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日子沒結束,風險越來越大

2004.05.01 by
數位時代
好日子沒結束,風險越來越大
4月25日,中國人民銀行宣布將金融機構的存款準備金率將從7%提高到7.5%,針對若干資本充足率較低的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甚至增加到8%。這...

4月25日,中國人民銀行宣布將金融機構的存款準備金率將從7%提高到7.5%,針對若干資本充足率較低的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甚至增加到8%。這是繼去年8月以來,中國財政當局再次以大幅度的貨幣手段進行調節,抑制中國金融機構過度增長的信貸投放。
最重要的原因是,中國的經濟溫度似乎已經太高;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年成長率去年創下48%的高點,2004年第一季的成長率依然高達43%。大筆的資金投入工廠、房地產、基礎建設與因應北京奧運的都市改良計畫,也為GDP成長注入動力;加快建設配合生產外銷,加上供應端的緊湊,從去年以來,中國的需求已讓包括鋼鐵、銅、鋁、塑膠、石油與水泥在內的原物料價格飛漲。

**中國的投資熱潮,彷彿泡沫

**
根據官方資料,去年中國的投資占GDP比重已經竄升到20年來的新高,也創下世界經濟的新紀錄,在2003年高達43%。已有許多經濟學家公開表達憂慮,一旦投資的金額與力道衰減,中國的經濟成長將難以避免地低緩下來。
在資本流入增加的同時,雖然產量增加,中國的生產力或許並未有效提升。國際貨幣基金會(IMF)的經濟學家賀騰斯(Paul Heytens)和哲布克(Harm Zebregs)的研究發現,中國有將近四分之三的經濟成長來自於資本累積,而衡量總體經濟效益的生產力指數(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從1995至1999年每年卻僅增加2%。
巨大的投資力道,建立在金融機構高度的信貸創造上,也與湧入的外國投資相關。但由於中國固定資產的投資,有70%來自效率低落的國有企業,鑒於國有企業的結構性問題,許多投資的未來獲利相當可疑,可能會創造更多新的壞帳。但由於持續資本注入帶動的榮景,許多企業可以繼續以新的投資項目獲得貸款、吸引投資。「因為一直有錢進來,中國有許多公司的現金流量是正的,也讓資產負債表上的數字越滾越大,」一位往來兩岸頻繁的外商基金經理人觀察,最大的問題是,「如果有正確的損益表,我相信很多公司仍是赤字。」
但在金融市場先天的結構性缺陷影響下,中國當局的貨幣調控手段,有效性也可能大不如前。「想要讓經濟獲得可持續性成長,有賴於收入與投資維持同樣的速度,但在中國卻是後者速度遠遠大於前者,」摩根士丹利經濟學家謝國忠直接以泡沫來形容中國的投資熱潮,認為對於未來的樂觀預期讓中國持續流入龐大的資本,也讓中國的經濟發展,過度依賴各種固定資產的增長,「這些流入的海外資金,讓中國地方政府與企業得以抗拒中央政府的經濟緊縮措施,同時讓投資泡沫與最終將會到來的調整,變得越來越大,」他警告。

**中國經濟的好日子要結束了?

**
4月中旬,美國聯邦儲備理事會主席葛林斯班就謹慎指出,「中國面臨的問題,不是對商品需求增加太快,而是貨幣供應量快速增長,可能造成經濟過熱,」中國的貨幣供給額年增長率為20%,加上占據重要比率的國有企業生產「缺乏靈活性」,已給中國當局帶來壓力,「他們在試圖尋找適當的平衡,可能將採取更具彈性的人民幣匯率政策,」葛老的這番話,暗示中國可能透過人民幣的適當升值,配合緊縮銀行信用,讓經濟在今明兩年順利軟著陸。
這表示中國經濟的好日子要結束了嗎?那也未必。「中國的經濟的確過熱,但還不到泡沫的地步,」瑞銀華寶(UBS)長期研究中國的經濟學家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分析,中國的存貨並未增長過頭,消費者物價也大致平穩,而在最受關注的房地產貸款過速增長問題上,去年以來當局也逐步降溫。
由於中國公佈的官方數字真實度不盡可信,安德森綜合中國的國外直接投資、信貸增長量與工業利潤等指標,發現中國的經濟的確有過熱跡象,但也僅約莫等於1992~1994年當時的熱過頭程度,「現在的現象的確需要適當冷卻,但是比起當時的過熱,現在中國有確實的需求作為底子,出口占GDP的比重也比過去增加一倍,」他認為情況並未失控到無法收拾,中國的GDP在今明兩年仍將分別有9.6%與7.4%的實質成長率。

**回歸基本面,
解決中國經濟循環

**
長期的發展仍將持續,但是短期而言,中國經濟將會面臨不小的挑戰。原物料價格的高漲,配合固定資產投資的快速成長,意味著中國工業生產與包括房地產內的相關建設,在供應量擴增的同時,成本也同步上升;工廠與住房越來越多,如果實質需求無法趕上供給的速度,隨之而來的跌價壓力會越來越大,這會進一步惡化企業的獲利與償債能力。如果葛林斯班在今年夏天如市場預期般調高利率,中國可能將面臨雙重壓力:來自美國的需求可能會減緩,而國外流入的資金水位也會降低。
如果不再迷信資本流入帶來的效益,解決中國經濟循環起伏的良方,最終仍要回歸基本面:除了每一單位投資下實質生產力的有效提升,還要有健全合理的信用分配體系。前者涉及國營事業的真正改造,後者則是銀行體系的全面整頓,但這兩者卻都有龐大的社會與政治風險,也是中國經濟改革始終無法順利度過的瓶頸。
1994年,中國的宏觀調控沒有觸及這些實質問題;到了2004年,雖然有所改善,同樣的老問題依然存在,但中國的經濟規模已大到會深刻影響全球經濟運作的地步了。如果中國還想再拖上10年,這一次,恐怕全世界會有更多人被迫要加入中國的財經改革陣營,疾聲要中國打破更多禁忌。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