三天後,在海南島舉行的博鰲論壇上,受邀演講的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明白表示兩岸的半導體業聯手合作,將是主導世界的一股新力量,台積電將在下半年加大對中國投資。
台積電今年的接單情況暢旺,產能利用率已超過105%,還在上升當中,平均接單價格也在提高,毛利率逐漸往40%的高點前進,一切都非常樂觀。在這個時候談到大陸投資,並不是為了降低成本,而是押注中國在制定產品規格的能力。
張忠謀在演講裡提到,半導體業有五項分工,第一是系統架構,第二是線路設計,第三是技術與製造,第四是封裝測試,第五是品牌和行銷。張忠謀強調,在後面的四個項目,台灣都做的很好,主要來自充沛而勤奮的理工人才,而這些條件在中國也都具備。唯獨只有第一項,他認為台灣因內需市場小而發展有限,但中國卻非常看好。
「現在大陸是一個很大的內需市場,所以大陸在半導體的發展,是除了人才的優勢之外,還有一個內需市場的優勢。內需市場使大陸可以重新走一條新的路,不需要用先進國家已經做的這種積體電路的系統架構。

**台積電登陸設廠為了爭取訂單?

**
所謂的系統架構,指的就是標準與規格,比方英特爾掌握了個人電腦的核心微處理器之後,進而掌握制定個人電腦規格的權力,比方晶片組、DRAM和資料匯流排的規格,其他業者就得跟著走。
掌握制定標準的好處,在於永遠比競爭對手走在前頭,享受市場壟斷或寡佔而形成的高毛利率,並藉由授權同業或供應商使用此類技術賺取權利金。不同性質的晶片牽涉不同製程,背後則是非常複雜的專利技術,這使得半導體產業間的競爭,不只是良率和產能的比賽,更多是專利技術的抗衡,以致於訴訟經常成為一種必然手段,強者一再以法院做為逼迫弱者就範的場所,而弱者則是遍尋專利保護傘或與其他同業結盟增強戰力。
大多數的電子產品,和裡面所用到的晶片,規格和標準都掌握在美國業者手上。當中國有可能成為美國的新挑戰者,制定中國標準的電子產品和晶片時,能搭上這股變化潮流的業者,自然有機會跟著創造價值分享最多好處。
想想看,如果中國提出一項新系統架構,台積電據此開發出相關晶片的製程技術,日後並成為業界標準,台積電就有可能成為相關晶片的獨家代工廠商,或者靠授權製程技術成為新的生意。
台積電身為晶圓代工業的先驅,它的第一個價值來自於幫客戶承擔建廠風險,讓那些沒有晶圓廠的晶片設計公司,能夠迅速發展起來。台積電的第二個價值,則來自己擁有晶圓廠的業者,不需繼續擴廠,可以將產能外包給台積電,節省自身的資本支出風險。但是,隨著南韓、新加坡、馬來西亞、中國和日本都出現晶圓代工業,台積電的毛利率不再像早期超過55%時,它必須找尋新的價值來源。
外界解讀台積電登陸設廠是為了爭取訂單,我倒認為這是它爭取制定產業標準的努力,使自己有機會成為英特爾那樣具備影響力的公司。當然,更重要的是達到英特爾60%的毛利率和85%的市佔率。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