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台流推上巔峰!史上「最棒文化部長」卸任後,李永得如何面對「麗君障礙」?

2020.05.20 by
唐子晴
將台流推上巔峰!史上「最棒文化部長」卸任後,李永得如何面對「麗君障礙」?
鄭麗君臉書
被稱為史上「最棒文化部長」的鄭麗君,終於卸下四年職務,她到底做了哪些事,獲得業界一致好評、戀戀不捨?而新任文化部長李永得,面對「麗君障礙」該怎麼克服?

520總統就職典禮這一天,新任內閣正式接任,被業界稱為史上「最棒文化部長」的鄭麗君,終於卸下四年職務。

「台灣文化崛起指日可待,我要先退伍了,政務官有任期、兵役有役期,但是文化志工沒有期限,我不當部長當家長,未來就有比較多的時間可以當大家的文化志工、民間友人,繼續關注文化發展,」鄭麗君在卸任的兩天前,最後一次出席公開記者會時說道。

在鄭麗君任職期間,呼聲一直高居不下,她曾兩度提出辭呈,兩度被慰留,文化圈甚至還自主發起了「『文化向前走,部長不要走』公民連署」。

這四年來,鄭麗君究竟做了哪些事,獲得業界一致好評、戀戀不捨?而今(20)日正式接任的新文化部長李永得,從客委會主委轉身到這一步,面對「麗君障礙」,他該怎麼克服?對於台灣的文化產業,又有哪些見解與計畫?

業界評價極高,鄭麗君四年來到底做了哪些事?

文化振興、藝術發展、出版業務,廣播影視產業推廣⋯⋯文化部職掌工作,看似可以用一語帶過,但其實囊括的領域廣範又複雜,五花八門的藝文知識與產業know-how,文化部部長都需要掌握,才有可能做到面面俱到。

早在幾天前,鄭麗君已率先在臉書上發表「離職感言」,細數了這四年來做過的事,也是她這四年來的「政績總結」。

「文化是國家的根本」——這是鄭麗君一路上推動政策的根基,她訂定了「文化政策白皮書」,完成了《文化基本法》、《國家語言發展法》、《文化內容策進院設置條例》、《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設置條例》等重要立法。

此外,長期以來,台政府內閣以經濟掛帥,文化部的話語權相對有限,但在2019年,鄭麗君第一次為文化部爭取到史上最高預算,超過總預算1%、金額突破200億。

剛剛卸任的前文化部長鄭麗君,可能是史上最受歡迎的文化部長,被業界稱為「最棒文化部長」。
鄭麗君臉書

另一項最大進展,無非就是文策院的成立。

想要再進一步推動文化內容產業,文化部需要不斷地和業界、業者溝通,但文化部畢竟是「政府部會」、是「公部門」,雙方還是隔了一條鴻溝,因此需要一個更貼近民間的「中間人」角色。

參考韓國文化產業振興院(KOCCA)的前例,文策院是行政法人,扮演的角色無疑就是「政府」和「民間業者」的橋樑,文化部負責策略制定,而緊接著要落實執行的任務,就交給文策院,也從國發基金編列100億預算給文策院,帶動民間投資。

「我上任到現在整整四年,台灣文創產值從8,200億上升到8,800億,電影出口、影視產業出口年年成長,出版產業也止跌回穩,」鄭麗君說道。

數字背後,是這四年間,台灣對自己的文化重新燃起的自信,「文化台流正在崛起,我非常非常有信心。」

《我們與惡的距離》、《返校》、《俗女養成記》、《想見你》、《誰是被害者》、《國際橋牌社》⋯⋯難道不是你我都看得見,最好的證明?

延伸閱讀:打敗Netflix奪下《我們與惡的距離》版權,CatchPlay讓「台劇之光」躍上國際

養成文化圈集體共識,讓台流重新被看見

「鄭部長和許多官員總有種『我施予你』的態度,完全不同,她是真的跟業界站在同一線,往同一個目標前進。畢竟文化人也很難搞(笑),但部長真的做到讓我們身為文化文人,會感到自豪,」牽猴子整合行銷總監王師說道。

沒有架子、身段柔軟、認真細膩、溫柔堅定⋯是業界人士這四年來,跟鄭麗君相處下來普遍的評價。

在鄭麗君團隊與業界一起努力下,台灣近期每一兩年,總有一兩部口碑與收視都成為「現象級」的影視作品。

王師表示,近年創作圈已經開始學會從台灣歷史中找題材,為「台流」打底,雖然想打出國際不能一蹴而成,但文化部確實把文化輸出當成「國家戰」在打。

「我認文化部這四年來做的最好的一件事,是讓台灣文化體系有共識,做出有台灣味道的內容,這樣也能和中國、韓國區隔開來,」台灣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NMEA)蔡嘉駿評價。

近年有不少從台灣歷史、台灣社會提煉主題的作品,不僅在本土,在亞洲市場都聲名大噪。
《返校》電影

然而,當鄭麗君的政績成為一段為人津津樂道的佳話,也為新一任文化部長李永得在接任之際,設下一道高門檻。背負著業者的期望以及「麗君障礙」,他打算如何面對?

文化部長李永得:面對「麗君障礙」,惶恐又幸運

李永得現年64歲,於2008年~2014年前高雄市長陳菊在任時,擔任高雄副市長,並在2016年就任客委會主委一職。在踏入政界前,他也曾是自立晚報的記者、公視總經理。

雖曾接觸影視文化,但文化圈對這一位新任部長,還是相對陌生。

「老實說,目前業界對李部長是『零評價』,零負評也零正評,日後希望能更積極與業界溝通,」蔡嘉駿表示。

李永得表示,卸任部長鄭麗君手上文化治理架構已逐步完成,未來要加倍努力,才能維持「麗君障礙」。
李永得臉書

李永得在今日文化部自行舉辦的交接典禮上,也首度發表了一些感悟和對未來的期許。

「其實我非常惶恐,但我也覺得很幸運。」

李永得認為,鄭麗君是台灣在未來文化轉變上,一任非常重要、具有歷史意義的文化部長,是一個里程碑,面對「麗君障礙」,他打算先維持、不至於落後,而方法只有「加倍努力」。

他也提到,未來還有好幾個法案,要和文化部同仁一起著手努力,如《公共媒體法》、《文化資產保存法》修正、《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修正⋯⋯等等。

總結業界的觀點,李永得接下來的挑戰,除了得「守住」這四年文化部累積的成果外,怎麼讓「藝文紓困2.0」有效地執行,會是最快得面對的課題。

此外,當這鄭麗君已經為台灣內容產業「打好底」,讓全民都開始重新重視起台灣內容作品,下一步要如何不只靠政府做莊、政府出資,進一步擴大財團與民間參與,構建生態系,把餅做得更大,讓優質作品沒有斷點,能源源不斷的產出,會是業界關注的一大焦點。

責任編輯:蕭閔云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