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恩夜夜秀收30萬行銷韓國瑜?KOL:問題不在於收費,而在於收費後的選擇

2020.07.13 by
鬼才阿水
博恩夜夜秀收30萬行銷韓國瑜?KOL:問題不在於收費,而在於收費後的選擇
陳君毅攝
監察院於上週公佈政治獻金收支表,內容顯示前高雄市長韓國瑜與總統蔡英文均有付費上「博恩夜夜秀」,但雙方收費價碼卻落差18.5萬元,引起大眾熱議。

編按:本文作者為鬼才阿水Awater,《數位時代》獲鬼才阿水Awater授權轉載。

博恩夜夜秀的問題不在於收費,而在於收費後的選擇。

2020總統大選期間,三位總統候選人都受到邀請,上了擁有相當高年輕人支持與網路聲量的節目「博恩夜夜秀」,希望透過節目的宣傳與曝光,來吸引年輕人的選票,而經過監察院公布的政治獻金收支表指出,韓國瑜陣營上節目支付了31.5萬,而蔡英文陣營則支付了13萬,此舉資訊揭露出來後受到了軒然大波,許多人都將重點放在博恩是否收費,但核心的關鍵應該在於如何收費,以及收費後的選擇為何。

博恩夜夜秀的收入來源來自於現場的門票收入,以及網路廣告的分潤,但為了維持節目的運作與增加利潤,自然也會承接業配與商業合作,為了增加品質於節目長久,這點毫無問題,畢竟節目能長久才是關鍵,沒有人願意長期賠錢做節目,就像過去網紅joeman也曾經推出過脫口秀節目,但在不堪負荷長期虧損後也選擇停止脫口秀發展。

收錢從來不是問題,收了錢的後續選擇才是問題。

商業合作是否有揭露

過去傳統媒體在承接廣告時,下方都會標註「廣告」字樣,以供閱聽眾作為判斷標準,同樣網紅在承接合作時,也都會在下方告訴所有觀眾,這次的介紹是否有收費,或是有承接商品或利益交換。

當時撕髮正義的邱毅,在記者會上公布韓國瑜的電話,後來博恩在節目上打給本人,並且邀請他上節目的片段,可以說是韓國瑜來上節目的暖身宣傳片段,當時吸引了眾多的討論,就在於這一切的真、這一切的巧,但如今我們才發現,自始至終這就是一場「秀」,這是一場包裝精美且利用媒體曝光的一次宣傳,而觀眾卻不自知。

STR Network

至少我會認為這是相當不舒服的。

收費後對商品評價是否有所影響

一位網紅不受信任的最大關鍵,就在於是否因為收了錢就改變商品評價,明明糟糕到不行的東西,還硬要推薦給大家,只因為他自己能夠賺到錢,這絕對是最糟糕的事情。

韓國瑜對於台灣政治的傷害顯而易見,不只總統大選失利,從後續的高雄市長罷免,獲得超過市長選舉的投票就可略見一二,雖然我自己是博恩夜夜秀的忠實粉絲,但當時韓國瑜上節目時我仍然對此表達了我的擔憂與無奈。

以下是過去文章的節錄,完整連結可直接點擊

先來談韓國瑜陣營——韓國瑜上節目百益而無一害。

開場提到台下有超過90%的人都不喜歡他,甚至比例更高,我相信這件事情是千真萬確的,但韓國瑜能夠在去年縣市大選跌破所有人的眼鏡,就在於他有相當高的群眾魅力與話術能力,如果韓國瑜是直銷從業人員,保證短時間內就能成為藍鑽階級。

博恩在韓國瑜面前就像是吵著糖吃的小孩面對著大人,毫無招架之力。

鬼才阿水Awater

當韓國瑜用著四兩撥千斤的方式回答問題,用著這年紀少見還算流暢的英語來溝通,在脫口秀現場談笑風生,本來討厭他的人他一點都不在意,只要這次的表現能夠觸及到中間選民對他產生好感,在投票日當天衝動蓋票給他即可。

韓國瑜上節目擁有極高的討論度、陌生的觀眾族群、點閱成效、曝光效益、媒體專題,各方面綜合來看,來讓韓國瑜上節目都是選前最成功且明智的決定。

但對我而言,這是件非常令我焦慮且擔心的事情。

今天多少年輕觀眾,因為看到了韓國瑜的風趣幽默,韓國瑜可以接受開玩笑的大氣,確定將選票投給韓國瑜,這每一張票都是因為博恩而來,而這個選擇讓博恩賺到了錢,賺到了流量,卻真正的傷害台灣。

只用錢做為合作考量,最終合作對象就會糟糕透頂

當網紅還在求生存階段,或是貪心想要多賺點錢,即使面對不想要合作的對象,只要收費標準開高一些,對方願意支付就還是願意合作,最終網紅失去格調,更失去了支持者的信賴度,其中博恩有一集節目就令我相當印象深刻——〈誰~張瀚天〉

當時我看完這集節目時,我真心不理解這個人到底是誰,後來才知道這位有販毒前科的地方派系,在地方選舉上惡習不斷,負面評價低落,這個人也並未擁有任何知名度,卻能上到博恩夜夜秀曝光的唯一關鍵,就在於這個人能夠支付薩泰爾娛樂所開出的價碼。

至於有人詢問,為何蔡英文與韓國瑜的收費價碼不同,答案顯而易見,創作者在選擇合作對象時,本來就會考量到對方的品牌知名度、正面形象、是否適合自己觀眾等因素,今天蔡英文與博恩的節目多數都是年輕人,自然願意以促成這次合作為主,在價格上就有相當高的談判空間,而韓國瑜目的是為了曝光與選票,支付多一點的費用也要來上節目。

STR Network

因為值得,因為划算。

至於宋楚瑜為何不用付錢,我們排除掉沒有正確申報這個可能性外,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三位候選人已經有了蔡英文與韓國瑜,許多觀眾敲碗希望能夠蒐集完三顆寶石,最後才與宋楚瑜與于美人有了合作節目的機會。

在我經營粉專剛滿15個月的現在,粉絲的快速成長的確也讓我幾乎這幾個月每天都有1-2個的商業合作邀請,但攤開過去我的合作對象,只有像是白蘭氏雞精,家電廠商等合作,其他的絕大多數都是婉拒,我也知道我如果都承接,我也能賺得缽滿盆滿,不用像現在白天要上班,晚上還得要直播,搞得自己每天睡不到五個小時。

但我只想愛惜自己的羽毛,我寧可大家透過直播來看我,至少直播內容我準備的相當用心,我收到每一分支持我都收得心安理得,我也不會為了想要多賺錢,在許崑源過世時,跑去現場直播消費死者,只為了多賺那五千、一萬的斗內(Donate,意指贊助、捐獻)。

善良從來都是一種選擇,我只是選擇了最傻的一種。

最後我就想要公開詢問柯文哲與其黨羽,過去柯文哲曾經向媒體表示,蔡英文花費百萬上網紅節目,但在博恩夜夜秀的三季節目中,柯文哲是唯一一位上過兩次節目的來賓,請問他本人是否支付了百萬?他的價格比韓國瑜還貴,是否也意味著其本人的評價比韓國瑜更低?

另外我就想要問這些鋼鐵柯粉的粉專們。

請問為何一周過去,你們的粉絲人數不增反減,你們卻還有辦法每天發文攻擊藍綠,這麼大的發文量,請問你們工作團隊裡面有多少人?你們都不用上班嗎?你們都不用顧及品牌形象來靠承接業配維生嗎?

還是網軍的工作就是每天發文攻擊柯文哲以外的政敵就能賺錢,不需要跟我一樣這麼辛苦這麼傻,每天還辛辛苦苦地回覆留言,說別人都是1450、是網軍,結果自己最爽就靠罵別人就能賺錢。

超越藍綠?呸!

爛過藍綠還差不多,攻擊別人政二代,結果政黨名單攤開酬庸政二代,還安排商界的人馬,對一個1280吃到飽斤斤計較,還要把人抓出來,結果大巨蛋的事情就是查無不法,對遠雄的罰款輕到不行。

你想當呂布?我看你連潘鳳都當不起。

可憐哪。

責任編輯:林芳如、蕭閔云

本文授權轉載自:鬼才阿水Awater Facebook

《數位時代》長期徵稿,針對時事科技議題,需要您的獨特觀點,歡迎各類專業人士來稿一起交流。投稿請寄edit@bnext.com.tw,文長至少800字,請附上個人100字內簡介,文章若採用將經編輯潤飾,如需改標會與您討論。

(觀點文章呈現多元意見,不代表《數位時代》的立場)

延伸閱讀

每日精選科技圈重要消息