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相機代工王── 谷底大翻身,營收大躍進

2004.03.15 by
數位時代
數位相機代工王── 谷底大翻身,營收大躍進
很多人都聽過,過去日本家電業有所謂的「家電三神器」:電視、冰箱,以及洗衣機。背後讓此一專有名詞開始萌芽的,是一向以家電產品見長,總部與松下同...

很多人都聽過,過去日本家電業有所謂的「家電三神器」:電視、冰箱,以及洗衣機。背後讓此一專有名詞開始萌芽的,是一向以家電產品見長,總部與松下同樣設在日本關西的電子大廠,三洋(Sanyo)。

虧損!
家電產品業績低迷

西元1953年,三洋推出日本第一台噴流式洗衣機,1年內產量由21台爆增為每月10000台。
這台強調能大幅減輕家庭主婦辛勞的產品,除引起換機潮外,後來竟也帶動電視與冰箱的大熱賣。評論家大宅壯一日後稱之為「電化元年」,家電的「三神器」名號,也因此不徑而走。
向姐夫松下幸之助學到不少經營技巧,後來自己創辦三洋的井植歲男,抓住了洗衣機熱賣的機會,以「貼近消費者生活」的強力宣傳,奠定三洋在舊「家電三神器」的穩固地位。
事隔50年,現在的三洋,是全球第一大數位相機代工業者,占全球近三成產能;在結束於今年3月底的2003會計年度中,三洋預計會有255億日圓的淨利,是近7年來第二高。但回顧上一年度,三洋卻遭逢728億日圓的鉅額虧損。即使扣掉782億日圓的有價證券評估損失,獲利低落也是不爭的事實。是什麼讓三洋從2000年度的422億日圓淨利,連續兩年掉到2002年度的谷底,又是什麼把三洋從V字型的谷底往上拉了回來?
從財務報表上看來,空調、電冰箱等家電產品的業績低迷所扯的後腿難辭其疚。這或許是許多日本家電業者的問題──由於亞洲其他勢力的抬頭,價格戰弄得日本業者昏頭轉向,獲利率節節下降,甚至虧損。

衝出!
與海爾合作現轉機

三洋獲利下滑的幅度之所以比不少日本業者小甚至可望走回獲利之路,原因之一,在於三洋在人人覬覦的中國市場搶了個強力夥伴──中國第一大家電集團海爾。
2002年1月起,三洋與海爾開始策略聯盟。為拓展龐大中國市場,多少日本公司都向海爾提出合作要求,卻都被打回票,唯獨三洋勝出。原因很妙,在海爾執行長張瑞敏還是廠長的時候,曾遭逢連工資都發不出來的困境,他讀了三洋創辦人井植歲男的書,深受書中「沒有錢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沒有奮鬥精神」的內容感動,決定「我要讓海爾成為像三洋一樣的企業」。
更妙的是,創辦人的兒子,現任董事長井植敏,和海爾的張瑞敏都有個「敏」字在身,也許因為如此,促成雙方兩個月便私訂終身。
出於奇妙的因緣,三洋透過海爾的行銷網在中國銷售產品,海爾也透過三洋在日本打天下,爭取「透過被日本市場認同而通往世界」的機會。
但三洋與海爾合作,除了借用海爾龐大的中國通路網外,也有和不少外國業者相異之處。井植敏在決定與海爾合作時,只有一句話:「乾脆斷了退路」。只要家電產品的價格戰存在一天,日本業者總有一天要被趕出中國市場。三洋因而決定放棄普及型產品,雙手把它奉送給海爾,以中國尚無模仿能力的高附加技術一決勝負,提供生產諮詢服務與關鍵零組件。
也正是此一模式,讓三洋站穩全球數位相機OEM龍頭寶座。例如數位相機所使用的鎳氫電池,三洋是全球第一,占有六成以上市場,而鋰電池,三洋也是僅次於新力的全球第二大,占有約三成市場。手機等使用鋰電池的3C產品,自然就成為三洋穩住經營數字的來源。

利基!
本業之外還有發揮

回想六、七年前,東芝、富士通等日本電子大廠瘋狂投入半導體時,二線業者三洋電機掙扎許久,認為如果也投入半導體產業,充其量也只是第六名,不如專精自己擅長,前景也不錯的鋰電池產品。
在這樣的考量下,三洋全力衝刺研發,成為電池業的佼佼者。相對於前五大廠有多家公司連續出現赤字,當屬走對了路。
去年底,三洋宣布要在2004年擴充800萬台的數位相機產能到2000萬台,預計可占2004年全球數位相機出貨量的40%,更上層樓。
除可謂接不完的數位相機代工訂單與讓口袋麥克麥克的電池事業外,三洋有個值得觀察的新利基,是去年三月與美國柯達開始合資量產OLED(有機發光顯示器),去年10月,三洋已在日本展出全彩OLED,可做為生產接收數位電視節目的手機之用。
即將回歸獲利大道的三洋,應該會在家電與代工的基本盤外,有更多關鍵零組件,甚至非製造領域的新發揮。

三洋小檔案
創辦人:井植歲男
創辦時間:1947年(前身「三洋電機製作所」)
總公司所在地:大阪府守口市
現任總裁:桑野幸德
事業部:影音與資通產品、電子零組件、電池、電化設備、工業設備、其他
2002年度營收:2兆1825.53億日圓(海外48.52%、國內51.48%)
2002年度淨虧損:728億1700萬日圓 員工人數:79025人(2003年3月31日止)
2004年觀察重點:數位相機、手機、小型液晶螢幕、半導體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